肉肉窝 > 耽美同人 > 双性人生 > 双性人生_分节阅读_106

双性人生_分节阅读_106

    双性人生 作者:纯良王琅

    “啊……嗯……”正享受被捏屁股的人惊叫一声,第二声明显变了调,身子都跟着紧绷不少。

    “乖,放松点。”凌清微手指被他紧紧的夹着,他曲了曲没法动,也不能硬性抽进,只能用唇安抚着他。

    上下齐发,没过多久,小鹏便再次瘫软在他的怀中,就连圈住他脖子的胳膊都随着全身的触发的快感时紧时松。紧时,必是身后那处因为不断增加和进出的手指所带来的如过电般的痛快感;松时,必是因为那张能撩发他所有神经皆享受的薄而好看的唇。

    身后在没有润滑的情况下还是被他的手指给一点点撑了开来,不知道是早已他的细心还是因为他身体早已能容纳,从始至终,除了不断增加的刺激感,没有一点不适,当温热的紧致包裹住他微凉修长的手指时,没用多久,便将它含热了。

    “嗯……凌医生……”他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哼着,前面的小东西已经被他弄的高高翘起了,在两人冰凉的衣服中间夹着,当高温遇上低温,难受却又享受。

    里面的手指不断的揉着温热的肠壁,弯曲之后又被吸附,手指就像讨着奶水的娃一样,等到终于含住奶头的时候,奶水便被吸允了出来。而等凌清微的一根手指按到一处凸起处时,那从尾椎处传来的异样感瞬间贯穿全是,就好比整个身体过了一通电流,弄的他一颤,随后,在呻吟声中后处渐渐湿润起来,凌清微这才抽出了手指。

    而早已适应手指的后穴一瞬间便空虚起来,一张一合的小洞迫不及待的叫嚣着,渴求某个物体的填满。

    “凌医生……我要……要……”他贴着他蹭着,前面已经难受的溢出了液体,脸上的神情也急切不满着,感觉快哭了出来。

    “别哭,马上给你。”凌清微亲吻着他的眼角,嘴角,抱起他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木质的桌子冰冰凉凉的,当小鹏的屁股被放上去的那一刻,他猛地一缩屁股,差点跳下去,那一瞬间他似乎都能感觉那股冷气直接进入了自己的后面,温热却又空虚的洞被凉气扫过后,带来了一丝舒适感,下一秒那处便紧紧地闭合了起来,像是要把那股气给锁在里面。

    凌清微解开皮带,拉下拉链,打开了裤头,被内裤包裹的一大块已经有明显的鼓胀趋势了,在他准备掏出自己的家伙时,突然被桌上的人捷足先登给掏了出来,在他刚做出反应之时,身上突然一重,吓得他连忙托住了那具身体。

    这桌子太凉了,小鹏的将凌医生的大宝贝给掏出来后,连忙就蹦了上去,搂住他的脖子,夹紧了他的腰,然而因为撞击,凌清微闷哼了一声,他则直接叫了出来。

    “嗯……”

    “啊……”

    因为凌清微那根半翘的物体正好滑过囊袋戳在了他的会阴处,一个是重力撞击,一个是快感的刺激,小鹏是爽到了,要不是因为这处是软的,凌清微现在估计也硬不起来了。

    小鹏惊叫过后便带着兴奋试图抬高自己的屁股,好试图吞下这根物体,可是他看不见,凌清微也不帮忙,戳了半天,那股兴奋劲都被戳没了,倒是又把他难受的快哭了起来。

    凌清微打了一下他的屁股,似乎在惩罚他刚才的行为,小鹏撇着嘴,委屈的看着他。

    下面那根早已被他戳的完全硬挺了起来,在刚刚拍打的地方揉捏几下,他便说道:“屁股抬高点。”

