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我们一起当穷鬼吧(1v1) > Ⓟò1⑧ⅿ.⒞òM 29.谎言

Ⓟò1⑧ⅿ.⒞òM 29.谎言

    “林木森,我真的不知道。”返回时,黎夕心对林木森说。
    林木森勾起嘴角,笑得很温柔。
    “你不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白总和叔叔的关系。是真的一点都没有了解过的。”
    “没事。为什么一定要了解呢。这是你的工作,是你擅长且喜欢的,这比什么都重要。”
    “林木森,我不希望你不开心。”黎夕心知道,很多时候和林致平相关的事情,就是会让林木森不开心。
    “我没有不开心。这都没什么。主要是这是适合你的。对我来说,其他都不重要。”
    黎夕心抱着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肩膀。
    晚间的地铁没有白天那么拥挤,他们靠在一块儿,安静又亲密。
    其实黎夕心对于林致平的感受是复杂的。
    因为林木森,她有点偏向立场,也认为林致平的行为对小孩子来说,就是一种伤害。但是作为一个还没有成为林木森家人的旁观者来看,她是林致平的后辈,不好对林致平评头论足做一些主观判断。
    在高中时期,黎夕心没怎么和林致平接触过,大部分相处还是和宋芝慧。
    但是大学时期,黎夕心确实有那么几次,恰恰好,碰到林致平的机会。χⓢyǔⓢんǔЩǔ.cǒм(xsyushuwu.com)
    在黎夕心看来,那些接触都不算给林致平留下了什么好印象。
    黎夕心大学时期,因为应试压力的显着减小,而尤为懒散且迷茫了一阵子,那阵子她的脾气十分古怪,古怪到现在回想起来,黎夕心还会不由自主地吐槽自己矫情到过分。
    那时,林木森和她是两种作息时间,至少黎夕心还作为未出校门的学生,拿着父母给的生活费吃吃喝喝,体会不到林木森那种风里来雨里去的艰辛,林木森又不是那种会经常对她撒娇抱怨的人,所以黎夕心大学时的不懂事,持续了很长时间。
    她莫名其妙的焦虑,大部分都来自于和林木森的见面时间越来越少。林木森有一段时间很忙,她来看他的提议被否决后,黎夕心就耍起了小性子,故意冷淡林木森,微信也好几天不回,最后林木森来服了软,亲自到学校来看她,接她出去玩儿。
    黎夕心每次和林木森出去玩儿的时候都不喜欢分别,尤其是林木森看着时间对她说,黎夕心,你应该回学校了。她就像是待在游乐园不愿意回家的小朋友,非要找理由赖下来不可。黎夕心说她想去林木森宿舍看看,就算是不过夜,也想去看一会儿,就看看而已。
    林木森不擅长强硬地拒绝,大部分时候都会由她去。带她回去的时候,黎夕心正好碰到那段时间调过来兼任林木森上司的一个成熟姐姐。黎夕心对林木森身边出现过的女孩儿或者女人,都有天生的预警雷达,她很难解释为什么,但是一看有另一位和她位置差不多的女性一直在和林木森相处,她就无法忍住内心的不舒服。
    那天他们点了外卖,黎夕心准备在林木森的宿舍里吃完晚饭再回去。
    期间那个姐姐过来给林木森签了一些表格,其实现在想想那时候两个人的举动并没有任何不妥。黎夕心工作后也发现,自己和同龄的男同事也差不多能那样相处。可是那个时候对于20不到的黎夕心来说,林木森是她的私有物,她内心有十分强烈的占有欲。看到林木森和别的异性同框,她就是不舒服。
    外卖到了,是黎夕心很爱吃的一家麻辣烫。
    林木森签完表格,那个成熟姐姐瞄了一眼黎夕心手里拿着的袋子,也似乎是关心地说了一句:“林木森,你们晚上就吃这个啊?”
    黎夕心表情一僵,更不开心了。
    接着,那个姐姐又补充了一句:
    “林木森,最近听你咳嗽,还是少吃点辣的吧,对身体不好。”
    这句话像是一层浇在火上的油,顷刻间就把黎夕心内心的火气燃旺了。
    那个姐姐走了以后,林木森察觉到黎夕心憋气的样子,要过来安慰几句。
    黎夕心把外卖盒磕在桌子上:“那个女人那么关心你的吗?你咳嗽她都知道?”
