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她有主(婚后1v2) > 【番外】老沈篇?买下一个少年

【番外】老沈篇?买下一个少年

    简晚随伊恩抵达现场时已经人头攒动。
    这块场地被包下,中间是高高的圆形舞台,周围则是舞池和卡座,天花为露天设计,给摩擦燥热的空气注入一丝清凉之意。
    派对灯光过于嗨,简晚不小心撞了个服务生小哥哥,他手里的杯子碟子碎了一地,她连声道歉,从包里翻出今天刚刚兑换的一叠美金赔给他。
    伊恩突然伸手抽走一半塞回到她手里,拉着她胳膊就走。
    “哎,你干嘛……”
    “那些钱够买一百个杯子了,美人儿,你出手这么阔绰,小心被饿狼盯上。”
    一个人出门在外的确财不该外露。
    简晚夸赞他一个公子哥挺有安全意识,伊恩听完扭头瞅了瞅她,眉头轻挑,竟是有点要看好戏的姿态。
    坐在安排好的卡座,现场越来越热闹。伊恩请来不少街头艺人、小有名气的歌手以及着名舞团,气氛被炒得火热,她的注意力却总落在服务生身上。
    不是她走神,实在是这个群t太惹眼。
    从外表上看都是年轻俊俏的男子,这其实没什么,服务生从某种角度上也代表一家店的门面,重点是他们对女顾客相当殷勤,对她更是关怀备至。
    她吃盘点心皱了下眉,就问是不是不合心意。
    她被舞台灯光刺到眼,就问需不需要墨镜。
    她轻轻缩了下手臂,就问是不是冷气太大要调高温度。
    他们甚至想喂她吃东西,帮按摩。
    “那些小哥哥好像看上你了喔。”同席的华裔男士打趣她。
    “……”是看上她兜里的美金了吧。
    简晚总算意识到伊恩刚才笑容的真正含义,饿狼么,其实也还好,他们并没做什么逾矩之事,想傍上富婆无可厚非,毕竟少奋斗二十年太有诱惑力。
    她随意吸了口果汁环顾现场,忽地被一个少年的侧颜夺去注意力。
    帅气,清新,下颌线干净优美,竟跟沈渊有五分相似。
    少年也是敏锐的,察觉到简晚的注视偏头看来——正脸倒没那么像了,脸偏瘦,五官线条更深更柔和些许,却不显女气。
    一名络腮胡中年男人靠近少年,他们站在舞台附近,从亮闪闪的服装看应该也是今晚的表演团队之一,只见刚才还好端端的少年眉头一拧,抬手捂住肚子。明明五官扭动幅度不大,但从他的微表情,微微漫上水汽的墨绿色眼睛,都让人感觉他相当痛苦。
    中年男人很不爽,动作粗鲁地把少年推去后台。
    等简晚再见到少年时,他一个人安静靠墙蹲坐在地,双手环膝,松垮的袖子往肘部滑,露出青青紫紫的肌肤,肚子倒是一点都不痛的样子。
    而那个中年男人站在舞台下监督演出。
    台上坐着几名十八岁左右的少年,一群打扮露骨的漂亮女人围着跳热辣辣的贴身舞,少年们任由挑逗,衣衫不整,胯部高耸而湿润,周围是一片为女人喝彩的欢呼声。
    简晚皱起眉,低头百般聊赖吃了口芒果。十八禁舞蹈,当众s裤裆,是有够难堪,难怪那个少年宁愿挨打也要装病不上台。
    伊恩本来离简晚有段距离,兜转一圈似乎觉得她的反应比较有意思,拉着男友坐过来饶有兴致问她观后感。
    “我不喜欢。”伊恩热衷直来直往的交谈方式,简晚就直说了,“那个氛围让我不舒服。”
    从舞者到观众,从中年大叔再到那个被打伤的少年,本该是让人愉悦的舞台让她觉得压抑。
    伊恩挑眉,像是惊讶于她的敏锐。
    “那些女人不是女人。”
    通俗说法就是人妖,基本为男性,通过吃药打针等方式打乱内分泌生出女性特征。这个小国家因为宗教历史各方面原因造成男多女少,女性地位高的现象,除去女人,长得越女性化的男性越受欢迎,故而催生人妖产业链。
    简晚去洗手间时还在想这事。
    出来后脚下没留意,冷不丁踩到一只鞋。
    “不好意……”
    居然是那个侧脸像沈渊的少年,不知何时蹲在去洗手间的墙边,此刻正扬起脑袋与简晚对视。近距离才发现何止侧脸,他连眼睛都像沈渊,水光粼粼,清而深,像会说话。
    “我叫乌斯。”少年用流利的英语略微沙哑道,“姐姐,你喜欢我吗?”
