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18禁真人秀游戏 > яòυщⓔйщυ.ⅾ℮ 第四百六十五章 逃离玩具屋

яòυщⓔйщυ.ⅾ℮ 第四百六十五章 逃离玩具屋

    明天善于解密,变成兰伯特,这项特长也不可能消失。
    亚当就是看中了这点,所以才会引导他这个工具人多出点力。
    要说兰伯特干起活来是一点也不马虎,他先在二楼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又下到一楼仔细看了起来。
    自此开始,他的眉宇便一直紧蹙着,脸上仿佛写着四个大字:这不可能。
    正常人遇到这种事,可能都已经吓破胆了,兰伯特的心理素质还是很高的,他没有表现出害怕,只是正了正神色,认真地观察起每一个家
    具。
    大至餐桌、小至餐桌上的塑料假花,他都一一用手摸了个遍。
    虽然还是难以置信,但他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问苏邢:“是有人在搞恶作剧吗?不然,我们怎么会在一个塑料玩具屋里?”
    苏邢干笑着,她总不能揭穿亚当的谎言。
    亚当替苏邢答道:“这不是恶作剧,你可以把它当成逃生游戏,只不过,这个游戏,是会死人的。”
    兰伯特没再说什么,而是走到一面贴着塑料碎花墙纸的墙壁前,用手指头戳了几下。
    塑料的东西也是有硬度的,只要他们能找个硬度高的东西就能戳破墙壁,打造出逃生的出口。
    这是目前最快,最简便的方法。
    兰伯特的举动引起了亚当的注意,亚当眼里滑过一抹了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递给了他。
    刀是防身用的,小是小了点,胜在拿着趁手,干什么都方便。
    兰伯特看到小刀,默默地接过来,插进墙壁里。
    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墙壁确实划出了一道口子,但当亚当把刀拔出来的时候,那道口子又自动愈合了。
    这么神奇的画面,与其说是恶作剧不如更像是在拍恐怖片。
    兰伯特摸了摸方才那道消失的口子,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看来,这个办法是行不通了。RǒūSℎūɡℯ.ℂǒℳ(roushuge.com)
    “我们先来整理一下已知线索。”
    兰伯特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亚当和苏邢坐在了他的对面。
    “第一,这里的主人很有可能是一对兄妹或是姐弟;
    第二,衣帽间里的布娃娃都没有了眼睛,而在下铺床单上出现的无数圆形纽扣,要么是准备给它们缝上去的替补眼睛,要么就是从布娃娃
    脸上抠了下来的原装眼睛。我个人偏向第二种可能,因为这里除了那些圆形纽扣,没有什么是可以拿来装饰眼睛的。
    以上两点想必你们应该也都很清楚了,我现在着重要说的,是第三点,我有一个假设,如果出口即是入口,那么,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找到
    它。”
    “什么机会?”
    苏邢面露惊讶,这才一会儿功夫,他就已经理出头绪来了?
    难怪亚当要诓他,聪明人做事就是快。
    “我们得等这里的主人回来,他们回来的地方对他们来说是入口,对我们来说就是出口。不过……”
    兰伯特犹豫再三,还是把心中的顾虑说了出来。
    “这里一共有两层,每个地方都需要有人守着,而我们就只有三个人,必须挑选出三个定点,如果入口不在我们挑选的范围之中,那我们
    就会错失唯一一次机会。”
    “你说的冒险应该不单单是指这个吧?”
    亚当双手抱胸,两条大长腿交叠在一起,姿态慵懒地看着兰伯特。
    兰伯特点点头,继续说道:“是的,这只是其中之一,真正对我们有威胁的,是这里的主人。我们设有两种假设,第一种假设,我们错失
    了机会,还被他们抓个正着,以他们不正常的精神状态来看,可能会把我们当成新的布娃娃,想要抠掉我们的眼睛,到那个时候无论我们怎么跑都
    跑不出这间玩具屋;第二种假设,我们找到了出口,但是不得不与他们正面交锋,而我们身上就只有这把小刀,你们猜,是他们杀了我们的几率
    大?还是我们逃出去的几率大?”
