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我们一起当穷鬼吧(1v1) > Ⓟò1⑧ⅿ.⒞òM 22.忘掉2

Ⓟò1⑧ⅿ.⒞òM 22.忘掉2

    黎夕心转头时,叶紫笑容灿烂地和她打招呼。黎夕心不动声色地从上到下打量着光彩照人的叶紫,脸上也挂上了得体且庄重的社交微笑。
    “老师!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们。”叶紫站过来,坐到了林芳的另一边。
    高中时,是组班制,叶紫和黎夕心都被分到英语A班,叶紫还当上了林芳的英语课代表。
    “这么多年没见,叶紫真的越来越漂亮了。”林芳笑容和蔼,叶紫也算是她的得意门生之一。
    黎夕心坐在一边,也没什么好说的,就看着她们师生叙旧。
    “谢谢老师~”
    黎夕心不转头看她,也能从叶紫飞扬的语气里读出她的自信和得意。
    “叶紫最近在哪里生活,做什么工作呀?”
    “我在北都定居了,但是最近调到海市来做人力市场总监,给公司抓人才的,相当于一个专业猎头,差不多一年后再调回去。”
    “那很好呀。”
    “还行。黎夕心不也很好嘛?”
    黎夕心想着这商业互吹到这儿也就差不多了吧,想悄咪咪地跟林芳使个眼色快点回家。
    可是林芳一听叶紫在说她很好,兴致也来了,立马说:“心心也在海市定居了,目前在一家国企里做pm,你们这一届同学都很优秀,真是不用我操心你们事业。”χⓢyǔⓢんǔЩǔ.cǒм(xsyushuwu.com)
    “啊是的呀,我前一段时间在海市还碰到黎夕心了呢。”
    叶紫这句话一出口,黎夕心心头一跳,这时才想起来她和叶紫之前在海市见面那一段,很致命的纰漏。
    “黎夕心你是不是还卖房子准备换个更大的?现在换了吗?还需要我介绍人吗?”
    “换房子?什么时候说要换房子呀,我怎么不知道?”林芳也转过头来。
    黎夕心那一刹那尴尬得恨不得原地消失。
    “啊,就是有这个打算”
    “你换房子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呢?”
    “没事,换房子也不急于这一时。”叶紫看林芳不知道,且此时此刻的表情不像是在轻松开玩笑,赶紧打了个圆场,顺便岔开话题:“啊,对了,上次见面黎夕心走得匆忙,我也没来得及问她,不是说新找了工作吗?既然是pm,那在哪一家啊?”
    林芳起初没听清,既然叶紫问了,立马就回答了一个名字。
    叶紫疑惑道:“不是已经离职了吗?我上次看到黎夕心来我公司面试,不就是从那家离职了吗?”随后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就向黎夕心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黎夕心面色一僵,内心感叹了一句:叶紫我真是谢谢你了。
    林芳又是一惊,她转头问:“你离职了吗?!”这句话情绪明显激动起来。
    正当黎夕心处在慌乱边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时候,那边叶紫又激动地站起来,欢快地冲奶茶店外的某个地方挥了挥手:“老师!我待会儿还有工作,现在不好再待在这儿了,但是呢我走之前,一定要再让你见个人!”
    本来林芳被刚刚那一遭惊得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可是碍于叶紫还在场,很多话不方便直接说,这时候看叶紫准备走了,也就摆好表情,想把叶紫这边先应付过去。
    黎夕心看着林芳情绪立刻阴云转晴,从慌乱变成了最得体的社交微笑,看着叶紫,还有从她身后走来的,西装革履,气质出众又礼貌周到的男人。
    “老师,这是我老公,xxx,我们在国外认识的,现在在北都买了房,去年结的婚,这几年要是时间对,再准备要个孩子。”
    那个男人一出现,黎夕心站在林芳身侧,都能从她瞳孔里看到那份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强烈的羡慕,那个羡慕让黎夕心心口一酸。
    “真好。叶紫,你现在真的很好,事业好,家庭也好。老师恭喜你。”林芳说了几句场面客套话。
    叶紫就挽着那个男人的手,跟林芳和黎夕心告别,路过黎夕心,幸福自在地出了门,上了停在门边的一辆车。那牌子就不看了,黎夕心低了低头,肯定是她买不起的那一款。
    叶紫总共就出现了几分钟,但是这几分钟足以让黎夕心体会过山车一般从云端摔落谷底的失重眩晕感。
    叶紫的车开远后,林芳和黎夕心两个人的气压瞬间低了下去。
    “你离职了吗?”
