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我们一起当穷鬼吧(1v1) > Ⓟò1⑧M.⒞òM 4.给你包下来

Ⓟò1⑧M.⒞òM 4.给你包下来

    黎夕心半梦半醒的时候,喜欢在床上四处滚,她翻身时卷着被子拍到床单上这都没什么稀奇的,稀奇的是她伸手摸到了一片温热的体温,触感很舒服,她往前凑了凑,那个被触碰的对象也很配合地转了过来,黎夕心再前进一步,脸就贴在了林木森的胸口上,两个人都还在睡梦里,只是无意识地交缠在一起。
    黎夕心觉得那个怀抱很舒服,困得想不到其他,贴上去的下一秒就又睡着了。
    等她自然醒时,眼皮终于能掀开,眨眨眼模糊中正对上林木森的睡颜。
    黎夕心吓得瞬间清醒,呼吸和心跳一起猝然停顿。
    所以
    她昨晚把林木森给睡了?
    怎么做到的?
    她之前不是发过誓,下一次见到林木森,一定要把他撕个稀巴烂吗?
    就算她手劲不够,撕不成,那也不可能有情趣把他睡了吧?
    她怎么下得了口?
    这个渣男,王八蛋,恶心!!!!!!
    黎夕心深呼吸,平复自己波涛汹涌起伏不定的内心,勉强忍住滔天的火气,看着周遭,很疑惑且惊讶得发现自己不仅把林木森睡了,还是带到家里来睡的,她是告诉他密码了吗?她带他出的电梯吗?不对啊,林木森还是混蛋啊,送她回家就送她回家,怎么到家门口了他还不走,还腆着脸跟进来?所以到底是谁先主动的?
    黎夕心摸不准了,她只知道这个时候要是把林木森弄醒了,就是又一次把自己狼狈的模样送到了他面前,她得镇定,不慌不忙,不喜不怒,才是真正地不在乎,才是真正地酷。
    她僵着身体,小心翼翼从林木森怀里脱出来,悉悉索索地下床,光着脚跑到了卧室外。
    走到卫生间,她看着镜子前的自己,从头到脚,都好好的。
    什么痕迹都没有。
    她进浴室放水洗澡,把深处残留的痕迹洗干净,去阳台上收了前一天没有收回来的内衣内裤和外套,在卫生间就地换了,之后对着镜子开始描眉画眼。
    她所有的化妆技巧都是和林木森分手后学的。
    和林木森在一起的时候,因为两个人太熟太知根知底,黎夕心什么样子他没见过?黎夕心觉得在林木森面前化妆很没必要。
    分开时,黎夕心觉得,可能她不会化妆这一点都成了缺点吧。因为男人都喜欢新鲜感,喜欢那瞬间而至的惊艳,而不是细水长流的平淡和司空见惯。
    黎夕心那天化得最认真。她希望自己漂漂亮亮的,至少在现在的林木森面前要漂漂亮亮的。
    收拾好一切,黎夕心打开自己卧室的门,林木森还躺在床上睡得没有烦恼,因为窗帘罩着,光线透不过来,没人叫他的话,大概不会觉得现在已经早上七点了。
    好吧,七点也很早。对于那一周几乎没有睡眠的黎夕心来说,清醒过来的时候,不管几点,都是很晚很晚了。
    黎夕心唰的一下把窗帘打开,原本被削弱的光线顿时锋利起来,正落在林木森双眼,刺得他眉头一皱,他下意识抬手去挡,动作间人已经清醒了。
    林木森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站在窗子边,抱着胳膊俯视他的黎夕心,只是,现在的她和昨晚的柔软纯欲完全不同。现在的她光彩照人,和女王的距离只差一个闪着碎钻的王冠。
    林木森愣在那儿,带着睡意茫然地看着她,眼睛都忘了眨,透出一股天然呆的乖巧。
    “看什么?不认识我了。”
    林木森怦然一笑,是真的开心的笑:“这个样子,好像是第一次见。”χsyǔSんǔЩǔ.cǒм(xsyushuwu.com)
    黎夕心穿了一件很衬她冷白皮肤色的黑色短礼服裙,这种裙子对腰和腿的要求近乎苛刻,而她现在,确实配得上腰细腿长的形容,膝盖以下的小腿肚也已经看不见,脚踝弯弯的,待会儿要是穿上高跟鞋肯定很好看,而她的脸,林木森最先受到的冲击就来自黎夕心的脸,涂了睫毛画了眼线的眼睛确实比之前素颜时放大了好几倍,修容后的面部线条立体而流畅,黎夕心现在的这张脸,完全没有过去他所熟悉的清纯青涩,每一处都透露着分开这么久她所接受的改变和成长,她现在就是个气场两米八的御姐。
    “林木森,昨晚我们两个谁先动的手?”黎夕心看着他,直接开口质问,那架势像是昨晚他俩打了一架。
    “啊?”林木森还坐在床上,想找自己遗失的内裤,但是似乎他视线扫到的地方,都没有找到。被黎夕心这么一问,他懵懵地不知道该怎么说。
    黎夕心走到床边,从地上捡起了一条内裤,丢到他面前。
    “谢谢啊。”林木森勾嘴角笑。
    “回答问题。”
    林木森在被子下面动作了几番把内裤穿上了,眼珠转了转,双眼皮因为困倦肿成了单眼皮,听到黎夕心不依不饶,只好说:“你想听实话还是客气话?”