    亚当冷笑一声,收走了桌上的小刀。
    “你的假设都不成立,因为,我们一定能找到出口。”
    兰伯特对亚当的莫名自信感到无奈,他只好将玩具屋里的几个定点列出来,再筛选出可能性最大的三处。
    “一楼是客厅和厨房、二楼是卧室、衣帽间、浴室。五选三,你们选吧。”
    苏邢摸着下巴,作思考状:“一楼的话,没道理出口会在厨房,我选客厅;二楼排除浴室,就是卧室和衣帽间了。”
    亚当坐直身体,论正经事,他有自己的想法。
    “一楼,我选厨房,客厅面积较大,就算留下一个人也只有一双眼睛,看不过来;二楼,我会选卧室和浴室,既然衣帽间里面都是废弃的
    布娃娃,那就不可能会有出口。”
    两人产生了分歧,最后的选择就看兰伯特了。
    兰伯特没有卖关子,直接说出了他认为最有可能的地方:“我选厨房、卧室、衣帽间。”
    三个人的选择都略有差别,最终只能从中选出出现率最高的。
    那就是兰伯特所选的:厨房、卧室、衣帽间。
    苏邢与亚当都愣住了,这也能提前预测吗?
    “有意见,可以提出来。”
    兰伯特气定神闲地说。
    苏邢赶忙摇头:“我没意见。”
    亚当抿了抿唇:“就按你的来吧。”
    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兰伯特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那么,你们想守在哪呢?”
    苏邢:“我选卧室。”
    亚当:“衣帽间。”
    “好的,那我就厨房了。”
    选好地点,他们三人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去自己的“地盘”进行勘察。
    苏邢与亚当去了二楼,兰伯特留在一楼。
    三个人都忙的不可开交,谁都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害了大家。
    过了一个钟头,三人确定好没有遗漏任何一个死角,便定下了一个信号。
    如果有人发现出口,就要在第一时间大喊一声:“bingo!”这样其他的人听到声音就会赶来。
    到时候,不管怎样,他们都要求得一线生机。
    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苏邢与亚当又回到了二楼,她去卧室待着,亚当则去了衣帽间。
    卧室里就放了一张上下铺双人床,苏邢可以说是选了个最轻松的活。
    她只需要盯着这张床,如果屋主从床底板里走出来,那就太好不过了。
    等待的过程让人昏昏欲睡,苏邢紧盯着双人床,连眼皮都不敢多眨,而与此同时,另外两个地方,也都是一样的安静。
    亚当站在衣帽间的门口,他早就将里面的布娃娃全都转移到了浴缸里,现在的衣帽间可谓是空空如也,不管出口在哪里,他都能一眼看
    到。
    兰伯特那边就比较麻烦了,厨房地方不大,但是物件多,他一双眼睛要盯那么多东西,注意力必须高度集中。
    三个人,三个不同的地方,两位屋主究竟会从哪里出来呢?