    小鹏嘟着嘴抬高了屁股,有了之前的扩张现在他的手指伸进去已经很容易了,不过要接纳比手指粗多了的物体没有东西做润滑估计还是会有点困难。

    就着手指的插入抱着他来到屉子前,用仅剩托着屁股的那只手去拉抽屉,小鹏本来将大半重量都放在了他的手掌上,突然一松手没了承重,未反应及时他便往下落了一寸,只感觉身体内的手指又进了一个深度,但是最深也只能是指骨的尾部,仿佛现在身体的重量便是由他的手指承重着。

    凌清微打开屉子,里面刚好放这一支芦荟手霜,他将它拿了出来,关上抽屉,挤了一坨到自己的手上,犹豫一秒后还是朝自己的硬挺处摸了上去,瞬间火热被冰凉包裹,他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气。

    小鹏刚想扭头看个究竟,只感觉身后的手指又被抽离了,随之被填满的便是那根被抹了芦荟手霜的粗壮火热,后穴处被这如火如冰的感觉填充,他惊叫一声过后,便收紧身体,将他深深的含在了里面,恐怕这时间最极致的快感,便是这冰与火的交合。

    “啊啊啊……凌……”他惊呼着,然后被吞没,在这仅有两人的办公室内,而在那仅一面之隔的门外,时不时会有人经过,而里面的人却尽情的放肆着。

    第102章

    “呜呜……”喉咙里尽是呜咽的声音,他挂在凌清微身上,每一次都是狠狠的落下碾过那点撞击到最深处,这种来自身体和心里的快感让他想大声叫出来,可是嘴巴又被堵着,只有数不清的呜咽从喉咙哽出来,然后再嘴角的缝隙溢出。

    如果从门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攀在身上的人露出了白花花的屁蛋,而被攀着的人根本看不出有哪处衣着是不完整的,身上的白大褂也正随着两人的运动不断晃动着,好像一个无关的人正在见证着说场淋漓的爱一样。

    其实小鹏的兴奋点还有一处是来源于他套着的白大褂,他觉得他和这样的凌医生做爱是对他身为医生的一种亵渎,可是往往当一个人越去拒绝一件事的时候,你的内心反而会更有些期待,而当你凌驾于之上甚至是享受于之上的话,内心的那点拒绝最终都会转化成兴奋,而他,正是这样。

    上上下下来回,小鹏觉得自己两条腿挂的都有些颤巍和吃力了,好几次差点没夹紧掉下来,幸好凌医生及时托住了他,每当他落下去的时候,便又是一次深深的重击,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离开自己的身体,那种飘飘欲仙却又死死沉沦的感觉,让他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相爱情爱中忘却自己,因为实在是太他妈爽了!

    “凌……凌医生……凌大哥……”他靠在他肩膀处胡乱的叫着,眼神迷离,却又异常诱人。

    凌清微被他软软酥酥的声音叫的整个人都一紧,握着他屁股的手又用力不少,肉都从五指中挤了出来,红红白白的,掰着他的臀缝向外又开了不少,抬着人抽动着下身狠狠进出着,早已和肠液融化成一体的手霜被抽的啪啪啪的响并不断地从两人交合处滴落,还有不少直接打湿在了凌清微的耻毛处,而这些湿滑却不减硬度的耻毛又通通摩擦在他的会阴及囊袋处,整个身下都淫靡一片。

    “凌……啊……不不行了……啊啊……”小鹏被撞击的越来越狠,越来越快,每次都很快速碾压后撤离,而他前面的东西也越来越涨,难受到他想伸手去抚慰。

    凌清微哑着声音在他耳边哄道:“别摸,我带你一起。”

    说完,他就越来越加快着速度,没多久,小鹏就感受到体内的物体越来越灼热,越来越坚硬,像是临近爆发前的样子。

    突然,不知道凌清微做了什么,他后面猛的一缩,凌清微低吼一声,便全部喷射在了他的体内,滚烫的温度瞬间从后面淋到了全身,最终全部向一处汇集去。

    “啊!”他呻吟着,也随着他一起喷射了出来。

    一起到达高潮的感觉让两人紧紧相拥着,像是都要把对方嵌进自己的身体。凌清微喷射了好久才渐息,但他死死压着他,用自己的物体堵住后面,像是对某种事情的渴求。

    还未等身上人完全喘息过来时,埋藏在体内的物体再次硬了起来,他亲了亲他的脸颊,低声说了句:“再来。”

