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我们一起当穷鬼吧(1v1) > 23.那是当初1
    眼泪这东西就像闸门边缘的水,开了堤,再想往回收,几乎不可能。
    黎夕心根本控制不住,双手捂着对面林木森的眼睛,就任由自己的脸被眼泪爬得脏兮兮。
    林木森的眼前温热一片,他的睫毛扇了扇黎夕心掌心,他待在那里,听着她一遍又一遍地叫他忘掉,没有回话也没有躲开,就静静地等着黎夕心把情绪发泄掉。
    等到黎夕心这边只剩断断续续的哭嗝时,林木森才抬手,掌心包裹了黎夕心的指节,把她的手握住,握在手心里放下来,他睁开眼,目光干干净净,温柔清和,像是以往无数次他会留给黎夕心的眼神一样,从前是那样,现在也不会改变。
    “没事的,黎夕心。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我都喜欢。”
    黎夕心撇嘴,摇头,说:“你不要喜欢不是富婆的黎夕心。你要把她忘掉!”
    “黎夕心怎样我都喜欢。黎夕心怎样我都喜欢。”林木森反反复复纠正她的说法,不厌其烦地安抚她的不安。他伸手把现在这个哭哭啼啼时还不忘张牙舞爪挽回自尊的黎夕心搂在怀里拍了拍,感受到她一开始的抗拒中途的沉默和最后自然而然地依赖。
    那辆车似乎是开了很久,中途有人上来,也有人下车,不知道什么时候,黎夕心抵着林木森的胸口,哭着哭着睡着了。
    林木森把她叫醒时,公交车停在了终点站。黎夕心看着傍晚渐暗的天色,心情和当时的天空一样阴沉。
    他们去附近的小旅馆开了间房,点了外卖当晚饭。
    黎夕心洗了个澡,坐在床上擦头发的时候,鼻尖一酸,想到那晚林芳还说要给她做好吃的呢。现在知道她没车没房没有原先那么好的工作了,连回家吃饭都没资格了吗?正在难受,爸爸的电话就来了。
    虽说那个电话是爸爸打来确认黎夕心现在具体在哪儿的,整个对话里两个人都没有提到林芳,但是黎夕心知道,林芳应该就在爸爸旁边,神情又倔却又放心不下地把这个电话全程听完。
    黎夕心有些话交代给爸爸听,也交代给林芳听。
    挂了电话后,黎夕心下床去厕所拿吹风机,林木森正好也洗完澡,两个人在门口撞见,黎夕心在门外,林木森在门内,他伸手把吹风机拿下来,没有给黎夕心,只是看着她说了句:“我帮你吹吧。”
    黎夕心没拒绝,转身,坐在床上,转头看到林木森坐在床侧,拿着吹风机,手掌揉在她头发上,指尖探到她的发丝间,滑下去捏着一丛发细细地抖,那不是他第一次给她吹头发,可是他的指尖抚摸过来,还是能带起一阵酥麻的颤栗,连带着头皮和脸颊上都有毛孔兴奋舒张时那种陡然一惊的快感。
    这是只有林木森可以带给她的感觉。每一次毫不经意的触碰,都会带着触电一样的缠绵感。
    别人不行。
    她说不上来为什么不行。
    反正就是不行。
    其实她自己都受不了自己这样。何况是一直担心她心思沉执念重的爸爸妈妈。
    黎夕心头越来越低,最后,林木森轻轻拨了下她的后脑勺要去吹她刘海的时候,黎夕心都没办法把头抬起来。
    林木森有所察觉,他叫了一声:“黎夕心。”
    她一扭头,不吭声地钻到了他怀里,把他搂了个满。她闭上眼,耳边就是林木森沉稳有力的心跳,她不可遏制地想起了当初,高考前他们关系败露而她成绩下降时那个全家气氛降到冰点的可怕时刻,是现在想起来,都会让黎夕心忍不住发抖,然后把林木森抱更紧的程度。
    那时叶紫转来没多久,林木森的父亲也常回来看他们。
    黎夕心就在上学和回家两次行程里要承受两场打击。
    那时叶紫家和林致平的生意关系最紧密,叶紫每天都坐着林致平的车上学,黎夕心跟着林芳一起去学校,还真有好多次,黎夕心站在校门口,看到叶紫穿着校服裙,翩翩下车,关车门之前一定要对林木森说再见,而往往这个时候,黎夕心穿过叶紫,就能看到林木森坐在车里,也眼神无辜地越过叶紫看着她,这一幕以后,黎夕心不会等着看林木森出于礼貌也对叶紫挥手说再见的客气场面,她是一定会扭头,马尾一甩,毫不留恋地走开,然后用私下里双拳紧握跺得双脚都发麻的倔倔背影向林木森无声展示她的吃醋和气恼。
    而回家的时候,往往更尴尬,因为林致平的某些家庭应酬,是要带着林木森和他妈妈一起去的,黎夕心和林芳放学回来,有好几次是在楼道里跟同行下楼的林木森与叶紫打了照面,黎夕心看到他俩并肩走,嫉妒得牙齿都快咬碎,但是在林芳身边,她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抬起头来,眼神亮亮地看向林木森,林木森也看过来,两个人却什么都不能说,黎夕心不动声色地瞪他一眼,宣示自己的不满,下一秒就扭头不看他俩,还刻意躲到林芳身后,给同行的他们让位置。林木森路过的时候,伸手想给她一个暗示,黎夕心刻意扭过头,连个眼色都不再给他。
    那是黎夕心第一次有一种强烈的领土意识。
    林木森是她的。
    如果林木森一定要和别人在一起,至少在他要和别人在一起的那个短暂时刻里,一定是她把林木森给抛弃了,这样想来就会很酷很硬气。
    后来他们终于又有时间见面的时候,林木森滑跪道歉,求生欲极强地跟她解释,叶紫只是林致平朋友的女儿,叶紫跟他没什么关系,黎夕心千万不要误会。
    黎夕心看着他解释一大通,自己还绷着脸,端着架子抬起头问了句:“那你说,我和叶紫谁长得好看?”