    玩具屋里一下子雅雀无声,在这样的环境下,哪怕是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有什么东西在拱来拱去。
    苏邢听到声音,立马警觉起来,目光放在双人床上,等着屋主现身。
    但是她等了又等,这个声音不像是双人床里发出来的,更像是在外面。
    留守在衣帽间门口的亚当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他的听觉比常人更加灵敏,能立马分辨出来,这是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声音。
    他顺着声音找过去,发现一个来自于衣帽间,另一个就在楼下。
    糟了,他们忘了另一种可能,玩具屋的主人有两个,他们不一定会出现在同一个出口,也有可能分开从两个出口回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的计划就彻底打乱了。
    亚当冷着脸,神情严肃地盯着空无一物的衣帽间,那悉悉索索的声音逼近了,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一个劲的往他这边挖掘。
    他盯着三面空荡荡的衣柜,很快,他就看到右边最下面的塑料板炸出了蜘蛛网般的裂痕。
    屋主就要出来了。
    亚当一瞬不瞬地盯着,就在这个紧要关头,楼下突然传来了一声“bingo”,是兰伯特发现了另一个出口。
    这真不知道是好是坏,两个出口代表了他们成功的几率变多了,同时,他们冒得风险就更大了。
    亚当无法分心,他盯着快要裂开的塑料木板,心脏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着。
    苏邢听到兰伯特的声音,迅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见亚当还站在衣帽间门口,不由地问了一句:
    “兰伯特发现出口了,我们快点下去吧。”
    “咔嚓、咔嚓……啪——”
    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了,苏邢听到声响,目光随意一瞥,就看到了一个半米高的大耗子从炸开的大洞里钻了出来。
    它身上穿着粉色的连衣裙,头上夹着粉色蝴蝶发卡,它从洞里钻出来的一瞬间,就发现了他们,并且以迅猛的速度扑了过来。
    苏邢被亚当一推,差点从楼梯上滚下来。
    再看亚当,他被那只大耗子压在了地上,耗子尖尖的嘴就要去咬他的脖子,被他用手使劲顶住,这才没有咬下来。
    一人一鼠做着力量的对抗,苏邢站起来,跑去拉耗子细长的尾巴。
    大耗子的尾巴光溜溜的,拉起来还有点滑手。苏邢压下恶心的感觉,在手里绕了几圈,用尽全身力气去往后拉扯。
    大耗子可能是被拉疼了,昂头嘶叫一声,转头就要去咬苏邢。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亚当亮出了他的小刀,狠狠地扎进了大耗子的后脖子。
    鲜红的血液喷了亚当一脸,亚当在它激烈的挣扎下,又拔刀割破了它的喉管。
    大耗子嘶嘶地叫着,它尖锐的爪子在空中抓来抓去,苏邢不幸被它抓破了手臂,皮开肉绽的疼痛使她的脸色微微泛白。
    楼上、楼下都在做着生死对决,不同于楼上那么好运,楼下的兰伯特可没有武器傍身,遇到个比人还壮的黑色大耗子,只能以躲为主,尽
    量拖延时间。
    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黑色大耗子跑跳的速度极快,好几次都险些被它抓到。
    兰伯特这边躲得狼狈不堪,他不知道楼上的两人也在经历与他一样恐怖的事。
    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大耗子失血过多,大喘了几下,就断气了。
    亚当跑到苏邢身边,端起她受伤的手臂,撕下一块衣角为她包扎伤口。
    “我没事,我们快去帮兰伯特。”
    苏邢的伤看起来只是抓伤,但谁知道这只大耗子会不会带来什么病毒。
    亚当黑着脸,声音冰到零点:“你先回去,这里交给我。”
    “不行,要走一起走。”
    苏邢的唇色开始发白,额头也冒起了冷汗。
    亚当押着她进入衣帽间,不容她拒绝的把她推到洞口。
    “你身上有伤,留下来也只是累赘。”
    这话说得不留情面,苏邢面色一僵,落寞地低了下头。
    亚当见不得她这副模样,心烦意乱地解释:“我不是在怪你,我是在怪我自己,如果我能早点解决它,你就不会……”
    苏邢明白他的意思,她能感觉到伤口在阵阵刺痛,就算留下来,也帮不了他们什么。
    “好,我回去,你和兰伯特一定要平安回来,我在玩偶之家等你们。”
    苏邢离开前,亚当忽然拉住她的手,再也控制不住地亲上了她的双唇。
    柔软的唇瓣有着他记忆中的芳香,这是一个浅尝即止的吻,两个人的心跳都因此乱了节拍。
    亚当贴着苏邢的嘴唇,低低地说着:“希望我回去的时候,还能记得这一切。”
    苏邢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亲她,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那……我先走了,你快去帮兰伯特吧。”
    苏邢转身落荒而逃。
    亚当目送她消失在洞里,回头望向楼梯,神色蓦然变冷。
    “白老鼠解剖得多了,这么大的黒耗子,倒是头一次见。”
    亚当割下了大耗子的尾巴,又挖出它的眼珠,慢悠悠地下了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