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惊悚悬疑 > 借阴寿 > 第860章、我回来了 大结局终章!

第860章、我回来了 大结局终章!

    借阴寿 作者:五斗米

    距离神界的动乱,已经彻底的过去了三年的时间,现在,许多人搬迁进入了小世界之,因为神界的崩坏,有些地方正在自主的恢复,所以面几重天受到了一些影响。

    而神界的每一座城池之,都有着两座雕像。

    这是两个年轻人,男的一身黑气衣衫,看起来再普通不过,但身却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韵,女子则是有着一种不如凡尘的脱俗。

    还有如神仙眷侣一般。

    这两座雕像没有任何的署名,但不管是妇女老幼,甚至牙牙学语的孩童,都会知道一个名字,救世道祖,补天神女。

    他们夫妻二人合力,力挽狂澜,一人补天,几人击杀恶贼天道。

    最终让神界得意安宁下来。

    “妈妈妈妈,他是救世道祖吗?”

    街道,有孩童指着雕像询问。

    啪!

    身边的妇人连忙一巴掌打了一下他伸出的手指:“跟你说多少遍了,不要用手指救世道祖的雕像,没有他们,这个世界全部人都要死。”

    “呜呜,我错了妈妈,我只是想以后和救世道祖一样厉害,还要娶一个那么漂亮的老婆。”

    ……

    “小家伙,呵呵,不得不说,我活了几千年,不如你啊!”

    一座茅草屋面前,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正在喝茶,他看着空,似乎是在自嘲,面前有两杯茶,一杯自己喝,却又像是和对面的那一杯茶聊天一样。

    他是现在神界少有的顶尖强者,已经步入了道祖的境界,现在神界有两尊道祖,一个是他帝辛,另一个是莫天星。

    他们进入道祖之后,不止一次的进入虚空之寻找痕迹,但是最终都是一无所获。

    ……

    小世界之,这一方天地,从未命名,因为谁都没有人认为有资格命名,有资格的那个人,他在三年前离开了,也可以说,去另一个地方休息了,他或许很累,活了30年不到的时间,却做了许多人一辈子都做不了的事情。

    “臭小子,没酒喽,你什么时候给老头子送酒啊!”

    一个怪的门店,这里有门店着实怪,甚至还有人间界某个地方一般相似,一个白发老人在摇椅轻声喃喃,说着,眼角竟然已经开始有点儿湿润了。

    “臻哥,你说我们的儿子,他在那边过的怎么样?”

    姬梦瑶低声询问,李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哽咽了半天,不想影响怀妇人的心情。

    “那小子本事那么大,你担心他个屁啊!老子才不担心他。”

    ……

    “仙儿妈妈?你说爸爸妈妈给我摘星星得到什么时候啊?”

    扎着小辫子的小丫头一脸不高兴的问道,她都已经五岁了。

    “小念念乖,星星在很远的地方嘛,爸爸妈妈要很久的,你放心,她们一定会回来的。”

    黄小仙摸着小丫头的脑袋,出声安慰道。

    身边一个孩童跑来:“娘亲,童童也要星星,爸爸和青儿妈妈会不会也给我带啊!”

    “小鱼儿也要,哥哥姐姐都有,我也要。”

    “小念君也要,仙儿妈妈,你给爸爸说一下,我也要一颗。”

    夏陌生了,孩子也两岁多了,他的名字叫李念君。

    “好好好,都有,全部都有。”

    黄小仙招架不住。

    “李小鱼,赶紧过来,今天的字你写了没有?”

    竺沁凝连忙解围,李小鱼蹦蹦跳跳的走来:“娘亲,我写了,今天我写了20遍爸爸我想你,还有青儿妈妈我想你。”

    “小家伙们赶紧过来,看祖姥姥给你们带什么了?”

    “哇,是。”

    一众小家伙朝着老妪所在的位置跑去,而三女脸的笑容依旧,但眼神带着那说不出的忧伤。

    “小仙姐,你说,那个坏家伙会回来找我们吗?”

    夏陌看着虚空,低声喃喃。

    “会的,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

    ……

    虚空,这里死一般的寂静,到处都是虚空的尘埃和垃圾,突然,某个地方掀起了一个小漩涡,而这个漩涡似乎是正在不断的放大,慢慢的,似乎有两条鱼从那漩涡里面挣脱,摆动着身躯游了出来。

    这两条鱼一黑一白,它们出来之后,仿佛是挣脱了某种束缚一般,显得格外的兴奋和欢快,而后这么互相咬着对方的尾巴,继续游动了起来。

    慢慢的,一黑一白两股力量在虚空之慢慢放大,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磨盘,在虚空之旋转,而周围的尘埃避而远之。

    在那磨盘之,似乎正有着什么东西在凝聚,不断的凝聚这,那是一双普通的布鞋,然后盘坐的双腿。

    紧跟着是身子,那一袭黑衣,还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棱角分明的面庞。

    身有神韵在旋转,手还掐着一个古怪的印结。当最后一丝头发凝聚,一黑一白两条鲤鱼顿时欢快的游动到了青年男子的面前,不断的用嘴去触碰他的眼睛,好像是想要将主人唤醒一般。

    青年的眼睫毛动了,他保持着的印结手指也动了动。

    最终,一声悠长的浊气自他口吐出,眼睛缓缓睁开,那一双眸子,是一种深不见底的深邃。

    青年睁开了眼睛,怔怔的看着周围好一会儿,还有自己身下的那个磨盘。

    “我这是,回来了吗?”