    “啊?”小鹏的惊问才出口,然后上半身便被放在了桌子上,下半身依旧勾在他的腰上。

    凌清微弯下腰,白大褂便垂落下来,完全遮住了两人的光景。

    “嗯啊……”被压在桌上的人被撞的不断向后滑着,连木桌都忍不住发出吱呀的声音。

    凌清微不知道是要将这些天的全部补回来还是在办公室做爱也让他有种别样的快感,下身的力度都比以往大了些,每一次都能将他顶的泣不成声,开口的呻吟也是支离破碎,最终只能落着眼泪不断求饶。

    争当小鹏叫的不能自己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他顿时吓得瞪大眼睛,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可是身下的人仿佛像没听见一样的依旧埋头运动着。

    “主任……”敲门声响了一声接着便是门把扭动的声音。

    小鹏听到扭门把声音的时候,魂都差点吓没了,这门要是突然开了,他们两个岂不是……

    他大睁着眼睛,捂着嘴小声地喊着:“凌……凌医生……嗯……”

    整个身子都不安分的扭动着,双腿也其并用着提着他,那人家依旧不为所动,尽心做着眼前的事,他挂着眼泪,又差点流了出来,这回绝对是吓的。

    索性,还好,门没有扭开,敲门声依旧响着,似乎也在纳闷着,“主任?在吗?”

    小鹏想,自己的叫声外面不会都听见了吗?他惨着个脸。

    凌清微不满他现在的状态,拿开他的手便咬了一口,低沉地说道:“专心点,进不来。”

    他也想专心啊,可是外面有人敲门啊!

    凌清微有技巧的挑弄很快让他再次沉沦了进来,没多久便达到了第二次高潮,随着身后的紧缩,凌清微冲撞数回后也被他弄的全部缴械了出来。

    这场性爱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里面的人倒是快活的不得了,殊不知外面已经有人找他好多次了。

    办公室内尽是浓郁的情事味道,就连一旁的饭菜看着都不是那么纯洁了。凌清微简单给他清理了一下,便将他抱了下来提好了裤子,小鹏看着桌子上,地上还有他的衣服上全都沾满了白色的液体,羞的不得了,连忙抽过一旁的纸巾去擦。

    “地上就别擦了,我待会拿拖把拖。”凌清微看他欲蹲下擦地上的,连忙说道。

    小鹏红着脸站了起来,腿软的差点没站住,还好扶住了一旁的桌子。

    凌清微笑了一下,说了一句让他更无地自容的话,“你体力不行。”

    跟他相比,他体力当然不行啦!可是好歹他一个警察,就这样被一个医生给比了下去,有点没面子,但是看着那修长挺拔的身影,他傻笑了一下,这个医生是他的男人,他男人当然要比他体力好!

    凌清微开了窗,屋外的冷空气瞬间流了进来,搅乱了里面的乱七八糟的味道,没多久,便全部搅尽了,呼吸间只剩下了依旧还散发着香味的土豆牛腩。

    他咽了咽口水,有点饿了,他看了看早已被凉成牛腩干的饭菜,无力的垂下了头。

    凌清微自然是知道他饿了,拿过放在抽屉的饭盒,将饭菜全部到了进去,揉了揉他的头,说:“你在这等我,我去加热一下。”

    想到待会会吃经历过什么的饭菜,他脸就更热了。

    “这饭菜干净着,别瞎想,坐着休息一下,我马上回来。”说完他就打开门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他大力的呼出一口气又吸进一口气,后面那处虽然被清理了,但也只是简单的清理,依旧湿润的厉害,他捂着脸,连忙坐了下来,可是这样一来,更方便了下面那处残液的流动,他埋着脸,都快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主任……”助理气喘吁吁的跑来,“我找你半天。”

    她跟在他旁边走着,看他手里拿的一个饭盒,心想,主任怎么才吃?

