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我们一起当穷鬼吧(1v1) > Ⓟò1⑧M.⒞òM 17.我爱你

Ⓟò1⑧M.⒞òM 17.我爱你

    黎夕心没带睡衣过去,穿的是林木森的大T恤,很长,宽松,像裙子,她钻到被窝里的时候,林木森在她旁边脱了衣服,刚要进去洗澡。
    “你的派大星睡衣呢?”黎夕心看他拿着的睡衣,不算是她相熟的。
    “破了个洞。你要是不介意,我还可以穿啊。”林木森转身从衣柜里把衣服拿了出来。
    黎夕心看着那面料和袖子上褪了色的小褶皱,接过来放在手里摸了摸。
    这套睡衣是当初大一她拿着奖学金买的。
    奖学金有五百。
    叁百给爸爸妈妈买了礼物。
    两百给她和林木森买了情侣款睡衣。
    而且依着黎夕心那个不想跟别人撞衫的倔性子,她剑走偏锋,非要买那两套看上去其实丑不拉几的沙雕儿童风,海绵宝宝和派大星,都不算情侣。林木森起初很真情实感地嫌弃了一段时间,但是在黎夕心那“蛮不讲理”地理直气壮洗脑里,他接受了。
    反正是睡衣,又不穿出去。
    黎夕心知道他当初不喜欢,但是她很受用林木森一边嘴上嫌弃,一边还是为了配合她乖乖在睡前穿上,拍照打卡。
    那时候,他们一起在海市生活,黎夕心上大学,林木森工作。
    黎夕心18,林木森21.
    再也不用偷偷摸摸。
    父母都不在身边,谁还能管得了他们?
    黎夕心和林木森成了每一对甜蜜情侣的粘糊样子,可以从早到晚,无时无刻不在和对方聊天,从早上吃了什么,到中午吃了什么,到晚上吃了什么,再到睡觉之前看了什么剧,读了什么有趣的段子,只要是能够分享的东西,每时每刻都要给对方现场直播。
    包括睡觉之前,都要很正式地跟对方说过晚安,黎夕心的惯例是自拍打卡,配一个甜到冒泡的美颜相机滤镜,嘟起嘴对林木森说我睡啦~林木森拍照不太爱加奇怪滤镜,往往有时候不修边幅,显出几分糙,歪头比了个耶,配合着胸口摊在沙发上的粉粉派大星,有说不出的慵懒和真实。χsyǔSんǔЩǔ.cǒм(xsyushuwu.com)
    黎夕心喜欢林木森那个样子。那是拍立得相机里会打印出来的清新少年感。她爱死他身上所有不经意摆出的个性,是可以一直好好欣赏的东西。
    黎夕心把那套他穿烂了的睡衣放在枕边,侧躺着,安静地看。
    浴室门刷拉一响,林木森一边擦着头发上的水,一边关灯,进了门,看到黎夕心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浅睡。
    他放轻脚步,过来床头关了灯,小心翼翼地进了被子里。
    那几天天气有点闷,可是两个人睡在一起,房间里开着空调,风呼呼地刮,有种安静的舒适感。
    林木森一伸手,不小心碰到了黎夕心伸直了的腿,滑滑的凉凉的,触感很好,他顺着黎夕心大腿外自然地滑到了大腿内,手掌一蹭,又摸到了她挺翘的臀。
    “林木森你个混蛋。”黎夕心睁开眼,身上没有动作制止他,嘴里却在不动声色地嗔他。
    林木森开怀一笑,看她没睡着,一把从身后把她搂紧,小腹在暧昧地蹭她,胳膊罩在她肚子上,下巴抵着她的头。
    “就知道你没睡着~”林木森掌心往上摸,隔着T恤笼出她双乳的形状。
    黎夕心被他摸得心痒,难耐地扭了扭,转头找他的嘴唇。
    “今晚不行。”她眯着眼,浅酌着林木森的脸侧,手握住林木森在她衣摆处撩拨的手腕。
    “我知道。我就摸摸,又不干嘛。”林木森说着说着,自己笑了。
    这话跟那种渣男语录我就蹭蹭不进去有什么区别?
