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沙盒游戏(无限流,1V1) > яòцsんцωц㍠còм 文明社会(33)善与恶

яòцsんцωц㍠còм 文明社会(33)善与恶

    苏瑛转过头,看向一张张懵懂好奇的脸:“还有愿意跟我一起走的吗?”
    几个半大的孩子还依稀记得和父母分别时的情景,闻言犹豫了会儿,用力点了点头,手拉着手一起靠过来。
    更多的孩童面露警惕,退到墙角,摆出戒备姿态。
    在长年累月的洗脑和“教化”中,一张张白纸已经被盖上鲜明的印记,怀抱和成人无异的成见。
    他们渴望分化成强大无匹的Alpha,离开这所孤儿院,到上层社会享受所有顶级资源和特权。
    如果不幸成为Omega,那也只能接受现实,为整个王国的繁衍发展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苏瑛并不勉强,带着孩子们转身离开,消失在无尽的夜色之中。
    晚上十一点半,她们和虞优昙所率的大部队会合。
    这些年里,冯老师服务过好几位高级将领,她暗中留意,记下了每一栋住宅的内部结构和兵力分布,根据她提供的信息,虞优昙有惊无险地活捉五名高官,击毙三名反抗激烈的将领,将上百名士兵的武器收入囊中,把他们押到地下室集中看管。
    首战告捷,己方伤亡人数仅有十余人。
    苏瑛将Anna和几个孩子交给年纪大些的Omega照顾,从虞优昙手中接过最新研发出的枪械弹药,鸟枪换炮,美目瞬间充满杀气。
    她们无声无息地来到嗣音会附近,虞优昙带人前往存放着大量军事武器的地下工事,苏瑛则和上百名Omega包抄教会。
    “什么人?”五名巡逻的护卫队成员很快发现了她们的异动,出声喝道。
    还没等他们拔出手枪,苏瑛便用枪如神地打中手腕和膝盖,废了对方的行动能力。
    一个虞优昙任命的小组长快步冲上前,将枪口对准领头的Alpha,一枪爆头。
    那人惨叫一声,红红白白的脑浆溅了一地。
    “王雅,你干什么?”苏瑛有些吃惊,走过去按住她的肩膀。
    王雅回过头,眼底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一脸理所应当:“这样的渣滓,不杀留着做什么?拖咱们后腿?还是浪费咱们的人力物力,等一切结束之后,当祖宗一样供起来?”
    她的话激起了其余人的共鸣,她们同仇敌忾,将剩下的四名Alpha包围起来,口中咒骂不绝,有人往他们后背捅刀子,有人壮着胆子扣下扳机,在胸膛和胯下制造出一个又一个血洞,快意地看着他们打滚哀嚎,毫无尊严地哭喊求饶。
    群情激奋,场面变得失控,苏瑛脸色难看地后退两步,虽然并不认同她们虐杀俘虏的做法,却没有出言阻止。
    这些Alpha确实作恶多端,可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人云亦云,跟着时代的洪流前进,有意或无意地成为压迫Omega的工具。
    工具有罪还是无罪,是否至死,她们又有没有审判的权力,就连苏瑛自己也说不清。
    她隐隐约约感觉到,从这一刻起——
    善与恶的界限变得模糊。
    她聪明地选择了冷眼旁观,待Omega们发泄过心头怨气之后,不着痕迹地重新夺回管理权,带着她们制服剩下的卫兵,切断防护网中的电流,潜入教会。
    王雅带着组员冲进会长房间,不多时,里面传来惨叫。
    将几十名年老的管理者关进承载了无数受害者血泪的禁闭室,向教会中剩余的一百多名Omega宣布她们重获自由时,大部分人表情呆呆的,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
    苏瑛本来也没有指望这些娇嫩孱弱的Omega们能够帮上什么忙,安排十几个手下带她们撤离。
    看见340的时候,她出声叫住对方,问道:“还记得我吗?”
    340和上次分别的时候并无太大变化,气色还好了一些,她点点头,问起祝真的情况:“记得,921还好吗?”她见过苏瑛的能力,明白她们两个不是池中之物,因此对当下的变故,并不如何惊讶。
    “还好。”苏瑛急着去接应祝真,和她长话短说,“跟你打听件事,你在教会里待了这么久,见过46号吗?”
