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式微式微何时归 > Ⓟò1⑧M.⒞òM 番外之第三视角(一)

Ⓟò1⑧M.⒞òM 番外之第三视角(一)

    辅国大将军齐寰磊和惠妃还得势的时候,江州巡抚顾家因着手握粮仓江州,又和辅国大将军有姻亲关系,在江东一带,势力之大一时间无门户可及。
    江州巡抚的大公子顾昀3岁识字百千,5岁作诗,8岁出赋惊艳众人,是江东绝无其二的神童,且其风姿绰约,在江东鹤立鸡群。
    未满12岁,想要结亲的大门小户能从苇河的西头排到东尾。
    然,天下之势风云变化,顾昀12岁那年,辅国大将军满门抄斩,累及江州顾家,同罪处置。
    出事时,适逢辅国大将军10岁的独子齐煜在舅舅家,江州巡抚赶在抄斩顾家的圣旨和兵马到来前,将顾昀和齐煜托付给自己的旧识——裴许。
    裴许在江湖和朝廷上都没有什么名望,但其,实则腹满伦诗书,还是个弄权谋计的世外高人。
    顾昀的父亲和裴许相识缘于一次相救,裴许比着顾昀并没有大多少。
    可他生性桀骜,年轻的时候得罪了权贵,差点被处死。
    所幸被刚到任的江州知府,顾昀的父亲所救。
    此后的时间里,都是顾昀的父亲接济裴许。
    裴许虽桀骜,却也是个君子,承恩必报。
    当两个年幼的孩子被顾昀父亲的心腹侍卫死里逃生地送到裴许手里时,他就知道,自己的逍遥日子到头了。
    裴许没有什么钱,靠着侍卫留下的一串铜钱,将两个孩子拉扯到17,15岁,其中艰辛无人可知。
    齐煜从小性子骄奢,从未吃过苦,突遭变故完全无法接受,一年的时间里都只是呆在裴许的小屋子里。
    反倒是顾昀,将所有的担子扛在了自己肩上,宠着这个小表弟。
    最苦的时候,家里只有够两人食用的米了,顾昀全部留给了齐煜和裴许。χsyǔSんǔЩǔ.cǒм(xsyushuwu.com)
    那时候正是冬天,鸟兽鱼虫全无。
    恰逢镇上一户商人的幼子夭折了,那商人悲痛不已,连抬棺轿的人都要算好八字。
    据说为了好让孩子下辈子继续投胎到自己家,改了姓名和八字的顾昀恰好被看重了。
    顾昀生的风流倜傥,那商人自是欢天喜地想要他做这个差事,还给他双份的酬劳。
    顾昀本想瞒着表弟,却不想商人阵仗太大,齐煜得知了这件事。
    还没有从锦衣玉食的身份中完全转过的齐煜大发雷霆,将家徒四壁的屋子砸的破破烂烂。
    满眼通红冲顾昀吼道:表哥,你怎会做这种事!你怎能做这种腌渍事?你是江州巡抚的大公子,你是江东第一才子,你不能这样!。“
    这是第一次,顾昀完全不顾齐煜的意思,他恍若未闻。
    不仅如此,他甚至毛遂自荐,为商人的幼子题了一首悼词,拿到了叁倍的酬劳。
    抬棺的那天,忽降鹅毛大雪,顾昀穿着白色的孝服,布满冻疮的双手通红,像是下一秒就要滴下血来。
    齐煜躲在干枯的树木后面,看着表哥吃力地抬着棺木,白色的孝服上隐约见到血迹渗出,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前行进。
    祁韫全身都是汗,被冬日的冷风一吹,领口袖口甚至结了冰。
    他落下泪来,那是齐家遭变故后,齐煜第一次流泪……
    那天回来后,带着几两碎银的顾昀病倒了。
    也是那时候,齐煜才知道,表哥的身体不好已经很久了。
    齐煜拿着顾昀带回来的碎银,带着顾昀去县里最有名的大夫那儿看病。
    脱下衣服的顾昀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布满了后背和胳膊,有些已经流血了。
    齐煜愣愣地盯着顾昀,他却抬起头扯了扯嘴角,用微弱的声音安慰他:“不碍事,也算值得了。“
    齐煜知道,那一定是其他抬棺的人弄出来的。
    他急速跑开,不想让顾昀看见他流泪的模样。
    那天后,齐煜好像一瞬间长大了。
    他开始喊顾昀韫哥,唤自己为齐临,从前那些公子哥的小脾性,一夜间不复存在。
    他和顾昀一起,担起了这个随时会倒塌的家。
    然而,少年时期的性格是如此的强势,当齐煜遇到冯薇央的时候,他所刻意隐藏的那些自私,暴躁,懦弱,游移不定统统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