    “会出事的。”黎夕心没制住他,林木森的手掌已经从下摆钻了进去,握住她的双峰,在隐秘又色情地揉捏,有点不客气,但是力度很合适,很舒适。
    黎夕心把持不住,继续抓着他的手腕,借着转身想要脱身,翻身时直接钻到林木森怀里,手脚把他缠住,身体跟他贴得很紧。
    “别摸了。就好好睡觉行不行?”黎夕心抱着他,紧紧的,没想过会这么舒服。
    “行。”林木森手掌落在她背上,感受她拥抱的力道。
    这个姿势的依赖度太明显,林木森低头,一下接一下浅吻她的额头。
    “黎夕心”
    “林木森,你安静一点,睡觉行不行?!”黎夕心不满他的不老实,却也不敢放任,她的身体很诚实,不太能禁得住林木森的撩拨。
    “行。”林木森嘴上是答应着,可是手却握住黎夕心的手,带着她顺着自己的小腹往下。
    黎夕心触到那个地方,感受到它的形状。
    “林木森,你好硬。”黎夕心隔着裤子也在撩拨他,指头卷起来,轻轻刮了刮他的内裤。
    “嗯”林木森在哄她:“你摸摸它吧,行不行?”
    黎夕心轻轻地笑出声:“要我摸啊?你求我呀。”
    “求你。”林木森低头,吻她脖子,忍不住继续找她索求更多。
    黎夕心由着他把自己的手带往了那一片,她循着指引用掌心握住了那个东西,林木森浑身一紧,在她耳边的呼吸都加重了一层,他粗粗的喘息真好听啊。黎夕心跟着也回应他的吻,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她的指尖触到铃口,轻轻刮了一下,林木森的反应却很大,发泄一般地咬住了她的耳垂,黎夕心掌心缓缓摩挲着棒身,另一只手伸进去又拢了拢子孙袋,那个东西在黎夕心的掌心欢快地跳跃。
    “林木森,怎么我们第一次的时候,你不求着我帮你呢?”黎夕心被林木森求得没办法,一边爱抚他,一边又有些不满。
    大一元旦,黎夕心和林木森的跨年之夜是在床上度过的。
    那时候黎夕心单方面宣布,想跟林木森上床。
    原因是她对那事儿很好奇。
    林木森却比她的反应还大,说什么现在还不成熟,才刚刚在海市生活没多久不能这样,等等一系列跟上床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话,听得黎夕心云里雾里,不知道为什么成年后不能做爱还要等到成熟后才能做爱既然林木森不想睡她,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她要把林木森给睡了。
    12月31号晚上,黎夕心找林木森跨年,晚上一起出去吃饭,一切都很正常,至少林木森完全体察不到黎夕心那磨着小獠牙的心思。
    分别时,林木森让黎夕心等他一下,他上个厕所就送黎夕心回去。
    结果,林木森刚进出租屋厕所,黎夕心就开始脱衣服,脱到只剩下内衣内裤,近似光溜溜地躲到了林木森的被窝里,憋着笑等他出来。
    直到林木森擦了手走出门,看到黎夕心死抱住被子眼神亮亮地看着他,他才知道自己是中了黎夕心的套儿。
    “你过来一点嘛。”
    两个人躺在出租屋的床上,都看着天花板,林木森心里五味杂陈,黎夕心则心急火燎地在被子下面把他往身边拉。
    因为是第一次,黎夕心胆子是大,但心没那么细,还不太知道从哪里下手。
    林木森正心烦意乱,黎夕心凑过来,整个人侧躺在他怀里。
    “林木森,我”黎夕心抬头看他,手从林木森下摆伸了进去,摸得他那一瞬间又痒又麻。
    林木森手掌轻轻盖在她手背上:“黎夕心别这样。你还小。这事儿,不是那么好玩儿的。”
    “我愿意。”黎夕心一用力,整个人趴在他身上,眼神里是不管不顾的单纯和坚定:“林木森,我就想跟你做那种坏坏的事。你弄疼我也没关系,你弄疼我我也开心,我就希望你弄疼我!”
