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沙盒游戏(无限流,1V1) > 文明社会(25)逃离
    眼泪夺眶而出,祝真明白了一切,将戒指紧紧攥在手心,张开双臂抱住他伤痕累累的庞大身躯。
    与她的遭遇不同,封绍遇到的是真真正正的炼狱副本——被系统强行设定为畸形alpha,改头换面,就连意志也被原始的兽x所取代,浑浑噩噩地困在水牢中,受尽折磨,既无法向同伴们求救,也等不来任何援手。
    即便处于这样的绝境,他仍然保持着最后一点底线,不吃同类的血肉,如非必要不伤人命,身陷污秽,灵魂却b很多人干净得多。
    单看他想吃她又死命抵抗的反应,就知道他根本无法自如控制这具身体,甚至连清醒的意识都是时有时无。
    可自身难保的他,却把这枚戒指当做b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不顾伤口溃烂感染的巨大风险,将最心爱的信物藏进血肉之中,贴着心脏妥善保存。
    他已经失去了全部。
    万幸的是,他还有她。
    他曾经无数次救她于危难之中。
    这一次,换她来保护他。
    斗兽场的观众已经疏散完毕,从别处闻讯赶来的护卫队队员们集结在一起,呈圆形向她们一步步b近。
    祝真知道,如果封绍落到他们手里,一定会遭到更加残酷的对待,便用力吸了吸鼻子,擦掉脸上的泪,抱紧可怕的怪物,小声道:“阿绍,我们走。”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他眼睛里的血色几乎消散一空,收起抵在她喉管的牙齿,怔怔地看着娇小的少女。
    “祝真,你在干什么?快过来!”江天策制止身后的士兵们开枪,大声呼唤祝真的名字。
    下一刻,封绍将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女孩子驮到背上,四肢着地,往看台中央的决斗场地奔去。
    祝真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在呼啸而过的风声里,体会到暌违已久的自由与安宁。
    在江天策气急败坏的叫喊声里,更高阶的将领赶到,为了避免此次严重事件持续扩大,下达了就地诛杀魔王的命令。
    子弹从身边擦过,带着凛冽的杀气,祝真伏低身子,指向升降梯的方位:“阿绍,我们从那里下去!”
    她要制造更大的混乱,帮助二人浑水摸鱼,找到一条生路。
    按下红色按键,升降梯缓缓落下。
    祝真抓紧时间帮封绍治愈几处严重的伤势,看见水牢过道里站着几个工作人员打扮的人影,连忙拍了拍宽阔的肩膀,提醒他注意:“阿绍,小心!”
    伤情有所好转的封绍动作更是迅捷,一掌拍晕准备透风报信的组长。
    祝真从他背上跳下,在组长腰间摸到一大把钥匙,向走廊的另一头跑去,打开一间间牢房的门。
    畸形alpha们重获自由,迫不及待地冲出牢笼,往出口的方向狂奔。
    也有饿极了的,打算拿祝真塞塞牙缝,还没碰到她的头发,便被封绍发出的怒吼吓破了胆,灰溜溜地抱头逃窜。
    看来,封绍在这个以拳头说话的地方颇具威慑力,没有任何畸形alpha胆敢与他作对。
    祝真将所有alpha放出去的同时,封绍也解决了全部看守。
    她犹豫片刻,又走向另一个方向。
    那边的笼子里,装的全是凶x十足的兽人。
    “我可以放你们出去,但是,离开这里之后,你们不能伤害无辜的人,最好早点出城,回到森林里去,能做到吗?”她提高声量问道。
    畸形alpha们虽然身体残缺,大部分还保留正常人的思维和记忆,他们出去之后,应该会去找自己父亲的麻烦,也有足够的能力和人类斡旋,保全自己。
    可兽人会做出什么举动,她没有把握。
    兽人们听不懂人类语言,警惕地摆出攻击姿态,喉咙里发出“呜噜呜噜”的威胁声。
    封绍走过来,同样伏低上半身,说出几个古怪的音节,和兽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像在进行有效沟通。
    祝真愣了愣,只觉封绍这具身体似乎还藏着更大的秘密。
    很快,兽人们达成统一意见,对着祝真叫了几声。
    祝真打开牢笼,再度爬到封绍背上,二人向水牢的出口奔去。
    冲在前面的那些alpha已经和外面的士兵们缠斗在一起,士兵们虽然有枪,在近身战中却不占优势,很快落于下风。
    有人看见后面的大部队,吓得连声惊叫:“快!快关门!快!”
    厚重的铁门在面前阖上,兽人们纷纷停下脚步,封绍却加快速度,狠狠撞了上去。
    千钧一发之际,祝真极有默契地伸出双手,将高逾四米的巨门分解成碎片。
    鸟入密林,龙归大海。
    巨大的兽驮着娇小的身影,几个起落便甩开士兵,遁入深沉的夜色之中。
    祝真紧紧搂着封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专挑没有安装监控的偏僻小路走。
    封绍的状态又有些反复,眼睛一会儿发红一会儿正常,脚步也迟缓下来,显然是到了强弩之末,需要尽快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整。
    祝真的脑海里快速闪过几个藏身点,最终选择了最危险、也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彭上将别墅的顶楼空间。
    所谓灯下黑,彭上将已经死亡,冯老师想必也会被嗣音会收回,改派别处。
    江天策住在三楼,如无意外,应该也不会轻易踏足顶楼。
    不是她不相信江天策,实在是封绍情况特殊,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她不愿意让任何人知晓他的踪迹。
    在祝真的指挥下,封绍绕开所有人,从别墅后院的院墙神不知鬼不觉地跳了进去。
    彭上将死后果然大乱,平时戒备森严的警卫队散了个干净,从一楼到五楼漆黑一片,看不到半个人影。
    顶楼是给客人住的,装修奢华的套房之内,日常所需之物一应俱全。
    祝真下了地,脱掉仅剩的那只高跟鞋,赤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
    她从冰箱里翻出一袋苹果,洗干净递到封绍面前,毫不嫌弃地在他血w的脸上亲了一口,道:“阿绍,先吃点苹果垫垫肚子,我去放热水给你洗澡。”
    封绍被她亲得愣了愣,并没有动苹果,而是坐在地上,一只鲜血淋漓的手下意识地挡了挡会y部位。
    祝真往浴缸里放满热水,走过来喊他的时候,发现他情绪低落地弯着腰走进浴室,紧接着便抓住门把手,把她往外赶。
    “阿绍?”她不明所以地抵在门边不肯让步,“你干什么?让我进去。没有我帮忙,你一个人不行的。”
    封绍怕伤到她,只得作罢,却转过身背对着她,死活不肯进浴缸里。
    祝真也拿不准他能听懂自己多少话,哄了半天,见他十分固执,还以为他兽x的那部分怕水,便踮起脚取下花洒,从背后抱住他:“那我给你冲冲,好不好?”
    纤细的小手灵活地摸到他腰间,扯掉破破烂烂的裤子时,她感觉到他浑身的肌肉紧张地绷起。
    “你怎么了?跟我还害羞吗?”失而复得,祝真此时不知道有多欢喜,便大着胆子调侃他。
    她从他手臂下的缝隙里钻过去,绕到他面前,看清眼前的异象时,杏眼睁大,俏脸变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