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画地为牢 > 失去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
    有时候,人一倒霉起来,那事情就会接二连叁地没完没了。
    陈柏升大四那年,得到了一个出国进修一年的机会,他原本是不想去的,但是在母亲顾卿和张绮的联合劝说下,他最终还是去了。
    在陈柏升出国的第二个月,张绮的家里就出了事。
    事情的起因是张绮的母亲赵婷接到的一通电话。那是一通无声电话,不管赵婷在这边怎么问,电话那头就是不出声,几十秒后,那边就挂了电话。
    最开始赵婷并没有在意,直到她接到了第叁通同样的无声电话后,她开始感到不对劲了。于是赵婷找人调查了那通电话,却发现那个号码的登记人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大概是女人的第六感发挥了作用,深感不对头的赵婷转头让人深入调查那个男人,最终让她发现了端倪。
    六月的一天,彼时在自家旗下一家小公司实习的张绮刚进家门,就发现了家里气氛的异常。
    “爸,妈,发生什么事了?”
    张绮的疑问并没有得到解答,赵婷只是冷冷地扫了张天弘一眼,扔下一句“你好好考虑清楚吧”,就起身离开。
    “爸,你们这是怎么了?”
    张天弘没有回答女儿的问题,只是脸色苍白地摇着头。
    眼看在这里得不到答案,张绮只能去找刚刚上楼的母亲。
    在父母的卧室里,张绮找到了正坐在床边发愣的赵婷。
    “妈,你跟爸……”
    “小绮,如果我跟你爸离婚的话,你想跟谁?”
    张绮愣住了:“什、什么意思?离……离婚?”
    赵婷“嗯”了一声,抬头看了女儿一眼,脸上满是无法掩饰的疲惫和难过。
    “你自己看吧。”
    她拿起放在身旁的一个文件袋递了过去,张绮疑惑地接过来打开,随着一页页地翻看下去,她的脸色慢慢地沉了下去。
    文件袋里的资料并不多,但张绮觉得自己仿佛看了一个世纪。
    “我……”
    看完之后,张绮攥着那份资料,手指用力得有些发白,但她却丝毫没有察觉。
    “我是疯了才会跟他!我……”
    她张着嘴,满腔的怒火却不知道如何爆发,最终只能掉着眼泪咬牙切齿:“他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
    薄薄的几页纸和照片,详细地记录着张天弘出轨的对象和经过,看着照片上自己的父亲和那对陌生母子一副和乐融融的样子,张绮有一种强烈的被背叛的感觉。
    “我已经跟他提出了离婚,明天我就去找林律师,让她把所有东西都整理一下。”
    赵婷看了眼女儿手里的照片,苦笑:“他在我们面前可从没笑得这么轻松过,我还以为……呵……”
    张绮想安慰母亲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最终只能坐在她身边抱着她,默默地掉眼泪。
    当时的张绮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她跟赵婷的最后一次拥抱了。
    两天后,临近下班的张绮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电话里赵婷说要来接她去吃饭,顺便一起看看林律师刚整理好的文件。
    张绮答应了,于是一边等着下班一边等母亲的到来,然而过了下班时间将近半个小时,赵婷那边却没了消息。
    期间张绮打了几次电话都没人接,这令她莫名地感到极度不安。
    就在她第八次准备打电话时,手机先一步响了起来。
    张绮看向屏幕,上面显示来电的是赵婷。
    她松了口气,接通了电话。
    “喂,妈,你遇上堵车了吗?我打了好几次电话你都没……”
    “不好意思……”
    陌生的男声在电话那头响起,令张绮猛地停下了话头。
    “请问,这手机的主人是您的母亲吗?”
    张绮僵在了原地,只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脚底开始往上蔓延。
    伴随着嘈杂的背景音,电话那头的陌生人语气平静地继续说:“我是交警队的,现在在市医院急症室这里。”
    对方顿了一下。
    “您……方便的话,还是亲自过来一趟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