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穿成西幻打工人(np)h > ρò1㈧Μ.còΜ 第二十二章火光冲天

ρò1㈧Μ.còΜ 第二十二章火光冲天

    “劳拉,玩的还开心吗?”
    女王看她吓的心惊胆战的样子倒是听开心的
    “老实说我一直在想奥里西斯走丢的事。但劳伦斯家族确实有一套,即使在有教养的人也不是没可能在那里堕落下去。成为给欲望花钱的奴隶。”
    劳拉坦诚的向女王倾诉了她的感受,女王的笑容变成了不悦,她冷哼了一声,问道
    “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吗?”
    劳拉递上了一个之前就准备好的录音胸针。那是一个魔法器具,花了她不少的钱。
    劳拉录下了山羊男孩说出的话
    “他告诉我他们从小就被关押在那里,如果不能成为合格的商品就不能离开被囚禁的地方。我猜莉迪亚或者别的什么人应该是个兽人贩卖者。但是劳伦斯家族没有魔法师,他们称呼我时也叫的是有头有脸的女商人。可是法律规定,除了魔法师之外只有女王有权利拥有兽人的管辖权,显然她们在越矩。”
    劳拉说完女王已经气的掰断了椅子的扶手
    “这些该死的下等人他们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搞这些事!”
    她几乎是喊出来的,声音都激动的破了音。此时一个骑士长冲了上来Ⓟо①8м.Ⓒом(po18m.com)
    “陛下所有的帐篷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其中二分之一有兽人娱乐买卖,这里地处偏远,冬季漫长,道路交通不便,魔法师几乎不会过问此处。这些客人的记录已经被我们扣下了。她们几乎都是商人,其中也包括,政客。”
    女王大怒!她一边看,手指一边握紧发出咯吱咯吱按骨关节的声音。
    “砍掉她们的头!不我要把她们火刑!让全村的人都看着!”
    骑士长此刻有着骑虎难下,他望像劳拉请求她说句话,好给他继续报告的机会
    “大人我猜应该不只是娱乐场这么简单,这个底下生意如果从大户人家到小户人家都知道的话,也不是没可能整个村子是串通一气的。”
    女王折断了记账的木板!骑士长不得已借着空隙时间继续说到
    “是的我们发现这个村子每家每户都有地下室,他们几乎都在向某个地方购买兽人奴隶。奴隶肩胛骨上都打了孔,被铁链栓住大部分背部都有大量的伤疤。他们只被拥有劳作,却没有充足的食物,很多兽人是累死或者冻死的也有被活活饿死的兽人。”
    劳拉听完突然腿软瘫坐在地上
    “求求您女王大人,求求你给我个机会去救救可怜的奥里西斯,他怀孕了,他经受不住这样的痛苦。”
    骑士长同情劳拉的痛苦,但是他提醒了劳拉
    “或许女商人想得到的不是虐待奥里西斯而是他肚子里的幼崽,他还没被标记反而更有价值。而且商人应该会给他食用魔石,魔石会使胎儿快速成型。但有一定几率使胎儿死在腹中。这样的你的兽人就会有生命危险。”
    女王点了点头说到
    “我们会快速处理这件事,毕竟我们要收复永夜城。会尽快追赶那个商人的。至于你,我想你这么善良,神明会庇佑你的爱人安全回到你身边的。”
    劳拉没什么别的办法,她只能等女王下命令在动身,在这个时候无论她多急躁也要听从命令
    “是的陛下,我一定会按照命令做事。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她斗胆向女王提出了请求,女王大概猜到了她的要求,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她的其他男人,呵这一家子,接下来估计有的打了。
    “你胆子倒不小,念在你有功,给你个机会。先说说看。”
    劳拉抬起头来望向女王说到
    “我想求您将我遇到的那叁个孩子赏赐给我。我想我的治愈术,或许可以帮助他们平复长期受到恐吓带来的恐惧感与绝望。”
    女王点了点头,她正愁呢,这些个被卖来卖去的兽人怎么安排,不如按照魔法师的薪金要求她们为社会平摊兽人的生养压力吧。
    “好,这件事我准许了。不过只此一次。”
    劳拉点了点头感激的说到
    “谢谢女王陛下与您的圣恩。”
    希尔斯一下就气的跳了起来
    “你玩的挺开心吧!叁个!嘿你们听听她说的什么?叁个孩子?兽人中的未成年者!我们应该把你丢去教堂!让你忏悔一辈子!”
