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沙盒游戏(无限流,1V1) > 末世轮回(22)传送
    祝真醒过来的时候,封绍已经驾着船回程。
    队友们正在等他们,祝真刚刚在封绍的帮助下跳回原来的船只,便被苏瑛狠狠敲了个爆栗,捏着脸骂了两句:“胆子挺肥的呀,这么危险的末世都敢到处乱跑?翅膀长硬不需要我们了是不是?”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挽住苏瑛的胳膊,对迎上来的众人道歉:“是我太任性,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
    秦桑娇娇弱弱地走过来,眼睛里含着泪:“真真,如果是因为我的存在,让你觉得心里不舒服,我走就是了,你的身体情况这么不好,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
    似乎是一片好意,又似乎在含蓄地提醒祝真身体残缺的事实。
    确定了封绍的心意,祝真内心的安全感重新丰沛起来,便不再计较秦桑是否别有用心,而是顾全大局,走过去拉住对方的手,笑得眉眼弯弯:“秦桑姐姐,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太小心眼,钻了牛角尖。咱们接下来还要齐心协力,共度难关呢,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也有很多,你可不能走。”
    她明显地感觉到,秦桑的身体僵了僵。
    封绍走到她身后,毫不避讳地抬起
    нαǐTαńɡSんùщù.てоΜ(haitangshuwu.com)胳膊搂住她的肩膀,低声道:“外面风大,进去说吧。”
    几个人进了空间,杨玄明继续架构时空通道,江天策则说起自己预知到的未来。
    “第六个末世元素,是毒气。”他的嗓音低沉,说话间幽深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祝真颈间的吻痕,又快速滑了过去。
    苏瑛转头问秦桑:“秦桑,你的空间可以抵御毒气吗?”
    秦桑摇摇头,抱歉道:“不行。”
    这情况倒有些麻烦。
    苏瑛询问队友们手里有没有能够帮得上忙的道具,祝真却想了想,抬头问江天策:“队长,第六个世界里的毒气,是无处不在的吗?”
    江天策欣赏地看她一眼,回答道:“不是,我看到我们在一辆很长的列车里,毒气似乎是以车厢为单位随机释放的,有些车厢全员死亡,有些车厢暂时安全。”
    “列车?”祝真有些不明白,想象了一下他形容的场景,继续发问,“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让绍哥减缓车速,从上面跳下来?地面安全吗?”
    “行不通。”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江天策摇了摇头,“很多人打开车窗,满脸惊恐地看着后面蔓延过来的毒气,却不敢往下跳。我猜测,地面上应该有更可怕的东西。”
    看着他们一问一答,聊得融洽,封绍心里有些不舒服,紧握着祝真的手,接过了话头:“车上有很多人吗?玩家还是原住民?”
    “每一节车厢都坐满了人,我分辨不出他们的身份。”江天策面色无异地回答他,“我们坐在第二节车厢里,第一个小时暂时没有受到毒气的侵扰。”
    对第六个末世所知甚少,众人只能见机行事。
    眼看到了晚上,封绍走到厨房准备做饭。
    秦桑靠近他,柔柔地说了几句话,似乎是要上手帮忙。
    这一次,封绍收了礼貌的笑容,客气得近乎冷漠,拒绝道:“不用了,谢谢。”
    说完这句话,他便扬声唤祝真的名字:“真真,不累的话,过来帮我择菜好吗?”
    祝真有些不好意思,被苏瑛轻轻推了一把,便乖乖站到他身边,接过胡萝卜开始削皮。
    她似乎能感觉到秦桑幽怨的目光落在背上,强忍着没有回头,也没有圣母地出言安慰对方。
    她已经想明白,男朋友又不是什么物件,感情也是无可替代的,根本没有让出去的道理。
    等秦桑默默离开,祝真才悄悄松了一口气,对封绍撒娇:“绍哥,我不喜欢吃胡萝卜。”
    “那你想吃什么?”封绍好脾气地转过脸看她,眉目英俊,笑容温和,手下切芹菜的动作分毫不乱。
    “想吃肉。”祝真指指他手边的里脊,“你给我做糖醋里脊好不好?”
    “吃肉?”封绍反问了一句,眼神在她隆起的胸口停留了一秒,旋即移开,笑容加深,“好。”
    祝真的心“噗通噗通”急跳起来,有一瞬怀疑他在开车,但是又没有什么证据。
    正胡思乱想着,她听见封绍语气正常地请求:“真真,帮我把袖子卷一下。”
    “唔,好的。”祝真连忙擦干净手,走到他面前,认真地将纯白色的衬衣袖口卷到手肘处,看着线条明朗的手臂,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哪里都这么好看,真想舔。
    她又想起几个小时之前,他赤身裸体地压在她身上的场景,腿心似乎还残留着剧烈摩擦后的灼热感,令人一阵阵发软。
    恰在这时,封绍突然俯下身,轻吻了一下她的唇角,把满脑子黄色废料的祝真吓得惊跳起来。
    她结结巴巴道:“你、你你……”说着便做贼似的打量四周,恰好撞见苏瑛刮着鼻子臊她的动作,俏脸立时烧得通红。
    祝真恼羞成怒,悄悄拧了一把封绍的腰,抱怨道:“你干什么?”
    封绍倒是从容得很,低笑道:“我亲自己的女朋友,有什么问题?”
    心里盛了一大锅半凝固状态的麦芽糖,咕嘟咕嘟冒着甜蜜的泡泡,祝真想想觉得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忍不住露出两个小酒窝,口是心非地嗔他:“你收敛一点。”
    封绍切了块火龙果,投喂到祝真嘴里,顺势摩挲了下柔滑的唇瓣,这才笑着答应。
    六个人养精蓄锐了一夜,第二天顺着杨玄明建好的稳固通道前往另一个世界。
    传送的滋味并不好受,身体被挤压又拉长,头晕目眩,天旋地转。
    封绍加快了时间流速,同时将祝真紧紧拥在怀里,避免失散。
    杨玄明选择的落脚点是一栋临街的三层小楼,他们跌在天台上,还没从时空穿梭的眩晕感里恢复,下一刻便被核辐射干扰得面色发白,不停呕吐。
    秦桑强撑着将随身空间唤出,三个女孩子在前,男人们断后,忙不迭钻进去,这才脱离了致命危险。
    祝真戴着的那枚【厄运退散】的发卡竟然能够免疫辐射,也算是意外之喜。
    她没有出现什么不适症状,便贴心地照顾队友,将状态最差的秦桑扶到沙发上,倒了杯热水递给她,又去查看其余几人的情况。
    苏瑛等人都没有什么大碍,杨玄明的身体素质不大行,冲到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好大一会儿,这才摇摇晃晃地走回来,打开笔记本电脑,哑声道:“后天夜里十二点,就是最后一个末世元素出现的时间节点,我需要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数据做技术支撑,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一条出去的捷径。”
    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作弊开挂。
    嘴里说着这些话,他不动声色地写下几串代码,中止了另一条备用的时空通道——
    那是他在苏瑛的暗示之下,为几名队友留的保命符。
    万一秦桑临时反水,或是所谓的【随身空间】根本不能防辐射,他们便可以通过这条通道逃到别的世界,再做其它打算。
    不过,秦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或许是他们太多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