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我们一起当穷鬼吧(1v1) > 21.忘掉1
    林木森睁开眼,怀里的黎夕心还没醒,背靠着他睡得很熟。林木森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低头来小心翼翼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他从小到大都喜欢看黎夕心睡熟后的样子,乖得让人心软,像是全世界都没有了烦恼。而其实黎夕心的每一天都过得不能说不焦虑。
    林木森知道自己和黎夕心的家庭教育有着天壤之别。
    黎夕心从小就是被严格要求的乖乖女,不敢犯错不敢示弱不敢颓废;而林木森不一样,他妈妈没有多高的文化层次,小时候还能从品质上启发他,稍微大一些的时候,她就没办法辅导林木森的功课了,而他爸爸呢,唉,每次提到林致平,林木森都会瞬间沉默,好像有万千情绪堵在一起,很难说他对于林致平的感受是什么,但至少是从小时候那不算多也不算少的相处里看得出来,林致平不是没有管教过他,而是林木森压根就不服他的管教。
    甚至林木森放弃本来已经考上了的高中,执意去读技校,去网吧打游戏,去打工挣钱,去和各色各样朋友喝酒抽烟染头发,都是为了和林致平唱反调。他只是很想用年少时的叛逆反骨来证明,那个受益于正统教育而改变命运的父亲,不能影响他分毫,他打心底里瞧不起那个男人。也绝对不会听他的教诲,若是那个男人对他彻底失望那更好,反正他林木森的人生,不愿意跟林致平产生太多关系,哪怕从血缘上来说,他天生就无法选择,他是林致平的儿子。
    他只是瞧不起那个男人而已。他不是瞧不起踏踏实实努力读书的好孩子,也不是瞧不起通过教育改变命运这一相对公平的社会晋升方式。
    黎夕心就是家教严格用功勤奋的好学生,他是真的喜欢黎夕心。
    尽管黎夕心走的是一条他有意避开的路,即便他的小女朋友优秀到旁人提起来都不会想到黎夕心和林木森这两个名字能够摆在一起,纵使他后来也察觉到黎夕心的父母并不满意他和黎夕心在一起,可是这些都不耽误他为黎夕心怦然心动。
    忘了心动最开始的那一秒是在何时何地,等他反应过来,面对着英语讲义上那一行接一行清秀工整的小楷和漂亮翩飞的单词连写,林木森很难克制自己满溢出来的喜悦和那么一点点羞涩,他每次去林老师家,黎夕心都偷偷从桌底下给他递大白兔奶糖,黎夕心说她妈妈为了防止她长蛀牙,已经督促她戒糖很久了,她心里喜欢吃甜的,只能忍着,控量控时,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两颗,一颗给自己,另一颗一定是给他的,给完了糖,还有亲手做的柠檬水,有些时候柠檬放多了,水里一泡带着酸酸的涩味,黎夕心自己喝底下最酸的部分,浅层味道淡淡的部分还要加一点点糖,调好了,再推给林木森。
    所有的小细节,都是远观无味,细品极甜,再想想都会低头忍不住憨笑出声。
    林木森没遇到过比黎夕心对他更好的女孩子。恰恰是在他最年少最叛逆又最逆反的时候,她单纯到像一杯白开水,瞬间让他的人生变得温柔起来。
    黎夕心的家教是他没有经历过,也打从心底里不愿经历,很想扭头跑掉,但是林木森必须承认,就是那样的家教让黎夕心变得自律优秀并且闪闪发光,也是那样的家庭可以把黎夕心保护得很好,至少他没有办法代替叔叔阿姨给黎夕心那么无微不至的呵护,后来在海市,他打工,黎夕心上大学,林木森很和自己较劲,很严格地要求自己要好好照顾黎夕心不让她受委屈的,可是生活对他的表现并不满意,给了他一次比一次更沉重的打击。
    离开黎夕心的那段日子很苦,苦到他每每回忆起来都会揪心的难受。但是幸好,幸好他还能回来,他还能再见到黎夕心,这就证明,命运没有那么残忍。
    林木森抱着黎夕心,蹭了蹭她的脸颊,黎夕心翻了个身往他怀里一钻,舒舒服服地把他抱了个满怀。
    林木森想到高中时他们两个比现在更像是偷情,偷偷摸摸在学校小卖部尽头那个小夹角里相拥,他低头能闻到黎夕心身上带着的书页墨香,黎夕心跳起来亲他的时候,他都有种被幸福砸晕了的不真实感,被亲懵了就只会憨憨地笑,他觉得从这一点来看,他和黎夕心很像,他们不知所措又满心欢喜的时候,就喜欢这样憨憨地笑,看起来是在害羞,实际就是,偷着乐呗。
    大部分时候,黎夕心心情都会特别好,她会跟他说,今天她好像又考了第一名,好像有老师又夸她得了什么奖。林木森一般早来都会在校门口转悠一圈,他稍微在学校公示栏里逗留一会儿就能看到黎夕心的名字出现在荣誉榜top10里,学习好的女孩子很多,而黎夕心在那些女孩里面依然是突出的。林木森好几次看着那些他还不太有概念的分数,想着未来黎夕心的样子,很像身无分文的门外汉,除了惊叹和欣慰,他没有其他方式去分享黎夕心的开心,有时候远远看着黎夕心和同伴一起说话,他有时无奈地想,或许那些内容他听不懂。
    这是他为自己的选择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会有无数的人质疑,他和黎夕心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几点了呀。”黎夕心抱着他,声线慵懒,蹭了蹭他胸口,打断了林木森飘忽不定的思绪。
    林木森伸手拿手机开了屏保:“快七点。”
    “这么早啊。”黎夕心睁开眼,歪头一笑:“那我们俩昨晚发情发得挺早啊。”
    林木森咧开嘴角,无奈一笑,黎夕心现在比他想得更接地气。
    发情,这词,更像是形容两匹野兽。
    他林木森可以做野兽,黎夕心肯定是落难的在逃公主。
    他转头揉了把她的头发,问她今天要去哪里。
    黎夕心的手机响了,林木森从旁边把手机递给她的时候,黎夕心皱了下眉头,似乎是不太想接电话。林木森扫到屏幕上的备注是妈妈。
    “喂,妈。”
    “你在哪儿?”开门见山,语气冷静。
    黎夕心有经验,林芳越冷静,就越有狠的后招。
    “我...我在...在外面,见个朋友。”
    “见一晚上?”
