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也正好,这一晕不止是因为楚清河情绪起伏过大,还有就是那药效最后的威力,等人醒来后,应该就正常了。
    林渚白给楚父楚母都解释清楚了,便送走了略带着些失落的两人,这也正常,本身不生也没什么,这都以为有了,搞了半天是乌龙,难免会如此。
    楚清河再次醒来间隔的时候并不长,但他恢复记忆后想起自己这段时间搞的事,还在大庭广众下哭了,就一点也不想再睁开眼了。
    一旁拿着卷地理志看着的林渚白察觉到他醒了,没好气的拍了拍他:“现在知道不好意思装睡了?”
    楚清河叹了口气,睁开眼。
    林渚白眼神危险:“我不能生孩子,你很失望?”
    “哪有。”
    求生欲让楚清河赶紧开口:“这不是太丢脸了嘛。”
    一想到楚家整个家族,甚至包括这地界的其他人,都知道他这骚操作,就感到一阵的窒息。
    社会性死亡也不过如此了。
    他这一晕,也不知道流言会再怎么传了。
    林渚白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能看楚清河的笑话,他挺高兴的。不过又想到以对方现在的威望,说不定外面的人真以为他怀了又没了,他一下又笑不出来了。
    得把锅扣回去才行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