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我们一起当穷鬼吧(1v1) > Ⓟò1⑧ⅿ.⒞òM 10.献吻

Ⓟò1⑧ⅿ.⒞òM 10.献吻

    黎夕心和林木森表白的时候,她十五岁,初二。
    林木森比她大叁岁。还有一个月,他就成年了。
    但是林木森还不算稳定。至少他的未来不像黎夕心那么稳定。
    黎夕心成绩从来不让人失望,以后她会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她会去上小镇里最好的高中,继续保持着好成绩,以后她要去上她能力范围内的最好的大学,她会大学毕业,然后在大城市找到一份好工作,会安然落户生根,会一直过着别人家孩子那种优秀又稳定的生活。
    林木森不算笨,如果能认真学习,他至少有书读。
    可是很明显,他似乎是对有书读这条路的矛盾感很强。
    “林木森,你明明都会,为什么就是不做出来呢?你看看这些分数,你都是可以拿到的呀。”
    他们相互表白,算是在一起后,林芳组织的几次模考,林木森的成绩都不尽如人意。
    黎夕心看着他的错题,给他讲知识点时,林木森顶顶温柔地看着她。
    黎夕心愣住了,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平时随心散漫的林木森露出那种认真的表情。
    “黎夕心。这不是我想要的未来。”
    “那你想做什么呢?”
    “没有想好。但肯定不是我爸爸当初走过的那条路。”
    黎夕心沉默了。
    林木森跟他爸爸关系不好,很不好。一见面就跟仇人一样恨不得装不认识的那种不好。后来黎夕心亲眼见过林木森跟他爸爸吵架,才意识到林木森所有的叛逆之源,可能都来自那一段恶化了的父子关系。
    林致平早年想要离家出外闯荡,遭到了家里人的强烈反对,被父母强逼着娶了一个本地女人,说他必须先成家了才能去立业。林致平妥协了。新婚第二天就收拾行李去了大城市,定期寄钱回来,留下自己的新婚妻子照顾两个老人,以及那一晚过后,就留下来的一个孩子。χⓢyǔⓢんǔЩǔ.cǒм(xsyushuwu.com)
    那个孩子就是林木森。
    后来的故事就像是社会新闻的八卦头条,离家多年的男人在外面有了女人,转脸就忘了在老家他还有妻有子,执意要离婚。就在他准备回来办手续的时候,发生意外摔断了腿,那个女人看他陷于患难需要人照顾,扭头就走。而林木森妈妈带着林木森坐了两天两夜火车,来到大城市,照顾了林致平一整年,直到他伤愈出院。
    后来离婚的事就不了了之,林木森和妈妈从乡村转户口到条件好一点的小镇,听说是林木森执意不愿意去他爸爸安排的大城市的。后来黎夕心听林木森说起过,他这辈子最不能原谅的人,就是林致平。不管林致平后来怎么弥补,林木森能做的事情就是一切都不让他顺意。
    林木森说他恨林致平。
    那是一种黎夕心只能理解,却无法感知的恨。
    她只在一些文艺小说上见过,那些怀恨生长天生反骨叛逆不羁的男主,拥有着该死的魅力。林木森也一样,只不过他不在纸面上,他有血有肉地就在黎夕心面前,触手可及。
    那个补课后的暑假,林木森对黎夕心坦白,他不想去读高中,他想去技校。
    黎夕心有点失落,她失落在她曾经认真想过要和林木森一起上学放学,他们还会在某个课间约好一起见面,可是林木森不想去那里,这些就都实现不了了。
    “那个技校离我以后要上的高中好远啊。那以后我是不是很难见到你了?”
