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人的嘴唇上落下一枚带着牛奶味道的吻,白兰笑着说:“但是我的心理年龄,可早就成年了。”
    一夜好梦。
    当太宰治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少年已经离去。
    他们二人就这样维持着这样一年一见的默契。在武装侦探社的日子里,福泽谕吉曾询问过他什么时候结婚,但太宰治想了想,他想到了白兰曾经说过的那个时间。
    “2025年吧。”
    太宰治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时间是一个契机。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2024年一整年,太宰治都没有见到白兰的身影,对方似乎完全消失在他的身边。
    已经三十岁的太宰直接请了长假,背着行李跑到了意大利。他根据曾经和白兰聊天时的记忆,慢慢走过每一处白兰曾经走过的地方。
    这一走,就是一年。
    2025年元旦,太宰治孤独一人坐在西西里岛的街头,叼着一根烟。周边没有什么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同自己的家人度过。太宰治知道白兰的家在西西里,但是白兰说的住址并不是居民楼,而是一片商业街。
    叹了一口气,正当太宰治以为自己梦要醒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太宰,我回来了哟。”
    “当然,这一次,不会在消失了。”
    太宰治吸了一口烟,吐了出来。
    “你这个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