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禁忌百合 > 男主他姐重生后[穿书] > 男主他姐重生后[穿书]_分节阅读_45

男主他姐重生后[穿书]_分节阅读_45

    这张纸是一张做工粗糙的传单,上面是楼道监控拍出来的彩色照片,照片中人正是沈惜舟,还能看清楚正脸,那里写的”刀削斧劈“的面庞正扭曲不已,看着就很邪恶。

    传单上用黑体印刷大字写着:”请小区业主们注意!此人今日进入小区X栋X单元X楼,强行撬门未果后逃走,形迹可疑,疑似强盗或小偷,请大家多加防范!如有人目击此人,务必直接通知保安,不要与他纠缠!平时锁好门窗,不要透露个人信息,防火防盗!“蒋芊看了又看,确认了纸上照片里的人真是沈惜舟,觉得这简直啼笑皆非。”

    哈哈哈哈……这是谁干的,我真要为这位热心业主点赞!哈哈哈哈怪不得沈惜舟上午直接就跑了,都没再敲门……“蒋芊一边大笑,一边把上午的事情全都认真说了一遍,一点都没有遗漏。

    沈惜若一直在观察她的表情,见她确实不像是心里有事,这才不动声色地询问:”你没让他进门?“蒋芊点点头:”对啊,我一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小姑娘,放那么大一个霸道总裁进门,那我岂不是引狼入室啊,我看起来也没那么蠢吧。

    “沈惜若看了蒋芊一会儿,又说:”你对他……还是很讨厌?“蒋芊疯狂点头:”这还用说吗?他到现在为止,做了很多让我讨厌的事,我讨厌他是有充分理由的。

    “沈惜若抿着嘴,看了看传单上的东西:”那,如果他做了让你喜欢的事呢?你还会讨厌她?“沈惜若这么刨根问底,就是因为她内心深处还是不太相信,现在的这个蒋芊,居然跟她前世记忆中有着那么深刻的不同。

    前世记忆里的蒋芊对沈惜舟情根深种,哪怕多次被沈惜舟抛弃、虐待,甚至为沈惜舟流产好几次,她都还是觉得,沈惜舟是爱自己的,只是有一些原因让他没有表现出来。

    前世的蒋芊流产之后,在医院里,每次都是沈惜若陪在她身边,陪伴她照顾她,听她诉说自己对沈惜舟的深情和包容。

    沈惜若知道,自己这个唯一的朋友,对弟弟是一见钟情。

    然而现在的蒋芊,居然对本该一见钟情的沈惜舟毫无感觉,只有讨厌……沈惜若就怕蒋芊说的是假话,但她也没法验证,只能强行压下内心的不安与难过。

    况且,哪怕一开始讨厌对方,但到最后,难保不会对对方由恨生爱。

    沈惜若问了问题,却又不期待蒋芊的回答。

    她生怕蒋芊回答得模棱两可,或是有着动摇的迹象。

    然而蒋芊却瞪大眼睛,猛烈摇头:”怎么可能?别说他不可能做出什么让我喜欢的事,单说他就算做了,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不可能喜欢他啊,他做什么事我也不会关心,就是这么简单,他在我心里就是个讨厌的渣男罢了。

    “沈惜若惊讶地看进蒋芊的眼睛,然后发现蒋芊说的是真的。

    那种眼神,那种真诚,不可能作假。

    沈惜若觉得心底那种摇摇欲坠的感觉瞬间就安定下来,石头落了地,踏实了不少。”

    你说的没错,他确实是个渣男。

    “沈惜若点点头,笑起来,站起身对蒋芊道:”晚上吃蛤蜊汤好不好?“蒋芊乖乖点头,笑得开心极了,也起来跟着沈惜若进了厨房:”我来帮你啊!“沈惜若用手推她:”你别过来,厨房里乱,你还受伤……“蒋芊却瘸着走过去,非要站在沈惜若身边,解下围裙道:”我好啦!而且我躺了一天了,就想站起来活动一下,活动一下这个伤才能好得更快嘛!“沈惜若无奈地笑了,见蒋芊拿着围裙朝自己走来,愣了愣,才意识到对方是要给自己戴围裙。

    蒋芊先把围裙给沈惜若套到纤长的脖子上,又让沈惜若转过身去。”

    转身,给你绑一下——哎,好了,我打的蝴蝶结好漂亮的!“她沾沾自喜地说着,一边忍不住隔着衣服,摸了一把沈惜若细长的腰线。

    真好摸……以后戴围裙这种活动可以多来几次,嘿嘿。

    沈惜若在厨房里收拾食材,把简单的一些洗菜啊之类的工作交给蒋芊。

    蒋芊其实帮不上什么忙,就跟在沈惜若身边,不停地说话。

    她憋了一天了,没人跟她对话,来到这个世界也没什么朋友,可不是只能等晚上这个时候,跟沈惜若说说话,磨一磨闲的不行的嘴皮子。”

    我听说啊,最近那个苏城是桂花上市的季节,有很多桂花特色美食,我们要不要改变计划去苏城算了?“”对了,我现在也有粉丝后援会官博了,李虹已经跟她们接洽上了,说马上就会做一次小活动,和剧方的宣传同步。

    不过她们还在策划,不知道会是什么活动呢。

    “”惜若惜若,你怎么不说话呀?是不是听我说这些鸡毛蒜皮的东西没兴趣啊?“沈惜若手上正在切菜,转过头来看见蒋芊眨巴着大眼睛,一张脸凑得很近。

    近到连蒋芊毫无毛孔痕迹的年轻肌肤,都能看得很清楚。

    那双可爱的、仿佛永远盛满蜜糖般的大眼睛,更是近距离地好看,能看到她眼底宛如星云一样,美妙至极的痕迹。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美丽,直击心灵。

    沈惜若正看得发呆,忽觉手上一阵剧痛。”

    啊!你流血了!“蒋芊立马把她手上的菜刀推开,捧起沈惜若的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哎呀哎呀怎么切到手了!流血了流血了,要怎么办啊,这个真的是,哎哟都怪我,都怪我话太多影响到你了……要先冲一下水,再找碘酒,再找个创可贴粘上对不对?“沈惜若手上的伤其实一点都不疼,但她看着蒋芊这样紧张的样子,心里熨帖极了。

    蒋芊如此在意她啊。

    说不定,真的可以把她护在身边一辈子呢。

    蒋芊心里焦急,刚要拉着沈惜若的手送到水边冲,却又想起,有伤口的话用水冲说不定会疼。

    情急之下,她忽然闪过记忆中的一个画面。

    在她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小得还在穿开裆裤时,也割破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