    骑士长咳嗽了一声
    '站在婚内视角这女人确实很可恶。不过不能纵容他们叨扰女王的安宁。'
    “毕竟魔法师大人是为了调查案件,才深入的娱乐场,我想她的善意值得被原谅,你们就大度一点,做好男人的本分吧。”
    '你死定了,我要在外面跟你打炮无数次野炮那种!要干穿你!用器具和玩具那种可恶!可恶!'
    希尔斯安静的闭了嘴,气的直磨牙!
    “好了我们现在就动身,杰拉尔你去准备我们今夜就突袭拿下镇长。将她赶上火刑架。”
    劳拉只希望事情的进展快一点再快一点。他们的部队赶到城主的古堡时,曾经在旧城一战获得封地的魔法师后代们却因为金钱和利益站到了女王的对立面。
    “只要你们放下武器归顺与女王你们就可以得到神的宽恕,神的仁慈将会指引女王豁免你们的罪恶与惩罚!”
    骑士长用回声魔术将最后的信息传递到古堡,不自量力的小城市人们用箭雨回应了他们的决绝。
    “放!火攻!”
    这是劳拉第一次见到纯女性魔法师出战的场景!火系魔法师们各自运用着自己的魔法铺天盖地的点燃了各种火弹
    “吾王荣光永远绽放!”
    女王的姑姑曾经的先王的妹妹也参加了这次战役!她将火攻的火球们分散着用魔咒推了出去!
    劳拉则在长枪与箭雨的攻击中营救着被击中的女魔法师。她的盾在女王的四周保护着女王的安全,于此同时她也在腾空将保护女王的魔法师们接应下来,用治愈术使其伤口得到复原。
    没有治愈系魔法师的城主在战事展开的两个小时后败下阵来。
    因为是深夜开战,火光冲天的场景使在场的年轻人们都感受到了触目惊心。
    女王身后的主部队以极强的训练有素的方式结束了战斗,而城堡内的城主因为败下阵来只能求着她曾经供予打量钱财当地的修道院院长给她一个活着的保障。
    城堡的四周都是烧焦的女性尸体,气味难闻,喜欢唯美的希尔斯脸色不太好,他走到了离劳拉最近的地方,劳拉在女王看不见的背后给希尔斯摸了摸后背,疼惜而又温和的看了看她的希尔斯。
    因为战事刚过滚烫的温度和沉重的盔甲使他金色的发丝被汗水打湿,恶略的气味使他脸色有着惨白。抿紧的嘴唇还留有被咬后带着血丝的痕迹。
    地平线正在上升的此刻日出微弱的金光照耀在他身上,盔甲的光芒与少年有些疲惫的样子都使劳拉心疼不已。
    奥里西斯丢失的这几天她一直气急败坏,几乎没怎么安慰过希尔斯与埃德温的身体需求,而自己却因为任务去娱乐室偷欢,也难怪希尔斯那么生气。他一定委屈极了,等这件事结束回去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哄哄他们。埃德温因为被分派到外围列阵他只能远远的和劳拉对视。
    他总是那么懂事,或许他不是骑士中最漂亮的,也不是情人中最会哄人开心的,但他始终是那个对劳拉最温纯,最忠诚,从不给劳拉添加压力的男孩。
    只是得到了劳拉一个寻觅的关注,埃德温的心情就能被平复。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劳拉知道即使自己不能预知未来事情的发展,她心中这两个男孩的地位一定是最重要的。
    “你看起来对她们死去后的状态不痛不痒的,这可不像你。”
    女王还以为没经历过战争的劳拉会吓出一身冷汗,而她过于冷静的反应及令女王感到欣赏同时也有着费解
    “她们是叛徒,背叛和平的人应该接受惩罚。您已经给出了宽恕的机会,可她们竟然敢对此嗤之以鼻,真是一群可恶的罪人。”
    劳拉上一世是顺应资本运转活下来的人,不管她富有与否都认为人们应该现在剥削与适应被剥削的环境里生活。
    所以在她的眼里是不可以不合法生活的。成为魔法师的她自然拥有更多的权利。而她之前权约瑟芬的时候也只是站在漏洞视角去看,而非越矩视角。
    “你说的很好,她们应该受到惩罚今晚要有第二波火光了。”
    女王已经决定好了叛党的结果!
