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穿成西幻打工人(np)h > ρò1㈧Μ.còΜ 第三十章对峙(剧情+走廊h)

ρò1㈧Μ.còΜ 第三十章对峙(剧情+走廊h)

    经过审问受伤的豺狼兽人是温蒂从奴隶市场购买的性奴。他从幼年时代就被教育成只会忠于女主人的兽人。他没有绝对的野性所以攻击力与警觉性都会比较差。这是从小被关在地牢里圈养的兽人的通病。
    他们的嗅觉,警觉性都不强,最好的出路就是靠着美貌得到主人的宠爱。可是这个被捉住的豺狼直到现在依旧是个处男兽人。这足以见得温蒂并不是真心接受和兽人的身体发生关系这件事。
    她是娇生惯养长大的贵族,从小接受的教育中有不少侮辱兽人的文献。
    即使是眼下他被捉住也依旧将自己一切的关注投入给了温蒂
    “你真是没用!但凡你可靠一点,也不会这样。我把这么重要的文件交给你,结果呢?真是够了!”
    被捉住的温蒂索性破罐破摔起来。
    “呜呜,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女王并没有想到回城的路上会遇到这种没有价值的破事。但温蒂的家族实力不容小觑。她只能在中间和稀泥。
    “温蒂你的存在是为了在这次行程中提高警惕保护队伍。而不是利用职权,为己获利。事已至此,我想你应该没什么好解释的了吧。”
    温蒂抬起头一脸委屈的望向比她大不少的女王,毕竟她们家族上有血亲联系,女王一直都很宠爱她的。只要她好好说话女王不会对她怎么样的。Ⓟо①8м.Ⓒом(po18m.com)
    “我知道错了女王大人我只是对弗拉姆在魔石吸收后的反应感兴趣而已。你看我也没对他做什么过分的其他事。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如果您肯原谅我,我一定按照命令做份内的研究工作。”
    没做什么?劳拉听得十分憋气!洗脑,引诱破坏我们的家庭关系甚至不在乎弗拉姆的生命安全这叫没做什么?
    女王见劳拉要攻击温蒂先行做出了袒护
    “好了劳拉,温蒂的家族世代都做魔石研究,她们不仅掌握了大量的魔石服用数据,同时也在全陆地垄断了大量的宝石型魔石。她此次行为虽然莽撞但有那么多数据做为前提,弗拉姆不会出什么事的。如果以后他因为温蒂的实验而引发后患,帝国可以无条件为他提供救治。事已至此,你们就各告一段落吧。温蒂你应该对你的行为向劳拉致歉。”
    女王说了一大段陈词的目的是在提醒劳拉不要因为冲动给帝国下不来台。说到底劳拉是女王的心腹但也是个没什么旧家事的人。
    瑞克是她的男人中唯一跟贵族有关系的,却也是贵族中的便宜货。是那种在宗族大聚会上,无法坐在正位上的人。
    温蒂能跟她道歉已经是她能得到的最好结果了。
    “好吧,女王殿下这样说,那我就跟你道歉吧。不过你也别太得寸进尺,你也看到了吧,帝国的防御有很多种,你的治疗术虽然稀有却不是唯一。”
    温蒂的歉意中怀揣着不怀好意的暗指。她当然希望这个碍事的女人。
    直到这时温蒂才露出了原装贵族少女的真面目,她对自己的豺狼兽人狠毒的态度令弗拉姆感到心寒。
    而女王明显袒护旧贵族的冷漠也令他明白母亲在职场上的举步维艰。他如若一直固执下去,自己的父母可能会不止一次的为他受伤。
    弗拉姆和温蒂的事情被女王强制要求暂告一段落。在场的女性都明白,被不公平对待的兽人是没机会从女性贵族嘴里得到任何歉意的。
    劳拉等无头衔的新进魔法师存在的意义是帮助女王解决不听话的贵族及管理中产及下等人的各种问题。
    准确的说她们要去往最混乱的兽人与村落的交界处获取魔石,同时也要冒着生命危险完成女王给出的政策指令。
    她们拥有管理城镇与村落及殖民地的权利,当她们进入大殿的时候她们的权利就被贵族和皇族剥削变的越来越少。只有跟与女王有血亲的贵族联婚才能使她们劣等的地位得到改善。
    但是当女王准备除掉异己的时候,跟旧贵族联婚的魔法师家主往往会成为第一批被除掉的角色。
    所以劳拉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的明哲保身,与不和错综复杂的旧贵族掺和到一起。
    人群逐渐散去,劳拉一行人看得出她很失落,奥里西斯跟众人使了眼色,在劳拉分神的时候他们先行回到了酒店。临行前弗拉姆深深的看了一眼母亲有着焦虑的背影。
    她被奥里西斯从背后抱住,裹胸挡住了奥里西斯的温度传入她后背的行经。奥里西斯从侧面咬了一口她的耳朵
    “宝贝这里是走廊,我们回宾馆再说吧。唔!”
