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我们一起当穷鬼吧(1v1) > 24.那是当初2
    黎夕心进屋,反身把门关上,林芳坐在沙发边,茶几上放了四五本新的高考题库。都是文综。
    从门边走到沙发,那短短几步,黎夕心每走一步,内心就煎熬一分,她不知道下一秒林芳会对她说什么,是直接开始讨伐她退步明显的成绩,还是开门见山地批判她明目张胆的早恋。
    “你这次试卷,我都给你找老师分析过了。这是针对你薄弱点补的习题册,拿回去这一段时间好好练习一下。”林芳没看她,只是伸手把书往她那边一推。
    “好。”黎夕心心怀愧疚,除了加倍努力地好好学习,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弥补。
    既然林芳没有看她,那她也不会去看林芳。
    “那妈妈,我去做作业了。”黎夕心抱起习题册,也没抬头,咬着嘴唇,心如擂鼓地问了一句。
    林芳那边安静了几秒,随后似乎是轻叹了一声:“嗯,去吧。差不多一个小时后吃饭。我叫你。”
    “好。”黎夕心松了口气,抱着书进了房间,又开始做题。
    她知道,从那次模拟考名次揭晓以后,直到高考结束之前,她都不会再有周末了。
    哪怕后来她每次模拟考都名列前茅,哪怕后来她再也没有掉出过年级前叁,在林芳心里,有过那一次年级排名24,是需要黎夕心一辈子都引以为戒的。
    黎夕心当然会记一辈子,连带着那个知道她掉到年级24名的瞬间一起,她还会记得那天晚上林芳坐在她身边给她削苹果时,对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林芳的语气并不激动,甚至可以说得上温柔,她给黎夕心调了调护眼的灯光才坐在她旁边,给她削当天买的新鲜红富士苹果:
    “这一段时间,压力都大,任务也重。有些东西,你自己注意。很快就成年,还要参加高考,不是过去不懂事的小孩子了。”
    “能不见面,你们两个就别见面了。”
    “以后每天早上我送你去班上,中午你就在学校吃饭,以后我都会留在办公室等你晚自习下课。期间也别出去了,知道吗?”
    黎夕心心里咯噔一下,她抬头,看着林芳一脸平静的神色。
    而林芳知道她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
    “你是我女儿。你心里在想什么,没人比妈妈更清楚。”
    “林木森,那孩子挺聪明的。可惜跟你选的路不一样。”
    黎夕心拿着红笔订正答案的手酸了一下,她感觉眼眶也酸了一下。
    “林木森的爸爸虽说年轻时是做了不少荒唐事,你也知道,他们父子关系不好。可是呢,林木森的爸爸有那个经济能力。不管林木森怎么叛逆怎么闹,他再不认他那个爹,林木森将来就算是一事无成,林致平的老本也够养他衣食无忧。”
    “可你不一样。爸爸妈妈都是普通人。你自己不努力,爸爸妈妈什么都给不了你。”
    黎夕心克制不住那层涌上胸口的愧疚。
    “你确实不是那群生在罗马的孩子。你从小到大的优秀都是时间和努力换来的。爸爸妈妈尽自己最大的力给你创造好的学习环境和学习条件,让你走一条最稳妥的路,你以后想要什么样的人生,都应该靠自己去争取,只有自己努力挣来的,才是自己的。”
    “你不能荒废了自己的青春。在这个时候,最宝贵的时间,就要用来好好努力好好读书。不要再想着林木森,他没了你,也一样能活得很好。多为自己考虑考虑。”
    黎夕心忍着眼泪,也不敢反驳,林芳说完后,把苹果削成一小块一小块放到碗里,送到黎夕心旁边,让她休息一会儿,先把苹果吃完。
    黎夕心点了点头,拿牙签把苹果块送到嘴里,那天林芳给她削的红富士苹果很新鲜,很甜,甜得发苦,黎夕心每吃一口,都感到胸前堵了一块,但还是要吃完。
    那后来,每天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林芳都会来黎夕心班级教室门口,借口是说给学生答疑,看到她妈妈站在讲台上,身边围着一群同学,黎夕心知道,她连教室门都不能出了。
