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18禁真人秀游戏 > Po-18.CoM 第二章说,喜欢哥哥的大()

Po-18.CoM 第二章说,喜欢哥哥的大()

    【弹幕已实时开启】

    电音工整的播报完毕后,苏邢脑海里瞬间爆炸出一大堆评论。

    “我c,那男c的还不如我好。”

    “我的ji8b他大多了,可惜这么靓的妞给猪拱了。”

    “那么短小还算是男人?呵,差评差评!”

    “我看他没cha几下就得s,现在的新人也太不经c了。”

    “别说那头猪了,我还是看看男神吧,男神的大ji8永远是我的最ai,好想被他cha啊。”

    “这nv的是不是处nv?这年头难道还有处nv这玩意?”

    “男神,你别cha她了,快来cha我吧,我的小b都流水了。”

    “我靠,男神太帅了,壁咚后的强势,好想被他壁咚啊。”

    “这新人也太x福了,一来就被男神c,我也想被男神c。”

    “……”

    “……”

    层层弹幕就像一张无边的大网,密密麻麻穿梭在苏邢脑海里,进行着实时更新。

    男人察觉到了她的不适,低声解释道:“结束后,会有观众评分定输赢,新人赛是十进八制,如果你不想看,就关掉它。”

    苏邢脸上说不出的震撼,这已经完全超出人类认知范围,如果说一开始她还心存疑虑,那现在,她还有什么好疑惑的。

    这个“小世界”恐怕已经不是她生活的那个世界了吧。

    “关闭弹幕。”

    苏邢尝试小声的开口。

    【弹幕已实时关闭,b赛结果会以最终名单发布。】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有很多问题,这些我都可以慢慢告诉你,但现在,别忘了,我们还在b赛,专心点。”

    男人挺了挺腰身,粗长坚y的roubang在sh润狭窄的xia0x里撞了一下。

    不同于一开始的撕痛,ss麻麻的快感如电流般侵入四肢百骸,苏邢回过神,搂住男人的后颈将自己埋进他的x膛。

    “嗯……我,好像不太痛了。”

    男人g起嘴角,“那我就不客气了。”

    男人捧住苏邢的双t,腰杆如电力马达啪啪啪的将roubang直进直出,粉se媚r0次次被翻出鲜红的颜se,两g之间更是一片水光潋滟。

    “嗯哼——啊——好深——呼——”

    苏邢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快感,就连脚趾头都忍不住蜷缩起来,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漂浮在海上的独木舟,时不时伴随着海浪拍打冲刷而上下摇摆。

    “啊——不行了,我,我受不了——”

    男人的撞击猛烈又富有技巧,ga0得苏邢瘫软了身贴向男人,一对ch11u无法自控的上下摩擦着男人温热宽敞的x膛,犹如一只贪吃的母猫,尽情享受着对方带来的欢愉。

    “你夹得我好紧。”

    男人抱紧nv人的t0ngb,感受到xia的撞开下擦过bang身,加上紧致的x1附力,更是要了命的x1着马眼上的小孔,一簇簇yshi浇灌过他的roubang,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要sjing。

    太惊人了,这具身t,莫名的让他兴奋不已。

    “呼,喜欢我的roubang吗?”为了分散注意力,男人试图引导她说些y1an话语。

    苏邢红着脸蛋,一脸春意的点点头,男人不肯放过她,掐着她的rjiang狠狠一拉,“说,喜欢哥哥的大roubang。”

    苏邢媚眼一飞,连自己都不知道的1ngdang模样展现在他面前,“啊……喜欢,喜欢哥哥的大roubang……嗯……太快了……轻点……”

    男人被她眼里的媚意s的小腹发热,情不自禁地又吻住她的唇,不同于之前的温柔缱绻,这个吻吻得狂烈野蛮,只见一条粉红se的舌头在r0眼可见的画面里冲进nv人的嘴里,胡乱搅拌,下面的roubang也跟着相同的节奏打圈似的搅拌着x心。

    苏邢被搅得意乱情迷,嘴里的津e受不住的顺着嘴角往下流淌,一旁的胖男人早已s完jing抱着nv人观赏他们的激战,一双豆眼瞧到nv人这幅1ngdang样,扁下去的roubang又突发jing神起来,他二话不说,噗嗤一声v人的xia0x里奋力ch0动,但是目光却直直停留在苏邢的脸上,犹如身下被v人就是她。

    苏邢沉浸在极致的xa,丝毫没有关注到其他人的j视,她下面的xia0x被cha得满涨满涨,粗大y挺的roubang还在里面不停打着圈儿,研磨x壁,一ggyshi激流而下,滴滴答答的在地面形成一小堆水洼,她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一种莫名快感在越垒越多,她的大脑无法思考,全是炫目的白光,最终那道光沉不住炸裂四散,她一声尖叫,整个人瞬间飞到了顶端。

    “啊——”

    紧致的x壁在强烈收缩,一g滚烫的et匆匆刷过男人的roubang,烫的他脊梁一颤。

    “舒服吗?这才刚开始,还有更舒服的在后面。”

    男人清冷的嗓音在染上q1ngy后听起来十分x感,苏邢迷蒙间被对方翻过身,强制x的抬高t0ngb,粗y灼热的roubang敲打了两下她的翘t,便义无反顾的t0ng进了她的x心。

