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穿成西幻打工人(np)h > ρò1㈧Μ.còΜ 第二十三章受难(剧情+女主

ρò1㈧Μ.còΜ 第二十三章受难(剧情+女主

    奥里西斯已经在没有柴火没有兽皮的冰冷牢笼中度过了两个多月颠沛流离的日子。游牧民族一直在被狼群追赶,他们没有机会再寒冷的冬天安营扎寨,只得不停的赶路,女人们在夜晚可以轮流值岗,男人们则看着兽人奴隶夜以继日的赶路。
    他很饥饿,一路上只有魔石和活捉的热水做为下饭的食物,他的口腔甚至被魔石的残渣磨出了不少血腥的味道。他已经两个月没吃到肉了。吃了两个月催生魔石的他肚子高高隆起,已然是一个男孕者的样子。与他被关在同一个牢笼里的男人吉尔,一下被他认了出来,他们身上都有劳拉的山茶花香。
    奥里西斯和吉尔话都不多,兽人中的贵族即使困难也会表现出坚强隐忍不肯低头的一面。不过他的幼崽告诉他,他们需要补充营养,不然长时间没有肉补养的身体会没有营养给快速成型的婴儿提供供给。
    他的眼睛盯向了后方属于牧民的牛群。这是一个深夜,他跟吉尔仅用眼神交流,就能互相明白,彼此的需求。
    吉尔用狮子特有的低吼吓唬住了一个笼里所有的兽人。兽人们大多都怀了孕,他们被关在一起,都知道只吃魔石的日子不好受。但凡有一点点吃到肉的机会他们都能团结起来。
    到达一个停靠站的时候熊兽人撕开了牢笼配合着奥里西斯使他脱离了那里。Ⓟо①8м.Ⓒом(po18m.com)
    不一会他就抓走了一头牛,那是被驯服的家畜抓住他们没什么难度。奥里西斯在远处狼吞虎咽起来,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渴望声生肉的血腥新鲜感了。此刻他嚼着生肉却觉得苦痛,他想念劳拉,想念将脸颊埋在她温暖的酥胸里的时候。想念她给自己做汤时金色的长发被厨房的白烟缭绕缠住使温婉的样子。
    想念她看书看累了趴在他腿上脸颊蹭着他的豹尾撒娇的样子,想着想着他啜泣起来。怀孕的男子本就多愁善感,此刻他和他的幼崽都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将会如何,迷茫,焦虑,寒冷,饥饿都伴随着他。
    “他在那里,快抓住他!是他偷的牛!我们应该惩罚他!烧死他!烧死他!”
    此刻奥里西斯绝望极了!他看着围住自己手举火把的牧民们,痛苦的意识到自己还是没能改变兽人悲惨的被遗弃的命运。
    或许他会被十字架绑住活活烧死,他再也没机会重见他的劳拉了,他美丽的温柔的金发妻子,永别了我温柔的恋人。
    是我的错,没能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没能让他出生见见自己美丽的母亲,是我的错。
    奥里西斯绝望的闭上眼,等待被绑住
    “等等,毕竟他怀着孩子,你们不是牧民吗?牧民应该对所有的生育都心怀感激才对,你们不如换一种惩罚方式吧!将他留在这里,让神来决定他的命运。如果他有罪,严冬和狼群也不会给他一条生路,但至少在神面前,你们不是残忍的人!”
    莉迪亚想要他肚子里的幼崽,当然不希望自己喂给他两个多月的催生魔石落空赔本了。她打算先去下一个停靠站,中途在返回这里将奥里西斯偷塞回去。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她的囊中之物。
    莉迪亚的贪婪给了奥里西斯一个活下来的希望。
    火光逐渐消失,人群散去,他的身体也在寒风凛冽的晚上逐渐降温,他将自己装进带血的牛皮中。
    空气中的风,将他移动时的血腥味带远,远处动物在寒冬中逐渐向他靠近的爪子印在雪地里的声音,以及那一双双凶狠的绿瞳告诉奥里西斯,他遇见了狼群!
    看样子人类的神果然不会关照兽人。但是!他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会保护住自己的幼崽!
    奥里西斯开始对狼群怒吼,他的手变的尖利,并且跟狼群一次次的打成一团。
    狼群在消耗他的体力!他已经将自己吃过的牛的热量消失殆尽了,如果此刻没有人来拯救他,他就快要扛不住了!
    一只狼趁他休息的关头从背后冲上来咬住了他的肩膀!血腥味传了出来!狼群向要分食,奥里西斯还没有放弃抵抗,他拼命的挣扎!企图将肩膀上咬住的自己的狼揪下来却将手指划伤!
    “嗖嗖嗖!”
    带火的箭从远处的高山的上射下来!狼最怕火!他们不甘心,却想要活命,一声声狼吼使他们彼此间获得了沟通,奥里西斯肩膀上的狼松了口!
    “嗷!”