    “告诉我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
    女王抵达古堡时城主还是一副求生欲极强的样子,她将自己收藏的最美丽的兽人都呈现了上来,企图讨好女王,可她不知,女王喜研学政务,男色本就不怎么吸引她。这是讨好不成,更加激怒了女王!
    “看样子我拨给你们救贫的善款都被你拿来享乐了?这些男子都是证据啊。”
    在她眼里没有什么男人能和美丽的皇冠稳定的王权媲美。
    “陛下!都是我贪欲,我知错了,我愿意捐出我全部的钱交给教会赎罪!”
    她最上认罪,实际上是在用教会的权威威胁女王!
    “陛下!是的,她已经捐出了全部的钱,我想神会原谅一个迷途知返的人。”
    此时她的主城所在的修道院院长站出来为她说了话!
    一个疯疯癫癫的瘦弱男孩披头散发,手上还带着手铐,脚腕被被铁链穿过骨头锁住,部分伤口已经发炎甚至他走过来时穿出阵阵恶臭!
    “她们都是恶人!陛下请您提我们申冤!这个道貌岸然的院长本来就跟她同流合污,她挣来的钱都会给院长上供!我就是她送给院长的礼物!而我本身是她的正夫,她根本没有魔法,就是个路过这里的商人!用金钱讨好了我父亲!我是被卖给她的!她怂恿父亲赌博。最后时父亲输光了一切我只能被当成抵押品转送给她还债用!最后我被院长看上!她就将我当成奴隶送给了院长!”
    随后一个身着华服的美丽男人从一根柱子的背后走出来继续说到
    “没错没人知道这个故事,我也是偶然通过地道发现的一个信盒,那里有这件事的证物,一个火漆印它连接着这个孩子父亲赌博时收到的所有欠款信,而它的转款,转向的就是城主自己。也就是说,上一任被迫嫁给城主的男人他父亲经历的一切赌博失败都是被算计好的。而且他手上有一个飞燕纹身,跟古堡里地下室里原主人家的家族画像是一致的。”
    女王大概已经猜到了这个后有出来的人是谁
    “所以你就是她强行娶来的第二位夫人?”
    男人摇了摇头跪在了地上
    “不,我是先夫人的仆人,她娶的第二位夫人,被她玩弄到身体溃烂,死亡我哀求她不要折磨我的主人,她便说如果我肯给她做夫待,她就给前主人一个痛快。我只是被前主人从奴隶市场买回来的奴隶。”
    说完他背过身去,脱下一件件衣服最终露出印有“奴隶”字样的背部纹身,纹身的面积很大,覆盖了整个后背,他的后背上还有不少被烫伤,和铁钩插入留下的划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令人感到生活的不易与恐怖!在场的女人们都为他感到心疼,而男人们则各个面露恐惧神色,有的干呕起来,有的脸色惨白。
    “陛下不要相信他们的谗言,他们不过是被神抛弃的私生子和奴隶!根本不是什么合法继承人啊!陛下!您难道要伤害神官吗?您难道要背叛神的旨意吗?”
    眼看自己没机会翻身的院长拼尽了全力,用最后的机会,神的权威向女王发出了恐吓性的怒吼
    “神曾托梦给我,要我照顾好每一个健康出生的孩子,它说神是仁慈的会怜爱每一个我图塔雅的子民,既然他们归顺与我,即是被神怜爱的子民,真正背叛神的旨意的人是你!你根本不配为人,也不配做神官!至于那个利用非法手段,玩弄旧城主遗孀的蠢货哼!来人,把她给我拖出去!我要亲眼见证她们被火刑降罪的下场!”
    “所有非法购买奴隶,不是魔法师但参与过兽人妓院买卖的女人,全部发配去恶龙矿场!终生贬为奴隶,不可翻身!终身为矿场劳作!”
    追更:γцsんцωц.δNё(яǒúωёǹωú.χyz(rouwen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