    坐在位子上,低头写数学错题集的时候,头顶的白炽灯光,晃得黎夕心眼前迷蒙蒙一片,她脑子里是一团浆糊,只是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地在想着那个小卖部一条街的尽头,林木森每天都在等她,但是那段日子,从铃声响起,人群喧闹开始,再到铃声响起,校园重新归于宁静,林木森从头等到尾,再等不来他的小女朋友了。
    每每想到这里,黎夕心都克制不住内心翻涌的难受,好几次借着擦汗的时机,默默把眼角流出的泪抹干。
    林木森真的每天都在等她,这一点应征在好几天晚自习结束,林芳带着黎夕心一起回家,看到林木森蹲在楼下,等着黎夕心回来,起初看到林芳和黎夕心在一起,林木森还不太适应,说着阿姨好,眼光落在黎夕心身上,黎夕心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低头躲,后来遇到了很多次,林木森也明白了。不是黎夕心刻意要躲着他,而是林芳不愿意他们见面。
    那时候有一个很远的距离,就是林芳带着黎夕心上楼,而林木森为了避免尴尬,在跟林芳打过招呼以后,就算是没事,也还是会假装有事而在楼下等一会儿再离开,黎夕心跟在林芳身后,就趁着某个转弯上楼的间隙,依依不舍地看林木森一眼,林木森也转头看着她。两个人一句话都不能说,但是两个人都明白对方想说什么。
    那个距离,让人甜蜜又折磨。
    黎夕心抱着林木森,伸手一根接一根地摸他的肋骨,林木森有点痒,她摸一下,就颤一下。
    然后他抓住她的手,抓紧了,再低头吻黎夕心的额头。
    黎夕心抬起脸,林木森的吻就从额头落到她的鼻梁和脸颊,她扭头,林木森的吻又到唇边和下颌,再到耳垂。
    黎夕心捧起林木森的脸,抵着他的额头,一点一点细致地看他,她唇瓣贴上去,单纯地贴上去抵了一会儿,两个人呼吸交缠后,胳膊环上了林木森的脖子,歪着头又吻了下去,这次她轻启牙关,舌头缠住了林木森的,柔软缠绵又甜腻的吻,这次她要品尝到极致。
    林木森摁着她的后脑,不断不断地加深那个吻,直到她的手滑到他胸口,轻轻推了一把,林木森才收到了停下的信号。
    “有点累。想休息了。”
    “好。”林木森环绕着她的肩膀,带她躺下来。
    黎夕心枕着他胳膊,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但是睡得并不好,梦一个接一个连着做。
    大多数都和林芳有关。
    其实林芳让她好好学习,督促她专心这都没什么好反驳的,黎夕心认可。
    可是真正让她焦虑且产生疯狂抵触情绪的,是林芳在对她进行长久的灭人欲式管教,说的再通俗些,就是她存在的意义是为了好成绩,如果没有了名次和成绩,她本身的样子,是不能得到林芳支持的。
    她记得很清楚,小时候去理发店,她叁年级,理发店里有个小妹妹二年级,做一道很难的奥数题,林芳让黎夕心给那个小妹妹讲,黎夕心没有讲出来,林芳当场就拉下了脸色,回家一路都在反反复复让黎夕心背诵那道题,甚至当晚哄黎夕心睡觉时,都在睡前让黎夕心跟她说解题思路。
    后来五年级,在小升初的关键阶段,一次期末,需要家长带着孩子去领成绩单,黎夕心那时刚好坐在靠窗的座位边,那一年期末她的数学没考好,试卷分数摊开在桌子上的时候,窗边除了林芳还有其他家长来看,当时黎夕心敏感地注意到,林芳窘迫地看了看四周,一脸的汗颜和失落。那个表情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林芳觉得黎夕心那年的那个成绩,是让她丢脸的。
    领悟到妈妈这个意思的黎夕心,每天都在努力学习。
    她不敢冒着失去妈妈关爱的风险,也不敢背负辜负妈妈期望罔顾妈妈辛苦的愧疚,她带着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学习,不敢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她收获了很多,也付出了很多。