    “因为太晚了,我就没回去......”
    “跟xxx谈得怎么样?”
    黎夕心刚醒,脑子不清醒,听到一个陌生名字愣了下,那谁?
    “就是昨晚安排跟你见面吃饭的那个!”林芳压着语气里的火。
    “哦,哦哦!他啊,聊得挺好的啊,以后他在海市的话,我能请他吃饭......其他的,不就那样吗,还能有什么不一样?”
    “是不是只要不是林木森,对你来说,都是一样的?”
    林芳这句话说得很大声,黎夕心没开免提,但是林木森躺在她身边,每个字都听清了。
    他心里一紧,转头有点无措地看着黎夕心。
    黎夕心背对着他,手机贴在耳畔,那一刻她也被吓了一跳,整个人打了个不小的抖,但是很快她就借着起床气那个短暂的倔强惯性,深吸了口气,稳住声线,对林芳说:
    “是。”
    林芳就把电话给挂了。
    林木森揪心了一下。旁边的黎夕心只是安静了一会儿,随即坐起来,说她该走了。
    “需要我要跟你一起,去跟阿姨说清楚吗?”林木森也坐起来,两个人自己穿自己的衣服,他还有点不放心。
    “说清楚什么?”黎夕心看着他,有点明知故问,也有点毫不在意:“有什么好跟她说清楚的?”
    “说我们两个现在的关系。”
    “我们两个现在什么关系?”黎夕心把头发一拢,嘴角一抹笑一闪而过,有点潇洒,且不负责任的坏。
    “可以结婚的关系。”林木森眼神清澈,颇有几分不管不顾且无辜地看着她,一个十分正常的逼宫眼神。
    “你神经病!”黎夕心反驳了他,否认自己有跟他结婚的可能。
    她现在一穷二白,就算是林木森现在还不错,那也不是她最理想的结婚状态,黎夕心本来还以为林木森会说什么男女朋友情侣关系,结果他直接把眼光放在了结婚上,怎么不厉害死他呢,想得美!
    黎夕心岔开话题,刷牙时问他什么时候走,林木森说他尽快,黎夕心为了杜绝一些不必要的后患,比如林木森突然上门吓着她和她爸妈,她亲自给林木森订了高铁票,并且在退房以后,亲自把他送上了离开的出租车。
    她的高铁票时间是第二天,她没让林木森跟她一起走。因为林木森还待在小镇的话,她总是不太放心。林木森要做什么事情,总是会带着预兆。预兆不明显的事,都有可能会发生,比如当初说离开就离开,现在预兆这么明显的事情,黎夕心真害怕他逞一时之快,直接去林芳面前摊牌了。
    不是说林木森说想跟她结婚所以她害羞扭捏欲说还休,而是,她现在是穷鬼,她自认现在她没有和林木森结婚的条件。
    黎夕心回家后,林芳很明显脸色难看,她叹了口气,拿着耐心出来哄了林芳半天,说她只是有那么几分念旧,而且现在完全没考虑过结婚,现在她叁十不到,正是奋斗的黄金年纪,就应该好好拼事业,结婚了以后一堆事儿,她想想就难受,还怎么好好赚钱独立自主呢?
    林芳看她不是完全恋爱脑,也还是有自己打算的,听着听着也愿意理解她当下的不配合。
    “你现在真的跟林木森有联系?”
    “就是朋友来往的关系。”
    而且是好几次你来我往的关系。黎夕心说着说着笑了。
    林芳敲了敲她脑门,语气里已经是无可奈何,眼神里还是满满不放心:
    “幸好你现在有车有房工作好,什么都有。不然妈妈真的担心你未来怎么办,这么多年都是一个人,是很辛苦的!”林芳这话一说完。
    黎夕心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心虚起来。
    “妈妈也不是非要反对你和林木森,而是,他既然当初能那么一声不吭地离开你,肯定就是有原因的,说明你们两个肯定有些问题存在,所以不要再找一个这么不成熟不够稳定的,妈妈真怕你爱错了人。”
    “不会的。我心里有数。”黎夕心掩藏起了眼神的失落。
    “待会儿陪我去买个菜吧,晚上给你做好吃的。”林芳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妥协了,想着黎夕心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
    “好嘞!”黎夕心也松了口气。
    母女两个去菜市场买了菜,黎夕心看林芳一下子走了这么久的路,都没休息一下,就找了个附近的奶茶店,让林芳进去坐,她给妈妈点一杯红豆奶茶暖暖胃。
    等黎夕心拿着奶茶回来时,身边飘来一阵香水味,一声甜甜的“老师好”就响在耳边。
    黎夕心不用回头,都知道能这样叫林芳的人,只能是当初的情敌兼竞争对手,叶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