    林木森看着她,叹了口气,又是无奈又是认命:“黎夕心,黎夕心,饶过我吧,黎夕心,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挺要命的?”
    “我不要你的命,我就是要你。”黎夕心上前吻他喉结,坐在他身上,为所欲为地抚摸他。
    林木森那时候没有什么自控力,他翻了个身,就带着黎夕心坠了另一番天地。
    “谁说的,那时候,不也求你了吗?”林木森在她手里享到了畅快,更是胡乱地吻她。
    “求我什么?”
    “求你别老那么逼我当坏人。你才多大呀,我随随便便稍不注意,其实就是在欺负你,你懂不懂?”
    “不懂。明明我当初那么想要,你为什么不想要我?”黎夕心承受着他的温柔,觉得骨头都快酥了,压着嗓子问他。
    “不是不想要你。而是,不够成熟,不配要你。”林木森苦笑了一下。
    “那你现在觉得自己就配了是不是?”黎夕心笑着问他。
    “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个问题,配不配不是我说了算的,得看你愿不愿意。”
    “那你说我愿不愿意?”黎夕心故意加快速度加紧力道抚慰他撩拨他。
    “你愿意的。”林木森仰着脖子叹息了一声,已经快到崩溃边缘。
    “这么自信啊。”黎夕心蓦然手一停。
    林木森睁开眼,半是渴求半是无奈地催着她继续。
    “林木森,你说,你得把话说出口。”黎夕心凑近他,和他对视在吻落的前一秒。
    林木森眼神湿漉漉的,眼底荡漾着粘稠的化不开的情欲,处于失神的临界点,可是他知道黎夕心在顾虑的东西是什么。
    “我爱你。黎夕心。”
    黎夕心把手彻底松开了。
    林木森瞬间颤抖了一下,小声喊了一句“别”。
    下一秒,黎夕心就整个人都坐到了他身上。
    林木森惊讶地看着她:“你不是”
    黎夕心一个吻堵住他的嘴唇。
    “除了手,我又不是只有一张嘴。”黎夕心顺着他的耳朵吻了下去,在他小腹上也亲了几口,蔓延而下,直接又干脆地把林木森的东西含进了嘴里。
    林木森感觉灵魂都出窍了,他的手无意识地扶住黎夕心的头,享受着那快感巅峰边缘的刺激。
    “黎夕心黎夕心”
    林木森颤抖着射出来时,黎夕心没有挪开嘴,倔倔地把棒身和口上所有残留的精液都卷进了嘴里,再咕咚一口当着林木森的面全部吞下去。
    “黎夕心,你真的太不听话了。”林木森扒住黎夕心的后脖子,把她抵到眼前,看到黎夕心还在用舌头舔嘴角残留的精液,又是一瞬间的失语。
    “我就喜欢看你这无可奈何又干不掉我的样子。”黎夕心缩到他怀里笑。
    “林木森,说一遍我爱你还不够。你看到了吧。你得像我对你这样的,这么爱我!”
    “哦懂了,那来吧。”林木森翻了个身,把黎夕心摁在床上,说着,就要往下亲吻黎夕心的下面。
    黎夕心如临大敌,跳起来,伸腿踢他:
    “现在不行。林木森你个王八蛋!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好讨厌!”
    林木森笑起来,把黎夕心抱在了怀里。
    “好好好好,下一次,下一次行了吧,好了,别踢了,再踢我又硬了”
    林木森,我喜欢你身体的每个部分,你的一切我都喜欢,你的精液我都想吃掉,你做得到对我这样吗?
    黎夕心回抱住林木森的时候,心里是这样想的,她缩在他怀里,第一次感受到那么强烈的幸福感,失而复得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