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野有蔓草 > 第一四五章:殴打贵人

第一四五章:殴打贵人

    数日来,衣兰儿茶饭不思,只想着韩一。
    那回金镖村村民造反,韩一护送她脱险,丫鬟曾报上她与秦国府的亲戚干系,他该当由她姑父身分猜到她是西林钦家的女儿。
    事后她打着致谢名头,屡次设宴邀约韩一,要假作无意间故人重逢,偏生韩一那厢坚定回绝。她纳闷韩一是否以为他救下的只是任何一个西林钦家的女儿,而不是西林钦衣兰儿。然而人家摆明无意搭理,她便不肯自轻,低下身段前往相寻。
    这回她刁难他媳妇,他总该上门了,虽则谅必没好气。她不住揣度,等韩一发现她是衣兰儿,将气上加气,或者……或者念在从前情分,稍缓怒火?
    她百方设想,末了打定主意,除非韩一示好,否则自己必要端稳公主架子,决不落居下风,堕了西林钦家女儿的威仪。
    好容易等到韩一真个求见,婆子们将她抬在春凳上,由后房绕过分隔屋室的绝大雕镂屏风,送至相邻厅堂。因为生怕牵动她伤处,抬椅众人走得甚慢,她耐着性子不催促,殊不知一心忙似箭,只恨双脚不能走如飞。
    她在屏风前的罗汉床榻坐稳,急急理了理衣衫头发,便教下人领进韩一。
    她面上极力镇定,堂下一来了那高头大的身影,终究由不得红了眼圈儿。
    弹指间,秦国府别庄凭空消失了,她回到桑金一望无际的草原里。
    那天朗日高照,晴空澄碧,微风中依稀飘散青草混和泥土的清新气息。荳蔻年华的她坐在山丘帐幕叁合的锦毡上,教一干贵女与丫鬟簇拥,所有女子不分贵贱尊卑,一致望向山丘下赛场,追循相同身影。
    格尔斡家的伊稚奴身骑黑马,远远甩开同场对手,在绿草如茵的赛场迎风驰骋。
    阳光灿亮,少年黑袍上银绣花纹闪烁,本人更加耀眼。他和身下银鞍墨驹彷佛合而为一,行云流水游走场上,轻而易举跃过重重障碍,闯过道道标靶关卡。
    他驾马飞越草垛时,人马身姿宛如流风回雪,在空中划过飘逸轻盈弧线;他射箭挥刀时,迅猛如苍鹰搏兔,每一箭皆正中靶心,每一刀皆砍落木椿。
    这个正往男人身分蜕变的少年,全神贯注的眉眼英气逼人,其身板虽不到十二分成熟壮实,行动已然迸露雄健。在过关斩将的路上,他不曾使出任何多余动作,身法灵动,出手飒爽,充分展现他掌控自身和座骑的力量如何精准老练。
    当他堪堪行至最后一个箭靶,箭矢略偏,射在靶心外缘,不过这等箭术亦属难得,因此丝毫不减他抵达终点时,八方欢声雷动。
    少年人出了风头,自然欢喜,却不曾教喝采冲昏头,眼神清明如昔。他仿照夺冠惯例,向场边众人挥手致意,不拘对谁,笑靥温和。这人原就仪表堂堂,气宇轩昂,再这般亲切周到,场边夸赞声浪立时翻倍。
    衣兰儿脸颊发烫,赶到他身畔,离得尚远,便等不及唤他:“伊稚奴!”
    格尔斡家的长子回过头来,高鼻梁,浓眉大眼,俊朗非常。那墨黑的眼眸顾盼神飞,里头恒常蕴含一股庄重沉着。
    “格尔斡伊智奴见过十一公主。”伊稚奴低下乌黑双眸,左手握拳按在右胸,躬身行礼……
    “京师京营总旗韩一,见过罗摩王妃殿下。”韩一按礼节,立在厅堂下方躬身道,口吻平板,敷上一层稀薄客套。
    衣兰儿闻声,心神由桑金草原一跳,飞回大夏京师外别庄。
    她见韩一低首躬身,看不清对方面目,因说道:“抬头说话。”又将堂上众人摒退至屋外阶下,吩咐不得呼唤,不准入内打扰。
    韩一缓缓昂首,他已不复当年在桑金时少年形影,成年的他似一柄开锋的刀,阳刚壮美。然而眼睛仍是那种神情,清亮朗照,沉稳平静,不动如山。
    衣兰儿近处重睹故人面貌,笑靥欣然,“伊稚奴,不管多久不见,我总能一眼认出你来。你同你大阿父一个模子刻出……”
    韩一原本淡然听着,听到“大阿父”叁字,不动声色道:“殿下,在下有正事议论。”
    衣兰儿听出他话底冷漠,警醒彼此对立,便板起脸道:“嗯,你是来讨说法的。”
    韩一道:“事情是非曲直,我已知悉。”
    衣兰儿一扭嘴角,冷笑道:“那女人家去自然向你诉苦,说我恶形。”
    “她只字未提公主。”
    “她既不说,你怎会知情?”
    “她是我妻子,出任何事,不等她说,我便该察觉。”
    最先发现原婉然不对劲的是赵野,他由彭百户家接妻子回去,便察知她有些魂不守舍,强颜欢笑。他出言询问,原婉然道是在秦国府别庄骑马,马儿无故发狂,吓着了她,通篇不提罗摩王妃挥鞭一事。
    自那日起,原婉然借口腻了,黄昏不再练习马术,并且夜间发恶梦。
    “为什么……”她在梦中喃喃:“别打……吁……停……”
    她害怕给家里添麻烦,且碍于西林钦氏情面,这才接受道歉,深心仍旧不解不平:自己究竟哪里行差踏错,令罗摩王妃厌憎相害?