    简晚一愣,她观察他的时候被发现了么。
    “我喜欢你,你可以带我走吗?我能帮你做很多事,做饭、洗衣、缝纫、修水管、打架我都会,我很便宜的。”少年语速不快,墨绿色瞳眸隐隐透着急切。
    简晚抿唇,脑子里不禁蹦出刚刚跟伊恩的一段对话。
    【那些舞团里不愿意变成人妖的男子呢?他们会怎么样?】
    【金字塔最底层,永远遭受践踏。】
    她完全可以婉拒的,世上不幸的人何其多,她也不是菩萨。但她心里生起了一分冲动——他很机灵,有拼搏的斗志,跟沈渊有相似的外形,大概这就是缘分,她乱七八糟想了一遭,其实就不到一分钟,她便想:好吧,那就救救他吧。
    乌斯的赎身费的确不贵,大约六万美金,跟传闻黑市里动辄十几万美金起拍卖价格b简直是白菜价。
    完事后她被伊恩带入舞池玩,她不会扭跟着瞎嗨,渐渐的,她发现身边多了一名男性,伊恩觑了眼,嘴角噙着笑让出空间,她一点点被男人b到角落。
    “沈……”
    他拉下口罩淹没她的唇。
    在这种场合亲吻很常见,不会引起多少注意,她背贴墙,双手揪紧男人胸前衣衫,仰头有些艰难地含吮喂进来的舌。不知是不是刚跳过舞,他气息较以往重,滚火似地烫她内壁。
    “唔……别在这……”
    轻推好几下沈渊才听话地停下来,简晚紧张兮兮地替他拉上口罩,“你疯啦?万一被人认出来怎么办?”
    他平时虽然会捉弄她,但都有分寸,今天是怎么了?
    “嗯,我下次会注意。”
    这么乖。
    “你怎么在这里?是来工作的吗?”
    沈渊注视她澄亮的眼睛,工作?当然不是,在联系不上她之后他就订机票坐船过来了,但他开口却是,“工作室团建,顺便来看看你。”
    原来他刚刚真一眼认出她来了,简晚心里回甜,佯装不开心,“看我只是顺便啊。”
    沈渊低笑,“那容容是想我以后第一时间来陪你?”他拂过她颊畔的碎发,目光拉得很近,像在分辨她脸上表情。
    想倒是挺想的。
    简晚伸手戳他胸膛,“好啦,说笑的,我没那么不通情达理。”
    男人眼底期盼的浮光微微黯淡,又听她问起小奕。
    “他在酒店,总是念着你,要跟我去看看吗?”
    简晚一听小宝贝在酒店很想现在就冲回去,不过还是理智地忍住了,“工作人员都在不方便,有夫之妇去你房里看孩子像什么样,反正我待两天就走,跟小奕说妈咪很快就看他,到时候我们再约见面吧。”
    “嗯,好。”
    沈渊喉结微微滑动,轻捏她柔软的手,简晚总觉得他欲言又止,可他最终只是在她唇上亲了两口就离开了,小奕确实还在酒店需要照顾,他没法久待。
    乌斯靠坐在沙发目送男人离开,背部一点点打直。
    大约一个多小时前,在注意到简晚的时候他也发现那个男人了,靠在喧闹的人群之外望着她,帽檐下的眼神看不清,氛围仿佛一根绕上女人的蚕丝,随后男人找准时机上前跟她跳舞,搭讪,再到墙角自然而然亲吻。
    他是不清楚他们什么关系,看上去倒像她对有好感的异x不排斥亲近。
    派对接近尾声,有人还要继续嗨,简晚一方面要安顿刚赎身的少年,一方面也是自己疲乏了,带着乌斯提前退场。
    伊恩看夜深,二话不说把他们载回酒店。
    简晚托酒店人员去买一套男士衣服,药膏和夜宵,乌斯则进浴室洗澡。
    伊恩斜倚在一边看她像小蜜蜂忙来忙去,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你两位老公知道你买了个男人吗?”
    这话听着不太对味啊。
    简晚想了想,“我这是做慈善。”
    “你当作做慈善,人家可不一定这么认为。”伊恩说话就跟开玩笑似的,转而往沙发一瘫,“好累啊小晚晚,给我弄杯柠檬水呗!”
    很快乌斯洗完澡出来。
    “桌上有吃的,你……”简晚温和的目光触及少年的刹那陡然生变,慌乱地错开视线,“乌斯,把衣服穿好!”
    少年上身赤裸,腰身仅围了件长款浴巾,身材削瘦而结实,水珠点缀在他身上几道疤痕,显示出不符合他年龄的野x。
    “姐姐,你讨厌我了吗?”他声音流露出哀伤。
    “不是,你应该把衣服穿好。”
    “我喜欢你,姐姐。从你买下我的那一刻,我就是你的人了。”少年轻幽幽道。
    *
    po18首发,谢绝转载。
    &lt;a href=&quot;<a href="www..tw/books/701741&quot;" target="_blank">www..tw/books/701741&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www..tw/books/701741&lt;/a&gt;" target="_blank">www..tw/books/701741&lt;/a&g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