    在它准备逃跑的时候!一个身着狼毫大衣的金发女人拉开弓对它射去了一个致命的伤害!咬住奥里西斯肩膀的狼倒在地上痛苦不已!
    “奥里西斯!”
    他倒地前听到了自己被绑架两个多月来,最想念的声音,劳拉的呼唤!
    在最后的关头,她还是没有抛弃他,赶来这里,将受伤的奥里西斯抱了起来!
    “好冷。”
    奥里西斯的噩梦还停留在那个被寒冬包围狼群扑食的夜晚。
    一个久违的吻唤醒了他,劳拉的金发洒落在他的肩膀上,美丽的金瞳望向他满是担忧与不舍。
    “宝贝你先在这里忍一忍,我们还得参加一场战争,但是我不会再让你受苦了。再也不会了。”
    劳拉被奥里西斯扣住脖颈按在自己的唇上,两人十指相扣,奥里西斯的舌尖翘开她的贝齿慢慢舔尝他甘之若渴的山茶花香。一吻过后劳拉气喘连连,脸颊依旧那么容易发红。
    “我想要他快点出生我都快等不急了”
    劳拉伸出小舌头舔了舔他的唇瓣,狡黠的眼珠转了一下。
    “那不如让我先给你解解渴?”
    奥里西斯却摇了摇头,不行虽然他只怀了两个月,可肚子里的胎儿就要成型了。
    奥里西斯不可置信瞪大了双眼,他看见劳拉低下身子,趴在床上,轻轻掰开他的大腿,此时的奥里西斯已经有了身孕的孕肚,劳拉虔诚的吻了他的孕肚
    “我的好宝贝你一定要顺利出生,不要欺负爸爸啊。”
    奥里西斯听着心里暖融融的。
    “啊,不要,那里好脏。”
    对于这个时代的男人来说,这几乎是不敢想象的场景。
    劳拉并不熟练的用舌尖舔着奥里西斯粗硬的肉棒,他有那么久没得到疼爱了,一想到这里劳拉就心疼,她亲吻了奥里西斯的大腿内侧,一个个吻密密麻麻的落下来
    “啊,啊,哈”
    奥里西斯弓起身子,腿也立起来,劳拉怕肚子太沉,坠的他难受,双手拖着他的臀,她的舌轻巧的俏皮的在他的股缝口作乱
    “嗷,啊,啊,好奇怪”
    他觉得劳拉在调皮,在欺负他,可是快感让他十分舒服的眯起眼睛,劳拉的舌舔的更欢了,她喜欢听奥里西斯发出豹子的情欲叫声,柔软的女舌伸进他的肠壁狡猾的勾引他,让他渴望得到更多照顾。
    “啊,我要,我要到了。”
    奥里西斯在劳拉的舔弄下从肠壁里射出了肠液。
    随后劳拉并没有停下,她用口包裹住了囊带,像小孩舔啃勺子一样舔了起来。
    “啊,啊别咬别咬那里。”
    奥里西斯双手无助的抓着床单,面色绯红,古铜色的皮肤激动的颤抖着,等待劳拉更过分的侵犯
    劳拉放过了一个囊带,用舌苔从他阴茎尾端到囊带横向的舔弄,双手拖住他的臀时不时玩弄似的捏一捏。
    “奥里西斯你好翘啊。”
    说完她玩够了那两个囊带,咬了一口他的屁股,咬的奥里西斯差点直接射了。
    “啊!怎么这样!唔!”
    她的双手往下移动,从臀部移动向大腿,手指掰开他的大腿内侧,而舌舔从尾端向外舔起了阴茎,时不时的她也用柔软的唇瓣在粗壮的性器两侧滑动。
    那里够湿润了,劳拉诱惑性的舔了舔唇,张开小嘴收紧牙齿含住了性器她只能吞下龟头,那个性器很大,劳拉的喉咙管没那么深。她每次自己移动都只能吞吐一半。
    “哈,哈,啊,好软!”
    好软的唇无论是吻的时候,还是她吻我的时候都好软。奥里西斯动情的想着,此时更加柔软的东西夹住了他的肉棒,真是不得了,那是她的胸部。
    雪白的胸脯夹住被舔的到处湿漉漉粗硬的性器,龟头被劳拉的小口含住,她握住了自己的胸。上下随着嘴唇的滑动动了起来。
    奥里西斯怔住了,他想象不出来也不明白劳拉为什么会为他做到这一步。
    但身体却很诚实的将精液射了她满口,有的还射到了脸上。
    性感,淫荡,诱人,勾引,这些词在他的脑海里不停变换,最后他看着劳拉将他的精液吞了下去。
    其实精液是腥的,但是劳拉爱他自然想尝尝自己男人的味道
    “那个好腥,下次不要这样,过来给我亲亲。”
    奥里西斯心疼的哄着她,将她搂在怀里
    “可是我爱你,我的奥里西斯。让我们一起祈祷宝贝快出生吧,我好,好好疼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