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俗家弟子h(1v1) > 第六十八章信
    从白马寺中出来,秀儿瞧见她这幅样子,吓了一跳。便连忙上前,拉着她的衣袖道:“小姐,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么?”
    白双摇摇头,别过眼,径直上了马车。
    但秀儿还是看见了,她满是污迹的面上,那双灵动的眼,此时肿的似是颗核桃。
    秀儿心中担忧万分,她皱了皱眉,转身也准备上马车。却瞧见了不远处停了架马车,马车旁站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向公子。
    白府的马车在片刻之后,便摇摇晃晃的朝着香山脚下去了。
    向南上了马车,让车夫赶着马车就跟在不远不近的后面。
    再进京城时,天色已晚。
    如今已是盛夏,白双在马车中闭眼小憩。她身上穿的还是绸缎,一点都不清凉。
    早一月,秀儿都已经换上了薄纱,但是白双似是病的严重,极度畏寒。
    看着自家小姐变的这般消瘦,她心头自然心疼。
    马车停在白府门口时,正巧暮色四合。
    白氏听着他们回来了,便亲自出来,接了白双回去。
    看见她一身如此的时候,白氏吓了一跳。见没出事,便没多问,牵着她的手回院子去了。
    秀儿走在后面,还未跨过大门槛,就被身后的一人拉了个踉跄。
    向南扶住了她,又往后退了半步说:“秀儿姑娘,双儿她……怎的从寺中出来,就成了这样?”
    听着这温润如玉的声音,秀儿瞧去。
    一张俊秀的脸映入眼帘。
    分明往日见这位向公子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但今次,她莫名的心如鼓擂。
    “向,向公子。”秀儿行了礼,才低着头说:“奴婢不知,小姐她也不肯说。”
    “哦——”
    闻声,向南的目光朝着里面看去,眼中闪烁着复杂的情绪。
    “向公子可是要进去坐坐?奴婢这就去通告。”
    “不必了,”他收回眼,从袖笼中拿出了一枚明黄锦囊说:“秀儿姑娘,麻烦你将此物交予双儿。”
    秀儿看了一眼,就惊道:“这……是何物?”
    世人皆知,这世间能用明黄的人,只有皇室。
    向南垂眸,眼下一片阴郁。
    “此乃太子听闻双……白小姐病了,特意找高僧诵过经的玉。你交予她便是,我,先走了。”
    说完,他便转身匆匆离去。
    秀儿还未曾回应,见他离开,只得握着这烫手的东西,回了院子。
    “秀儿,你去给小姐准备洗澡的热水。”
    刚刚踏入院子,白氏就唤了一声她。
    秀儿只得将锦囊揣着,先去烧水了。
    白氏坐在桌子前,陪着自己的女儿吃了些东西。
    今日,白双的胃口似乎更差。
    她担忧道:“双儿,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娘亲。”
    闻声,白双勾了勾唇,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出来,说:“娘,您别担心。双儿很好,双儿只是累了,想早点休息……”
    “双儿……”白氏幽幽的叹了声气,却也只得起身,又道:“那为娘便不打搅你了,你好好休息。如今回了家了,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尽管告诉娘。千万别闷坏了身子,知道么?”
    白双起身,屈膝行礼之后道:“娘亲慢走。”
    白氏依依不舍的离去,秀儿已经往浴桶里灌了热水。
    她任人搀扶、宽衣,进了浴桶中。
    低头,才瞧见了落在地上的那封信。
    白双便抬声叫道:“秀儿,帮我那封信捡起来。”
    “小姐洗完了再看吧,若是这信沾了水中,模糊了字迹便麻烦了。”
    秀儿应声而来,捡起了地上的信封,没有交给她。
    白双却闭了闭眼,似乎并不打算看,只道:“烧了吧。”
    眼不见,心不烦……
    “这……”
    她看了看这信封,是用黄纸底、红线描的框,俨然是佛们用的东西。
    白双不耐烦道:“去!”
    秀儿满面为难,却还是出去了。
    可真的听见她出去的时候,白双又睁了眼。
    算了,那信能有什么好看的?
    无非是家国情怀,无非是殒身治朝,无非……应允来生。
    应当是无趣。
    看了,还得白白念他一念,给自己徒增烦恼。
    于是,她并没有出声叫住秀儿。
    接着,很快就闻到了一股子纸张燃烧的气味。
    白双收了心,自嘲一笑,松开了方才不自觉握紧的拳,就又闭上了眼。
    ……
    沐浴过后,白双从屏风后出来,秀儿用干帕子给她的头发勒水,她则坐在闺房门口问道:“那封信,烧完了么?”
    秀儿闻声一笑,“奴婢就知道,那信于小姐而言,是重要的物什。奴婢怎么敢真的烧了?此时就压在您的枕头下呢。”
    白双听了,莫名觉得心落地了几分,面上却又怒斥道:“你不听我的话,明日便让人将你发卖了!”
    知她说的是气话,秀儿只咯咯笑着,为她擦着发上的水珠。
    月上树梢。
    白双擦干了头发躺回了床上。
    她望着黑漆漆的床帐顶,终是伸手去了枕下。
    指尖触碰到那信封时,她终究心一横,去点了灯,便拿着信封坐在了灯下看起来了。
    双儿,我此去之路是不归途。
    这几月与你相识、相知,是我一生都不曾想过的事情。但与你许下的承诺,今生恐难实现。
    若有来世,你只需等着我出现,再同你完成今世未完成的约定。
    届时,汝漓自当不再畏首畏尾。
    望你不要太过悲伤。
    我此生是负你,也负了自己。
    但终有一日,我相信,你我定会湖海相逢。
    望珍重。
    汝漓。
    寥寥数语,似是紧急之下才写出来的一封信。
    说是信,白双更觉这只是一张字条。
    她本压抑下的怒,被这几句话扰的翻涌。
    他还不如不留言语!
    这只言片语,是不是在说,他其实无话同自己说?
    手中的信封已经揉成了团,而这张信纸,却还平展如新。
    白双倏地落了眼泪,但面露冷笑。
    “谁要与你相逢?明日我便让娘去说媒,嫁作他人新妇!”
    话虽这么说,但她还是又来来去去、仔仔细细的将信看了好几次。
    纵使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汝漓是真的抛下她去了,但白双却觉得心思平静了很多。
    仿佛,未来有一日,他们真的会山水相逢。
    而他也说了,不愿她太过悲伤。
    白双将信纸折好,装进了揉皱的信封中。
    她自言自语般道:“你觉得我会伤心?可笑,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有过露水情缘的花和尚罢了。你真以为你就算自焚为世,佛祖便能收下你了?做梦!倒不如在这世间……”
    说到最后,她凶巴巴的神色渐渐的消散了。
    倒不如留在这世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同她相守一生,多好。
    回到床上,白双深吸了口气。
    那鼻尖的红润分明是要哭的征兆,但她却握着拳,似是捏着什么东西,沉沉睡去了。
    ……
    夜半叁更。
    街上更夫不再报更。
    忽见两道身影从街上的屋顶掠过,直直的去了礼部侍郎府的方向。
    这几章写的比较细腻,得过渡下,也有点卡文
    不保证日更,抱歉
    谢谢大家的珠珠和留言,  所有的评论我都看过了,爱你们~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