    林木森不假思索:“当然是你!我不知道别人的审美是什么,反正在我眼里,黎夕心是最漂亮的,永远永远都没有之一。”
    黎夕心低头抿嘴笑了,有些情话是必须要大声说的,不说给其他人听,但一定要说给想听的人听。黎夕心就是吃林木森这一套。
    “那我原谅你了。我还会继续喜欢你。”黎夕心抬头,走过去拥抱林木森。
    那后来有几个周末,林芳要出差学习,让爷爷奶奶过来照顾黎夕心。黎夕心能偷着空去技校那边找林木森。那段时间她压力很大,不仅仅是高考就在半年之后,更让她为之焦虑的,是叶紫在学校里正式给她下了战书,她俩同班,可是黎夕心学习成绩比叶紫好多了,叶紫成绩上追不上,其他东西她总觉得自己条件会更好,比如,近水楼台先得月地和林木森接触。
    “我看出来了,你也喜欢林木森,我们公平竞争吧。”叶紫拿着这句万能的校园偶像剧台词过来,毫不怯懦地对黎夕心宣战。
    黎夕心觉得好笑,从座位上站起来,拿着水杯要去外面倒水,顺便回应了一下叶紫,语气里是她都不用刻意伪装的自信和坚定:
    “公平竞争什么呀?林木森早就是我的了!他是我的私,有,物!”
    话是说得狠。但是黎夕心惯常会在说狠话后怂一阵子,那一阵子她利用周末的机会偷偷去找林木森,林芳布置的额外作业都做得比较懒散。因为那个时候她太需要感觉到林木森的存在了。
    尤其是她知道有个叶紫,什么条件都比她好,还能天天在林木森身边转悠,她不能放心地待在家里,然后什么都不做。
    那时候,能忙里偷闲,坐公交车去看林木森的日子,是欢快的。
    黎夕心可以短暂忘了某一篇令人头疼的英语完形填空,忘了数学的最后一道大题,也忘了文综地理那曲里拐弯还变换单位的等高线图,她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和林木森谈恋爱的时候,林木森是她忙碌焦虑又挣脱不得的学习压力之外,最轻松的叛逆。
    她可以被逼着做一千个小时自己不喜欢却对自己有益的事情,只要能给她短暂的两个小时,让她去见林木森,她大喊着他的名字,向他跑过去的时候,是她得以窥见新鲜自己的时刻,那一刻她从无边的压力和束缚里跳脱出来。
    她是黎夕心,她是一个鲜活又快乐的人。
    可是黎夕心大概也想不到,在距离高考很近的一次模拟考试里,她偷欢时那几次短暂的跳脱,会让她跳脱了缰。
    那一次模拟考试,从没有跌出过年级前五的她,直接落到了年级第24名。
    惊掉了老师同学的下巴,其中自然包括林芳。
    黎夕心考完文综的时候,就有一点大事不好的预感,对答案的时候才真的确定了这种预感,文综选择题错了太多,后面大题目再怎么能抢分,在这次考试的竞争里,也是无力回天了。
    林芳跟她的班主任以及其他科老师通了很长时间电话。
    那天晚上,黎夕心从学校回家,整个人都有种头重脚轻的不真实感。走到楼下,看到叶紫从楼上下来,径直走到林致平的车子旁,开门上了车。
    黎夕心脚步顿住,停了一会儿,那天叶紫穿得真漂亮啊,没穿统一的校服,是一件很贵的品牌新款。能穿得如此正式的场合,会是什么样的?黎夕心好像只能脑补她在小说里见过的那些舞会或者派对。她本人从小到大并没有亲身体会的经历。
    她想等林木森也下楼,等他们都离开了,自己再上去。可是黎夕心等了很久,林木森都没下来,林致平的车也不急着走,半个多小时后,她知道自己不能一直那么等,林芳一定还在客厅掐着表等她回家呢。
    黎夕心就硬着头皮装作没看到林致平的车,上了楼梯,刚到二楼,林木森和他妈妈正并肩往下走。
    黎夕心抬起头,看到那天晚上的林木森。
    他和阿姨都精心装扮过。
    他难得地穿得非常规整且正式,西装革履,梳了个很成熟的背头,黎夕心眼光不自觉地向下一瞥,又扫到了衣服的牌子,她没见过,待会儿可以去搜一下。
    “阿姨好。”黎夕心对林木森妈妈打了个招呼。
    林木森也看着她,但是黎夕心并没有想跟他说话的意思。
    尽管是男女朋友,很多有其他人在的场合,黎夕心经常装作不认识他,这样不理也不是第一次了。
    可是那天,黎夕心脸上的失落和难受太过明显,林木森停了下来。
    “我先去车上等你吧。你们聊。”林木森妈妈看出儿子的心思,给他们让了一个空间出来。
    黎夕心这个时候却开始害怕单独面对他,她还穿着款式简单的校服,马尾也松垮下来,碎发搭在额前耳后,整个人显得疲惫不已,和光彩照人的林木森站在一起,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心情不好。发生了什么吗?”
