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ABO futa百合】星际偷心贼 > 第三十六章丶我愿意(正文完)

第三十六章丶我愿意(正文完)

    第叁十六章丶我愿意(正文完)
    于昕桦停顿了有多久?几秒钟?一分钟?十分钟?常久笙是不知道了,她全身紧绷的肌肉在此刻一下子都放松了下来,即便知道自己接下来可能会面对更加猛烈的艹弄,此刻她也必须放松,呼吸也从杂乱无章变为有序的急促,她整个人瘫软在床上,口齿不清地说道:“我…我错了…”
    得,终于肯认错了,不过于昕桦也没有说她是在报复被绑了不是?
    “宝贝你没错,”要是真让小坏蛋认错成功,她也就没理由了,“我不希望你像其他的Omega一样,做Alpha的附属品,”她开始缓缓抽动下身,避免气氛冷下去,“我希望你做勇敢的常久笙,在家是我的宝贝,在外是勇敢的自己,我愿成为你的爱人,而不是你的束缚。”
    常久笙听得晕晕乎乎,能理解可是又无法理解透彻于昕桦想要表达的意思,她只想这个人现在停止这么过分的行为,可是几次高潮过后敏感的身体在轻轻的摩擦下也能迸发无比的快感,把她冲得找不着北,接下来她就听到于昕桦一遍继续疯狂艹她一遍说什么她很高兴被常久笙捆,什么不要怕她,想做就做,还有对她担心她的伤表示欢喜云云,她没有听得太真切,因为于昕桦的声音也越来越抖,断断续续。
    直到最后一句,腺体破开早已没有防备的宫口,常久笙被送上了今晚第四次高潮,刚好她清楚地听见了于昕桦在她耳边说:“我爱你宝贝。”随后于昕桦就把自己的“爱意”全部射进了常久笙的肚子里,滚滚爱意灼得常久笙不停颤抖。
    常久笙经历了一晚上的欢愉,最后带着于昕桦的爱语入睡了。
    于昕桦一回到警局就突然被紧急升为局长,接手一大堆局长的事务和负责人员分配等,搞得火热了几天回来工作的小情侣两个一脸懵逼。
    周尺璇呢?
    没有人知道。于昕桦放假那天周尺璇还是正常上下班,红着眼看着常久笙把于昕桦抱出警局,是的,抱出去,矮了Alpha十几厘米的Omega强硬地搂着恋人的腰,还把人家双手都握住,气鼓鼓地“胁迫”着于昕桦提前下了班,那样子看得许多单身狗气血逆流,都不想工作了,妥妥的秀恩爱。
    然后周尺璇在自己办公室捣鼓了半天,又翻遍各种储存室,到了下班的点就拎着个大包溜了,这还是几年来她第一次准点下班,以前都是为了多看两眼副局,不过现在副局有了小娇O,也怪不得局长疯疯癫癫的了。
    第二天,局长没来,副局在家里养伤,没人可问,大家也没当回事儿,局长偶尔会翘班回军部找父母,消息灵通点儿的都知道。
    第叁天,局长依然没来,联系副局也一问叁不知,军部甚至都来了人……
    第四天,副局回来了,和军部的人沟通过后于昕桦就被升为局长了,并且被告知周尺璇失踪,这个案子由军部接手,他们不用管。
    疑似情敌消失了,第一个开心的就是常久笙,但是知道真相后又开始为她提心吊胆起来。原来周尺璇要求父母向于昕桦家里提亲,但是她父母并不是很像让她嫁给于昕桦,而是嫁给于昕桦的一个Alpha哥哥,周尺璇不干,于是和父母约定,等她把手上最棘手那个案子搞定就去提亲于昕桦,可是…现在案子没有多少进度,于昕桦却有了对象,周尺璇有些急了,又被常久笙故意秀恩爱这么一刺激,直接失了智冲人家大本营了。
    结果不出意外她的追踪信号在人家的临时据点消失,偶尔会传回来生命体征数据,但是位置信息总是杂乱的,虽然周尺璇平时不怎么听话还经常惹祸,但毕竟是她家里唯一的女儿,在军部任职高官的父母直接出动了,这事儿也就轮不到她们警局管了。
    听完这些,常久笙也幸灾乐祸不起来了,周尺璇要追击的是一个星际海盗组织,组织体系非常庞大,内部也分为很多个派系,情况复杂得军部也不敢轻举妄动,结果她竟然去送菜了,只是想靠这个为难周尺璇的父母看傻了。
    爱情使人失了智。常久笙回想她的于昕桦,简直就像一场梦,十四岁之前是甜蜜的公主梦,接着是五年的地狱求生梦,现在是少女的爱情梦,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场梦是什么,会在什么时候来临。
    如果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那就许愿醒来能够遇见她吧。常久笙在心里默默想。
    察觉到常久笙的走神,于昕桦把人捞过来狠狠地亲了一口,亲得她不好意思地直往自己怀里钻:“在想什么呢?”于昕桦把人抱住,往办公室里走。
    常久笙埋头装死,直到进了办公室才小声地说:“外面…外面那么多人呢…你就…”就亲上来了。
    始作俑者于昕桦却一点都不感觉到害羞,她把人从怀里捞出来和自己对视:“那之前你在这里凶我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些呢?”常久笙眼神躲躲闪闪就是不敢看她的眼睛,于昕桦又在她嘴上啄了一下:“看着我,宝贝。”
    之前?之前那是被于昕桦气到了,没有想那么多,而且周尺璇还在一旁蠢蠢欲动,哪有那些莫名其妙的心思,只想把人拖回家锁住,但是…从结果上来说也是狠狠地秀了一波恩爱,并且宣布了于昕桦有主了(?),而且平日里行事严谨,偶尔还有些凶凶的副局被一个Omega凶,还不敢还嘴的时候,看到的人都是非常震惊的。
    常久笙听话地看着她,支支吾吾说:“我那不是…被气的嘛…”
    于昕桦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看着她:“宝贝你是不愿意其他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常久笙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其实现在全警局都知道她俩关系“不正当”了,是什么给了于昕桦她俩还在偷情的感觉?
