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沙盒游戏(无限流,1V1) > 末世轮回(21)佼欢(內渣)

末世轮回(21)佼欢(內渣)

    两个人都带着补偿对方的心思,萦绕于四周的气氛立刻暧昧黏稠起来。
    祝真拉起毯子的一角,将脸蒙上,不敢面对底下耻度爆棚的一幕,声音含含混混地从毯子里逸出来:“绍哥,别……那里脏……”
    “不脏。”封绍将内裤褪到纤细的脚踝,顺势把右腿上的义肢取下来,俯身在残缺的地方亲了一口,“乖,让我看看。”
    他轻托着她白皙柔嫩的大腿,往两边分开,带着些好奇地看向少女最隐私的幽谷。
    她的阴户很饱满,白白嫩嫩,稀疏柔软的毛发里,两片淡粉色的阴唇紧紧闭合,像严丝合缝的蚌壳,又像安静沉睡着的蝴蝶双翼。
    轻轻剥开软肉,隐藏着的肉核映入眼帘,那里因紧张和兴奋而充血挺立,呈现出和阴唇不同的艳红色,周围的沟沟壑壑里,早就存满了淫液,透着淋漓的水光。
    封绍喉结滚动,几乎难以移开自己的目光。
    祝真受不住这种直白的视奸,颤着声线问:“绍哥,你看够了没有?”说着便意图将双腿合拢。
    男人漂亮的手指轻轻拨了拨敏感的阴蒂,立刻惊起她剧烈的颤栗。
    “疼吗?”他关切地问着,指腹从肉核上滑开,在四周的泥泞里摸索探究,寻找能够给她快感的方式和力度,“这样呢?”
    祝真浑身的力气都散掉,猫似的哼唧了两声,体味并适应着这种全然陌生的刺激与快乐,被他追问了好几句,才软绵绵地回答:“舒服……唔嗯……绍哥再轻一点儿……”
    封绍依言放轻了力度,手指在湿漉漉的软肉里穿梭忙碌,和所有敏感的神经亲切地打着招呼,快速熟悉起来,时不时勾一把淫液,去拢越来越硬的阴核。
    少女刚开始还强行压抑着,到后来便渐渐放开,叫得媚且嗲,底下更是发了大水一样,流出的春液把男人的整个手掌都打得湿透。
    “绍哥,绍哥别再弄了……”祝真忽然感知到一种强烈到可怕的快感,由于没有任何应对的经验,惊慌失措地企图叫停,“我受不了……我害怕……”
    很难形容那种感觉。
    就好像整个人变成了一张绷到极致的弓,迅猛袭来的情欲太汹涌太蓬勃,你不知道下一刻是会迎来灭顶的快乐,还是会彻底断裂。
    可是,另一个贪得无厌的声音在耳边说——
    不要停。
    我还想要更多。
    哪怕就此毁灭消亡,也没关系。
    封绍真的没有停下。
    他不止没有停,还将清隽的脸埋下来,伸出舌头,缓慢地舔底下一张一翕的肉穴,浅浅地探进去。
    临界点猝不及防地到来,祝真哭
    нαǐTαńɡSんùщù.てоΜ(haitangshuwu.com)叫一声,抖着身子到了人生中第一个高潮。
    阴蒂在男人的指下急跳,被他更加温柔细致的爱抚着,无限度地延长快感。
    未经人事的甬道剧烈收缩,绞缠住他温热的舌,像是在接吻。
    封绍不厌其烦地舔弄着不断泄出来的淫液,将来自于祝真的甜腥体液尽数吞咽入腹,又用柔韧的舌面缓缓按压小穴,直到祝真渐渐缓过劲,这才撑起身躯,伏在她身上。
    他专注地看着她迷离的双眼,柔声问道:“喜不喜欢?”
    一向干净清洁的男人,这会儿脸上沾满了她流出来的东西。
    看着眼前这一幕,祝真的心里满足得快要撑裂,双臂缠上他的脖颈,主动和他深吻,舌头探进残留咸涩味道的口腔,和他分享欲望的滋味。
    所有的不自信、焦虑和恐惧,在他这样温柔的爱抚里烟消云散。
    她轻轻抚摸他赤裸的胸膛,胸前扁平的肉粒,手感绝佳的腹肌,接着顺人鱼线探下去,握着那根粗硕的阳物,来回撸动。
    封绍粗喘着气,双手伸到她后背,解开胸衣的搭扣,将女孩子身上最后一件衣物除去。
    两团嫩乳又圆又白,黄豆大小的奶头高高挺立着,是很漂亮的肉粉色。
    祝真有些害羞,抬手半遮半掩,轻声问:“绍哥,你会不会觉得这里太小?”