    林木森连连摆手:“不是不是,就只是最近有点咳嗽”
    “当着我的面,她都能这么说话了,要是我不在,她是不是还要进屋来照顾你啊?!”黎夕心越说越激动。
    “怎么可能。你想太多了,黎夕心。”林木森慌忙解释,但是语气里的意思又一次戳了黎夕心的自尊。
    “什么叫我想太多,所以我是不是不应该跟着你来,不跟着你来,我就不知道原来你身边还有个这么知心又亲密的姐姐,还关心你晚饭吃了什么,你甚至晚饭都不应该跟我吃,就应该去跟那么懂事又贤惠的姐姐一起过日子!”黎夕心拿起那个外卖袋子,把那一大碗麻辣烫全部砸到了垃圾桶里,然后转头就往外跑。
    随便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要自己回学校。她上了车,在后门落座,把车窗都关上之前,看到林木森就站在不远处,无奈地目送载她的那辆车走远。
    黎夕心回到宿舍以后,林木森的道歉和问候微信也一条接一条地来了,但是她都没有回,她压不住内心的火气,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刺激林木森,让他着急,让他迫不及待地证明他是在乎黎夕心的,只有这样,黎夕心才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是被林木森爱着的。
    那天晚上,黎夕心气得吃不下饭,跟着室友下去洗了澡洗了头发,还发泄式的把衣服都洗了,再来看微信的时候,林木森已经打了好几遍微信电话,发了好多条视频邀请,还有数不清的未接来电。
    林木森是随着黎夕心后脚就到了她学校的,但是林木森不是本校的学生,保安看不到学生证不会让他进去,所以他就在校门口,等了黎夕心将近一晚上,等到路灯亮起,保安都收工下班骑着摩托车回家了,黎夕心还是没有给林木森回电话。林木森不敢走,他害怕他这次放着一个冷战的契机在这里,以后他和黎夕心再想到这一晚,都会心里膈应。
    那时已将近深冬,海市夜风寒冷,吹得林木森手都拿不出来。
    他最后扛着冷风给黎夕心发了一个示弱的微信:“黎夕心,你看看我吧。我都等你一晚上了,外面好冷啊。”
    其实他发的每条微信黎夕心都秒读了,但是秒读不秒回。
    这一条发过来,黎夕心听完,不可遏制地心软下来,然后她回了林木森一个电话。
    “喂?黎夕心,对不起。我下午不该那么跟你说话的。我知道你是吃醋了,然后也会担心我。我不该说是你想太多,是我不好,你别怪我了行不行?”林木森一接通电话就开始道歉。
    一般他们两个有所争执,开始吵架,最后道歉的一定都是林木森。
    “林木森,你好过分!”黎夕心撇下了嘴角。
    “对对对,是我过分。”外面冷风呼呼地刮,林木森的声音都被吹散。
    黎夕心真的开始担心他了,难以自控地又流眼泪:“我的意思是说!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对不起,林木森。下午是我先不对的。”黎夕心站在紧闭的宿舍大门前,想出去看看林木森,但是宿管阿姨不让。
    是她下午胡搅蛮缠,是她想得太多,是她不够善解人意,是她太神经大条,连林木森这几天咳嗽不舒服都不知道,最后还是要逼得林木森大冬天跑来她学校道歉。她才是最过分的人,
    “林木森,你真的太过分了,你知道我这个臭脾气是怎么来的吗?”
    林木森笑了,听出黎夕心语气里已经不再有起初的抵触,松了口气,接她的话茬:“怎么来的?”
    “都是被你给惯的!你少纵容我一点,我不至于这么过分”
    “哈哈哈哈。”林木森在那头笑了起来:“我是你男朋友,我不惯你,谁惯着你?难道要等着别的男人来惯你啊?”
    黎夕心听完,流着泪甜甜一笑,虽然那时林木森看不到。
    “我想出去看你,可是宿舍门已经关了,我出不去。”
    “千万别出来,外面可冷了。没事儿,你原谅我了就行,你原谅我了我就回去啦。”林木森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
    “那你能不能别挂电话,等你回去了再挂电话。哎呀,最后今晚都别挂电话了,我想一直听你的声音。”黎夕心也拿着手机上宿舍的楼梯,每走一步,她这边的声音都会传给林木森,而林木森那边的声音也会传过来,两个人明明隔着距离,却宛如在耳畔一般,那种隐秘的思念,一样暖人心窝。
    “好啊。不挂电话。我现在走到你们东大门往外的这个路口了。我等会儿就”说到这里,林木森突然停住了,随即黎夕心听到那边传来一阵汽车的喇叭声。
    “怎么了?你等会儿就干什么”
    “没什么。”林木森语气没变,继续说着他下一段要走的路程。
    随后,黎夕心就听到那边传来了林致平的一声:“林木森上车,我送你回去。”
    “我当时真的太难受了。一开始是难受林木森为了哄我,受了那么多苦,然后又难受,林叔叔该怎么想我,他肯定觉得我特别不懂事,就是我在折磨他儿子,你知道吗我当时都后悔死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起来。”黎夕心跟透明胶吐槽那段经历。
    透明胶来北都看她,黎夕心拒绝了林木森来蹭吃蹭喝的要求,坚定地组了一个闺蜜局。黎夕心跟透明胶说了很多她在林木森面前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话。
    “你这你这是担心你不讨你未来岳父喜欢啰?”
