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沙盒游戏(无限流,1V1) > 末世轮回(18) 归还(3300字大肥章)

末世轮回(18) 归还(3300字大肥章)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祝真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控制不住地回想和封绍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将所有感情升温的原因全部归结于自己和秦桑相似的容貌上。
    她当然知道封绍不是那样拎不清的人,但是,有没有可能他的潜意识误导了他,令他对自己产生真爱的错觉了呢?
    她辗转反侧了整整一夜,为封绍找了许多个喜欢自己的理由,又自虐似的一一推翻。
    大概所有人在得到梦寐以求的宝物之后,总会变得患得患失,甚至会质疑眼前的真实,或是怀疑自己根本没有拥有它的资格。
    第二天早上,祝真走出卧室的门,看到秦桑正站在开放式厨房里做早饭。
    素手熟练地将土豆切成细丝,旁边的砂锅里炖着咸香鲜美的皮蛋瘦肉粥,散发出浓郁的香气,令人食指大动。
    她有些手足无措,不好意思吃白食,走过去问:“秦桑,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不用不用,马上就好。”秦桑回给她一个甜美的笑靥,“我这里食材有限,简单做一点儿,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秦桑口中的简单,是满满一大锅砂锅粥,一摞煎得金黄的土豆饼,一笼虾饺,两种甜辣口味的小咸菜,并一人一个茶叶蛋。
    她摆好碗筷,看见封绍从房间里走出来,温温柔柔地笑道:“阿绍,快过来吃饭吧,我煮了你爱吃的粥。”
    封绍客气地点点头,目光转向祝真。
    祝真没精打采地低着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心里更是发酵成了一坛三十年的陈醋。
    他们拥有那么多的过去,秦桑熟知他的口味和习惯,做一手和他一样好吃的饭菜,就连性格也和他相似,温柔又体贴,令人无从挑剔。
    这么比起来,她好像什么都没有。
    眼角余光瞥见封绍坐在她身边,左手探到桌下,来捉她的手。
    祝真被火烫了一样跳起,蹩脚地找理由躲开他:“我去看看苏瑛姐姐起来没有!”
    说着便逃也似的钻到卧室去了。
    封绍皱眉,正打算追过去,在料理台上切水果的秦桑忽然小小地“哎呀”了一声,捂住了手。
    他看过去,见鲜血顺着她的手背蜿蜒而下,犹豫了片刻,道:“你等一下,我去拿医药箱。”
    将睡眼惺忪的苏瑛拉起来,一起走出卧室的时候,祝真正好看见封绍为秦桑包扎伤口的场景。
    娇柔美丽的女孩子坐在沙发里,仰头痴痴看着男人英俊的容
    нαǐTαńɡSんùщù.てоΜ(haitangshuwu.com)
    颜,目光如泣如诉,满蓄柔情。
    封绍用纱布托着她的手,避免了肢体的直接接触,动作小心地为深可见骨的刀口消毒包扎。
    登对得很。
    祝真越发觉得自己多余。
    吃完饭,她没有给封绍单独说话的机会,近乎仓皇地向杨玄明问起世界模型的进展情况。
    一说起这个,杨玄明立刻来了劲头,将爱之如命的笔记本放到桌子上,关掉客厅的灯,把刚刚完成的虚拟模型3D投影于虚空之中。
    只见无数浅蓝色的光线构建出一个近半米高的圆柱体,内里均分成六个模块,像一个刚刚切割好的生日蛋糕。
    “根据采集到的数据和这些日子的实际体验,我架构出了这个游戏的理论模型。”杨玄明指了指圆柱体,“游戏里共有六种末世元素,一个模块代表一个元素,已知其中一个是孢子——”
    他敲了敲键盘,将一个模块填充成粉色,顺时针紧邻着的一个填成蓝色:“孢子之后是海啸,海啸之后……”
    “是火山。”江天策双手抱臂,适时接上话,“传送进游戏的时候,我正好落在大海上,生存了六天之后,迎来的是充满火山的末世。”
    杨玄明点点头,将下一个格子填成红色,继续道:“我们所在的是精神混乱的世界,紧挨着的是辐射。”他将接下来的两个格子依次刷成黑色和咖啡色。
    如此,模型里只剩下一个未知的末世元素。
    “玩家被随机传送进携带不同末世元素的世界,这六个世界是完全独立的,如果不是我们用了时空通道这样的作弊手段,只怕直到通关,都不可能碰面。”杨玄明在键盘上输入几个代码,圆柱体里面的颜色开始不停变化,“每过六天,每一个世界的末世元素同时发生转换:孢子世界被海水淹没;海啸世界的海水褪去,火山密集喷发;火山世界变得安静,所有人的脑电波被强烈的磁场所干扰;混乱世界的人们恢复正常,核辐射却远远超过了人类可以承受的水平……”
    “每个末世元素不止是独立关系,在难度上也有不同,在我看来,更像是进阶。”封绍温声开口,“已知的这五个元素里,孢子最没有威胁力,只要有充足的物资,闭门不出,便可轻松度过;海啸相对来说棘手一些,如果应对方法得当,也不足以致命;火山比较麻烦……”
    “可精神混乱只会导致行为失常,并不算危险。”苏瑛提出异议。
    封绍问她和杨玄明:“你们在那个世界出现了什么异常?有没有做出威胁生命的举动?”
