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18禁真人秀游戏 > 第六十九章 钥匙藏在最黑暗的地方

第六十九章 钥匙藏在最黑暗的地方

    “不错嘛,挺有想法的啊。”

    五层叠高的纸箱有苏邢身高那么高,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它吸引住了,贾辛竖起大拇指,眼底涌起一股跃跃欲试的干劲。

    “既然线索就在纸箱上面,大家赶紧找起来,把有黑色记号的统统放在一边。”无形之中,陈旭变成发号施令的人,余下11个人沉默不语的干起活来,反正,谁做领头人都无所谓,只要最后能走出这间房间。

    储藏室里大大小小的纸箱多到让人眼花缭乱,12个人眼不离手的进行分类,足足用了四个半小时才将有用的纸箱集中在一起。

    距离午夜十二点还剩下半个多小时,朱海川身上的伤口已经结了血痂不再往外流血,他比一开始显得镇定了许多,也许死亡才是他最好的归宿吧。

    “现在怎么办?那么多纸箱要把它拼出字来也太难了吧。”9号处的黄淑琴蹲坐在地上,随手拿了一些一样大的纸箱东拼西凑,别说是像样的字体了,她连边缘都对不上。

    看着地上数量惊人的大小纸箱,陈旭满面愁容,拼图什么的他一窍不通,实在是有心无力。

    “要不,还是我们六个女人一起拼吧,女人比男人心思细腻些,应该能把它拼出来。”窦芳的建议帮了陈旭一个大忙,他感激的看了她一眼,不顾在场其余五个女性是否反对,一口安排了下来。

    苏邢早在他们说废话的时候拼出了一些纸箱,这次的线索刚好撞上了她的兴趣爱好,她在家闲来无事就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玩拼图,家里有一副裱了框的中国地图就是由一千个小块拼成的,要说拼图看起来很难,但如果能找到其中规律,那就容易得多了。

    有了任务,六个女人围着一大堆纸箱开始拼拼凑凑,剩下的六个男人则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线索。

    明天看似不经意的走到罗生身后,轻轻的说了一句,“注意朱海川。”

    罗生不屑的哼了一声,“还用你说。”

    明天没再回话,脚步不曾逗留的走开了,他这个桀骜不驯的弟弟要是哪天能给他好脸色,那还真得太阳打西边出来。

    墙壁上的老式钟表一分一秒的走了一圈又一圈,苏邢手下的纸箱越叠越快,半个小时过去已经有了大致上的雏形,其余五个人里邓佳佳的手速和眼力还算不错,两个人的成果拼在一起,隐约能连出一段话来。

    2号处的唐丽娜眯起眼睛,每个字都有残缺,不是缺上半部分就是缺下半部分,她绞尽脑汁才把它们一个字一个字的解读出来:

    “病毒爆发的第22天,我藏进了储藏室,为了不让船上的人找到我,我决定把钥匙藏在最黑暗的地方。”

    最黑暗的地方?那是哪?

    众人来不及思考,就被诡异的机械声吓了一跳。

    那是老式钟表发出来的声响,每逢时针走到12点就会发出咔嚓咔嚓,类似骨头断裂的声音,听得人毛骨悚然。

    午夜的钟声已经敲响,卡片上的预言会成真吗?

    所有人的目光慢慢转移到朱海川身上,此刻他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手里的全家福落在地上也没有去捡,整个人更像是一座雕塑。

    陈旭神色不安的走近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方没有反应,他再用力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倾斜倒地,每个人都看到了那张青白色的死人脸。

    朱海川死了。

    看僵硬的程度应该死了有一会了。

    “我们当中真的有暗杀者!”窦芳眉头紧锁,不太舒服的撤回目光。

    “到底谁是暗杀者?他会不会还要杀人?”安玲珑瑟瑟发抖的躲在康诚身后,两只细白小手如抓救命稻草般抓住他的衣角不放。

    这时,明天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他走到尸体身边蹲下身,仔细查看死者裸露在外的皮肤。

    “我说,他死了就死了呗,我们还是赶紧去找那把钥匙,离开这间房间。”贾辛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死人,现在储藏室里多出了一具尸体光是看一眼就觉得浑身发毛。

    “明天,算了,人都死了,我们还是去找找钥匙吧。”陈旭和贾辛一样,都惧怕尸体,可能是以前恐怖片看多了,他总觉得朱海川的样子好像变了一个人。

    明天恍若未闻,一个人蹲在那直到发现了一个微小的洞眼,洞眼很小,藏在耳根下方,像是注射器刺进皮肤留下的针孔。

    照理说,这么重大的发现应该告诉所有人,但是他不想打草惊蛇,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查到站到了一边。

    “根据新的线索,我们可以得知以下三个信息,一,某种病毒有传染性;二,我们现在是在船上;三,钥匙就藏在房间的某个地方。”陈旭摆出领头人的姿态,将重要三点一一列出。

    “上面写的是最黑暗的地方,可是,这里灯光那么亮,哪里还有什么暗的地方。”黄淑琴说的实在,储藏室里亮如白昼,就连犄角旮旯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他们该上哪找去。

    陈旭苦笑:“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最黑暗的地方,不是人心吗?”罗生突兀的一句话使所有人都产生了异样的感觉。

    他话是没错,但用在这里明显吓唬人的成分居多。

    “啊……啊……啊…

    …”聋哑人邓佳佳一连比划了几个手势,大家一脸茫然,她急的指指地上未拼完的纸箱和已经拼了大半的半成品。

    “你是说,把剩下的纸箱拼完就能知道整段话的意思?”苏邢大概明白她想说什么,确实,地上剩余的纸箱还有很多,也许他们还遗漏了一些准确的信息。

    “啊、啊、啊。”邓佳佳高兴的点点头,抓着苏邢的手接着去拼纸箱。

    “那就再等等吧,反正也不差这么一时半会了。”陈旭大大方方的找了个没用的纸箱坐了下来。

    其他人见状也就放下心来,几个人围坐成一堆聊起了之前经历的真人秀。

    罗生懒得和那些无聊的人搭话,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翻出箱子里的废纸折起了纸飞机。

    “我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折纸飞机,折来折去只会折一种。”明天悄无声息的坐到他身边,循着记忆里的折法折出了一只漂亮工整的纸飞机,他把它放在地上,和罗生折出来的纸飞机并排在一起。

    “丑死了,别污了我的眼。”罗生不客气的将新来的纸飞机揉成一团,扔向远处。

    明天垂下眼睑,无奈道:“我知道你恨我,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些,那就恨吧。”

    “切,别把自己想的那么伟大,我干嘛要恨你,我妈的死又不是你造成的。”

    “你知道了?”明天一脸震惊的看向他。

    “一开始就知道,别把我当傻子。”

    “那你为什么……”

    “我讨厌你,是因为你和我妈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这让我感觉很没面子。”扔掉折好的纸飞机,罗生拍拍屁股就想走人,他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小生,不管你有多讨厌我,我都会好好照顾你,这是我答应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脚下的步伐停顿了一秒,罗生眼里闪过一道寒芒,冷笑道:“不必了,你还是好好照顾你自己吧,我们,是永远的敌人。”——

    三次元生活又忙又累,写这段又卡的厉害,密室逃脱什么的虽然有个粗略的大纲,但写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13个人13种性格,很难写=   =,我真是为自己挖了个大坑,那么多情情爱爱的我干嘛要写这个砸自己的脚TAT。

    至于两个男主和女主的肉,我也很想写啊,但是还不到时候━━∑( ̄□ ̄*|||━━

    所以,我只能说顺其自然吧,该发生就会发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