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18禁真人秀游戏 > ρ◌⓲ⓩy.ⅴⅰⓟ 第四百三十四章 副骑士长花样多

ρ◌⓲ⓩy.ⅴⅰⓟ 第四百三十四章 副骑士长花样多

    两滴眼泪滑落脸庞,也一同滑进罗伊的心底。
    他的心脏像是被灼烧了一下,烫得他脑子都不能正常运转。
    “你不想当圣女?”
    罗伊听到自己机械性的重复她说的话。
    “不想。”
    苏邢睁着一双乌黑水润的眼睛,表情坚定不移。
    罗伊这下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要她做圣女的是光明神,谁敢违背神明的意愿?
    “副骑士长,您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苏邢不给他思考的时间,赶紧下套。
    “你说。”
    罗伊没有一口答应,他要先听听看她想让他帮什么忙?如果他能做到,帮一帮也无妨,但若是做不到,还是不要瞎答应为好。
    罗伊做事严谨,头脑聪明,苏邢事先知道他的脾气,便也没打算隐瞒。
    她从小隔间里走了出来,一头钻进他的隔间。
    要说这里的祷告室是真的小,不足一平方米又被分为两个小隔间,那就显得更加的狭窄逼仄。
    苏邢走进去后,罗伊就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里就只有一个座位,他坐着,她就只能站着。
    空气因为逐渐靠近的两人而变得暧昧不清。
    苏邢走到他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罗伊一愣,他刚才还以为她会直接坐到他的大腿上,她这么一跪是什么意思?
    “副骑士长……”苏邢抬起脸来,目光温柔缱眷,如同在看一个深爱已久的男人。
    “说吧,不要给我玩花样。”
    罗伊伸手勾住她的下巴,两张脸凑得极近,他们都能在对方眼睛里看到自己的身影。
    苏邢是给她一根绳子就能往爬的人,她立马摆出柔柔弱弱的姿态,对他说:“你可以抱我吗?一次就好。”
    表白他的人多的是,但从没有一个说得那么直接。
    罗伊摩挲起她圆润的下巴,当即就明白她的用意。
    他低低地笑了:“这就是你要我帮你的忙?想让我上你?这样你就当不了圣女?”
    周公子太聪明了,她前面铺垫了那么多,就是为了这句真话,哪怕他前面半信半疑,听到最后总该全信了吧。
    “是的,我的灵魂已经不洁了,可我的身体还很干净。”
    苏邢脱下外衣,只着雪白睡裙的她犹如误入人间的天使,自愿匍匐在光明骑士的脚下。
    这一幕,满足了罗伊视觉上的感官,这会让他觉得自己就像神明一样,有主宰她命运的权利。
    “你知道亵渎圣女,是多大的罪吗?”
    罗伊轻声问她。
    “我不知道,但我现在还不是圣女,就算你我发生了关系,我也不会把你供出去。”
    苏邢怕他不信,又晓之以情道:“你帮了我,我会感激你,以后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听你的。”
    “哦?这种好事不该找法斯特吗?”
    罗伊说完,就注意到面前少女眼中流露出来的失落。
    原来是这样啊。
    罗伊抿着冷笑,松开手,向后坐直身体。
    “法斯特不要你,所以我成后补的了?”
    “……”
    苏邢感觉到他的态度有所变化,就知道自己是伤了他的男性自尊。
    要命的男性尊严,要是他知道自己不是第二后补,是第三后补,岂不得甩门而去。
    苏邢当即做出补救措施,托住他的右手,在他手背下落下一吻,并认真地向他解释:“您和法斯特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是齐平的,我不希望
    您为此生气。”
    罗伊险些就要被打动了,但他转念一想,如果他真的如她所愿和她发生关系,那不就是在与光明神作对吗?
    他可是光明骑士啊,发誓用一生的时间来信仰光明神,又怎么可能做出违背神明的事来。
    罗伊的神色越来越正经,眼中也逐渐显露清明,苏邢偷偷瞄了他一眼,心道完了,她不会要三连败吧。
    果然,失忆的男人都是性冷淡。
    苏邢收回手,神情落寞地站了起来。
    “既然副骑士长不愿意,那就算了,就当我……什么话都没说。”
    罗伊眉心一跳,下意识地拉住她的手:“等等,你要去哪?你不会还想随便找个男人解决吧?”
    苏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平静地告诉他:“我不会做圣女的,无论要我付出什么都可以。”
    罗伊莫名的有些生气,他把她拉到自己腿上,让她坐下来,两只手臂牢牢地圈住她,禁止她再去找别的男人。
    “你就这么不想当圣女?”ⓟⓞ❶❽yⓤ.Ⅴ⒤ρ(po18yu.vip)
    罗伊心中已有了答案,虽然这个答案疯狂的叫人难以理解,但是,他就是想尝一尝,这张与法斯特接过吻的小嘴是什么滋味。
    自从碰巧看到他们接吻的画面,他就连续做了三天春梦,每一个春梦对象都是她。
    在梦里,她躺在他身下,他一次次的与她热吻,那个吻比法斯特给予的吻还要炙热、缠绵。
    她甚至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一次次的低呼着他的名字。
    现在,真人就靠在他怀里,他完全可以将梦中发生的事实质化,但他还想要她一个心甘情愿。
    苏邢见这招以退为进成功了,暗自窃喜,她伸出手臂揽住罗伊的后颈,凑上去亲了亲他的脸颊,诱惑他,说:
    “不想,我只想当你的女人。”
    罗伊再也没有顾虑的钳住她的下巴,狠狠地吻上她的唇瓣。
    柔软的双唇跟涂了蜜似的,甜的让人想索取更多属于她的蜜液。
    罗伊在梦里反复练习的吻用在了现实中,他耗费不利地钻进她的口腔,缠着她的小舌头勾、绕、舔、吸。
    两人的呼吸都乱了,苏邢沉溺在他的吻技之中,身体越来越热。
    罗伊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撩起她的裙摆,由大腿外侧一路向上抚摸着,待他摸到两腿之间,怀里的少女瑟缩了一下,舌头撞到了他的牙
    齿。
    他闷笑一声,没有直攻神秘地带,而是摸着腰侧,慢慢地攀爬,然后一掌握住饱满有弹性的的乳房。
    成熟男人的手掌大而宽厚,因为常年握剑,手掌上起了好几个厚厚的茧子。揉搓娇嫩的乳房时,稍一用力,就会掐出个红印子。
    苏邢又疼又兴奋,她轻轻敲打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那么用力。
    罗伊吻得正投入,她那一下就跟小猫抓痒似的,只会让他更想好好欺负她一番。
    事实证明,成熟男人和青涩少年有很大的区别。兰伯特不敢做的事,罗伊统统都敢做。
    他帮苏邢脱掉了睡裙,托住她的后腰,俯身含住了她的乳头。
    吸吮的声音充斥在狭小的隔间里,苏邢捧住罗伊的后脑勺,嘴里不断溢娇媚无骨的呻吟。
    他真的好会舔,她下面都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