    我怔怔的看着这一切,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只知道,最后,我以身化道,算是牺牲自己,也要彻底的将黄天泯灭,我感受着大道磨盘之下,丝毫没有了黄天的气息了。

    ……

    小世界之,天空雷鸣滚滚,但是天色却没有半点儿的阴霾,甚至开始下着小雨,随着小雨落下,无数即将枯萎的花草复苏。

    “这是什么东西?”

    “下雨了吗?”

    “不,这雨水,极品灵气还有好,我的修为突破了。”

    小世界之无数的人狂欢,对于这世界突如其来的变化,无数人都是欢呼,不解。

    一座宫殿之,黄小仙的眼睛猛然睁开,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心境的波动了,夏陌,竺沁凝和黄小仙在宫殿外面会合,她们激动的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同时还有这宫殿之的许多人。

    正在摇椅看似睡着的老人猛然弹起,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

    “呵呵,不单单复活了,实力,似乎也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我轻笑出声,随后身形消失在了虚空之,神界,还是那么熟悉,这三年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不对?那雕像?是我,还有……青儿。

    想到这里,我的心莫名的一揪,不过我深吸了一口气,拳头紧握,并不是,一点儿希望都没有。

    突然,在我的面前,两道身影凭空浮现。

    看着二人,那激动的有些颤抖的身子,我微微一笑。

    “帝辛前辈,莫域主。”

    我轻声问候。

    而帝辛则是一言不发,下一刻,他竟然朗声大笑。

    “哈哈哈哈…………”

    看似莫名其妙,但是我心却微微一暖。

    “李小友,欢迎回家。”

    莫天星也是对着我,轻声说道。

    随即,莫天星直接出声:“神界诸位,你们的救世道祖,回来了。”

    神界进入了短暂的寂静,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而我和他们聊了两句,便进入了小世界,之前我从帝辛前辈口已经得知了,我消失了三年的时间,而这三年,我相信,有一群人,等的很苦。

    我迫不及待的进入了小世界,到了那熟悉的宫殿,我发现,宫殿门口已经站满了人。

    站在最前面的,是三道倩影,她们每一个都可以说有着绝色的容颜,但此刻她们无一不是焦虑的在挽着衣角。

    看到我出现的瞬间,三人的身躯一颤,几乎同时,眼泪便是止不住的从眼睛里面滚落了出来。

    “我回来了。”

    任何的话,恐怕都不了这句,再多的言语,都只能化作这几个字。

    “以后,也不会消失了。”

    我抱着三女,直到她们不再抽泣,而后我到了我爸,我娘的面前,还有我奶奶,尹老。

    “好,回来好。”

    不等我说话,奶奶老泪纵横。

    “爸爸,那是爸爸,我的星星来咯。”

    小念念最先冲过来,后面跟着几个兴奋的小家伙。

    看着四个小家伙,我也感觉到眼眶有些湿润。

    “爸爸爸爸,妈妈呢?还有我的小星星呢?”

    小念念一脸好,似乎有些失望。

    看着她们,我心一揪,而后空的灵气直接凝聚,凝聚出一颗巨大的五角星,足足有一座山峰那么大。

    “来,这个是小念念的。”

    “这个是童童的,你要小一点,所以要姐姐的星星小一点,还有小鱼儿的,那,最后的小念君的是最小的。”

    ……

    茅草屋钱,面前坐着帝辛前辈。

    我们互相喝着茶。

    “你这小子,你知不知道我这茶杯自己摆在这儿可足足三年了。”

    帝辛前辈难得这般兴奋。

    “帝辛前辈,我知道你等的很苦,我来是解决这件事情的。”

    我看着帝辛前辈出声,他知道,我所说的等,是指那个。

    “听闻在虚空之,有着一条银河,所有界域魂飞魄散的人,最后魂力都会聚集在这银河之,经过洗礼,然后获得重生,只要这天地,还有一丝他的魂力,那么能够在银河之寻找到残魂。”

    我和帝辛前辈聊了之后,便再次踏了旅程,银河在哪里?我甚至并没有着急处理血魔界的事情,毕竟现在帝辛前辈和莫天星都已经是道祖了,他们会着手解决血魔界那边。

    我在虚空之足足寻找了两年,终于,一条银色光辉的长河出现在我的面前,它似乎没有起点,也没有尽头。

    我盘坐在银河旁边,神念彻底的没入了进去,在练搜寻。

    一年!

    两年!

    甚至我身已经布满了虚空垃圾尘埃。

    我仿佛已经成了虚空之的一尊雕像。

    神念不断的汹涌进入了这里面,但是一无所获,帝辛前辈说了,唯有还有一丝残魂,才能够在这里面找到,要是类似黄天,刑天那种直接被我抹灭在虚空之,是根本找不到的。

    难道,这里面真的没有希望吗?

    不,不可能,两年没找到,我少三年,十年,二十年,我的寿命,还很长。

    没有任何东西,任何理由,能让我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