    “实话。”当然是实话。
    “你先动的手。”林木森坐在床边开始套自己的裤子,背对着黎夕心,背上全是一道接一道的红抓痕,像是在佐证林木森说的那句实话。
    黎夕心:他倒也真是不客气。
    “那客气话你要怎么说呢?”
    “客气话是,我也很乐意你对我动手。”林木森转过身,赤裸着的上身很诱人,肩宽腰细,成熟的气息从随意垂着的手臂上炫耀般的肌肉线条里透出来,而且,林木森的皮肤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你那是理亏。”黎夕心往前走了几步,想自己去整理床上的一片狼藉。
    她刚往前走,就听到林木森一句“嘶~”,就像是黎夕心一脚踏到他身上了一样。
    黎夕心低头一看,她脚底下正踩着两块飘零的皱巴巴的白布,拼成了一个短袖衫的样子。
    她抬头看着林木森,他已经放弃了那件内衬,直接把外套连帽衫套在了身上。
    “你看。你先动手撕的。”
    放在几年前,黎夕心不会信她能有那么粗鲁的一面。但现在不一样了。她确实蛮粗鲁的,尤其是被惹急了以后。林木森的离开让黎夕心不再想当一只被谁保护的小白兔。
    她想长出点爪子来。
    林木森去她卫生间洗漱的时候,黎夕心在自己房间里收拾床铺,床单自然是不能看的,但她还是不自觉地瞟了几眼,伸手把黏在那上面的一只套子扔到了垃圾桶里。她准备叫一个家政阿姨给她收拾一下,就这么会儿,她一个人肯定搞不定。
    等她出来的时候,林木森正要往里面走。
    “你干嘛?还想进来啊?”
    “我们俩一起干的,不能只让你一个人收拾吧?”林木森刷过牙洗了脸,身上有一股清新的薄荷味,迎着阳光,发丝前端还带着点细小的水珠。
    在黎夕心眼里,林木森永远带着曾经少年的影子。
    “不用。我叫阿姨来收拾就行。你也笨手笨脚的。”黎夕心很自然地嫌弃了他一句。
    但其实,林木森再笨手笨脚,也不会比黎夕心更笨手笨脚。黎夕心从小就不做家务,她是独生女,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宠,给她宠得上了大学后,收拾自己那一个小宿舍都比别人更费劲。
    “走吧。我送你去上班。”黎夕心对林木森说。
    林木森愣了一下,点点头说好。
    这一次,黎夕心坐在驾驶座,林木森坐在副驾。
    黎夕心驾龄也有两年了。她开起车来已经轻车熟路。
    “我坐车晕车,开车就不会了。”黎夕心模糊的记忆片段里有她昨晚听到的林木森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你还晕车吗?