    在那些付出里最让她委屈的部分,莫过于她越努力就越讨厌自己,越不能接受自己做不到这个也做不到那个,她努力地让自己去满足各种招别人喜欢的条件,却唯独不能真正地喜欢自己。
    有一个道理是黎夕心后来才领悟过来的,永远不要责备你的孩子,她不敢不爱你,但是她会停止爱自己。
    孩子永远不敢不爱父母,她只敢不爱自己。
    黎夕心觉得在遇到林木森之前的自己,都是不会爱自己的,她只是努力地在做一个别人家的孩子,让别人来喜爱,可她从来没有真正地爱过自己。
    黎夕心做梦做着做着,哭出了声,然后半夜,在一片黑暗里,林木森侧过身,把黎夕心抱在了怀里,轻轻地吻她的侧脸和肩膀。
    她转身拥抱林木森,又是一种安全感包裹而来,她不能放手。
    第二天,黎夕心和林木森同一班高铁回海市。黎夕心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人不是林芳,还是爸爸。交代了几句必备的问候,黎夕心察觉到爸爸的欲言又止,他虽然一直以来都不如林芳那么对黎夕心的教育上心,可是他至少不能看着黎夕心什么资本都没有地从头开始。
    在爸爸问黎夕心是否缺钱的时候,黎夕心站在检票口,又突如其来地红了眼眶。
    她想来也还是愧疚,自己混得很差,27了,还要让父母来为自己操心。
    黎夕心说她不缺,她什么都不缺,她已经找到了工作,潜力很大,只要她好好工作,未来还是什么都会有的。她现在的心情和当初考试全年级24名时很像,这个时候她一样毫无退路可言,只能往前进。
    “你现在还住在陈明妍家吗?你现在工作的地方在哪儿啊,住在陈明妍家还方便吗?”高铁上,林木森看黎夕心在发呆,招了招手让她回神。
    “确实不能一直住在透明胶家,不是长久之计。我会联系联系看,有没有地方可以租一个合适的房子。”
    “所以你在哪里上班啊?”
    黎夕心打开手机看了看那个地址,还有点偏。
    林木森凑过来瞄了几眼:“你可以搬来我这儿,离你上班的地方更近呢,然后我这几年也有,,,,,,”
    “你想都不要想。住在哪儿,干什么工作,怎么上班,都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我不用你来管我。”
    “我不是管你,我是在计划......”
    “计划什么呀?”黎夕心听着心里有点烦:“现在什么都没有,没什么好计划的,而且这些都是我的事儿,我没想好,想好了也不用跟你商量,不需要你计划。”
    这话就有点伤人了。
    林木森听完,愣了几秒,想忍,但还是没忍住。
    “黎夕心,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黎夕心情绪激动:“你不要觉得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就是需要你的帮助,我自己也可以!”
    “不是,怎么陈明妍能把房子给你住,我说让你搬过来你就这么抗拒呢?”
    “陈明妍是我闺蜜,我们当初风雨与共,患难相济。现在帮衬着当然没问题了。”
    “那我不是你的男朋友吗?”林木森抓住话题,立刻深度询问。
    “前男友。”黎夕心立马回击:“而且当初还是你先提的分手。”
    林木森听完这话,眼神立马弱了叁分,他知道黎夕心还是没有原谅他,还是对过去耿耿于怀。
    “你还是,不能接受我吗。现在依然不能接受我?”林木森看着她,眼神近乎祈求。
    黎夕心有些受不了,把目光移开。然后不说话,默认。
    “那我们这一段时间的相处,还有那些亲密,还有你说的,那些话,都不算是关系确定的证明吗?你不止一次说过你是真心喜欢我的。”
    黎夕心咬了咬牙,转头看着林木森,点了点头:“我是说过。”
    “但,那只是当初而已。”
    我只是在当初真心地喜欢过你,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