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狐狸精爱上大灰狼 > ρǒ18ɡν.νìρ 分卷阅读10

ρǒ18ɡν.νìρ 分卷阅读10

    的脸上一脸淫荡,本是少女的身体却有着那么大的奶,一脸发情的看着何宇,弄得何宇一下子就硬了。
    “你好骚啊,许纯”何宇故意叫许纯的大名。
    “我没有……我才没有…你胡说”许纯回答。
    何宇甚至能想象到许纯说这话时的神情,她总是这样一脸淫荡的说出单纯的话,要不就是一脸清纯的做出淫荡的事情。
    “宝贝,你们宿舍有人吗”何宇试探的问了问。
    “没有,怎么了。”许纯刚发过去,何宇的视频电话就打来了。
    “宝贝,我想看看你,就给你打了”何宇说……“嗯”许纯此时盖着被子,捂的紧紧的,她没穿睡衣,身上只有内裤和胸罩。
    “宝贝,你不热吗,裹那么紧,把被子往下拉拉,我想看看你的奶”
    许纯不好意思,没有动作,但是何宇的声音太蛊惑她了,许纯拉了下来,露出了胸。少女的胸被挤的满满当当在身前,弄得何宇心慌。
    “宝贝,帮我揉揉她”
    许纯揉着自己的胸,想象是何宇在揉着自己。那天临走的时候,何宇把自己按在酒店门上,对自己上下其手时,就是那样玩弄自己的。他时不时拍一下自己的奶,弄得它上下乱晃,时不时用舌头舔着自己的胸,用指头拧着自己的乳头,弄得自己连站都站不稳。
    “宝贝,我看看下面湿了吗,把内裤脱掉。”
    许纯扭捏的把被子掀起来,把内裤脱到了脚踝上。把小b暴露在了镜头前。
    “宝贝,用你的俩根指头把他撑开,我看看里面。”
    许纯照做着,用指头把小b撑开,里面的嫩肉暴露无遗。
    “宝贝,你看,她还收缩呢,一张一合的,是不是想我了”
    许纯已经在何宇的挑逗下湿的不行,渴望的看着何宇。
    “宝,学我插你那样,把手指插进去。”
    许纯把腿大张,用手指插进去,一脸情欲的看着何宇。
    “骚h,动手指。”说着,何宇把手放到了自己的那个上面。
    “……啊啊啊啊啊………哥哥”许纯的呻吟声从手机里传来。
    “骚h,继续叫,哥哥很喜欢。”
    “………啊啊啊啊…………嗯嗯嗯……好想哥哥的大jb………c我阿…………”许纯忘情说叫着,她声音本来就甜,叫起来就更骚了。
    许纯双腿打开,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胸,一只手插着自己的下面,还用淫荡的表情看着何宇,嘴里不住的呻吟着,简直太骚了,这还是那个一脸无害的清纯妹妹吗
    嘴边挂着我的精液出去逛街
    “骚h,这么着急干嘛”周一涵挑逗着顾梨,迟迟不进去。今天顾梨格外的兴致好,还没怎么样就先湿了一大片。她想直接就坐下去,自己动,结果周一涵非要折磨她。
    “那你要怎么样嘛”顾梨眼神里都是可怜。
    周一涵用jb擦擦顾梨的脸,最后停留在嘴边的时候,顾梨就明白了。她直接含了上去,为周一涵虔诚的kou交,舌头还时不时挑逗着周一涵的jb,弄得周一涵感觉刺激到不行。她边吸吮着,边用眼睛仰视周一涵,眼神里都是放荡,情欲。
    “好好吃,乖,小母狗”周一涵摸着她的头。
    顾梨想赶紧伺候好周一涵,让她插进来。结果等到周一涵爽的射到她脸上以后,这个男人却说:“把精液留一点,在嘴边,穿好衣服,跟我出去走走。”
    顾梨本就长的好看,回头率高,可她现在脸红的不行,因为她嘴角还残留着周一涵的白浊。胸前也残留了些,流到了乳肉上。顾梨走路胸一颤一颤的,慌的人移不开眼。
    “你看看,你说那些男人在看你哪里,顾梨”周一涵故意问。
    “我不知道。”顾梨没回答。
    “你不知道吗?你不知道你的那俩只奶子有多骚?有多勾人?还有你的屁股,又大又翘。你再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完全就是被我搞了的表情,你说他们会看不出来吗?”周一涵故意羞辱着顾梨。
    “哎,那是谁啊,在跟你打招呼。”
    原来是顾梨的同学。χsγùSんùЩù.cом(xsyushuwu.com)
    “哎,顾梨,出来逛街啊,这是周一涵学长?”
    “嗯,我们是男女朋友。”周一涵抢先回答。
    他又说:你猜你的同学在说你什么,顾梨。”
    ——
    “卧槽,刚刚穿那么骚的是顾梨?”一堆男生惊讶着。
    “你们有没有发现,她嘴巴上,那个白色的………会不会……”
    “不是吧,肯定是喝牛奶了吧”
    “唉,我女神居然被捷足先登了,亏我还一天想着她的胸器”
    —————
    走了一圈,顾梨的羞耻已经到达了顶端,周一涵这才放过她。把她带回家压在落地窗上操,如了顾梨的愿。
    顾梨的奶子在玻璃上摩擦着,周一涵边操边说:“你猜对面会看到我们吗?”周一涵这么一说,顾梨更紧张了,显然夹的更紧了,她一想到自己可能会看着,就有种异样的感觉。
    她放肆的呻吟着,幸好别人听不出来是她顾梨。
    “…………啊啊啊啊啊………主人……小母狗要被操死了”
    “怎么…刚刚不是挺厉害的吗?现在就不行了?”周一涵恶狠狠的顶撞着顾梨,羞辱着她,折磨她的羞耻心。
    “你看你的骚样,顾梨,你就像个缺了男人干就不能活的骚h”
    “………啊啊啊啊啊………好大好大”
    周一涵把她死死地按在玻璃上,顾梨觉得自己都要被对面看到了,想到这里,小穴就不自觉抖动了一下,夹的周一涵差点射出来。
    “腿分开,顾梨”
    “叫出来,再大点声”。
    顾梨已经湿的一塌糊涂,偏偏周一涵还在说。
    他在顾梨耳边,边用力的顶着边说:“怎么这么多水,还越c越紧了,这么骚?。”
    顾梨已经被操的流了眼泪,她只能转过头,哭着跟周一涵说:“………啊啊啊啊啊……爸爸轻点,骚h要被玩死了”。顾梨往前挣扎,被周一涵拽住,狠狠地又顶了回去。
    “你再跑,我会更大劲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