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穿成西幻打工人(np)h > 第二十五章叛逆(剧情)

第二十五章叛逆(剧情)

    劳拉一行人必须继续赶路,弗拉姆只能在成年人的外壳压力下快速的接受成长,女王不会因为他而停下脚步。
    弗拉姆的肤色总是使他成为被议论的焦点。奥里西斯在外人面前向来冷酷。他深色的皮肤与没有笑意的严肃表情使女人们不敢讨论他。
    但弗拉姆不够成熟,他拥有成年人的体格可心灵上去还是个孩子。他无辜的眼睛总是会让身边不怀好意的女人起歹心,比如说温蒂。
    温蒂是女王此行带来的魔石反应研究员,她长相更加艳丽不似劳拉那般甜美。
    父亲总是严格的教育他,要他尊重母亲。可是母亲明明长的比他还像小孩子。弗拉姆觉得劳拉看起来像是妹妹不像是母亲。
    艳丽外表,浓妆艳抹的温蒂看起来更像是长辈。她称自己是弗拉姆的第一个好友,总是给他带很多的糖果。
    那是父亲不会给他的食物,他总是要求弗拉姆像成年人一样快速成熟起来,这使得他们的关系十分紧张。
    弗拉姆很喜欢温蒂。在他有各人意识的一个月里他通过很多魔石粉的帮助提前开发了大脑。
    但这就使得他不健全的心里提前进入了青春期,对父亲的反抗与想要逃离劳拉的心里。
    “你的父亲是为你母亲服务的,在他眼里你是母亲的所属品,你最终一定会跟她在一起,延续你父亲做过的事。”
    弗拉姆问温蒂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在怂恿你接受乱伦。这是不对的,但这可以使你成为她的武器。”
    弗拉姆又问她武器是什么
    “就是战斗的机器,他们不会在意你开心不开心,她们只是希望你更有用也更好用。就好像他们不会给你糖果。他们希望你是个成年人而不是个孩子。”
    弗拉姆感到了焦虑,难过,和被父母利用的痛苦。
    他从温蒂这里学了很多父亲没交过他的词汇,利用,焦虑,情爱,欲望,占有。这些话却不来自劳拉。
    温蒂温软的唇覆在他的唇瓣上,她将一些粉末含在嘴里,用舌尖舔了舔弗拉姆的牙齿,将它们推了进去。
    弗拉姆羞红了脸,他不知道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吻而我喜欢你,所以会给你这个吻。你要记得只有喜欢的人才可以得到这个吻。”
    弗拉姆总是偷偷和温蒂见面,其实劳拉都知道。
    她也知道温蒂在诱骗他吃掉一些魔石粉做实验记录。可她不想强制的蛮横的结束掉弗拉姆对喜欢的渴望。
    “但那个女人在教唆他讨厌你。”
    奥里西斯也发现了弗拉姆偷着找温蒂的事,并且发现了温蒂对弗拉姆的吻和情爱教唆。
    他很气愤,劳拉摇了摇头,
    “虽然我也很伤心,但我们早晚要面对弗拉姆会有喜欢的女孩,那显然得是我之外的人。”
    她低下身子温柔的金发撒落在奥里西斯的手心里,奥里西斯对于人类的叁观伦理意识表示不满。为什么宁可让弗拉姆离开,也不把他留下来呢?他不能理解,他是兽人,比起儿子爱上别人跟劳拉分道扬镳,他宁可接受他们的生理关系。
    兽人世界里不存在乱伦这个词汇。所以他没教导弗拉姆这个知识却被温蒂钻了空子。
    “或许我可以在他临睡前哄一哄他,跟他关系增进一点。”
    奥里西斯点了点头但他显然会错了意。
    【深夜】
    劳拉透过门缝看见弗拉姆将温蒂给他的糖果纸偷偷藏了起来,像个藏骨头的小狗狗一样小心翼翼,心里有着不是滋味。
    弗拉姆敏锐的嗅觉发现了劳拉,他像一只惊恐的小兽那样护住了手里的盒子。
    “你会逼着我扔掉它吗?”
    弗拉姆打心眼里不想叫她母亲。毕竟他们看起来岁数差不多。
    劳拉蹲下身子,将手伸向他,而他却躲开了。
    两个人都尴尬了一下,金色的长发挡住了劳拉眼中的失望。
    “我不会这么做,其实你喜欢糖果的事可以告诉我的。你看妈妈给你带来了新的糖果。”
    劳拉将糖果放在他身边的地上,而不是他的手心里,她能感觉到,弗拉姆在拒绝她的碰触。
    '她在生气了吗?我该怎么做?'
