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18禁真人秀游戏 > 第四百一十章 我们不能参加侍神者考核

第四百一十章 我们不能参加侍神者考核

    法斯特·霍克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扫向苏邢,苏邢饶是脸皮再厚,也捎上了两抹红晕。
    伯爵是过来人,一双小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他笑呵呵地说道:
    “我们苏西整天呆在庄园里,没见过什么世面,骑士长要是方便,可以在路上多给她讲讲外面发生的事。”
    伯爵说完,又慈父上身似的对苏邢介绍:“苏西啊,这位是法斯特·霍克,光明骑士团里最年轻有为的骑士长,你有什么想知道的都可以问
    他,相信骑士长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知道了,爸爸。”
    苏邢尴尬地撕着手里的干面包,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伯爵是把他们都当傻子了吗?公然让她去接近骑士长,这和卖女儿有什么区别。
    哦,对哦,她不是他亲生的,所以卖给谁都行。
    苏邢无精打采地看着盘子里越积越多的面包屑,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照顾考核者是我们的职责,克里斯蒂安伯爵可以放心。”
    法斯特·霍克温润的声音填补了苏邢心里的空洞,她很想好好地看看他,但为了不引起误会,她只能强忍住冲动,挨到了晚餐结束。
    吃完饭,伯爵又说起了兰伯特,势必要给儿子争取到考核名额。
    三位塞西尔家族的男人互相商量了一下,决定给兰伯特一次机会,毕竟他的母亲是大祭司最宠爱的小孙女,算下来兰伯特和苏西都是曾孙
    辈的,关系上可比他们这些远亲要近得多。
    出发的日子敲定在明日午后,苏邢今晚不用再睡阁楼,伯爵夫人给她安排了新的房间,里面全照着千金小姐的规格置办的。
    苏邢心道伯爵这是下了血本做戏要做全,只要她不说,其他人就不会知道她真正的生活环境。
    伯爵夫人对她的态度也亲昵了不少,东一句苏西右一句苏西,喊的跟亲女儿似的,让她浑身不自在。
    “苏西,只要你能成为侍神者,那就是人上人,到时候你爸爸和我都要沾你的光呢。”
    伯爵夫人客套话说的差不多了,下一句就说到重点:“骑士长就住在你隔壁,如果你想与他进一步交流,不妨等入夜之后……”
    什么?这是在鼓励她爬床吗?
    能想到这馊主意的只有喜当爹的克里斯蒂安伯爵了。
    “夫人,您别说了,我知道您的意思。”
    苏邢假装羞涩地低下头,伯爵夫人眼里的羡慕和嫉妒都快漫出眼眶了,差不多的年纪,凭什么她要伺候老男人,而苏西这个野种却可以与
    骑士长那样俊美的男人在一起。
    命运不公啊。
    “呵呵,知道就好。”
    伯爵夫人手里的小折扇都快要捏碎了,却还得继续假笑,要不是伯爵让她过来点拨,她才不高兴说那么多违心的话呢。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的行礼我会差人帮你准备好。你要记住,获得骑士长的喜爱,是你主要该做的事,男人嘛,多说点甜言蜜语哄
    着,就什么都听你的了,到时候你和兰伯特那就是内定的侍神者。”
    “是,夫人说的我都记下了。”
    苏邢温顺的像只弱小可怜的小奶猫,一举一动都受人摆布。
    伯爵夫人看她这幅模样,心里那股不快反而加重了几分。
    不亏是婊子生的孩子,天生就会勾引男人。
    “恩,希望明天我能等到你的好消息。”
    伯爵夫人卸下脸上的假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苏邢等她走出房间,才慢慢地抬起头来,白皙稚嫩的脸蛋哪还有一点弱小可怜的样子,那不过是做给她看看罢了。
    要她去吹枕边风,那也得她自愿才行。她今天才见到两个熟人,虽然他们都不记得她了,她也不能做出自降身价的事来消磨好感。
    苏邢打算今晚安安稳稳地睡一觉,等天亮,她就说骑士长不在屋里不就行了?
    苏邢在新房间里转了一圈,伯爵夫人给她准备的房间有她自己独特的品味,粉色蔷薇花墙纸、碧绿色的大衣柜、粉色梳妆台,还有靠墙的
    四柱床,三面白色纱幔层层叠叠地落在粉色毛毯上,如梦如幻的就像童话故事里公主睡得那张大床。
    苏邢刚坐到床上,试试床垫的弹性,就有人来敲门了。
    “咚咚咚、咚咚咚。”
    来人敲得挺急,苏邢走过去开门,发现门外面站着的是她的哥哥——兰伯特。ⓟⓞ❶八yǔ.Ⅴìρ(po18yu.vip)
    “哥哥?”
    苏邢睁着一双水灵灵的黑色眼眸看着他。
    兰伯特胸口剧烈起伏着,一张清隽秀气的脸因未退的怒气而微微发红,他一言不发地走进房间,当他看到满屋子粉绿搭配的家具摆设,目
    光怔了怔。
    苏邢关上门,走近他:“哥哥,你怎么了?”
    兰伯特回过神来,嫣红的眼尾配上他饱含浓烈情绪的黑色眼睛,当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苏邢的时候,苏邢的心脏不由得跳快了一拍。
    “我们不能参加侍神者考核。”
    兰伯特坚定地说。
    “为什么?”
    苏邢不解地问。
    “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兰伯特烦躁的扯着领口,一颗金属纽扣倏然掉在地上。
    苏邢弯腰捡了起来,转身走到梳妆台前翻找缝补的针线。
    “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逼你,只是,你不告诉我理由,我很难猜到原因。”
    苏邢翻着各种外形精美的小盒子,里面装不是珠宝首饰就是香水、口脂。她又拉开两个小抽屉,在左边抽屉的最里面找到了一捆白色的羊
    绒纱线和一枚小号银针。
    兰伯特看着苏邢忙忙碌碌的身影,几次欲言又止。
    算了,还是告诉她吧,她有权利知道他们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
    “苏西,我下面要说的话只说一遍,你要认真听。”
    兰伯特突然面容严肃起来。
    苏邢正在穿针引线,听他那么说便附和着点点头。
    “我们的母亲是光明大祭司最小的孙女,这件事你知道吗?”
    “恩,听人说过。”
    “光明神是大多数人的信仰,作为大祭司的家人更应该追随光明,但是我们的母亲……”
    兰伯特顿了顿,道:“她愿与黑暗为伍,作一名黑巫师。”
    “啊。”
    苏邢手里的针头不小心戳到了手指,一颗米粒大的血珠从伤口里溢了出来。
    “黑巫师一生信奉路西法,那是黑暗神,我们作为她的孩子,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归属黑暗。”
    兰伯特在叙述的过程中情绪逐渐稳定,他看到苏邢的手指出了血,眉心一跳,他还没意识到自己要干什么,右手已经抓起她的手指放进了自己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