    “不会啊。”林木森摸了摸她的头:“我课肯定没你多。坐公交,不过叁站的路我就能去你的学校找你。”
    “那说好了,你一定要来找我!”黎夕心粲然一笑。
    那个时候他们互相说的喜欢,是单纯又热烈的。说了喜欢,却都有点不懂喜欢是什么。不知道什么是男朋友,也不知道什么是女朋友。因为黎夕心太小,父母不允许她用手机,他们有时候连见面都很随机。
    好像年少时,说了喜欢,也会和没说一样,显出了一份无可奈何又不负责任的随性。
    这对黎夕心的折磨是更深的。
    她发现自己不能自拔的时候,恰恰是林木森处在叛逆期又夹带着稚嫩和成熟的反叛感的时候。
    那年暑假她得到爸爸妈妈许可和同学一起去茶餐厅聚会。跟朋友一起过马路时,黎夕心在心底盘算到时候找一个有手机的同学借一下手机,她想问问林木森现在在哪儿,她之前碰到林木森的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周末能够出来玩儿。
    等他们过了路口去一家奶茶店买奶茶时,黎夕心身边有个女同学拉了拉她胳膊,小声在她耳边说:“黎夕心,你看,那边有个蓝头发小混混,还在抽烟,他怎么老是看我们呀。就是,有点可怕。”
    黎夕心好奇地转过头,眯眼看了看不远处的男装店,一群聚集着的年轻男孩儿,十七八模样,勾肩搭背,中间有一个穿白色外套的高个儿,很是亮眼。
    然后黎夕心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在不要命地尖叫。
    林木森!那是林木森!!!
    林木森染了一头蓝发,梳成背头,露出他的额头和完美的美人尖,很少见男生会有那么优越的美人尖,衬得整个头型都秀致,他指间夹着半根香烟,云雾缓缓地从嘴角漫出来。
    那不是黎夕心第一次见他抽烟。
    放在别人身上,被她看到抽烟,都会显得狼狈,因为黎夕心的家教里,抽烟喝酒都是不允许的。抽烟喝酒会被打上坏孩子标签。但是看到林木森抽烟,黎夕心却无法这样评判他。
    那还是初叁前更早的时候,那天他们有个小约会,黎夕心迟到了。
    那时林木森蹲在地上,嘴唇压在烟嘴上,腮边微微一缩,眼神眯起来,等他把手拿开,胸腔一松,那团烟雾又从唇角游出来,他仰起头,路灯下的一片小灰尘里,生出了一团美丽的烟圈。
    然后黎夕心啪嗒啪嗒从远处跑过来。
    “林木森,对不起,我出来晚了!”
    林木森连忙站起来,把烟头丢到地上,踩灭,然后双臂快速挥了挥,想把气味驱散。
    “林木森,你在抽烟啊。”黎夕心看着他,笑着说,其实她对这个没有任何不满。
    “对不起,有点困。不该给你看见的,小朋友。”林木森淡淡一笑,好看得像一幅山水画。
    “我喜欢看。”黎夕心靠近他,踮脚去蹭他额头。
    但是她够不到,只能等林木森低头。
    “我刚刚抽了烟,气味不好闻。我以为你今晚不来了呢。”林木森没有低头,他怕让黎夕心吸到更多二手烟。
    “我来我来我来,我不可能不来的,我们见面的机会已经这么少了。”黎夕心撅起嘴。
    但是那天林木森抽了烟,他没有吻下来。
    哪怕黎夕心已经做了很多暗示。
    但那天林木森没有吻下来。
    那个女同学伸手吸引了一下黎夕心的注意,提醒她奶茶好了,她们可以出发去餐厅吃饭。
    黎夕心哦了一声,把目光从林木森身上移开,这时心口传来砰砰砰的心跳,再过马路时,她扭过头看林木森,林木森的朋友都在店里,只有他还站在外面看着黎夕心往前走,黎夕心回头时,林木森笑了一下,手里已经没有烟,他抬手,笑得温柔,跟她无声地说再见。
    黎夕心那一刻心里涌起了难抑的冲动,她回过头的时候,心里又酸酸的,那个时候她特别想不管不顾地回头,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也好,当着那么多不认识的陌生人也好,她想扑到林木森怀里抱抱他,想跟他说,她好想他。
    过了马路以后,到了茶餐厅,黎夕心还是心神不宁,在窗边坐了一会儿,那个角度看不到林木森还在不在。她的心里一起一落地在荡漾。
    后来等了一小会儿,她突然起身,跟旁边的同学说:“对不起啊,我刚刚想起来我妈妈还给我布了作业,要是晚上完成不了我就死定了,我现在得马上回去补作业,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次再跟你们玩儿!”
    然后黎夕心就冲了出去,她几乎是用最快速度跑到马路上,天知道她是个多么讨厌跑步的人,但是想到她是要去追林木森的,她就希望自己跑得再快一点。
    等红灯的时候,林木森那一行人说说笑笑地从男装店前过,林木森跟在其中,他似乎是已经确定黎夕心不会再出来了,就没回头。
    黎夕心盯着那个红灯的数字从5慢慢数到1,在变绿的那一瞬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出去,等她到了对面,那一小队男生走路也不慢,很快就到了一个转弯的路口。
    黎夕心气喘吁吁,已经有些跑不动了。
    她扶着膝盖,鼓足了勇气,又带着莫大的期许,大声喊了一句:
    “林木森!!!!”
