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穿成西幻打工人(np)h > 第三十一章封印解除(蛇兽人h)

第三十一章封印解除(蛇兽人h)

    劳拉终于结束了历经颠簸的旅途,回到了庄园,在那里伍德,尼古拉斯还有在地下室沉睡的弗兰斯。
    她给了尼古拉斯一个巨大的拥抱,而伍德则因为之前嫌弃兽人的行为而被她记着小仇。伍德有着无奈,但他依旧尽职尽责的守护着庄园里的一切。
    “要去看看弗兰斯吗?我想他应该很想你了。”
    奥里西斯说完劳拉点了点头
    进入地下室的时候伊恩被劳拉安排和伍德一起在客厅等待。这次旅行中女王对温蒂的袒护,使伊恩明白他以后想取悦劳拉恐怕会很难。
    劳拉打开了结界,叁个新兽人恐惧的看着弗兰斯巨蟒的形态,抱在一起瑟瑟发抖,而弗拉姆和福雷斯特则警惕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你们不用太害怕弗兰斯,他人形的时候很可爱的。”
    随着哐的一声巨响,劳拉意识到自己的后背被弗兰斯蛇状的鳞片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你竟然这么浪荡!你这个混蛋的,淫乱的荡妇!谁准许你带回来这么多兽人!你当他们是旅行纪念品吗?!!”
    弗兰斯吃醋的怒吼中掺杂着蛇信子吐露的嘶嘶声!使叁个恐惧中的兽人更害怕了,弗拉姆冲到瑞比面前挡住了弗兰斯的凶光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这里冬眠了而已凭什么对我母亲怒吼!你这条蠢蛇给我住嘴!”
    他要弄死他!只要他敢伤害劳拉分好他就要弄死他!弗拉姆生气极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这么跟我讲话!”
    劳拉按住了弗兰斯的蛇头,安抚性的抚摸着他的鳞片,说到
    “他是我和奥里西斯的儿子弗拉姆,至于吉尔因为他崇尚自由所以没能和你碰上面,和吉尔很像的金发少年也是我的儿子福雷斯特。至于这个叁个可爱的男孩,哦,弗兰斯我们的庄园那么大,我想他们留下来住。我希望可以给他们安稳的生活。我不想他们在漂泊的生活下去了。”
    弗兰斯依旧没好气的哼哼着,用蛇信子舔了舔她的手指,蛇的本能使他得到了安抚。但他还是不甘心
    “我不管!你要留下,跟我做!不然谁知道还会有什么兽人出现,我不要再被排在后面了!”
    咳劳拉看着弗兰斯,对方已经用蛇尾将她卷起来,放到自己盘起来的身体中心了,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只得无奈的让其余人去客厅等待。
    “可是他真的不会伤害你吗?劳拉,不然还是让骑士将他控制住吧。”
    山羊雷德十分担忧劳拉的处境,听到他的话弗兰斯将蛇蹲身体缠的更紧了。劳拉知道,必须得哄哄弗兰斯,不能任由他生气下去
    “别担心雷德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啊,啊!”