    “是啊,哪家父亲喜欢我这种不懂事又娇气又难伺候的儿媳啊。阿姨倒还好。林叔叔见过我太多太多不懂事的样子了,不知道会不会对我有意见!”
    “欸,你还别说,林木森不也不讨你爸妈喜欢吗?你不还是要跟他在一起?”
    “那没关系啊,林木森娶的是我,又不是我爸妈。”
    “嗯哼,同理,你要嫁的也是林木森,不是林木森爸妈啊。”透明胶用黎夕心的话来劝导黎夕心。
    “那不一样。我爸妈我了解,他们最后还是会看到林木森的好的。可是林木森的爸爸,不知道会不会觉得我好。反正我是觉得我绝对没有林木森好的。”黎夕心又焦虑起来,这回是结婚焦虑。
    一焦虑起来,她就爱喝酒,这回跟透明胶的这个闺蜜局,她已经喝了不少。
    “黎夕心我问你一句啊,判断一下你现在的状况。你说,要是你生病了,而且是很难治的病,你会怎么做?”透明胶看着黎夕心。
    黎夕心有点微醺,听到这个问题先笑了出来,憨憨的:“多好办啊。我要是得了绝症,我就直接扑到林木森怀里等死,反正能死他怀里,我这辈子就没什么遗憾了。”
    “黎夕心!你完了你,你个超级恋爱脑。”透明胶恨铁不成钢地打她。
    “哎,可是能遇到一个让我恋爱脑的人,不应该珍惜吗?!”黎夕心借着酒劲儿问。
    “黎夕心,你可怎么办呀”
    “透明胶,我现在是不是懂事了许多,林木森应该不会再不喜欢我了吧。”黎夕心撇着嘴角,看透明胶,内心是一片惶恐,比她当年考了年级24时还惶恐。
    “黎夕心,你好给女人丢脸哦,没了男人咋了,不能活吗?!”透明胶打趣着嘲笑她。
    “能活!能活!我知道这样很卑微,但我控制不了,我就是很喜欢很喜欢林木森。我从来都没有不喜欢过他,从来都没有”
    那种不对等,那种动摇自尊的渴望,曾经一遍又一遍地折磨过黎夕心。
    “好了好了,宝贝,我只是说出来给你打气的,我们黎夕心现在可懂事了,还特别优秀!林木森呢,又温柔又体贴,你们俩这么合适了,怕啥?”透明胶只能这样安慰她。
    随后透明胶开车,把醉醺醺的黎夕心送回了家,林木森刚打开门,透明胶就把黎夕心把他怀里一推。
    “你自己老婆,你自己收拾,我走了。”透明胶留下一句话,也走得干脆。这时候不走干嘛?等着发光当电灯泡吗?
    林木森叹了口气,把哼哼着只会傻笑的黎夕心抱到床上,正要回身去拿毛巾给她擦擦脸,黎夕心一把把林木森的腰抱住,整个人贴到他背上:
    “林木森。林木森你别离开我了,行吗?”
    “你当初说不喜欢我,我知道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我。是我太不懂事了,我不该在那时候那么任性,还矫情,每次都惹你生气,每次都想要刺激你,这样才能知道你是爱我的。”
    “林木森,你别走。”黎夕心就脸颊擦着林木森的背哭了出来。
    “林木森,当初分手以后,我真的,好难过。我错了,我当时去找过你,我看到你跟别人一起离开海市,我看到我们之前一起去吃的那家火锅店,那个我们一起坐过的位置,坐着别的情侣,我知道我没有那么坚强,我想你,呜呜呜呜”黎夕心越哭越大声,最后真的是控制不住地嚎啕大哭。
    “我错了,林木森。你不要离开我。我再也不会让你在冬天的校门外等我一晚上了,我再也不会任性地骂你打你说你和别的女人一起生活算了,我再也不会一遇到不开心的事就缠着你不让你休息了我所有的缺点我都改,所有你不喜欢的地方你都告诉我,我全部都不要,但是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不喜欢我,不要再离开我了”黎夕心泪如雨下,一边哭一边说,一边打着哭嗝。
    “林木森,我永远都喜欢你,从认识你开始,到现在,没有哪一天不喜欢,我真的喜欢你。”
    黎夕心哭累了。
    这时林木森转过身,把她抱在怀里,拿着毛巾给她擦脸,把她塞到被子里,黎夕心睡着的时候,还抓着林木森的手不放。
    林木森在旁边看着她,他脸上已经哭湿一片,心口是一阵又一阵地闷痛。
    这时候,他微信收到一条消息,是透明胶给他发的。
    “林木森,最好跟黎夕心解释一下你当初为什么要分手吧。我理解你当初的决定。但是现在,如果你不告诉她真相,黎夕心会一遍又一遍地折磨她自己,我想你应该不希望看到一个为了你一次又一次放弃自尊的黎夕心吧。”
    林木森关了手机屏幕,抬手摸了摸黎夕心熟睡后安静的睡颜,低头,深深地吻在了她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