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耳少年——涛涛颇为委屈地弱弱瞪了一眼叶濯林,又转过身以一种告家长的姿态冲着景曳甩手。
    景曳耸肩,这是他的两位一个更胜一个为老不尊的主子,他也没法出头。
    看涛涛嗯嗯啊啊了半天,叶濯林半蹲下|身,拖着下巴道:“咦,他还不会说话啊?”
    景曳回:“要慢慢学的,他之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凶兽,没怎么接触过人。”
    “等他学会把自己的耳朵藏住,可以丢私塾里念几年。”
    “这……”景曳看起来有些不赞赏,“毕竟天生是凶兽,虽然现在不太像,但读书是不是有些为难?”
    叶濯林抱着剑半倚在景行身上:“也是,随它喽,不过总要学会先把耳朵藏起来,不然随便跑街上溜达一圈都能吓死人的。”
    门外贺啸又开始叽叽喳喳,像是很不满国师私自在将军府过夜数日,搞得他连将军一面都见不到。
    “不急,反正日子还长。”景行突然说。
    太平盛世,一派其乐融融。
    “也是。”叶濯林推开门,伴随着贺啸的骂声,整个人晕了一层初日的光晕,显得格外温柔。
    竟是他身上难得出现的岁月静好的感觉。
    “日子还长。”
    足以将过往岁月捋成诗章,再去向往今后。
    倒也恰巧合适。
    作者有话要说:  2020最后一天完本哈,谢谢一直追文的小可爱,更感谢评论区一直留评的大可爱淙潼,不然真的就更不下去了哈哈哈(留出扑街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