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18禁真人秀游戏 > χd⒴Ьz.ⅭΘм 第四百五十四章 玩具店

χd⒴Ьz.ⅭΘм 第四百五十四章 玩具店

    三道视线同时射来,苏邢尴尬地笑了笑。
    她确实向亚当承诺过,但那时候她并不知道考核失败的人第二天就要离开学院。
    兰伯特没有参加考核,今天必然会走,她总得抽出一点时间送送他吧。
    苏邢放下手里的食物,有条不紊的对兰伯特说:“哥哥,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诉你,大祭司决定给我一次重考的机会,两天后他会送我去一
    个地方,等我顺利完成新的考核,我就可以回来上任侍神者一职。”
    “什么?大祭司肯让你重考?”
    葛罗瑞亚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那可是亚特兰大陆的大祭司啊,她是怎么做到的!
    “恩。是我求他的。”
    苏邢不能说出这是光明神单独给她的神旨,那得造成多大的轰动啊。
    不知情的人铁定得指着她的脊梁骨,说她是关系户,因为背靠大祭司这座大山,才能得到别人得不到的专属特权。
    兰伯特听完,眼中浮现出极为复杂的神色。
    他是兰伯特,却也是明天,两者融合为一个人,等于交织着两个人的记忆。
    他记得他和苏邢是无法向往光明的人,这次来帕拉蒂夫城参加侍神者考核纯属被逼无奈,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离开这里,她又要往火坑里
    跳。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兰伯特忽然脑光一闪,目光中掺杂了一些幽暗的光。
    每部真人秀都会指定参与者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苏邢的任务难不成是成为侍神者?
    如此一想,她之前的所作所为都能得到合理的解释。
    兰伯特沉默不语,坐在他旁边的亚当瞳孔放大,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就算她是大祭司的曾外孙女,这包庇的也太明显了吧。
    “大祭司有说去什么地方吗?”
    亚当试探性地问道。
    苏邢摇摇头,她和大祭司定下了保密协议,是不能告诉任何人具体地点的。
    亚当得不到有用的信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为她高兴,还是为她难过。
    这明显是大祭司对她的试炼,试炼难度一定会高出普通的侍神者考核,她能不能顺利完成是一回事,他比较担心的,是她会把小命丢在那
    里。
    当然了,也许大祭司会念及血脉,对她格外通融呢?
    在场除了苏邢本人,谁都以为是大祭司作下了这个决定,他们万万不会想到,真正的幕后主使者,是至高无上的神。
    神对世人充满了怜悯与慈爱,唯独在苏邢身上揭开了祂不为人知的一面。
    一顿早饭吃的不甚愉快,结束时,亚当问苏邢还要不要去玩具店,苏邢当然要去了,就是兰伯特那边该怎么办呢?
    兰伯特听到玩具店三个字,脸上即刻闪过一抹异色。
    他不会忘记,申竹和苏邢一同参加过《鬼妈妈》真人秀,之后他又参加了第二季的《鬼新娘》,两部真人秀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所有
    出现过的玩偶都出自于普利达斯的玩具店。
    现在他们口中所说的玩具店,不会就那么巧是他想的那个玩具店吧?
    兰伯特饱含深意地看了一眼身边的银发少年,从外形不难看出,他就是13号休息处的刑罚师申竹,他不会也恢复记忆了吧?
    为了证明他的猜想,他决定和他们一起去找那家玩具店。
    兰伯特的意外加入,搞得葛罗瑞亚也很想去,但她下午还要培训,只能拉着苏邢说下次一定要带她再去一次。
    苏邢满口答应下来,然后用迫不及待的眼神去看亚当。
    亚当在知道兰伯特也要去,就摆出一张臭脸,心里十分不愿多了个电灯泡。щΙń10CΙτγ.CοⅯ(win10city.com)
    他阴阳怪气的提醒他外出的时间会很长,你下午就得离开学院,会来不及收拾行李。
    兰伯特对此早有对策,他说:“行李我已经收拾好了,回头我会让人送到维纳森旅馆,这几天我都会住在那里。”
    亚当被堵得无话可说,最终只能带上他这个大电灯泡。
    出了食堂,葛罗瑞亚就要去教堂集合,不得不与他们分道扬镳。
    苏邢想着待会就能见到“老朋友”,心里激动不已。
    一路上,她问了亚当很多有关玩具店的问题。
    比如:玩具店的老板是男是女?
    再比如:玩具店里是不是还有很多人形玩偶?
    所有问题都在旁敲侧击,亚当耐着性子一一作答,但是答案和苏邢想的有所出路。
    首先,玩具店的老板是一位名叫琼的年轻男子,其次他买到的是孤品,花了大价钱才让老板忍痛割爱,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人形玩偶,等她
    过去了就会知道。
    两人谈话间,兰伯特一直在默默地倾听,他和苏邢一样,对这家玩具店充满了好奇,但也仅限于好奇罢了。
    他并没有看到亚当所买的那两个人形玩偶,所以哪怕它就是个普通的玩具店,也不会有巨大的落差感。
    “是这样啊……”
    苏邢难掩失望的垂下眼帘,整个人宛如泄了气的气球,焉了吧唧的。
    亚当不理解她为什么忽喜忽悲,说要去玩具店的人是她,现在又像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女人呐,还真是性情多变。
    三个人走出学院,就租了辆马车,直接去帕勒兰街道,亚当说那家玩具店就在这街道的尾端,刚开没多久,生意不错。
    苏邢心不在焉地听着,她在想,如果这不是普利达斯的玩具店,那那个叫琼的老板,一定认识普利达斯。
    她和申竹的人形玩偶只有普利达斯能做得出来,琼老板是不可能做出这两个玩偶的。
    苏邢重新拾起了一点信心,她望向窗外,节节后退的欧式建筑与人群在眼中一晃而过,其中一抹鲜明的白也一并映入眼底。
    咦,那是谁啊?是法斯特吗?还是罗伊?
    苏邢直起上半身,脑袋探出车窗往后看,就看到一个穿着骑士装的男子穿梭在人群里,越走越远。
    “小心。”
    苏邢的胳膊被人用力拉了一下,她不由得跌坐回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从他们马车旁比肩而过。
    “苏西,你这样太危险了。”
    兰伯特一脸不悦地看着苏邢,握住她胳膊的手紧到指关节发白。
    苏邢知道,如果不是兰伯特反应快,她的脑袋说不定就得分家了。
    “抱歉哥哥,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苏邢面对兰伯特软声软气的,听话的像只乖顺的小绵羊。
    兰伯特还没见过这样的苏邢,顿时不太自在的松开了手,别过眼说:“一会到了玩具店,你喜欢什么哥哥给你买。”
    “切。”
    一声不大不小的嗤笑声传来,亚当盯着兄妹俩的互动,眉宇间尽是嘲讽:“这里是帕拉蒂夫城,寸金寸土的地方,你以为随随便便花几个
    铜币就能买到你想要的?我看你还是好好捏紧你的钱包,小心露宿街头。”
    兰伯特神情淡漠地扫了他一眼:“这是我们兄妹之间的事,就不劳外人费心了。”
    亚当还想再怼他一句,马车渐渐停了下来,马夫勒紧缰绳,敲了敲马车上的小门。
    “各位,帕勒兰街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