    弗拉姆还没想清楚,劳拉捧起了他的脸颊,想给他一个晚安吻
    她的脸蛋逐渐靠近他,五官逐渐放大,弗拉姆闻到一股山茶花香,他的心脏跳的飞快,脸夹红的发烫。他不喜欢这个感觉,这和温蒂说的喜欢不一样。
    “不行!温蒂说过,只有喜欢的人才可以做这件事。请不要这样。”
    弗拉姆不想做母亲的附属品。他的抗拒非常明显。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晚安吻,所以你并不喜欢我对吗?那好吧,我只是想告诉你,妈妈不会逼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晚安弗拉姆。”
    她离开了,在门彻底关上的时候弗拉姆都没抬起头跟劳拉重新对视。
    '她说了那样的话,她或许会不高兴,或许会和父亲告状或许会通过父亲将糖盒收走!'
    弗拉姆有着暴躁将劳拉放在一旁的糖果踩碎并扔进了垃圾桶里。
    第二天他紧张的用眼神来回扫过奥里西斯和劳拉。
    奥里西斯通过他的警觉意识到劳拉昨天一定没和这个混蛋谈好。但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跟他互相做了夫妻间的事。
    昨天晚上劳拉抱住他的时候好像很委屈。却又不肯说是为什么。
    奥里西斯没好气的瞪了弗拉姆,他越心疼劳拉,对弗拉姆教育的越严厉,弗拉姆就越抗拒他们两个,这是个糟糕的坏循环。
    最终这顿早餐在奇怪的氛围中结束了,军队还在继续赶路,温蒂在远方向他招了招手,奥里西斯拉住了准备奔向温蒂的弗拉姆。
    “或许我们可以将她请到马车上,她好像很喜欢弗拉姆。”
    弗拉姆差异的看着劳拉,她在替自己求情,但弗拉姆感到一阵难以形容的心情。他似乎感到了什么东西很不是滋味。
    温蒂心虚的坐到马车上,她很年轻比劳拉小了五岁,身为贵族直接进入了魔石学习班,因为是女王家族的分支成员职业上也一路攀升,但她还没结婚,是个炙手可热的单身姑娘。
    但她不满足与学习过去的资料,她想要新的资料,所以她将目标瞄准向了弗拉姆。
    她对弗拉姆是催生魔石粉催熟的果实这件事非常在意。在她眼里他是一个美丽的试验品。
    他的情绪,欲望,和一切变化都值得被记录。
    但劳拉会保护弗拉姆,如果不能让弗拉姆将喜欢的情绪转移到她这里,她的实验就会被终止。
    她还没想明白要怎样跟弗拉姆继续发展关系,但她只要得到了标记弗拉姆的机会,弗拉姆就会成为她的试验品。
    兽人对女主人的痴迷这种唯一性令她着迷。
    “所以你在研究什么呢?”
    劳拉对温蒂有着好奇的问
    '我总不能说我在研究你儿子吧。'
    温蒂心虚翻倍了,弗拉姆嗅到了她的紧张,将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
    俨然一副青春期男友保护女孩子的样子,他甚至怒视着劳拉,结果是他得到了奥里西斯的警告。
    “对你的母亲尊重一点。立刻道歉!”
    这给了温蒂更加靠近弗拉姆的契机
    “别担心弗拉姆阿姨只是想跟我聊聊,没关系的真的非常抱歉这位先生。这是我的错,是我怠慢了。”
    温蒂表现的非常乖巧,无可挑剔,这是贵族的惯用轨迹。
    “听着弗拉姆你不能总是让劳拉伤心你会后悔的。”
    奥里西斯多么一样他懂事一点。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远方等待被营救的吉尔也有一个现在应该跟他一边大的孩子。
    如果是女儿的话还好说,如果也是儿子的话。奥里西斯真的很担心劳拉很快会偏心另一个,而将他放置在一边。
    可他越担心,弗拉姆越加的反骨。
    最后空气陷入了尴尬,劳拉假意倒进了奥里西斯的怀里。蹭了蹭他斗篷下露出来肌肤睡了过去。
    奥里西斯清晰的从温蒂眼中看出了,劳拉靠在他怀里时的那份嫌弃!
    不仅如此,被起了新名字的猫兽人罗里也嗅出了弗拉姆身上混杂着大量的魔石粉气息,其中还掺杂着迷情剂这可就很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