    苏瑛的脸红了红,见杨玄明打算老实回答,立刻狠狠剜了他一眼,搪塞道:“只是脑回路异于常人而已,没有受伤。”
    “那可能只是你们的运气比较好。”封绍客观地分析,“大脑是最不可控的器官,前面的末世,玩家通过各种各样的能力和道具,或许还可以平安度过,但到了这里,就只能听天由命。抑郁症、暴力狂、自残、自杀……随便沾上哪一种,都足够送命。”
    苏瑛没来由想起精神不正常的那几天里,杨玄明手握利刃在她的小腹上跃跃欲试的举动,立刻打了个寒噤。
    “有道理,你继续。”她被封绍说服。
    “假定难度从1到6依次排列,我推测,直到我们体验过难度最高的末世元素,才有可能通关。”封绍看向未知的模块,“这局游戏里,运气所占的比重显然很高。我和真真遭遇的是难度为1的末世元素,按照本来的进度,需要将六种元素全部体验一遍,才能获得生机,而苏瑛和杨玄明的运气最好,一开局就碰到了难度为4的元素,进程过半。”
    “等等,我们或许可以再建立一条时空通道,直接传送到难度为6的世界里。”苏瑛一点就通,眼睛亮了起来,看向杨玄明,“喂,书呆子,能做到吗?”
    杨玄明给出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行不通,必须有人在对面接应,给我提供相关数据,才能成功传送,我们谁都没有接触过第六个末世元素,并不了解那边的具体情况。”
    “那传送到我们过来的那个末世也可以。”苏瑛退而求其次。
    “可是,核辐射要怎么熬过去?”杨玄明提出疑虑。
    众人陷入沉默。
    确实,以他们目前的能力,并不足以抵御核辐射长达四五天的荼毒。
    这时,一直安安静静的秦桑开了口:“我的【随身空间】,或许可以帮上大家的忙。”
    几道目光同时聚焦到她身上。
    秦桑温温柔柔道:“我的能力虽然在海啸的世界起不到多大作用,却可以抗压、抗击打、抗高温,也可以抵御辐射,区区几天的话,没问题的。”
    她理了理耳际的碎发,轻声道:“我知道我现在只是个多余的人,为了避免给你们添麻烦,本来打算今天就告辞离开的,可是……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可以暂时留下来。”
    紧接着,女孩子有些抱歉地看向祝真:“真真,你不会介意的吧?”
    封绍皱了皱眉。
    祝真抿了抿嘴唇,开口道:“你不用走。”
    该走的人,是她才对。
    几个人议定了方案,决定明天早上九点钟,全部传送到辐射世界。
    杨玄明紧锣密鼓做着传送前的准备,苏瑛拿了包瓜子,在他旁边“咔咔咔”嗑个没完。
    祝真推说不舒服,继续请封绍吃闭门羹。
    男人好脾气地隔着门板说了许多关心的话,又温柔地哄她:“真真,开一下门,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他知道她有心结,也理解她的感受,所以才这么着急地想和她把话说开,再好好抱抱她。
    祝真将脸蒙
    нαǐTαńɡSんùщù.てоΜ(haitangshuwu.com)在被子里,默默流眼泪。
    她知道封绍不打算抛弃她。
    他是一诺千金的人,既然承诺过会好好对她,就不可能为了曾经的白月光而伤她的心。
    可就是这么好这么好的绍哥,才让她越发不忍心。
    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心意;或许等他想起一切的那一天,他会痛苦,会自责,会为了失去秦桑而痛不欲生;或许他只是混淆了爱情与怜惜的概念……
    再说,她怎么舍得让他做个始乱终弃、为人不齿的坏人?
    是时候把他还给秦桑了吧?
    祝真擦了擦眼泪,带着浓浓的鼻音对封绍道:“绍哥,我真的没事,就是头晕难受,想休息一会儿。等我睡醒,我们再说话可以吗?”
    封绍无可奈何,只好答应:“好,你好好休息,有事随时喊我。”
    在客厅坐了一会儿,秦桑走过来向他求助:“阿绍,我在储藏室里存了些物资,说不定有你们用得上的,箱子太多太重,我一个人搬不动,你能过来搭把手吗?”
    到底是心里有愧,对方的请求又很合理,封绍不好拒绝,便心神不宁地和她走进储藏室。
    秦桑存的物资不少,除了生活用品,竟然还有满满一大箱冷兵器。
    封绍拿起把瑞士军刀细细打量,做工很精细,刀口开过刃,吹毛断发,锋利无比。
    少女温柔地笑了:“你喜欢的话,尽管拿去,我不会用这些东西,留着也没用。”
    无功不受禄,封绍客气地道谢,仍旧把军刀放回原来的位置。
    整理出两箱物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他走出来,问正在泡茶的苏瑛:“真真出来过吗?”
    苏瑛指指门口:“她说有点儿缺氧,去外面透透气。”
    封绍察觉到不妙,转身冲出去。
    充气船上空无一人。
    祝真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