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18禁真人秀游戏 > 范卿焉知我心
    屋后面是幽深静谧的竹林,每根竹子都有苏邢的胳膊那么粗,长得枝繁叶茂,绿意葱翠。
    苏邢与范卿漫步在这片竹林之中,她低垂着眼眸偷瞧范卿垂荡在袖袍里的手。
    白玉雕琢似的手指泛着莹润的光泽,指甲修的平整,每个指甲盖里还都有小小的白色月牙。
    苏邢想起儿时的范卿最爱抚琴,苏姚的琴技就是跟他学来的,虽不如他弹得出神入化,但在闺中小姐里已是出类拔萃。
    那时候的范卿聪慧过人,别人学几年都不如他学几日,也就是那个时候,苏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自己的竹马。
    苏邢盯着那只漂亮的手陷入了回忆,没发现前面的人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啊。”
    额头撞上了一堵软墙,苏邢回神就看到范卿转过身来,抬手拂过她的额发,在一片泛红的肌肤上轻抚。
    “都这么大了,怎么走路还冒冒失失的。”
    “卿哥哥……”
    苏邢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自觉他比记忆里的少年高了许多,气质也变得越发温文尔雅。
    像他这般身姿,这般才智的男子,隐没在这寒山学院里当夫子真是大材小用了。
    “姚儿,我有话要与你说。”
    范卿目光放柔,声音温润如玉。
    苏邢当下眸光微乱,似乎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
    “寒山书院历来是不允许有女眷进入的,你身为我的结发妻子,让你入院住下已是破了规矩。”
    “你是在赶我走吗?”
    苏邢不等他把话说完,盈润的眼眸中已盛出了透明水光。
    范卿抿唇,他是这个意思,却又不愿说的太直白,他与她成亲是心里堵着一口气,现在这股气烟消云散了,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她。
    儿时相伴的情谊那都是儿时的事了,现在他们都到了为人父母的年纪,是他误了她的终生,在没有想清楚补救方法前,他希望她能多给他一点时间。
    苏邢没有他思考的那么多,她只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要把推得远远的。
    她怎么可能顺他的意。
    苏邢摘下面纱,一张秀丽绝俗的脸带上了三分忧伤三分自怜的凄楚美感,叫面前的男子目光一怔。
    “卿哥哥,我会安安静静地待在书院里,不打扰你教书,不给你制造麻烦,你也可以当做看不见我。我……我只是不想待在没有你的地方。”
    两颗清泪含在眼眶里,为她楚楚可怜的形象营造的恰到好处。
    范卿乃是肉身凡胎,自是动了恻隐之心,之前坚定的想法有所动摇,他犹豫半响,卡在喉咙里的长篇大论最终化为了一声轻叹。
    “书院男子众多,你和你的丫鬟平日里不要随便走动。”
    这是默认她住下了吗?
    苏邢心里窃喜,面上仍是保留着那一份淡淡的哀愁,轻声回道:“卿哥哥,我也有话想对你说。”
    “什么?”
    范卿不解的看着她。
    苏邢上前一步,半仰着脑袋,用她最好看的角度去绽放她的美。
    “卿哥哥,三月未见,我很想你。”
    范卿呆呆地愣住了,显然他没有想到端秀内敛的苏姚会这样大胆的向他吐露心声。
    清风吹动着地上的竹叶发出沙沙的声响,范卿不说话,苏邢便羞涩地低下头,露出一截雪白修长的脖颈。
    范卿不自在的撇过脸,左手握拳放在唇边清了清嗓子。
    “该开饭了,我送你去食堂一起用膳。”
    “不用,我与赵玉堂说好,他会送饭给我。”
    “赵玉堂?你叫他给你送饭?”
    范卿语调升高,似乎对她说的话惊讶不已。
    “是啊,他挺热心的,秦和风应该会和他一起来。”
    苏邢出现的晚,不知道他与另外两人相处的如何,不过,夫子和学子的设定,想必也是其乐融融的。
    不料,范卿扶额叹气道:“赵玉堂做事毛手毛脚,你叫他给你送饭,这饭怕是日落黄昏也送不到。”
    “啊?”
    苏邢张口结舌的模样逗得范卿露出了笑容。
    他很想像小时候那样揉一揉她的头发,但看在她梳妆整洁,朱钗错落有致,就此打消了念头。
    “走吧,还是我带你去食堂,顺便把你介绍给宋主院和其他几位夫子。”
    苏邢一听他有意把她带去公众场合,顿时神采焕发,开心地主动牵起他的手。
    “真的吗?你愿意带我去见他们?”
    范卿哭笑不得,她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有何不能介绍的?
    “当然,不过你得答应我三件事。”
    “什么事?”
    “第一、你我虽是夫妻,但在学院里,你得喊我范夫子。”
    “那私下里呢?我可以喊你卿哥哥吗?”
    “……可以。”
    “好,我可以做到。”
    “第二、宋主院年纪大了,有意培养我成为下一任主院,而我也有这份意向,所以……”
    “所以卿哥哥要接管寒山书院?”
    “是,接管寒山书院,意味着我的后半生都会在书院里度过,你得接受鸡鸣而起,日落而寝的生活。”
    “嫁夫随夫,卿哥哥在哪,我就在哪。”
    “第三,近三年我不准备要孩子。”
    “没关系,三年后再要也不迟。”
    三件事苏邢都一一答应下来,就连最后一个无后为大,她都能忍着世人的眼光委曲求全。
    范卿没能说退她,心里有一点失落也有一点点的欢喜。
    这种喜悦的心情只出现了一瞬,他的内心又恢复了平静。
    去食堂的路上,偶遇了许许多多身穿蓝底白衫,头戴书生帽的学子,他们见到范夫子身边跟着一位绝代佳人,都睁大了眼睛,偷瞄佳人的容貌。
    苏邢持着端庄的笑容,嘴都快要笑僵了,也不放弃与这些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年们打好交道。
    有一位高个俊俏的学子跑到范卿身边问道:
    “范夫子,这位小姐是谁呀?”
    范卿看了一圈围在周边不肯散开的学子们,沉声作答:“是我夫人。”
    sáиjīùsんùωù.νīρ(sanjiushuwu,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