    劳拉被掰过脸颊,奥里西斯将她的拒绝封锁在一个长吻里。
    “不,我就像在这里。想将你夹在楼梯的缝隙中干。”
    奥里西斯已经将她拦腰抱住。她的两条腿被他放进旋转楼梯柱子的空隙中去。劳拉的腰肢被楼梯的扶手卡住使她的翘臀高高撅起来。被奥里西斯推上去的蕾丝裙摆,正簇拥着迭在她的背上。
    “别在这里万一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劳拉说话的地方是个通风口,她出声的时候走廊还有些回音
    “那你就叫的小声一点。你看它已经硬成这样了,我恐怕难以从命,不如你后面尽早湿起来,乖乖将我的龟头吞下。它越早射出来,你的担忧就会越早结束。”
    链接着大腿与臀部的吊带袜的蕾丝被奥里西斯扯坏,走廊的回音将衣服的撕裂声放大。
    “啊,啊,奥里西斯拜托你,轻一点吧。”
    劳拉一边说,一边用湿润的后穴吞吐着奥里西斯不断增加的手指。四支手指同时塞进她的后穴里进行抽插。使她的呻吟断断续续的在走廊中穿出,每一次抽插都故意没顶进顶端。
    “告诉我劳拉,你想不想被我在这里做上一次?”
    奥里西斯忍着龟头肿胀的欲望,将它放在劳拉难耐的穴口撕磨,他在等待她的投降
    “哦,别折磨我奥里西斯,把它放进来,唔!好粗,我怎么觉得它比以前更粗了?!”
    生产后的奥里西斯跟劳拉没怎么做过,他一直在调理身体。今日份的冲动是多日积攒在一起的欲望。对个别兽人来说,产子后确实有肉棒变的更粗更大的情况发生!
    粗长的阴茎毫不犹豫的插入它梦寐以求的花园。在里面肆无忌惮的抽插,奥里西斯用双手搂住她的腰迫使劳拉的后穴不断的撞向他的肉棒。
    长期渴望这份温暖的肉棒好不容易得到了关照自然不舍得过早的释放欲望。它像一只喂不饱的蜜蜂不停的在劳拉的蜜液中探索,采蜜。
    “哦,我的好劳拉你的肌肤还那么的柔软。我的宝贝。叫出来给我听。没关系就算被人听到也没什么,我们可是夫妻啊。”
    奥里西斯不断的将肉棒探的更深,劳拉的敏感点也被他有节奏的不断击中
    “啊,啊,哈,别停唔,好棒。奥里西斯的肉棒好大啊,我的腿都快并不拢了!”
    劳拉被不断的抽插着她的小腿因为跟铁柱的摩擦而出现了红痕。
    她的呻吟使她的口水滴到铁柱上铁锈的味道蔓延在空气中。
    奥里西斯每一次的没入都顶到她的花芯最深处,被刺激出无数淫水的劳拉,刺激的喊着奥里西斯的名字。更紧的夹住他每一次顶入的肉棒。
    “啊,啊~我要去了啊!”