    赵野和韩一警觉有异,向她试探套话,她总是同一套说词,韩一遂找上与她同游别庄的一位牛娘子,探问究竟。
    原婉然先前拜托那班同行娘子,切勿将此事外传,教她两位丈夫知晓,因此牛娘子面对韩一一度支吾其词。
    韩一鉴貌辨色,由原婉然梦呓猜度别庄曾经发生纠纷,严重至动手,且与马儿受惊相干。因说道:“我娘子经我再叁追问,已将别庄惊马纷争说予我知。当时事发仓促,她又受了惊吓,记不清有无得罪人处,为是旁观者清,故来请教牛娘子。”
    他言语和别庄风波对得上榫,那小旗娘子误会原婉然已向韩一和盘托出,便安心道出她当日所见。
    韩一家去和赵野说起实情,两人对着彼此,脸色皆是铁青。原婉然见暪不过,求他俩别意气用事,民不与官斗……
    韩一在堂下向衣兰儿道:“我根据别庄纷争,方才猜到罗摩王妃不是任何一个西林钦家的女儿,而是殿下你。”
    衣兰儿眼睛微亮,“原来你带兵救人,并不知道救的是我?纵使你只晓得救的是西林钦家的女儿,依然出手相助。”
    “军人服从军令。”韩一道:“再者罪不及妻孥,不论哪位西林钦家女子来,都一样。”
    他醇厚话声不带感情,将衣兰儿与其他西林钦女子一概而论,衣兰儿但觉一桶凉水兜头浇下。
    “就这样?”衣兰儿失望得声音变调,“你不肯赴宴,是不愿见西林钦家的人,哪怕是我也一样?”
    韩一道:“殿下,在下此来……”
    “伊稚奴,你再没有一点旧日情分了吗?”
    韩一一顿不顿,道:“桑金国已亡,在下再不是西林钦家臣民。”
    “谁同你说那个?”衣兰儿捶了捶罗汉床面,“我们打小相识,你全家也不是我杀的。我没料到你父母、图光会……”
    “别提我家人。”韩一神色仍旧平静,声线却略现冷硬。
    衣兰儿点头,冷笑道:“好,好,你嘴巴说说的好听:‘罪不及妻孥’,心底终究记恨西林钦家的人,连我提起你家里都听不得。”
    “冤有头,债有主,你未曾动过格尔斡家,我不动你。你动我妻子,念在她无恙分上,你已摔断双腿,西林钦夫人也赔礼,此事暂且揭过。从今以后,我们两家井水不犯河水。”
    衣兰儿听得韩一划分楚河汉界,不愿与自己再有交集,厉声道:“若是井水犯河水呢,难道你打算杀了我不成?”
    韩一道:“任何丈夫为保护妻子该做的,韩一一桩不落。”
    衣兰儿冷笑:“格尔斡家气数真真尽了,你娶媳妇全不挑剔,搭在篮里便是菜,囫囵拣了个女人都当成宝。”
    韩一道:“我妻子很好。”他的小阿婉之可爱珍贵,任何人说破嘴都无法贬低一丝一毫。尽管如此,人前总要替她辩白一声。
    他不曾察觉自己那短短五字里,淌流的温柔是这次会面中首见的温和,衣兰儿却听出了。
    她惊问:“你给那狐媚子仙纳姆簪子,是真心的?”
    韩一只道:“殿下,倘若你再动我妻子,韩一拼着一身剐,皇帝拉下马。”他躬身行礼,转身便走。
    衣兰儿重拍榻面,“站住,我话没说完!”
    韩一继续往堂外行去。
    衣兰儿高声道:“伊稚奴,你可知你家人遗言?”
    韩一脚下一滞。
    “我溜进大牢见过他们,受他们拜托,有话交代你。”
    韩一凝思数息工夫,明知机会微渺亦无法置之不理,便在衣兰儿招手示意下,回身步至罗汉床榻前。
    两人相离数步,衣兰儿便啐他一口,“谁要去大牢那等肮脏地界?”她高声道:“你家人死前我倒是见着了,他们万箭穿身,叫声凄厉,尤其图光,流屎流尿,求人饶命……”
    韩一闻言,额起青筋,垂在身侧的双手攥成拳头。只是他心中底限永在,不曾略抬手,眨眼大步流星走向屋外。
    衣兰儿见状,赶忙行动。
    她使劲往地下一扑,哀叫着滚落毡毯。
    “别打我!”她放声哭嚎,以额脸频频触地,“伊稚奴,别打我!来人啊,救命!”
    屋外下人一涌而入,他们在外头听见主子求救,入内瞧见主子倒地不起,头发毛乱,额头嘴唇红肿,鼻管流血。厅堂下方韩一身朝堂外,离了主子颇远,但一直唯有他与主子同处一室,并且发生口角,行凶者自然是他。
    衣兰儿贴身丫鬟指着韩一喝道:“快来人,拿下这丘八,捆了送交衙门!韩一,你竟敢太岁爷上动土,殴打贵人,死在头上不知晓!”
    她一声令下,十来名家丁执起棍棒冲进厅堂,团团围住韩一。韩一视若无睹,回身冷眼觑向家丁后头的衣兰儿。
    衣兰儿摔倒在地,见诡计得逞,心神松弛,便尝到每一分骨伤碰撞迸发的剧痛。
    她嘶气忍痛,面向韩一,“伊稚奴,不,韩一,你对女子动粗,打的还是我,姑母绝不会站在你那边!哪怕她不教姑父对你赶尽杀绝,朝廷也不会饶过你以下犯上,欺侮友邦命妇!等着吧,韩一,要整治你家,跟捏烂柿一般!”
    韩一无动于衷,不疾不徐道:“殿下还是老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