    “啊——不要——太深了——”

    尚处于ga0cha0余韵下,苏邢整个xia0x都格外敏感,她能感觉到男人roubang上凸起的经络快速摩擦x壁上的褶皱,那种丝丝s爽贯彻着整个yda顶端那硕大的g0u冠状恨不得顶进g0ng里的狠劲,她会被c坏的。

    “呜——不要了——会坏掉的——啊——不要那么深——啊——”

    男人的大手擒住nv人髋部,大力耸动腰身,专注着自己的roubang整根出整根入,两人下t结合之间迸发出许多细腻白沫,混合着亮闪闪的yshi攀附在roubang上进出xia0x。

    “真是言不由衷的nv人。”男人低语着,ch0chaa的速度渐渐放慢,像是要证明什么。

    苏邢突然被这磨人的速度ga0得不上不下,不由自己挺动起来,xia上下滑动。

    男人轻笑几声,附身在她耳边,“不是说不要那么深吗?你自己怎么还套起来了?想要什么告诉我,没准我就给你了呢。”

    nv人的力气是渺小的,苏邢套弄了几下就累的腰酸无力,不由转过头用sh漉漉的眼睛看着他,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粉se舌尖t1an了t1an下唇,她jiao道:

    “快cha我,我好难受。”

    男人挑眉,不顾下身肿胀发疼的roubang,耐心引导,“想要什么东西cha你,嗯?说出来。”

    苏邢不甘心的扭了扭pg,jing致姣好的五官满是红cha0,她张了张嘴,用着自己都陌生的g人声线说:“想要你的大roubangcha我,快点,xia0x好sh好cha——”

    男人满意的拍了一记nv人的翘t,身向前一挺,整根粗长的roubang全数挤开x壁上的褶皱,温热sh润的甬道紧紧包裹着他,忍不住舒服的长呼一口气。

    对于新人,他一向没什么耐心,更懒得去调教,毕竟c新人只是为了增加额外分值的一种手段,至于新人能不能通过新人赛,他根本不在乎。

    但是,今天这个新人,有着让他过分失魂的xia0x,亦或者是nv人在隐忍隐藏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1ngdang本xx1引着他,总之,他想让她晋级,而晋级的唯一方法就是取悦“观众”。

    作为生存在小世界的老手,他知道怎么让“观众”兴奋起来,他相信,只要她通过新人赛,往后的真人秀里,少不了c她的机会。

    “喜欢我这么c你吗?”男人啪啪啪的持续ch0chaa,两只大手抓捏起nv人白皙圆滚的pg,鼓囊囊的白r0自指缝里溢出,虽然nv人看起来不胖,但m0上去还是很有r0感,b起那些“白骨jing”,他更喜欢这种r0r0的nv人。

    苏邢被c的前后摇摆,哪还有心思听他说话,嘴里从细微的shen1n逐渐变成狂乱的y叫,她从来不知道,原来za是那么美妙,那么爽,之前的男朋友只是给她开了ba0,c了没几分钟就s了,到头来还怪她不懂情趣,活像个木头人,害的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才导致了男友的离开,现在想想,原来困扰她那么多年的问题,根本就不出在她身上!

    “嗯——啊——好舒服——太爽了——哥哥的大roubangcha得xia0x好sh好sh,流了好多水——啊——”

    男人听到身下nv人的langjiao,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小手sao的心里痒痒的,他0上蚌r0顶端的小珍珠,用力按r0cu0弄,几十个来回,nv人又再次在她手上ga0cha0了一回。

    ch0出沾满yshi的大手,男人托住nv人的t,发狠似的ch0进ch0出,最后ch0了不下数百下才将滚烫的热eshej1nnv人的g0ng里,烫的她又飞了一次。

    “真是一个敏感的小家伙。”男人夸赞的抚m0着她的发顶,当脑海传来熟悉的电音,他明白,新人赛已经结束,而身下这个nv人绝对会晋级,他用他江流的名字担保。

    【x1ngjia0ei结束,新人赛到此终结,以下公布晋级名单

    苏邢95分

    李玉琛92分

    陈旭90分

    贾辛70分

    秦楚人60分

    安玲珑54分

    朱海川43分

    唐丽娜39分

    王心昀12分

    马大福10分

    以上,王心昀、马大福出局,其他参赛选手全部晋级,第一名苏邢可获得额外积分奖励——100分,合计分值195分,请选手们再接再厉,为下场真人秀做好准备】

    苏邢听着脑海里的电音,没想到她竟然是第一名,而更让她意外的,她还得到了额外分值,虽然不知道这些积分是用来g嘛的,但有总b没有好。

    正想着一些问题,旁边突然传来杀猪似的惨叫声。

    苏邢抬头望去,只见那个胖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始gi裂,一条条黑se细缝爬上他粗糙黝黑的皮肤,一块块就像被割弃的j蛋壳发出咔嚓咔嚓的破碎响声,苏邢甚至来不及尖叫,就看着他慢慢地碎成了粉末,而男人t内所有内脏都奇怪的消失不见,只留下表皮化成的粉末堆出了一座小沙丘。んàItànɡshù Wù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