    那队男生的后面几个转过了头,黎夕心那一瞬间有点社恐式发怂,慌得想躲。
    但是下一秒,从中间位置放慢速度,转头看过来的人,不就是林木森吗?!
    林木森眼神里有几分惊讶,他从人群里走出来,逆着同伴的方向,走过来,停在她面前:“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你带我走吧。”黎夕心看着他笑,黎夕心一看他就会笑。
    林木森过来捋了捋她跑乱了的小刘海:“你要跟我一起去玩儿啊?”
    “嗯嗯!”
    林木森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妥协地柔软一笑:“行。”
    林木森牵着黎夕心的手往前走。
    走到他那群同伴中间时,有人起哄:“林木森,这谁啊?”
    林木森把她往手边一拉,很自然地说:“这是我女朋友。”
    人群闹起来的时候,林木森带着她往前走。黎夕心跟在他后面,咬着嘴唇甜甜地笑。
    “森哥,你女朋友这么小啊,还是小妹妹吧。”有人站在黎夕心旁边,伸手要摸她头。
    林木森一手把他胳膊拍掉。
    “哟,森哥,你这么宝贝你女朋友啊,哥们儿都碰不得?”
    林木森姿势散漫,语气和态度却认真得要命:“你说呢?当然碰不得了!”
    黎夕心就一直牵着林木森的手,那时候她感受得到自己的心跳,在有条不紊地加速,林木森的一切,他的动作他的话,他的体温他的掌心纹路,他的轮廓他的气息,黎夕心走在他身边,体会到了一种无法自拔的窒息感。她好庆幸,她刚刚勇敢地跑了出来,要不然这当下的快乐她一定感受不到。
    “行行行,今天你是寿星,什么都听你的。”
    黎夕心捕捉到这句话,她立马转头说:“林木森,今天是你生日吗?”
    “是的。”
    “那我去给你买礼物。”黎夕心说着就要走。
    林木森没松手,把她又带了回来。
    “不用。不是说先跟我去玩吗?”
    “好呀。那你现在要去玩什么呢?”
    林木森带她去了酒吧。
    那个场景她也只在小说里见过,有刺耳的音乐和斑斓的灯光,有热闹的人群。林木森带着她去了一个小角落,然后熟练地跟人打招呼,拿回了两瓶果汁。
    “你不喝酒吗?”
    “我陪你喝果汁。”
    “我也可以试试喝酒,反正我爸爸妈妈又不知道。”
    “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所以你才不可以喝。喝酒不好。你也听我的。”
    黎夕心憨憨一笑:“好~”
    “林木森,你这头发真好看。”
    “只是头发好看吗?”林木森抬了抬眉。
    “人也好看,好看得我想咬一口的那种好看。”
    “什么叫好看得想让人咬一口?”林木森皱了眉,笑着吐槽黎夕心说的形容。
    “就是好看到想吃了你。”
    林木森扭头,一边点头说他知道了一边笑。
    林木森会染发会抽烟会喝酒,他会和小混混待在一起,他看上去跟他的装扮一样奇异又乖张,可是在黎夕心看来,林木森身上的痞气那么温柔,他的与众不同带着如此新鲜的吸引力,每多一分就引着她往下沉坠一次。
    “林木森。”黎夕心听到自己喊了他一声。
    林木森回过头,那时音乐刚好在转场,四周一片闹哄哄又杂乱无章的吵嚷,他的眼底清和一片,其实他身上的色彩很清新,发色是海一样的蓝,身上穿着干干净净的白,他的嘴唇轻轻一张,温声回了一句:“怎么了?”
    黎夕心上身一倾,双臂围上了他的脖子。
    林木森一愣,下一秒,黎夕心的双唇吻了过来
    现在,就站在一个马路口,12年后的黎夕心被夜风吹得想哭。
    然后林木森从后面跟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提醒:“车子好像不停在这里欸。”
    黎夕心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没好气地怼了回去:“我现在想去喝酒!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嘛?你不想去的话,我就叫代驾也行。”
    “没有没有没有,我想去的,想去想去想去!”林木森连忙认怂。
    黎夕心过了马路,看着对面几家眼熟的店,随便挑了一家,就推门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