    黎夕心舔了舔嘴唇,她知道这个时候还是可以隐瞒的,她还可以编很多借口,说一些天花乱坠的理由,反正她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不算富裕,但只是管自己生存没问题,她完全可以假装一切都挺好的。
    可是她那一刻只觉得很累。
    她觉得自己像个快要报废的机器,明明已经累得不行了,还要想方设法地伪装自己的无力,装做一切都好。
    真他妈累。
    不如就实话实说了吧。
    “嗯。”
    “那你也卖房子了?”
    “因为上一份工作出了点问题,我要赔一些钱,只能卖房子。”
    “你要赔多少?你跟妈妈说呀,怎么能卖自己的房子呢?你当初好不容易买了房子搞了个户口,现在房子没了,你在海市住哪儿呢?!”
    “妈,没事,我住在陈明妍那儿呢,我自己工作的失误,我自己弥补,跟你们没有关系。而且,真不是一笔小钱。”黎夕心越说越虚,她是真的不敢看林芳的眼睛。
    这个时候,她就像一往无数个没考好的噩梦瞬间一样,在等着林芳责备的狂风暴雨过去。
    “那你车是不是也卖了?”
    “嗯。”黎夕心那一刻不知道该说其他什么,除了闷闷地回应,她想不到其他说辞。
    “黎夕心,你真的完了!你知道你现在其实什么都没有了吗!”林芳这一声喊声音不小。引来了奶茶店旁边几个顾客的注目,旁人的目光不出声就自带询问特效。
    黎夕心身体没有被吓到,很木然地坐在那里,但是灵魂已经被林芳这句话几个咬了重音的字凿出了好多个大窟窿。她坐在那里,从背影上看很孱弱,就是低头在听训。
    “你接下来你该怎么办啊,你这个孩子,我以为你什么都有的。”林芳急出了哭腔。
    而黎夕心这个时候不仅有被训了以后自然的怯懦,还带着浓重的愧疚和自责,以及这一份在人前无法自处的尴尬和羞耻,她这时候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都27了。27了呀,你看看人家叶紫,人家真的什么都有了现在,可你呢?!”林芳激动起来。
    黎夕心听了这话,心中有一股隐隐的愤怒冲了出来,林芳这时候提起年龄又提起叶紫,黎夕心心里那根探测危险的雷达自然就出来运作。
    “27怎么了?27也是新起点啊!钱没有了可以再赚,工作没了可以再找,我只要还好好活着,我努力奋斗,未来什么都会有的,我已经不是17岁小姑娘了,学历经验工作能力哪一点都不比别人差,未来我什么都会再拼回来的!”
    “你先别急着说这些豪言壮语,你当初去海市的时候,不是有个学长带你吗?你现在出事了,他能不能拉你一把?”
    呵,代磊。他不害我我就谢谢他了。还帮我。
    黎夕心在心里冷笑:“他怎么可能帮我。你都不知道他这个人有多过分,当初追我追不上,就各种使坏,pua我,我跟那个人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
    “他当初还追过你,他那么好的条件,你当初为什么都不考虑考虑?”
    黎夕心:
    又来了。林芳又来了。
    当初黎夕心参加工作,蒸蒸日上的时候,林芳有听黎夕心提起过代磊,那时黎夕心已经察觉出代磊给她的特殊待遇,但是她内心深处并不认为她会答应,她不想钓着别人,林芳当时却提过一嘴,希望黎夕心主动点儿,去赢得代磊的好感。黎夕心记得,当初她对代磊还挺满意的,大概是给人家排了个候选女婿位。
    “我不喜欢他。”
    “那你喜欢谁?”林芳又是一招打来。
    黎夕心顿在那里,知道自己除了生生受下,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空气里浮动着一种紧绷的危机感。
    两个人的心思都昭然若揭,互踩雷区,互触逆鳞,可是都在气头上,谁都不会轻易避开。
    “林木森是吗?”
    黎夕心咬紧了牙关,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其实说什么都无解。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当年高考前不让你跟林木森见面?”林芳也没留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当初要不是我强制阻断你们联系,你连海市的top1大学都考不上,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你应该上北都大学的!”
    “就因为当年那事儿,你心里一直怪我是不是?从考研开始,各方面都不服我和你爸爸,你现在翅膀硬了,想自己怎么飞就怎么飞了是吗?你现在买房买车辞职,一句话都不愿意跟我们说了是吗?”