    林木森笑着点头,系着安全带,坐在那里,显得很乖巧。
    黎夕心等红灯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之前在房间里可能是距离太远光线太强,黎夕心没看清楚,现在离得近了,林木森从脖子到前胸都是一颗接一颗的吻痕,颜色不深,像刚熟的草莓。早上他洗脸的时候肯定搓过了,当时脖子和脸都有点洗漱后的自然红,所以在房间前对峙时她没有注意到。可是那吻痕大概是搓不掉,这会儿全显出来了。黎夕心收回目光,接着往前开的时候,脸也被太阳晒红了。
    她抬手戴上了墨镜。
    自己昨晚那么疯的吗?真失态。
    黎夕心转了个弯,把车子开到了另一条道上。
    林木森坐起来,拿起手机时,从屏幕里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痕迹,吓了一跳,有点过于明显了,他里面也没有内衬挡。就在他调整着衣领要遮的时候,黎夕心车子停在了一家男士服装店前。
    林木森扭头看她。
    “下车,赔你衣服。”黎夕心说完,自己就下来了。
    林木森跟着下车,对她说不用了,他可以回去自己换。
    可是黎夕心不理他,往前走,走到服装店前,把着门回头看还停在原地的林木森,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
    林木森进去试衣服的时候,黎夕心在外面沙发上叉腿坐着等。旁边的服务小姐姐低头浅笑。
    实在是因为林木森脖子上靠近锁骨的那几大个草莓太明显了,黎夕心想着想着就觉得脸发烫。
    林木森穿着衣服出来,挺拔的身形,出众的容颜,往外走的时候引来了不少注目,但是看着他身边戴着墨镜不时点评的黎夕心,围观的人又会不约而同地心照不宣,大概在旁人看来,都知道他们两个其实很相配。
    林木森试了七八套,长袖短袖都有,短袖现在可以穿,长袖的等天冷了也可以穿。一般是他进去换的时候,黎夕心就在外面给他挑了下一件,等他出来再递给他,让他进去试。
    “都合身吗?”黎夕心抬头问。
    “挺好的。”
    黎夕心勾起嘴角,对身边的服务小姐姐说:“这几件全包了。”然后她递给她们一张银行卡。
    “不用了不用了。就一件就行。”林木森慌了,连忙制止。
    “我乐意给你买,你管不着!”黎夕心起身,把那个连帽衫外套递给他,笑着转身去柜台拿卡。
    林木森说的话不算,店家拿到银行卡的那一刻就不会迟疑,一刷,就有一大把资金入账,黎夕心眉头都没皱一下,耐心等着店员给她把衣服包好,她回头看着林木森,示意他把衣服拿着。
    林木森无奈。这时候的黎夕心不比从前,她现在怎么可能会轻易听他的话?
    黎夕心开车把林木森送到那个汽车服务中心,停稳,等着林木森开门下车。
    “这些衣服真的太多了。要不你拿几件下来给你男朋友备着?”林木森侧面看她。
    黎夕心白了他一眼:“你这试探太拙劣了。”
    “咱们彼此彼此。你昨晚不也试探我有没有老婆吗?”林木森勾唇一笑。
    黎夕心一愣,随即才回忆起昨晚她跟前台那哥们儿的你来我往,一时气堵。
    “我没有你那么渣,我要是有男朋友了,哪可能还睡你?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渣啊?”
    林木森眨眨眼,有点无辜地注视着黎夕心这时情绪上的波澜。
    “当初是我不对。对不起。”
    “滚!”黎夕心不要那句对不起,对不起是最不负责的歉疚,对不起就是一句废话。她想听的,林木森却一句都不说。
    “好,我马上滚。不过滚之前得提醒一下,你昨晚在走廊里报了你的房门密码,回去赶快要改一个。不安全了。”
    黎夕心扭头,眼神要喷火地瞪着他。
    “9779.我都忘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林木森也看过来,眼神很柔软。他从昨晚到现在,看着黎夕心的眼神就是这样。
    “因为我是个特别记仇的人。你当年含含糊糊的分手,那个仇我更记一辈子!”黎夕心恶狠狠地说,她觉得自己如果是一只野兽的话,现在肯定露尖牙了。
    “我现在还有机会弥补吗?全心全意弥补的那种。”林木森安全带还没解开,侧头还是神色不变地看着黎夕心。
    黎夕心扭头不看他,她那时候内心思潮翻涌,心底里有股情绪在叫嚣,有好几个奇奇怪怪的声音在响:弥补个鬼,晚了!还能怎么弥补她?渣男!再说了,弥补人也要电话号码和微信吧,你倒是找我要啊!
    可是那边的林木森就是什么话都没说,也没有做。
    黎夕心被自己的小心思吵到烦得不行。她又咬着牙对林木森说了一句:
    “滚!你滚!”
    林木森点点头,还是非常听话地抱着黎夕心给他买的东西,下了车。
    “路上注意安全啊。”
    黎夕心气鼓鼓地开走时,林木森还在一边习惯性地嘱咐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