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沙盒游戏(无限流,1V1) > 虚拟小镇(6)日记本(500珠珠加更章)

虚拟小镇(6)日记本(500珠珠加更章)

    卡着上课铃声走进教室,祝真坐在座位上,用课本做遮挡,翻开邹佳佳的日记本。
    【4月1日  晴】
    语文测验考了135分,陆老师在课堂上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表扬了我,这段时间的熬夜学习终于获得了回报,很开心。
    陆老师的眼睛真好看。
    【4月3日  多云】
    陆老师说我的语文功底很扎实,但是作文还欠缺一点儿火候。
    他给我推荐了几本课外名着,有《小王子》和《简爱》,他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4月5日  小雨】
    通宵读完《小王子》,我哭了很久,小王子驯养了狐狸,彼此成为最特别的那一个,最后又为什么没有和狐狸在一起?
    陆老师心里也藏着一朵娇气刁蛮的玫瑰花吗?
    【4月9日  晴】
    我实在忍不住,下课的时候追到了陆老师的办公室,和他交流读后感。
    陆老师对我说话的语气很温柔,他也觉得小王子是喜欢狐狸的,提到“驯养”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有光。
    我贪婪地想,他会不会,也有一点点喜欢我呢?
    读到这里,祝真皱了皱眉头。
    她偏过脸看了看裴言,少年摊着抱过邹佳佳的两只手,对着掌心的纹路发呆,一副恋爱脑的模样,似乎对她手中的日记本丝毫不感兴趣。
    她又抬起头,看向讲台。
    这一节恰好是语文课。
    陆铭远站在台上侃侃而谈,讲的是屈原投江自尽时的孤独与悲愤,谈吐优雅,气质绝佳,有别于身边毛头小子的青涩莽撞,是青春期少女无法抵挡的成熟魅力。
    但是,正因他表现得太正常,才引祝真怀疑。
    从日记本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邹佳佳生前和陆铭远之间的交集,已经越过了正常师生的界限。
    不管他们两个有没有发展成实质性的男女关系,至少,他对于邹佳佳的少女心思是十分清楚的,甚至带着点儿不主动不拒绝的纵容。
    一个漂亮又多愁善感的少女骤然死去,对方的父亲今天上午还和他起了不小的冲突,他却能快速调整好情绪,若无其事地继续过来上课,不觉得淡定得有些奇怪了吗?
    带着心中疑虑,祝真继续看下去。
    【4月17日  大雨】
    放学的时候下起了大雨,我注意到陆老师的办公室亮着灯,故意拖了很久,运气很好地和他“偶遇”。
    他发现我没有带伞,开车送我回家。他的车很宽敞很干净,车里面的味道和他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隽永清香。
    我终于拿到了他的私人手机号码,真的很想给他打电话,又怕他觉得唐突。
    那个男人又喝酒到很晚才回家,身上的气味令人作呕,真希望能够快点考上大学,离开这里。
    可是,到时候,我和陆老师是不是只能异地了?
    ……
    【4月25日  阴】
    他喜欢她,他怎么会喜欢她?!!!!
    这天的日记很短,几个触目惊心的感叹号却用力到划破纸页,从中可以窥见少女震惊嫉妒的心情。
    谁?
    祝真脑海里打出一个问号。
    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是第叁天。
    这叁天里,除了邹佳佳,她没有发现哪个女同学和陆铭远交从过密,也没有听说他交到女朋友。
    难道是女老师,或者校外的异性吗?
    【4月29日  多云】
    陆老师说很喜欢她涂的甜甜的唇膏。
    他们接吻了。
    是哪个牌子?到底是哪个牌子?!
    如果我涂上一样的唇膏,他会吻我吗?
    【5月1日  多云】
    不止是陆老师,班上那几个男生,也都喜欢她,总是跟我谈论起她。
    她有什么好?她阴险、狡诈、恶毒,为什么他们都那么肤浅?
    只有裴言,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我。
    可是,我不喜欢他。
    这样的日子,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祝真本能地意识到,接下来是这起案件的关键点。
    她屏住呼吸往后翻,却发现后面小半本的纸张,全部一片空白。
    没了。
    就好像你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登上高峰,却发现本来以为的奇绝美景,不过是一片光秃秃的乱石堆似的。
    她不死心地前后翻了好几遍,终于在日记本的装订处发现纸张撕裂的残痕。
    少了一页。
    不知道是被邹佳佳撕掉的,还是被别的什么人。
    不知道很可能涵盖关键信息的那一页,还在不在案发现场。
    祝真懊恼至极,后悔中午探查得不够仔细。
    看来,她得找个机会再去一趟。
    不过,当务之急,是从陆铭远身上开始排查。
    暂且将邹佳佳日记中提到的“她”称为A,很显然,这个A不止认识陆铭远,和陆铭远发展出了较为亲密的关系,还认识班上的男同学。
    再加上喜欢化妆这一个偏成熟的特点,十有八九是学校里的某位女老师。
    那么,陆铭远很有可能是和邹佳佳产生了师生之间不应该有的暧昧情愫,在少女神魂颠倒之际,又移情别恋,喜欢上A老师。
    邹佳佳骤然失恋,大受打击,模仿A,嫉妒A,见无法挽回心上人的心,索性自厌自弃,轻生自杀。
    间接害死邹佳佳的人,就是陆铭远。从这个角度来看,说他是杀死邹佳佳的真正凶手,也不算错吧?
    祝真自觉接近了真相,保险起见,还是决定试探一二。
    这天晚自习放学,她“不小心”摔倒在陆铭远的车边。
    年轻俊朗的男人立刻下车扶起她,温声问道:“祝真,你有没有事?”
    少女泪眼盈盈地抬头看他,蓬松清爽的娃娃头衬得脸型越发玲珑,一双杏眼越发晶亮,又纯又幼,平白引出不应该有的施虐欲。
    陆铭远怔了一怔。
    女孩子平素和邹佳佳形影不离,在对方明艳出色的相貌对比下,一直是枚丝毫不起眼的绿叶。
    这会儿单独看起来,竟然还挺招人的。
    温和的声线低下去几分,陆铭远扶稳了她,问:“受伤没有?”
    祝真揉揉红通通的眼睛,神情怯懦,声音很轻很轻,像只战战兢兢的小兔子:“我……我没事,谢谢陆老师。”
    看着她对自己鞠了个躬,悄悄揉了揉膝盖,一瘸一拐地往外走,背影说不出的娇柔脆弱,陆铭远鬼使神差地叫住她。
    “祝真,要不你上车,我送你回家。”
    ————————
    要不要猜猜每个人的秘密?
    这个案件稍微有一丢丢复杂,慢慢看,别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