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式微式微何时归 > 第二章:初相见,威逼挟

第二章:初相见,威逼挟

    我第一次见祁韫和齐临是及笄那年,那个时候,父亲还是大华王朝如日中天的司空,京都的歌谣“不入司空府,不识人间极”几乎传遍了街头巷尾。
    父亲膝下子嗣单薄,只有我一个独女和哥哥一个独子,从小到大极尽宠爱。笄礼那天,宫中最得势的亲王也来到司空府贺宴,我便是在那时候见到祁韫和齐临的。
    他们是一个翰林供奉带来的学生,坐在宴席角落的祁韫和齐临,因着那太过夺目的美貌被父亲唤到了前面。
    我听厌烦了笄礼后那些女德戒规的絮叨,又听闻宴会上有两个貌美的公子,于是让雀儿顶替,我偷跑了出去。
    隔着屏风,也被那俩人的容貌所惊摄,我挑开帷幔想看的更清楚,却撞上了一对幽谧的眼睛,那是祁韫的双眼。
    他也直直地盯着我,我不甘示弱昂起头看了回去,他勾了勾嘴角似是而非地笑了笑。
    旁边的齐临跟着他的视线看了过来,眼神有些凶巴巴,看他的小鹿眼太过可爱,我没忍住笑了,他瞪了我一眼后转过头两个人端端正正的坐着。
    宴会结束后,借着要学习礼乐诗歌的由头,我要求父亲将祁韫和齐临招进府里做我的老师,父亲刚开始不同意,我就把府里闹得鸡飞狗跳。
    恰逢母亲的忌月,我将父亲房里年轻貌美的婢女们全打了一顿,有一个和我一般大的没有经住板子,断气后雀儿偷偷央人扔到了乱葬岗。
    闹得实在太厉害,父亲终于同意了我的要求,可是听闻那齐临死活不肯来,我气不过,提着鞭子就去了翰林院。
    那日,翰林供奉们刚陪皇帝吟诗赏物结束,我就冲进了他们的房间。
    齐临看见我,气的眉毛都飞了起来,冲我吼道:“我不愿教你,你速回吧!你一个女子,拿着鞭子在翰林院撒泼,也不怕辱没了司空府的名声!“
    我气不打一处来,拎着鞭子就要朝他甩去,却被祁韫拦了下来,他捏住我的手腕,沉声道:”冯小姐,我师弟年轻气盛,还望冯小姐担待。我和师弟既非翰林学士亦没有过人的才识,冯小姐是贵女,理应由大华最优秀的学士教您。“
    我被他噎住半晌说不出话来,旁边的那个翰林供奉拘谨地站着,我指了指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供奉还没回答,齐临就急匆匆插话:”你这个小魔女,这件事情跟老师有什么关系?“
    看着他充满怒气的好看的脸,我心里有了主意,使劲甩了甩鞭子,一下抽到那供奉的脚边,颇有些得意地说:”老师辛辛苦苦多少年才爬到供奉这个职位,家中老小定是不少,可是教出这样不听话的学生,这恐怕得问责吧!“
    看着他们瞬间难看的脸色,我又补了句:“你们两个说到底也就是个陪人玩乐的,翰林院可不缺你们这样的,若是来司空府,我心情好,说不准你们这玩乐的也能一步登天!“
    齐临气的挥起了拳头,我收起鞭子,头也不回的回府等好消息去了。
    那时可恶可恨的我啊,如此盛气凌人,侮辱他们,祁韫却面不改色,顺从我的要求,但凡我多一点心思,就会想来他哪里是个小小的翰林供奉和我能挟住的人呢?
    叁个月后,祁韫和齐临如我所愿被招进了司空府,我们叁个宿命般的纠葛由此开始了。
    若是早知道是这般结局,这辈子我都会离他们远远的。然而,不愿认识他们的是西漠营伎幼良,却不是司空府的冯薇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