    “病房已经全部查完了,没有什么问题,还有……就是那个唐警官找你好几次了。”助理一路跟着他来到了休息室,看着他将饭菜放进微波炉加热着。

    “他怎么了?”他开口,声音有些沙哑,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那种击鼓发出来的沉闷的声音隔着一层屏障后再传出来的,低哑却又格外的迷人。

    助理愣愣的看着,凌清微看着她又问了一边,“他怎么了?”

    助理脸微微有些红,很快就整理好神态说:“唐警官说要在他病房加一张病床,但是您一直不在。”

    “嗯,我知道了,我待会过去。”两分钟时间微波炉停止加热,他伸手将里面的饭菜拿了出来,转身朝着办公室走去。

    助理跟了上去。

    快到办公室的时候,凌清微停住脚步,对她说:“给我吧,你先下班吧!”

    “哦,好的。”助理将手中的文件夹给他,然后不再好奇,转身走了。

    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的暖气已经感觉不到了,“怎么不把窗户关上?”

    他放下碗和文件夹,走过去将窗户关了起来。

    小鹏傻愣愣的,“啊?我忘了。”

    凌清微打开饭盒,里面热气串着香气一瞬间腾腾的往外冒,“吃吧。”

    “我跟凌医生一起吃吧!”他笑着说。

    “不用,你快吃,我去趟唐熠成病房。”

    “那我吃完就回去给凌医生做饭。”

    凌清微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头,走出了办公室。

    叶远在看到他旁边多了一张病床的时候,他知道,他没有借口再找了,但是他既然决定了,也不会在找理由逃避。

    晚上,两张紧挨着的病床,明明应该是一人一张床,可是仔细看,就会发现根本不是一人一张床躺着,而是两人在一张床上,虽然有些拥挤,但是好在旁边还有床,提供了一些被子的空间。

    不用想,自然是唐熠成要和叶远睡同一张床的,既然他不过来,那他便过去;而叶远也不敢让他瞎挪,犹豫再三后,还是自己挪了过去。

    他平躺着,他搂着他趴着,脑袋放在他的脖子处,鼻尖尽是他的气息,他深深迷恋。

    黑暗中,叶远睁着眼,即便视线一片漆黑。

    过了很久,他才缓缓开口,声音轻轻的,落到他耳边的时候感觉像是被风带过来的,有些飘,格外舒服,“唐熠成……”

    他在他脖肩处应着,像是等了很久,“嗯。”不是疑问着,而是陈述的应着,像在告诉他他在听着的样子。

    “有件事……”他放在腹部处的双手紧握着,有些紧张,有些害怕。

    唐熠成搂在他腰处的手移了开来,叶远身体微微颤了一下,但下一秒,他便愣住了,因为他正因为害怕和紧张而缴着的双手被一双大掌给握住了,紧接着,他的耳边传来了一声令他更为震惊的话,即便在这漆黑的病房,他也看见了他眼底的光,有狠戾,很懊恼,有自责,有疼爱,“那件事,我知道。”

    “你……”叶远瞪着双眼,茫然而害怕,他想拿出自己的手,然后到一边去。

    唐熠成紧紧压住他,伏在他的耳畔,语气有些急切和后怕,“宝贝宝贝……没事,你没事。”

    叶远仿佛有些不可置信,呢喃着,“怎么会?”

    “是真的,你什么事都没有,那晚……”他缓缓叙说着,全是自责,要不是因为他的冲动,他差点害死了肚子里的那个生命,而现在,他也在祈求他的原谅,祈求他一开始被怒火冲昏天的不信任,祈求他没有保护好他,连同这件事,都一并是他的过错。

    原来,原来所有的事情竟是这样!

    “我也有错,我不该不听你的话喝酒,也不该骗了你说没喝酒,不该太过信任别人。”

    但是所有的事情最大的过错便是那个人,那一群人,即便他们现在已经不再,但也依旧得不到原谅!

    唐熠成紧紧拥着他很久很久,就到叶远以为他睡着了,他才放开了他,轻声却又坚定的说:“小远,不管发生任何事,你永远是我的宝贝,我永远都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