    “不是…我就是…那个…”常久笙憋红了脸不知道该怎么表述,她抓着于昕桦的衣袖,想开口却卡住了,最后直接双手圈住于昕桦脖子来了个深吻,急切而稚嫩,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不愿意和她亲近,柔软的双唇住另一双同样柔软的唇瓣,明明是很纯情的触碰,却因为是常久笙主动而不那么一样。
    于昕桦主动张开双唇,把常久笙四处探索的小舌放了进来,然后慢慢引导她和自己纠缠,两条香舌不停纠缠,抵死缠绵,谁也不愿先放开,令人脸红的口水交换声音不绝于耳,来不及吸住的液体从嘴角流下,却没有人在意它的去向。
    渐渐地,体力较差的常久笙先败下阵来,她被于昕桦抱在怀里,承受她更为深入的温柔的进攻。
    一番温存还没结束,就响起了煞风景的敲门声,常久笙推了推于昕桦,想收回被拉出去反复舔咬的小舌,却被于昕桦含住又惩罚性地咬了一下。“唔……”常久笙轻呼出声,锤了两下于昕桦,这才把小舌收了回来,“风情万种”地斜了一眼某人。
    于昕桦压下去还想把人按在怀里欺负的冲动,在常久笙耳边厮磨:“多半又是许策那家伙,不用理她。”自从于昕桦和常久笙关系被大家揣摩明白后,大家都不想在两人都在一个办公室的时候去汇报工作,没准儿撞破人家好事儿,那多尴尬。不过最近追常久笙债那群人被彻底收拾了之后,许策也不用时时刻刻保护常恬了,加上她颈后腺体被常恬“修复”,现在已经是个正常的Alpha了,于是回了警局,只有她敢敲于昕桦办公室的门。
    许策等了半天还是推门进去了,再怎么说她俩也不会荒唐到办公桌上造人不成?推开门,看见两人嘴唇都闪着水渍。
    ……还行,衣服都还完整,能看。“他们都等你发话呢,不去安排一下工作?”许策朝于昕桦使了个眼神儿,提前把常久笙解放出来,对她们两个Alpha都好,常久笙担心常恬经常去看,常恬担心常久笙被欺负偶尔打电话……两位Alpha有苦不能言。
    成了局长的于昕桦稍微偏了些心,把工作重心都放在了常久笙追的那个案子上面,没过多久就结案了。
    今天周五,早上刚把这个涉黑组织的头目抓到,警局内气氛很轻松,好多桩跨越时间很长的案件都可以结案,往日一直沉重的氛围终于不见,所有人的心情都很好。
    其中心情最好的当属于昕桦,她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她带着常久笙去警局人事改变身份,恢复“自由身”,去置办常久笙转属的办公室,去订做常久笙的个人警服。
    常久笙看着这像警服又像JK的样图陷入了沉默……哪有警察会穿这样莫名其妙的服装出去抓人的?不过还是挡不住于昕桦的热情,在一堆形式怪异的服装中挑选了一个最顺眼的,反正她还有两套正常的警服,实在不行于昕桦的衣柜里也有一堆正常的警服。
    店主很快就从衣柜里拿出了常久笙选的那一套,把常久笙看傻了,她以为这是来挑选定做,没想到直接有现成的?难不成还有其他人买这种衣服不成?提前N天定做的于昕桦笑而不语。
    常久笙在换衣间里面换好衣服照着镜子,不同于她以往的衣服,略显成熟的设计风格第一次给了她自己已经是个大人的感觉。是了,她19岁了,已经达到《星际法》规定的彻底成人的年龄,要为自己的行为负全部的责任了。但她似乎还没完全准备好为自己的未来负责,为妹妹的未来负责…想到这里,她笑了笑,有个人准备好了,她会和她一起学习如何负责,这就够了。
    她走了出去,刚打开门就看见单膝跪地的于昕桦,手上拿着一枚樱花形状的钻戒,穿着西装,深情地望着她:“宝贝,嫁给我好吗?”
    砰!常久笙感觉什么在她脑中炸开了,眼前越来越模糊,她愣了几秒,然后缓慢而坚定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让于昕桦为自己戴上。那款樱花钻戒是她浏览星网的时候看见的,她十分喜欢,就收藏了,没想到于昕桦会直接拿来求婚,这是她不知道第多少次感受到了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所有的动摇都在此刻荡然无存。
    “我愿意。”
    蠢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这里就完啦,虽然有点仓促,其实泠还有很多情节想写,但是感觉那些都和甜甜的恋爱无关,干脆完结,直接准备甜甜甜甜的番外!(其实番外都会是泠的恶趣味哈哈哈哈)
    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