    她说完弗兰斯的蛇尾已经朝着她的阴户探去,他毫无温柔可谈的用尖锐的硬鳞摩擦着她的阴户。蛇尾像龟头一样往她的穴口深入,他的蛇尾过粗故而只能将硬鳞放置在她的穴口摩擦着委屈的嫩璧
    “别这样,好痛,你至少化作人形在做这种事吧。”
    她的话语被蛇信子纠缠住她的软舌做为终结,对方显然不想给她一个舒适的情爱状态。细长阴化的蛇信子往她的口腔深处插入,分叉处的触感仿佛两只冰冷的带水的手指,夹着她的口腔前进。
    “唔,呜,嗯”
    她的舌被纠缠住,替代粗壮的蛇尾对她的口腔进行着抽插的暗示。后臀被滑动的蛇鳞不断的摩擦,却没有东西进入那个逐渐被唤醒的穴口。
    蛇冰冷的绿瞳高傲的望着她,仿佛在看待一份口粮。不断的探入却不给她足够的深入,这种饥渴逼的她湿水连连,她的穴口滴落下无数湿液,将蛇的尾巴弄的满是湿水。
    “看看你自己,果然是个淫荡的女人。自己尝尝这个味道。”
    蛇信子被他取出取而代之是调转过来的蛇尾的玩弄,他一边往里放入生硬的鳞片一边用蛇信子舔着她的阴户,直到她被舔的射出了第二次,少年才幻化成了人形。
    银发的少年近乎冷酷的将她禁锢在身下,她第二次体会到被强制性爱的不适感,第一次是吉尔,那个男人现在已经是属于她的了。但一想到以后要被弗兰斯这样生硬的插入,她不禁有着惊恐。
    “怎么不说话,不是说女人被插入的时候会叫名字吗?”
    弗兰斯作为一个没被亲生父亲带在身边,经历了残酷的生存考验的蛇兽人,面对劳拉身体上的抗拒有些不适应,他以为对方会因此感到快乐。
    “啊,啊,你这样太生硬了,我很痛苦,身体上没有感受到快感,所以你好歹对我温柔一点吧。”
    劳拉决定还是跟他抗争一下,少女将白皙的腿部缠在弗兰斯的腰上,柔嫩的酥胸随着她的晃动而不断的刺激着弗兰斯的感官,蛇的锋利绿瞳深深的盯着那对晃动的圆乳,直到他感到喉咙一阵躁动,他才想起来那个勾引人的东西应该老实下来!
    尖锐的牙齿撕磨着劳拉的乳尖,将其中的一个乳尖要的挺立了起来,另一边的嫩乳被放置在一旁,忙着耕耘的少年似乎完全忘记要安慰她。
    随后他锐利的指甲滑动着揉捏另一个饥渴的乳尖。两个乳尖都被照顾到的瞬间,她的身体开始对欲望的苏醒。
    弗兰斯虽然不高臂膀却十分有力正面和她做了好一会的少年在射出后,还觉得不够解气。他拦腰搂住
    起身的劳拉,让她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肉棒上,他的另一个手臂搂住了对方的小腿,被迫夹紧的小腿只好更深入的吞吐着粗大的肉棒。
    蛇的体温是冰冷的,只有阴茎这个器官在发情的时候才会变的炙热起来。
    “你果真是男人无法拒绝的极品。让我占有你,你休想甩掉我!”
    弗兰斯几经转手的命运一直使他的内心极度不安。
    事实上在劳拉之前与兽人发生关系的魔法师很少会把兽人放置在庄园中代孕。他们都只能在残酷的优胜略汰中艰难的存活。
    弗兰斯不会表达他的渴望,他只是笨拙的抱着劳拉不断的顶的更深,用欲望的驱动告诉她自己的肉体属于她。事实上被封印时的不安也影响着他越发暴躁的情绪。
    劳拉的小腿被禁锢住,下体被顶的又麻又痛在一阵尖叫中少女的后穴射出了大量的淫水。打在弗兰斯的龟头上,他一个挺入射进了今日最后一管精液。
    两个人在地下室的暗光中赤裸着不断的发出喘息。
    劳拉的背部被弗兰斯不断的亲吻,留下了一个个不能磨灭的爱痕与证据。她艰难的用手寻找着背后的少年,弗兰斯意识到了她的企图。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翘起了嘴角。有时候弗兰斯有点像只猫咪,狡黠而又可爱。劳拉与他十指相扣,温柔的接受着,他将自己转过来后的一个深吻。
    “你是我的,是我的。劳拉终于属于我了一次。”
    他的绿瞳在说这些话时闪过令劳拉心疼的脆弱,她抚摸着他的银发,重新补上了一个安慰的吻。
    “对,我是你的,我回家了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