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穿越架空 > 三夫侍 > 分卷阅读381
    三夫侍 作者:拾三果茶

    主子态度一出,半百之数的精锐军压迫向前,三爷丝毫不惧,一张冷脸,身旁不到十人护卫将他包得严实。

    府衙那边如临大敌,急忙拦在两方人马中间。

    “此事不过误会,还请世子冷静!”丁捕头再度扬声。

    “有何误会?”曲睿安沉问。

    “钱三爷是绑了世子妃之弟一会儿,然也是世子妃之弟有所错认,唐突在先。至于涂脸之举,可以商榷,小打

    小闹,不足世子为此动肝火。”丁捕头急忙调解。

    “小打小闹?”

    “确是小打小闹,世子可检查,世子妃弟身上,除去绳缚痕迹,定无其他损伤。”

    曲睿安眯眼往旁瞧,丁捕头笃定的态度让他稍微冷静一些。

    他心里并没小瞧京里衙差判断事情的本事。

    知道自己身分,还敢阻拦,此人定有依凭。

    若非不得已,他自然不想刚到京就闹出大动静。

    再怎么说京里不比玛河县等地,自己这趟出行,重点还在代表父亲前来面圣禀报封地事宜,为将来继承铺路。

    遇事软弱,会教人轻视。可若一点小事就反应过度,亦会害自己遭人笑话、质疑。必须掌控其中分寸。

    丁捕头那句“小打小闹”直中世子,不管是那人有其他得力背景,或是其他原因,都教他不得不多做犹豫。

    连个小差役都这般通透,敢与我使心机……

    这便是京城。

    曲睿安仍是沉着脸,瞧来不为所动,却已将丁捕头的话听进去。

    心思百转,最后化作沉稳大肚的表情。

    “既是误会在先,打闹便算,让那人为作弄满弟一事赔罪,此事本世子便不计较。”

    远处美人冷笑。“作梦。”

    三爷声音一出,丁捕头脑门抽疼。这位性子如此,想来再怎么解释,世子也不会信。他有预感,后头要糟。

    果不其然,钱清贵轻蔑态度,惹来世子勃然大怒。

    “小儿敬酒不吃,便别怪本世子不留情了!此子三番两次对本世子出言不逊,若放过他,我天家威严何在?来

    人给我拿下!”

    哗──

    场面登时混乱。

    旁观民众骚动。

    众人习惯了钱清贵在京里闹腾,却少见这么大的冲突场面。

    世子进京,身旁带的全是精锐,府衙差役压力极大。丁捕头在乱中喝道:

    “在京闹事,不管身分,一视同仁!还请世子别执意孤行,若有差错,小人只能请大伙回府衙,再由府尹裁

    决!”

    这半是威胁的一句无疑火上添油。

    说到底还是自己在京籍籍无名,连个捕差小吏都敢无视。曲睿安怒目圆睁。

    “本世子倒要看看,府尹如何裁决!”

    街上大乱。

    早在和河王世子出现时,在凤临三楼的杜丹就已警觉。

    东方穆谨教过她官贵人家思维,越是家大业大者越重面子,这不是单纯的怕丢脸,而是能否护住自己人的举

    动,与实力牵扯,亦会影响下人忠心。

    士为知己者死,没有奴才喜欢替软弱的主子卖命,在这时代,奴才有奴才的命,主子也有主子的责任及身不由

    己。两者都不容易。

    何况此事涉及亲人,对方定不会无视此事,而季敏又是宁死不屈的性子。

    和河王世子的出现,在杜丹看来不太妙

    她准备下楼介入,却一转身差点撞上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的白色身影。

    “阿逸,底下……”

    “嗯,我知道。”曲祯逸出声表示有听见动静,他和她一样倚到窗边关注,其间转头看了方尽一眼。

    方尽立即心领神会,转身离开。

    “我下去劝住季敏。”

    五爷摇头。“等会儿。”

    于是就等了一会儿,等来了一场大乱斗。

    世子侍卫人数和战力占优势,衙差们阻挡不了,很快就给突破过去。三爷身旁倒是有高手,堪堪拖住一会儿。

    不得不说美人爷一个不会武的,遇上这种大场面仍无惧意。

    他当初为了缠上杜丹,被谷逍遥和申屠泯揍得够狠,还是坚持天天上门骚扰。这位一直是重精神路线的,皮肉

    痛于他无足轻重,自然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狠劲。

    妖艳容颜配上那燃烧着火焰的表情,这样的钱清贵有股难以名的气势,当真美极。

    曲睿安遥遥对上那双喷火美眸,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在心底滋生漫延。

    如此呛辣绝色,养在家中调教侍人,不知有多享受……

    那股念头甫生,便挥之不去。同时他也怀疑,府衙护着这人,莫非他给谁养着?

    不管曲睿安那点心思,世子侍卫已经逼到钱清贵身前,眼看就要抓着他,突然一声惨叫,那人橫飞数尺远,口

    边溢血。

    “二兄!”

    美人惊,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二爷。

    申屠冺面无表情。“无事?”

    “无事。”

    钱清贵的护卫追着董满满的人打的事给乌月门底下的人瞧见,报予二爷,正好在附近的二爷得空后过来瞧一

    眼,却来时,街上已成了乱斗画面,见三弟要给抓住,他立即跳进战圈。

    且敏锐如他,注意到曲睿安的视线,也读懂了那眼神。

    “那人眼有邪念。”

    三爷稍楞,明白过来兄长的话后,遥指世子破口大骂。世子给骂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怒喝他胡言乱语,同时

    场上仍是混乱。

    申屠冺和几名手下加入战局,平衡立即起变化,可同时京里巡兵支援颇快,和河王好歹姓曲,绶爵封地,能够

    建军,见正经的王室宗亲侍卫给打得东倒西歪,乱中听世子指令,巡兵们纷纷扑向身型如鬼魅,不断放倒人的申屠

    泯。

    如此骚动惊动更多人马。

    前些日子混乱方休,城防力量尚紧绷着,增缓军兵不断增加,东甲街几乎要成战场,街上给挤得密密麻麻。

    楼上围观的百姓不断倒抽凉气,心里发虚,大伙是喜欢看热闹,可弄到会受波及的程度,便不是常人消受得

    起。

    不会出事吧?

    胆颤心惊,却街上给堵成这般,就是想走,没人敢在此时下楼去。

    此时的董满满等人也已躲到一旁店家内,对发展皆傻了眼。

    在自家县城那边,谁见了和河王世子不是毕恭毕敬?

    这可是王爷世子!

    却京里,不只平民出言不逊,连个衙差都敢与世子对峙,现在还打成一片,若非有帮手增援,场上自己人怕已

    半个不剩……

    总算意识到这里和玛河县的不同,别说张牙舞爪,董满满甚至后悔跟来,早知世子之名在京无用,他在县城里

    快活不好,出游做甚!

    **

    作者的话:

    估算有误,大招还没,先大乱斗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