    男人似乎都喜欢丰臀硕乳,她不知道有多羡慕苏瑛的火辣身材。
    封绍低笑一声,轻柔地拿开她的手,弓着腰舔吻香软的乳肉。
    这一次的风格和方才截然不同,又温柔又贪恋,像是把她那里当做最香甜可口的蛋糕,一点一点细细品尝。
    祝真越来越羞涩,身子不安地扭动,握着他性器的手也紧了紧,娇嗔道:“绍哥,别舔,好痒啊……”
    封绍这才抬起头,唇边沾着水光,回答她方才的问题:“很漂亮,我很喜欢。”
    祝真红着脸,像被彻底撸顺了毛的小动物一样,乖顺地任由男人吻遍她的胸口、腰腹,接着被他翻了个面,趴在毯子里。
    她哼哼着卖惨:“绍哥看看我的屁股是不是红了?你刚才下手好重。”
    温热的唇很快贴在她翘起的雪臀上,一寸一寸地吻,祝真惊叫了一声,紧张地感受着他细致到了极点的抚慰。
    封绍分开双腿,将祝真的腿牢牢夹在中间,形成一个近乎骑坐的姿势。
    坚挺的性器插入她腿心,从后面接近仍然滑腻的花穴,他借着这湿润缓慢挺送起来,虽然有点像隔靴搔痒,因着对象是她,自有一番销魂滋味。
    肿胀的阴蒂不时被龟头重重擦过,这样肉贴肉的极致亲密简直令人无法承受。
    祝真越发情动,难耐地扭过头寻他的唇,和他湿吻了许久方小声道:“绍哥,你……你进来吧。”
    她看得出他克制的表象下,快要失控的欲望,又感动又心疼。
    封绍的额角已经渗出细汗,却还是坚定地摇头:“这样就很好,乖,往上抬高点儿。”
    一只大手垫在她胸口,不停揉捏着两团嫩乳,另一只托住她的小腹,引导着她高高翘起屁股,摆成更方便他施为的淫荡姿势。
    祝真浑身的皮肤都羞成粉红色,明显感觉到腿间的那根东西抽动得越来越快,往前顶时恰好插进两片贝肉里,给人一种已经完全操进去的错觉,往后撤时又把湿淋淋的淫液带到后穴,弄得那一片都瘙痒酥麻。
    他的呼吸声越来越重,底下抽送得十分顺畅,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淫靡水声,“噗叽噗叽”响个没完,结实的腰腹重重顶上两瓣臀肉时,又产生“啪啪啪”的肉体冲撞声。
    海上起了风浪,船身一下一下摇晃,但祝真觉得封绍的动静比海浪大得多,自己的叫声也越来越响亮,渐渐压过哗啦啦的水声。
    性器失了准头,差点儿插进阴道的时候,祝真终于哭出了声音:“绍哥,我好痒,好难受……我想要你……”
    封绍摸摸她汗湿的发,手指刚蹭过唇角,便被她张口含住,无师自通地开始吞吐,眼睛湿漉漉地望着他,带着不加掩饰的渴望。
    他觉得后腰发麻,重重亲她的脸,哑声道:“现在不合适,等我们出去,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也不知道说的出去,是指通关这局游戏,还是逃离这个系统。
    把少女柔嫩的肌肤磨得发红,封绍终于到达临界点,忙不迭将性器拔出,套弄几下,尽数射在祝真后背。
    浓白的液体四溅,在她的蝴蝶骨、脊椎和腰窝里汇聚成一个个散发着腥膻气味的小水潭,多得盛不下的,便顺着身体的曲线往下淌。
    祝真也跟着小小地泄了一回,这会儿力气耗尽,精神又彻底松懈,困意便汹涌袭来。
    封绍细心地帮她清理干净身上的精液和腿间的淫水,将人拥进怀里,握着她小巧的乳,颇有些爱不释手。
    祝真枕着他的胳膊,将睡未睡之际,想起一直想对他说的一句话。
    “绍哥……”她轻声呢喃。
    “嗯?”封绍凑近她的嘴唇,认真聆听。
    “我爱你。”她闭着眼睛,翘起唇角,大大方方地表白。
    封绍立时笑了,低头亲她一口:“我更爱你。快睡吧,我陪着你。”
    两个人手脚交缠,亲密无间地坠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