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沙盒游戏(无限流,1V1) > 文明社会(34)灰色地带(2700字)

文明社会(34)灰色地带(2700字)

    甜美的声音通过广播传入耳中,江天策脚步微顿。
    这几天,他先是四处寻找祝真的下落,随着几位高级将领连番出事,便临危受命,承担了越来越多的责任,渐渐脱不开身,万万没想到会在这时听到她的消息。
    还是在这样敌我难辨的情形下。
    他凝神细听她话语里隐藏的信息,瞬间得出判断——
    祝真已经通过某种方式取得了皇宫的控制权,眼下四处作乱的Omega,应当都是她的同伴。
    说不定苏瑛和那只怪兽,也站在她那边。
    江天策心念电转,快速权衡利益得失,面上却不动声色,简短有力地安抚了几十名下属,带着他们继续围剿散兵游勇。
    将一名弹尽粮绝的Omega逼进小巷,他迎着对方惊恐的目光,抬起枪管指了指前方,命令道:“这里我来解决,你们去那边看看。”
    士兵们对这位新任上级唯命是从,闻言齐声应“是”,脚步整齐划一地跑向远处。
    Omega自知大限将至,流着眼泪撩开衣襟,准备点燃炸药的引信。
    江天策抬手阻止了她,低声道:“别害怕,自己人。”
    他毫不犹豫地甩掉了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一路救下十几名Omega,当做自己的投诚资本,径直往皇宫的方向而去。
    祝真牵着令所有人闻风丧胆的“魔王”,站在大门边等他,好像早就算到他会赶过来与她会合。
    他大步走向她,心情有些复杂。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模样,在便利店里,她神情娇怯,像只稍一用力拨拉便会死去的小兔子,进入冰封之地后,单纯到近乎愚蠢,傻乎乎地相信他虚伪的承诺,险些丧命。
    从什么时候起,她长出了这么多心眼?
    他早就猜测“魔王”有可能是失去神智的封绍,在对方对祝真表现出异常的维护与亲近时,这种猜想完全得到了证实,眼看快要到手的女人在眼皮子底下逃离,他又生气又担心,气她丝毫不顾念自己,怕她驾驭不了封绍,受到致命的伤害,为此像没头苍蝇一样找了她好几天。
    他从来没有这么在意过什么人,从来没有往一个人身上倾注过这么多的时间与精力。
    可她是怎么对他的呢?
    看着封绍言听计从的模样,就知道她将兽化的男人拿捏得死死,明明可以轻而易举地和他取得联络,却不声不响地闹出这么大动静,直到占据绝对化的优势之后,确定他只能选择她这一方之后,方才居高临下地通知他,说白了还是暗暗防着他,还是把封绍的安全放在他前面!
    江天策很不高兴,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她聪慧狡黠的另一面更深地吸引。
    走到她面前时,他完美掩饰好所有的不悦,就算闻到她身上浓烈的Alpha信息素味道,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关心地问道:“真真,这些天你去了哪里?有没有受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封绍警惕地表露出明显的敌意,龇着牙冲他“哈”了一声,露出带血的利爪。
    祝真捏了捏巨兽的后颈以示安抚,笑吟吟地将这几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只字不提江天策之前的轻薄行为和背后可能隐藏的不良居心,伸出右手:“天策哥,欢迎归队。”
    她已经足够成熟,能够容忍人性中的灰色地带,懂得利用所有可以收归囊中的强大力量。
    江天策故作诧异地看向封绍,沉声道:“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看来之前都是误会。”
    封绍还记得他的气味——那是曾经若有若无地笼罩在伴侣身上的、令自己无法忍受的臭味,因此不但没有回应他的示好,反而越发暴躁,叼着祝真的衣角往后面拽了拽。
    江天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伸手和祝真交握在一起。
