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沙盒游戏(无限流,1V1) > 虚拟村庄(12) 登堂入室(2500珠珠加更章)

虚拟村庄(12) 登堂入室(2500珠珠加更章)

    从墓砖上厚厚的苔藓和已经斑驳风化的碑面可以看出,这位不幸的逝者,已经过世很久。
    做出这等阴狠手段,令人死后也不得安生的,除了那位心狠手辣的村长,想来不会有其他人选。
    而被他忌惮到这种地步,甚至存着几分畏惧的,应当不可能是被他当做刍狗的村民,而是一位外乡人。
    祝真忽然想起李承提过的,被村长带头砸死的女医生。
    八九不离十。
    敌人的敌人是友军,她站起身,秉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对着坟墓拜了三拜,拿出锋利的匕首,划向墓碑上的符咒。
    刀尖在红色的石面上刮出一道道白痕,祝真认认真真将每一道笔划割裂。
    不太确定这样能不能起到破坏符咒的作用,她又用力扯了扯锁链,发现完全扯不动,便绕道至后面的砖墙。
    “打扰了。”她轻轻告了个罪,刀刃刺破又湿又厚的苔藓,滑入砖石之间的缝隙。
    花了近二十分钟,又撬又敲,终于卸掉一块红砖,看见底下湿漉漉的泥土。
    一阵风从身后吹来,驱散了林间的白雾,无数草叶扬起,迷住祝真的眼睛。
    她放下匕首,抬手去揉,那阵风却好像自有生命似的,轻柔地包裹住她,从肌肤往里,传递进暖融融的热意。
    一个软糯的声音飘进她耳朵里,如泣如诉:“谢谢……”
    等这阵风平息下来,她收到久违的系统提示:
    【完成隐藏支线任务——解救冤死的亡魂】
    【获得[道具奖励:医生的灵药]】
    她打开道具栏,果然看见一个药瓶形状的新道具。
    【道具名称:医生的灵药】
    【道具等级:1级】
    【道具介绍:何医生说,这是可以治疗瘟疫的灵丹妙药,亲测有效。有些村民相信了她的话,服下去后,七窍流血而死。那么,这瓶药到底有没有效呢?或许只有亲口试试才知道。】
    祝真:“……”
    【道具功能:一次性消耗物品,可自由交易,可作用于自己、队友或敌人(友情提醒: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使对方免疫瘟疫一小时。】
    【使用方法:双击即可使用,即时生效。不过,不会做黑暗料理的医生不是好厨子,何医生配备这瓶药时加入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材料,服用此药前,请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忽略系统不合时宜的插科打诨不谈,这瓶药在这个游戏里绝对算得上宝贝,给她和封绍上了一层保险。
    这一趟,也算不虚此行。
    祝真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顺着滚下来的山坡艰难爬上去,途中找回了自己那把手杖。
    她马不停蹄地赶往墓地,前前后后转了一大圈,认认真真将每个角落都探查过一遍,除了发现这个村子夭折的孩子比病死的老人多上几倍之外,再无收获。
    天色渐晚,坐在草丛里休息了一会儿,啃完面包,喝光矿泉水,她耐心等到晚上八点多钟,这才提起精神往外走。
    打算去村长家集合的村民们陆陆续续出了门,火把连成长长的火龙,照亮昏昧的夜空。
    祝真远远缀在众人身后,小心隐藏行迹,一路跟到三层小楼附近,找到个死绝了户的破败院子躲了进去。
    她趴在布满灰尘的窗台上,乌溜溜的杏眼密切监视着斜对面的动静。
    三楼住着封绍的那个房间亮着灯,男人挺拔的剪影映在俗艳的窗帘上,像皮影戏里惊才绝艳的俊俏书生。
    他掀开窗帘,推开窗户,往被他卸掉又安好的栏杆上系了一根红布条,动作慢条斯理,赏心悦目,不带一点儿死到临头的慌乱情绪。
    那是他和祝真约好的暗号,代表着一切顺利,照常行动。
    нαǐTαńɡSんùщù.てоΜ(haitangshuwu.com)
    单是就这么远远地看着他,祝真便觉得安心。
    他总是笃定、沉稳又自信,跟着他的安排走,永远不会出错。
    过了几分钟,楼上的灯光熄灭,接着,一楼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难为那些人,同样的戏码演了三天,依旧郑重其事。
    目送着大部队簇拥第三对新人往西南方而去,祝真又等了好一会儿,眼睛和耳朵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直到确定安全之后,方才推开破破烂烂的院门,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正如之前所料,村长家除了二楼阿宝的房间还亮着灯,其余的屋子俱是漆黑一片。
    大门处拴着两把大锁,防备森严,祝真按着封绍之前的交待绕到菜园子角落的小门,蹲下身挖开脚边湿润的泥土,果然发现一枚小巧的银色钥匙。
    也不知道封绍是用了什么方法拿到的,真是神通广大。
    祝真捏着钥匙打开小门,熟门熟路地走进客厅,爬上二楼,来到阿宝门前。
    不是不怕的,想起前天下午那颇像恐怖片开场的照面和不愉快的冲突,祝真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可封绍的命和她自己的命,都系在她手上,容不得她退缩。
    祝真鼓起勇气,抬手叩响房门。
    过了好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启,胖到变形的痴傻儿一身白花花的皮肉在黑夜里简直发亮,厚厚的脂肪在皮下膨胀着,翻涌着,好像笨重的皮囊里藏了一只肥腻的怪物,等它吃饱喝足了,便会撑破人皮,从里面爬出来。
    阿宝眯着绿豆眼打量她,五官挤在一起,分辨不出他此时此刻的情绪。
    祝真咽了口口水,扯开唇角露出个甜美的笑容:“阿宝,你不记得我了吗?你不是说喜欢我,要跟我一起玩吗?”
    她硬着头皮等了很久,等到快要站不住,阿宝终于钝钝地笑了:“是你呀,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祝真眼珠子转了转,福至心灵,扯谎道:“我叫何医生。”
    “哦。”阿宝不疑有他,点了点头,堆叠成三层的肥肉在脖子底下挤压、晃荡,缝隙里还夹了些食物残渣,混合着汗水发出比前日还要可怕的味道,“你愿意和我一起玩了吗?”
    “好呀。”祝真指了指里面,“我可以进去吗?”
    等阿宝艰难地挪动庞然的身躯时,祝真才发现,他陷进去的那把椅子,其实是一张轮椅。
    足有常人三四倍粗的胳膊吃力地摇动着两侧的轮子,阿宝让出道路,态度热情了很多:“欢迎你来我的房间参观!”
    说是房间,不如说是个储备颇丰的垃圾填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