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沙盒游戏(无限流,1V1) > 文明社会(21)天方夜谭

文明社会(21)天方夜谭

    高热汹汹来袭。
    苏瑛难受地瘫在床上喘息,熬到天亮时,身体里那gu空虚和燥热越演越烈,几乎夺走了她的神智。
    她强撑着爬起,坐进洗手间的白色浴缸里,打开水龙头,冰冷的水流“哗啦哗啦”浇在腿上,漫到穴口,鬼使神差地想起和杨玄明在“末世轮回”那个副本的遭遇。
    她不再是美人鱼,她的科学家也不会再出现,不会为她准备海带料理,更不会给她播放海洋w染的纪录片。
    银红色的真丝吊带裙被冷水打湿,服服帖帖地巴在性感的身躯上,裸露在外的臂膀染上情欲的粉红色,她一头扎进水下,憋了一分钟的气,方才冒出脑袋,趴在浴缸边沿,盯着漆黑如墨的地砖出神。
    节奏干净利落的脚步声自门外响起,虞优昙不请自入,身上的制服熨得笔挺板正,短发一丝不乱,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苏瑛提起最后一点儿力气,抓住旁边的沐浴花丢向她,无力地道:“滚……”
    虞优昙嗅了嗅空气中浓烈的气味,蹲下身和她的视线保持平行,语调平静地道:“你的发情期到了,需要我进行标记吗?”
    苏瑛冷笑一声:“你想得美!滚出去!”
    “泡冷水是没有用的,只有和alpha交配,才能摆脱这种痛苦。”虞优昙解开纽扣,脱掉制服,整整齐齐叠好,放在一旁的架子上,里面穿着件雪白的衬衣,穴口微隆,腰部纤瘦而不失爆发力。
    眼看她就要扯开皮带,苏瑛深吸了一口气,召唤出黑色的巨兽,被情欲裹挟的眸子里闪烁着锋利的光芒:“再不滚,老娘直接弄死你。”
    “……”虞优昙打量着模样古怪的兽,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双手上举,做出个投降的姿势,“不领情就算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一直这么y撑的话,说不定会死人的。”
    “站住。”苏瑛叫住她,急喘了两声,方才继续说下去,“有没有……别的办法?比如……摘除腺t……”
    “且不提有没有医生敢做这种违规手术,失去腺t的omega必死无疑。”虞优昙毫不留情地打碎她的幻想,“怎么,在教会里上课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这些吗?还是你开了小差?那么多考试都是怎么通过的?带小抄作弊吗?”
    她还真的猜对了。
    藏匿小抄,是苏瑛的看家本事。
    “怎么那么多废话……”苏瑛烦得要死,赶苍蝇一般挥了挥手,“帮不上忙就赶紧走,别在我跟前碍眼。”
    虞优昙将外套搭在手臂上,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晚上十一点,她喝得醉醺醺的回来,推开浴室门,看见苏瑛昏迷在浴缸里,t温滚烫,呼吸微弱。
    虞优昙的脸上浮现出欣赏之色,走过去拍拍她的脸,见她毫无意识,便弯腰将丰满柔软的身子扛起,丢到床上。
    苏瑛苏醒过来的时候,夜色深浓,只有床头一盏台灯散发着幽幽的光亮。
    虞优昙躺在身边,好梦正酣。
    她掀开被子,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立刻变了脸色,扬起手就往虞优昙脸上挥去。
    虞优昙双目猝然睁开,迅速伸出手臂挡住她的攻击,短短数秒之内,两个人已经飞快地过了十几招,打得不可开交。
    苏瑛抓起床单裹住身体,美目喷火,召出吞噬兽,喝道:“吃了她!”
    虞优昙见势不妙,立刻翻身跳下床,语速极快地说了句:“还有一个办法!”
    y森可怖的怪脸在她面前不到一厘米处停下,苏瑛半信半疑地拽住吞噬兽的尾巴,问:“什么办法?”
    虞优昙丢给她一瓶红色的药水,道:“喏,这是抑制剂,可以抑制omega的发情反应,我费了不少功夫才弄到手的。”
    苏瑛走投无路,也顾不上考虑那么多,打开瓶盖就要往嘴里倒。
    “你想清楚,这药的副作用很大,还有可能损伤omega的生育机能,最关键的是,一瓶药最多只能维持一个月,价格非常昂贵。”虞优昙将所有的不利因素摊到明面上讲,不忘推销自己,“相b起来,和alpha交配要安全舒适得多。更何况,就算你不肯被我标记,半年之后,也会轮转到其他alpha手上。在当下这样的社会制度里,守身无异于天方夜谭。”
    “我会让天方夜谭成为现实。”苏瑛忽然自嘲地想,劝祝真不要犯傻的是她,到头来,负隅顽抗的也是她,“虞优昙,我有心爱的人,我有我自己的坚守和底线。剥夺omega的人权,将她们做为生育工具,强行分配给位高权重的alpha,这样的社会制度本来就是荒谬且可笑的,我可不想听凭摆布,傻乎乎地做一个应声虫。”
    听到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虞优昙竟然没有暴怒或者震惊。
    看着苏瑛将药水喝完,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真诚的笑容:“我想,我和你是同道中人,你或许愿意加入我们的组织。”
    苏瑛被急转直下的剧情唬得愣了一愣:“什么?”
    虞优昙解开皮带,褪去军k和深色的内裤,露出和她殊无二致的女性下体。
    苏瑛睁大了眼睛:“你……你是……”
    她点点头:“对,我其实是一名omega。”
    迎着苏瑛惊讶的神色,她整理好衣服,给苏瑛拿了套方便行动的便服,带着她往地下室走,缓缓说起自己的经历。
    国王颁布omega管理法令的那一年,她刚满十四岁,还未迎来足以决定命运的分化期。
    父亲身为议员,为了响应号召,亲手将母亲送进嗣音会,几天之后,领回来一个年轻貌美的omega。
    一年之后,她有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在想方设法了解母亲情况的同时,虞优昙心底涌起不好的预感——她或许会分化成一个omega。
    不,如果变成omega,她的人生就彻底完了。
    于是,她早早为自己筹谋,偷偷服用禁药改造身体,即便那种药毒x很大,让她夜夜难以安眠,还有减少寿命的风险,仍然坚定不移。
    终于,在分化成omega的那天,她买通鉴定人员,以不输于alpha的强健体魄和以假乱真的信息素顺利通过考核,成为一名可以享受所有特权的alpha,成为父亲的骄傲。
    想要打败恶龙,必得先成为它。
    她怀着和母亲失散的愤怒,怀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明面上不择手段地往高位爬,暗地里从事着搜救和保护omega的工作。
    虞优昙带着苏瑛来到地下室的尽头,推开杂物柜后面的机关,“咔嚓”一声,墙壁后移,眼前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密道。
    她举着蜡烛在前面带路,走下三十多个台阶后,明亮的日光灯取代微弱的烛光,刺得苏瑛眼睛生疼。
    虞优昙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欢迎来到omega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