    “养了你二十多年的亲爸亲妈,就是不如当年带你鬼混的浑小子是不是?!”
    “妈!”黎夕心打断林芳:“那些事情都跟林木森没有关系。你能不能不要张口闭口都是他怎么怎么”
    “他当年就是耽误你了呀!”林芳激动起来:“当初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你们关系好的早期,有点苗头的时候,我没有再强势一点,把你们两个分开!”
    “您还不够强势啊?妈妈,当初要是没有林木森,就你和爸爸每天给我灌输的压力,够我自杀上千次了!”黎夕心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她吼出这句话时特别解气,是带着山呼海啸的决心,吼着说我就是不忍了,但是吼完了又立马后悔,尤其是在她看到林芳那气到煞白的脸色和微微发抖的嘴唇,她知道那句话的杀伤力其实远超她想象。
    “我们怎么你了,是没给你吃没给你喝还是没给你住?是我们天生就欠你的吗!黎夕心,你从小到大,爸爸妈妈都把你捧在手心里当宝,你现在,你现在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吗!在你心里,我和你爸爸是有多恶毒!”
    黎夕心眼圈红了,她喉咙堵得一阵一阵发痛,她很艰难地发出声音,已经非常后悔。
    “但是,妈,未来我找什么样的工作,和谁在一起,未来过什么样的日子,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人生啊。”
    林芳看着她泪眼朦胧的样子,也是一下子眼圈发红,她知道黎夕心如今这倔脾气像谁,可是看着她,听着她刚刚说的话,心头还是一跳一跳的疼。
    “是,你现在长大了。爸爸妈妈都管不动你了,爸爸妈妈老了,也不想管了。你以后过得好还是不好,都跟我没关系了!”林芳说完,起身,抹了抹眼泪,拿起买好了的菜和自己的手提包就往门外走。
    其间,把黎夕心给她点的红豆奶茶打翻了,一口没喝,也不捡,头也不回地推门而去。
    黎夕心愣在那里,缓了好一会儿,才觉得自己魂回来了。侧身下去捡掉在地上的奶茶袋子,不小心又带掉了一串钥匙,她正要从椅子上下来,俯身去捡。
    这时身边有人蹲下,有一双手伸过来,把钥匙拿了起来,递到她手边。
    黎夕心正要说谢谢,抬头就对上了林木森的眼睛。
    “你怎么在这儿?”黎夕心的语气听着像在兴师问罪。
    “我我到了高铁站,发现自己身份证没带,应该应该是被你拿走了吧。当时好像是整理的时候放一块儿了然后我没拿”林木森又扭捏又怂,一件事情解释得毫无气势可言。
    “然后,我就回来,想找你。到你家附近看到你和阿姨出门买菜。”
    “然后你就跟了一路?”
    “嗯。”
    “一路跟到奶茶店,你什么都看到了?”黎夕心抬头,直视着他,眼神亮得出奇。
    “嗯。”林木森站在那儿,看着她,那一瞬间很想伸出手来摸摸她的头。
    但是黎夕心做了深呼吸以后的下一秒,就抓过钥匙,拿起包,夺门而出,越走越快。
    林木森紧跟在她身后。
    “黎夕心。”
    黎夕心不回答。
    “黎夕心。”
    黎夕心也不停下。
    “黎夕心,你去哪儿啊。你想去哪儿,你说一声,我陪你去。”
    黎夕心走到公交站牌旁,刚巧来了一辆公交车,她连几路都没看清楚,就上了车,等她投币坐在车尾角落里的时候,林木森也拿着手机扫码完毕,匆匆赶来,坐在了黎夕心身边。
    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很特殊,公交车上人很少。大概几站路以后,整个大巴,除了司机和他俩,其他座位都空了。而黎夕心完全没有要下车的意思,林木森估摸着,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这辆车会把她带到哪里去。
    林木森不时瞟一瞟身边,她现在的样子,只能用面无表情来形容,越是这样冷静,就越是可怕。
    “黎夕心,你还好吗?”
    “黎夕心,你难受的话,跟我说说话吧。”
    “黎夕心,你别”
    在林木森这一连片的柔声打扰里,黎夕心终于忍不住了,她倾身过来,两只手快准狠地捂住了林木森的眼睛,开口时,已经声线不稳,但是她还是强撑着要说: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忘掉刚刚那个黎夕心。”
    “黎夕心有车,有房,也有工作,有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