    有了他的加入,反抗军如虎添翼。
    赶在天亮之前,他用自己原来的身份做伪装,打着支援的名义,带着Omega组成的队伍光明正大地敲开高阶将领的家门,将一只只遇事乱了阵脚的缩头乌龟抓起来,送进监狱,等待最终的裁决。
    Omega们起先还对他这个唯一的Alpha深表疑虑,亲眼见到他百发百中的枪技和悍利干脆的身手后,逐渐心服口服。
    第二天傍晚,都城中的所有兵力被瓦解干净。
    她们活捉了八百九十名士兵,收编关押了近七千名各行各业的Alpha,杀死的人不计其数。
    士兵们被统一监禁在各大监狱中,其余Alpha们则进入嗣音会,由刚刚获得自由的Omega进行管理。
    羔羊与野兽的身份调了个个儿,曾经战战兢兢地服侍强权的Omega受到激越氛围的感染,手握生杀予夺的权力,很快对犯人们展开疯狂报复。
    等虞优昙和苏瑛收到消息赶往嗣音会时,广场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满Alpha们的尸体。
    他们死得并不轻松,有些人的生殖器被利刃切成碎片,就连阴囊都消失不见,有些人被剜去眼睛,割掉舌头,还有一些人四肢分离,身首异处。
    柔弱美丽的Omega手上染满鲜血,眼睛里闪烁着凶残的光芒,嘴角快乐地弯起,露出灿烂的笑容,那是遭到太漫长太严酷的压迫之后的集中反弹,那种刻骨的仇恨甚至逾越了理性和人性,在这个特殊的场合下,一股脑儿爆发出来。
    所有人都疯了。
    饶是见过许多大世面的苏瑛,面对这么血腥的场面,依然忍不住心惊。
    虞优昙朝天空连开六枪,才算勉强吸引了Omega们的注意。
    她的脸色很不好看,高声问:“你们在干什么?”
    几个Omega并肩摇摇晃晃地走来,她们身上的白袍已经被鲜血染成大红色,一副虞优昙才是异类的模样,理所当然地道:“我们在惩罚他们,他们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更多人出声迎合,自发地喊起响亮的口号:“惩罚他们!报仇雪恨!惩罚他们!报仇雪恨!”dаймёI.Iйfō(danmei.info)
    可虞优昙和苏瑛很清楚地知道,死掉的人里,并不全是作恶多端之徒,其中也包括没有欺凌过Omega的老人、还没来得及犯下罪孽的孩子。
    这状况超出预料,苏瑛看不过去,出声道:“就算他们确实死有余辜,等战争结束之后,我们会商量出一个统一的章程,进行集中的审判和执行,而不是在这里滥用私刑。”
    她的话立刻激起了众人的敌视,一个留着长发、满手是血的Omega大声反驳:“怎么,我们还要好吃好喝供着他们,让他们在这里享福吗?”
    她们团团聚拢,将苏瑛包围在人群中心,便是本来有些犹豫不决的,也迫于无形的压力紧跟上来,怀疑地打量着她。
    原来,群体盲从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注】
    虞优昙及时察觉出危险,拽了苏瑛一把,出言缓和剑拔弩张的气氛:“苏瑛不是这个意思,虽然都城已经处于咱们的掌控之中,但其它城市的援兵很快就会赶来,大敌当前,我们还有很长时间的硬仗要打,实在没有必要在这些垃圾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
    她招呼几个听话的手下过来维持秩序:“大家都辛苦了,赶紧把这里收拾收拾,回去养精蓄锐。还没死的Alpha暂时关进宿舍或者禁闭室,以后还能帮咱们干点儿体力活,减轻大家的工作量。”
    她巧妙地将矛盾从内部转移到外部,凝聚在苏瑛身上的敌对目光终于消散。
    苏瑛撇了撇嘴,眼不见为净地和虞优昙一起往外走,赶去指挥所了解最新的敌情。
    虞优昙低声解释了句:“咱们准备得太仓促,为了团结所有的Omega,很多事情必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虞优昙比苏瑛更适合做领导者。
    苏瑛沉默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
    注:摘自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