    奥里西斯更加猛烈的插入将劳拉的阴液全盘激出,阴液全部覆盖在他的龟头上,使他一下射进了她的后庭。后庭收不住的精液粘稠的粘连在铁栏杆上。射出阴液后的劳拉疲惫的喘息着,被奥里西斯从背面抱进怀里。他轻轻的拍打着劳拉的脊背。用手指梳理着她散乱的金发。
    赤裸的劳拉就像传说中美丽的女神,那般撩拨着奥里西斯的欲望,他总能因为对方各种不经意的小动作而硬起来。
    劳拉柔软的酥胸随着她呼吸的起伏轻柔的蹭着他的男乳,她温柔湿热的小舌有一搭无一搭的舔弄着奥里西斯的喉结。
    喉结是兽人的敏感处,他低声的发出了兽的呜咽。将疲惫的劳拉靠坐的推在栏杆上,咬了咬她的下唇,有将自己舌送进了不安分的小口中。
    兽人的硬舌苔在她口腔的柔软处纠缠着,除了一点点呼吸的空挡,其余的她的味道与精神都被奥里西斯纠缠着。
    被吻的腿直发软的劳拉像水蛇一样攀附着搂住奥里西斯的胸膛。
    被舔过的奥里西斯很快再一次硬了起来,他眯起眼睛有着危险的看着劳拉,把劳拉吓的打了个哆嗦。
    “这么会勾引男人吗?虽然知道但是想起来还是有着令人恼火。不把你干到没力气勾引其他男人恐怕不行对吧。”
    说完他把兽尾从劳拉的背后缠绕过她的腰肢,最后那一撮尖尖的豹尾尖正好足以插入她的小穴。
    “不,别这样奥里西斯,我们好好谈谈嘛~”
    劳拉不想面对会被豹尾插到高潮的自己。她的阴蒂被豹尾上翘蹭来蹭去。女人敏感的地带也被他的尾端完美的捉住。无论她如何扭动腰肢豹尾都紧紧的缠在她的腰肢上,自由的抽插在她的下体里。
    湿稠的水声在走廊的回音中被放大,奥里西斯强大的气场因为吃醋显露出来。
    此刻的他是一个狩猎的猎人而劳拉则是他甜美的猎物。他伸出舌舔过她的脖颈,她的下唇,用牙齿轻咬住她的下巴,以示小小的惩戒。
    “啊,啊,好痛。”
    被又舔又咬的劳拉娇气的搂着他,一边在嘴上撒娇,一边夹紧了他的豹尾,前穴比后穴更容易出水。她的阴液每次都会因为不适应豹尾上的绒毛而分泌出比直接插入肉棒更多的阴液。
    “嗯,劳拉的反应真是美味的小礼物。”
    劳拉伸长了美丽的脖颈,搂住奥里西斯发出动人的呻吟,同时也取悦了他。他加快了豹尾的抽插速度,在劳拉不断夹紧大腿的辅助下和劳拉一起达到了高潮。
    她看着奥里西斯并没有释放出欲望,重新硬起来的肉棒感到了头痛。腿因为大量的动作而酥麻,下体却不断的分泌着淫液,渴望它的进入。
    劳拉下意识的咬住嘴唇,眼角零星的眼泪使她显得更加诱人。奥里西斯将她的小腿折迭与大腿一起分别被他握住。
    被大力打开的下体分泌着他刚刚射出的其余精液。那里更方便奥里西斯直接的挺入。
    又是一轮亲吻,与缠绵,她被奥里西斯搂在怀里,嘴唇不断的舔磨他的胸口。她每每呻吟尖叫时牙齿都会不小心蹭到他的胸口,使他更加卖力的插入进她的身体。
    只有和兽人性爱的时候劳拉才会觉得自己是有用的。没有头衔仿佛是她永远的伤痛,今天是一个在逃的温蒂那明天呢?
    此刻她一边感受着奥里西斯身体的爱意,一边暗下决心,自己早晚要脱离这个所谓的大殿,你们贵族和皇族自己争去吧。老子只想保护住我的兽人和骑士而已。
    “嗯?怎么分神了?”
    敏感的奥里西斯在射出他的精液后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提起她的下巴,落下了一个吻。
    “我在想,我想等我们挣足了钱,就带着孩子们离开主城区。当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地主,我想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保护你们。让那些个所谓的贵族在这个破地方抱团吧。我们不跟她们斗了。好不好?”
    奥里西斯点了点头,兽人本就不在意人类世界的头衔,他一直都很喜欢劳拉
    “只要你不丢弃我,我们去哪里都好。我听你的,其实兽人并不需要很多钱的。”
    奥里西斯眼看着劳拉被他抱进怀里的柔软样子,怎么说呢,这大概就是人类世界的洋娃娃吧。
    “我不会丢下我的奥里西斯,我也不会丢下弗拉姆的,别担心我们的关系都会变好的。”
    劳拉点点头疲惫的在奥里西斯的怀里睡了过去。
    远处的格兰杰握紧了权杖,他一直都知道劳拉不那么喜欢有钱人,她或许会更喜欢兽人,和骑士。
    但是他想把她困在这个地方,他不想让她彻底消失在自己见不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