    我考试考砸了,不知道我妈待会儿会怎么说。我可能未来有很多天都看不到你了。黎夕心看着林木森,心里想了很多,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没事。就是,心情不好,不太舒服。没有理由。”
    “哦。”林木森被怼了,看出来黎夕心不愿意跟他说清楚。
    “叔叔阿姨,还有叶紫都在楼下等你呢,你快去吧。我也要回家了。”黎夕心刚要走,林木森又拦住了她。
    “今天晚上是很多很多很多认识的人一起聚会的,本来我不想去的,但是我妈妈希望我去,还有爷爷奶奶也在场。我不会和叶紫有什么的,你放心。”
    “哦。”黎夕心含糊回应了一下,就想结束对话。
    林木森被她的冷漠态度吓到了,她要走的时候,林木森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黎夕心,到底怎么了?你真的没有什么想跟我说吗?是遇到什么.....”
    “我要是说我就是不喜欢看你和叶紫一起出去,哪怕是家庭聚会我都打心底里不希望你去,你还能现在立刻马上就不去吗!”黎夕心突然打断里林木森,咬着牙皱眉,开始压不住火气地耍小性子,抬头,眼神倔倔地看着他。
    林木森愣了下,眼神纯净地低头和她对视。
    那一刻,黎夕心觉得自己就是在胡搅蛮缠无理取闹,她挣了一下林木森握住她手腕的手,刚想说对不起她胡说的,不是不让他去。结果她还没开口,林木森就对她说:
    “好啊。你不喜欢的话,我就不去。我现在去跟他们说一声就行。”
    黎夕心:......
    “那你爸爸妈妈都走了,你晚上吃什么?”
    “我到附近超市随便买点什么回来就行。”
    “晚上我妈妈在家,你就算不去,我也不能跟你在一起啊。”
    “没事,你不喜欢的话,我就不去。我不需要你晚上还陪着我。”
    “林木森,你就是个笨蛋傻瓜死猪头!”
    “嗯对,我就是笨蛋傻瓜死猪头。你开心就行。谢天谢地,你终于笑了,黎夕心。”林木森低头,看黎夕心多云转稍晴的脸。
    黎夕心还有些慌乱地躲。
    然后林木森在她躲闪之间,低头亲了下她的脸,很快两个人又分开。
    因为这是在自家楼道间,被熟人看到就全完了。
    黎夕心被林木森这一出整得心里好受了不少,但是她也是真心不希望林木森再因为她和林致平闹矛盾,她还是劝林木森今晚去参加,还有,她待会儿回去,面对的又是林芳那边的腥风血雨,她也不希望林木森在隔壁,很有可能会听到,那真的是另一种社死现场。
    林木森被她劝动了,临走的时候还说他绝对不会和叶紫有任何接触的,让黎夕心放心。
    黎夕心说好,然后目送着林木森下楼。
    那天他穿西装真好看,白衬衫领子就卡在喉结,禁欲又迷人,如果是在平时,她一定会扑过去把他亲晕,可是现在不行,现在她没有心情。
    林木森下了楼,上了车,然后林致平带着一车的人离开,黎夕心站在二楼窗户边,看着他们走远。
    其间,她不止一次地在心里任性地想过,她不想回家,她不想面对那天晚上即将发生的腥风血雨,她想跟林木森一起走。
    她想对他说,林木森,你带我走吧。
    虽然她知道那不可能,她知道她就算把今晚的逃避掉,还会有更煎熬的明晚和后晚在等着她,可是在目送林木森离开的时候,黎夕心还是有种被抛弃了的孤独感。
    这时,楼上的楼上,隔了这么多层台阶,她家的门一动,门被催促着轰然打开的声音响起,惊地她下意识一抖。
    那是林芳催她回家的信号。
    也预示着,或许刚刚在楼道里发生的一切,她都已经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