    46号,是虞优昙的母亲。
    340面露茫然,从袖子里拿出祝真交给她的平板电脑,进入系统查询这个编号。
    片刻之后,她摇摇头:“她在半年之前突发急病离世,死前一共为国家繁育了三个孩子。”
    这结果在苏瑛的意料之中,她叹了口气,转身往外走。
    王雅用十分残忍的手段结束了会长的生命,在教会各个角落点燃大火,烟雾弥漫,火光冲天,像是末日景象,又像新的开始。
    340犹豫片刻,开口叫住她:“可以给我一把枪吗?”
    温驯的兽终于觉醒,她觉得,至少应该为自己,为死去的妹妹,做点儿什么。
    苏瑛扔给她一把小巧的手枪,低声道:“量力而行,不要勉强。”
    340迅速跟上来,嘴角微翘,做出个像笑又像哭的表情,语气有些滞涩地道:“我叫……梁青。”
    从这一刻起,她找回曾经的名字,重新做回自己。
    攻克地下工事后,每一名Omega都得到了充足的弹药供应。
    动静闹得太大,护卫队和驻守都城的军队终于做出反应,调派大量人手围剿这些从天而降的Omega。
    然而,长年的酒色财气掏空了他们的身体,罕有对手的养老式生活使他们盲目自信,Alpha们怀着轻视之心对付这些娇小美丽的Omega,直到被她们干脆利落地夺去生命时,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们面临的是怎样可怕的对手。
    这是一场漂亮的反击战,也是一出罕见的、以少克多的屠戮。
    到最后,意识到情况不妙的将领们放弃了活捉她们的念头,下令将这些珍贵的Omega格杀勿论。
    这个黑夜似乎永无尽头,在虞优昙和苏瑛的指挥下,Omega们分散成十几个小组,灵活地和士兵们展开巷战,从各个方位一步步向皇宫接近。
    子弹流水一样倾泻,每一声沉闷的钝响,都意味着一个鲜活生命的消失,当Omega弹尽粮绝,被全副武装的Alpha包围时,她们便会点燃身上的炸药,和敌人同归于尽,为自己的同伴换来宝贵的喘息时间。
    她们以身为烛,燃烧生命,成为照亮前路的先驱者。
    她们死在黎明到来之前。dаймёI.Iйfō(danmei.info)
    到达皇宫大门时,原来的三百二十人,只剩下不到二百人。
    分配给各位将领的Omega们纷纷得到解救,其中的大部分都像嗣音会中的人们一样,在漫长的洗脑过程中丢失了独立的人格,丧失了反抗的勇气,只有极少数和梁青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挽起华丽的长裙,扎高头发,握着枪支跟上大部队。
    虞优昙已经从苏瑛口中得知了母亲的死讯,这会儿双目赤红,五官扭曲,体力早就透支,全靠意志力死撑。
    她一声令下,Omega们搬来成吨的炸药,将大门炸开。
    里面是不逊于外面的地狱景象。
    兽人们反客为主,将灯红酒绿的宫廷宴会变成大快朵颐的屠宰场。
    他们匍匐在一个个强壮的Alpha身上,利爪掏出血淋淋的五脏六腑,将还在“砰砰砰”跳动的心脏塞进口中大嚼特嚼,即便是食草型兽人,也有样学样地将自己曾经遭受过的残酷手段奉还于对方,扯烂他们的生殖器,折断他们的四肢。
    被血腥味刺激得发情了的兔人甚至一屁股坐在西装革履的男人脸上,一边强迫他为自己口交,一边活生生抠出了他的眼球。
    国王所在的主殿炸成一片废墟,地上遍布烧得焦黑的残肢断骸,苏瑛看到一方血块上印着眼熟的刺青,眼角酸涩难忍。
    娇小的少女骑在骁勇强悍的兽身上,向血腥残忍的一幕投来怜悯的目光。
    她抚摸着封绍染血的长发,引他前往不远处的高塔——那里有控制整个国家舆论的通讯工具。
    几分钟后,脆生生的声音占领广播的所有频段、填满街头巷尾密集分布的扩音器,向所有人传达了一个消息——
    国王已经死去,新的政权即将建立,请所有Alpha放弃抵抗,等待收编统一管理,如有违抗,严惩不贷。
    少女的声音甜美清润,说出的话却并不友好,充满了威胁、警告、震慑,充满了被欺压蹂躏太久、一股脑儿爆发出来的滔天恨意。
    风水轮流转,短短一夜,换了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