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沙盒游戏(无限流,1V1) > ρó1㈧м.cōм 文明社会(10)罪恶之城(

ρó1㈧м.cōм 文明社会(10)罪恶之城(

    “秘密”是相对于江天策这样的外来者而言的,对于此地的原住民来说,将畸形的alpha投入斗兽场,看他们和兽人厮杀,从中取乐,早就成为约定俗成的惯例。
    用“它”还是“他”来指代那些怪物,这样非黑即白的问题也变得难以界定。
    “说起来,都怪二十多年前那场核泄露。”保安是一名年近五十的beta,焦h的手指夹着江天策递过来的烟,眯着眼睛回忆遥远的过去,“刚开始的时候,政府还捂着消息不敢公布,也没提醒我们做什么防护措施。很快,新生儿中出现了很多怪胎,有两颗头三条腿的,有双胞胎背靠背连在一起的,还有的孩子根本看不出人形……”
    他的话语里充满了对那些畸形儿的歧视:“他们的出生令alpha和omega们蒙羞。你想想,长成那样,和垃圾有什么区别?为了家族的名声,很多人将孩子秘密处死,也有些人以低价卖到了这个斗兽场,交给我们老板照管,死活不论。”
    江天策微微颔首,问起另一件事:“他们也是在青春期分化成alpha的吧?”
    “当然。”保安吞云吐雾,打量了一眼男人身上勃发的肌肉,流露出几分羡慕,“也不是所有畸形儿都有运气变成alpha,只有生命力特别顽强、t能优异的才能拥有这种机会。别说,分化完成后的他们简直强大得可怕,三四个年轻力壮的alpha都打不过一个怪物。不过,也多亏了他们好斗嗜血,智力低下,痛觉神经又不敏锐,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淘汰,活下来的都是斗兽场的招牌,战斗场面越来越激烈,我们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那分化成omega和beta的畸形儿呢?”江天策问道。
    “omega嘛~”保安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暧昧,指了指斗兽场后面的方位,“隔壁那栋三层小楼,也是我们老板的产业,她们就关在那里,待会儿看完b赛,你可以去体验体验,我保证,所有的alpha都会喜欢的。”
    不止是alpha,就连他们这些beta,攒够了钱,也能进去发泄一回。
    江天策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
    畸形的omega既不能为斗兽场赚取高额利润,又无法承担繁育重任,只剩下给别人泄欲这一条路。
    他有些担心祝真,便决定采纳保安的建议,抽时间去隔壁确认一二。
    “至于beta……”保安沉默了片刻,似乎是物伤其类,情绪有些低落,“咱们这个国家的beta那么多,根本不需要他们。所以,老板让厨师把他们剁成肉泥,加到畸形alpha们的饭菜里,说是这样能补充营养,让alpha长得更加强壮。”
    吃人。
    江天策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信息,点了点头,往回走了两步又折回来,问:“omega的生育率大幅度下降,和你说的核辐s也有关系吗?”
    “政府官员说是跟那个无关,但你相信吗?”保安撇了撇嘴,“无论如何,她们的生育率确实越来越低,研究员们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起到什么作用。我看啊,没准再过几十年,咱们人类就要灭绝喽!”
    到时候,什么高高在上的alpha,什么他们想都不能想的omega,还不是要和他们这些卑贱的beta们一起断子绝孙,烂成一把老骨头。
    江天策回到包间,正好赶上决斗的压轴环节。
    今晚经过血战存活下来的并不少,有三名兽人和五名alpha,这会儿被工作人员用电棍驱逐到刷着黑漆的那侧场地。
    另一侧,一个庞然大物趴在升降梯上,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他的身高将近三米,头发蓄得很长,遮住了面容,裸露在外的肩膀、手臂、后背和腿上布满结实到夸张的大块肌肉,浑身上下有十几道致命伤口,结着深浅不一的血痂。
    所有观众同时屏住呼吸,下一刻,又爆发出地动山摇的欢呼声。
    江天策听见有人喊他“魔王”,还有人疯狂加注,笃定他能够以一敌八,保持自己百战百胜的佳绩。
    在嘈杂的喧闹声里,“魔王”趴伏着,一动不动,像在沉睡,更像是被人为注射了大剂量的镇定剂,陷入昏迷状态。
    工作人员们对他很忌惮,动用机械臂隔空往他脖颈处的血管内注射了一支兴奋剂,紧接着便迅速远离战场。
    两分钟后,“魔王”睁开了眼睛。
    他猛然坐起,杂乱的头发散开,露出一张凶x十足的脸,棱角分明,双目血红,“咯吱咯吱”地活动着有力的手脚,缓缓站起。
    他胸前的伤势更加严重,自左肩一路蔓延到右腰,血肉翻卷,红肿溃烂,随着动作流出淡h色的脓液和浅粉色的血水,令人目不忍睹。
    兽人有獠牙和利爪,五名幸存下来的alpha手里也握着雪亮的匕首,只有“魔王”赤手空拳。
    有观众愤愤提出抗议,觉得这样的形势对“魔王”很不利,也有观众对他很有信心,笑着说再来十个八个对手,对他也构不成任何威胁。
    那张脸是完全陌生的,江天策并未过多留意,看到彭上将把赌注压在另一方,便跟着上司下注。
    彭上将冷眼旁观,见新副官虽然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却没有像个乡下土包子一样露怯,对他越发满意,便抬起下巴,指了指“魔王”所在的方向,语气讥讽:“那怪物是陶议员的私生子,没想到陶议员文文弱弱,几个正常儿子也t弱多病,唯一的私生子却这么强悍。”
    江天策从只言片语中猜出,彭上将和陶议员政见不同,素有积怨。
    想来,斗兽场之所以不给“魔王”治伤,也是出自彭上将的授意。
    可惜,事与愿违。
    “魔王”的战斗能力b兽人高出好几个量级,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便咬断了一个狼人的爪子,将另一个狮人狠狠甩在电网上,电得屎尿横流。
    刚才还斗得你死我活的alpha和剩下的那个狼人联手合作,形成一个包围圈,步步b近。
    “魔王”一力降十会,出手毫无章法,动作却快如闪电,破开空气挥出残影,快得令人来不及反应。
    几分钟后,他小腹处又多了一道可怕的伤口,八个敌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苟延残喘。
    彭上将的脸有些黑,恼怒地指着“魔王”,对费阿下令:“把他关在水牢里多饿几天,下次上场的对手数量加倍,我倒要看看他能猖狂到什么时候!”
    一副不折磨死他不算结束的态度。
    鲜血从腹部流下,淅淅沥沥淌落在地,汇成红色的小溪流。
    “魔王”眼底的血色稍退,露出浑浊的眼球。
    迟滞的目光转到脚边,狼人和人高马大的alpha们衰弱地呻吟,痛苦地打滚,宛如地狱景象。
    方才还亢奋激动的观众们看完好戏,心满意足地离场,看台上冷冷清清,零食包装袋和啤酒瓶扔得到处都是。
    满脸戒备的工作人员控制着机械臂,又一次探到他的颈边。
    他没有反抗,近乎顺从地闭上眼睛,一阵尖锐的疼痛之后,再度昏睡过去。
    江天策将彭上将送回别墅,又开着车原路返回,走进斗兽场隔壁的建筑物。
    色情靡丽的玫粉色,混合着男欢女爱的浓烈气味,一同带他进入另一个世界——
    那是alpha们的极乐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