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我们一起当穷鬼吧(1v1) > Ⓟò1⑧ⅿ.⒞òM 30.撕心裂肺

Ⓟò1⑧ⅿ.⒞òM 30.撕心裂肺

    林木森去给黎夕心认错的那一晚,回去的路上遇到了正巧路过的林致平。
    当时林致平对他说:“林木森你上车,我送你回去。”
    林木森本来是想要无视掉的。他陪着黎夕心来海市,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既能和黎夕心在一起,又能刚好避开在北都把生意做得很大的林致平。
    但有些你很不想见到的人,偏偏很容易“阴魂不散”。
    “林木森,外面太冷了。如果叔叔在的话,我们先挂电话,你早点到宿舍,就能早点打电话给我啦~”黎夕心在电话那头,也劝了他一次。
    林木森走了几步,林致平开着车子慢慢地跟在他身边,大有一股他不上车就不罢休的气势。
    林致平那一晚的强硬态度在那边摆着,他也很难继续跟黎夕心说什么悄悄话。不如就坐一趟免费车。
    林木森上了车,坐在后座,离林致平最远的那个位置。
    “最近工作还顺利吗?”林致平问他近况。
    “非常顺利。不需要你操心。”林木森不看他,黎夕心已经把电话挂了,他也把耳机和手机都收好。
    “来找你女朋友吗?”
    明知故问。林木森都不想太搭理他了。
    林致平从后视镜里瞟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说:
    “你女朋友的大学很不错,是名校。她读什么专业呀?”
    林木森神色有了些变化,他默默地想着什么,依然没有回林致平的话。χⓢyǔⓢんǔЩǔ.cǒм(xsyushuwu.com)
    林致平看他不回,也就继续自己往下说:
    “她未来要是做名企的高管,你觉得你会和她有太多共同语言吗?”
    林木森的眼神稍有起伏,随后又淡漠下来,还是不看他,也不回他。
    “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恨我是其次,你最应该想的,难道不是自己的未来吗?你真的甘心一辈子就在那个汽车修理厂打工?未来你的女朋友名校毕业,向往着大城市的霓虹,她想要更好的生活,你拿什么给她呢?”林致平在前方稳稳地开着车,语气平静又沉稳。
    “林木森,等你再长大一点,你就会明白了。当初我做的选择,有我自己的身不由己。你不要那我犯的错,去惩罚你自己。你是我儿子,我一辈子都会对你负责,一辈子都会为你操心。”
    “不必了。我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样,都不用你来过问!”林木森打断了他一个人的自嗨,心里很不舒服。
    “林木森,你稍微理解一下我的话,不如这么想。如果有一天,我逼着你娶另一个女人,强硬着要拆散你和黎夕心,你会愿意吗?”林致平依旧坦然,他人到中年,阅历已足,太多事情,不是一句谁对谁错就能轻易概括。
    “不要把你跟那个女人的感情跟我和黎夕心作比较,你们两个不配!你们两个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我妈妈。”林木森目光亮了起来,还是藏着难以掩饰的恨意。
    “好吧,那我们换个话题,还是说你和黎夕心的相处,那个女孩儿很优秀,但是不够成熟,她未来很需要你的保护,你能给她足够的保护吗?你的工资水平,提供自己在海市的生活费都是勉勉强强,她呢,刚毕业也不可能有太多钱,她每天的工作和你几乎没有任何交集,你们失去校园和家庭的保护,开始独自面对生活时,那些真实的苦,是你们自己真正做过设想的吗?”
    林致平在一步又一步地拷问着林木森,他被问得说不出话。
    “林木森,你爱她,这是不需要条件的,有时候确实是这样,你都说不上来为什么,你和她就能相爱。但是,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生活,当你们一定要融合在生活里的时候,一切都需要能力和资本。孩子,那是需要条件的。而且往往越往前走,条件越高。”
    林致平的话,直到那晚林木森入睡前,都还在他脑海里回荡。
    林木森确实品尝过生活的不易,有太多事情,是需要独立争取时,才能体会到。
    但是林木森并没有那么害怕,他内心很坚定,不管未来多苦多难,他都要和黎夕心在一起。他能感觉到黎夕心也需要着他,只要他们是相爱的,这一切身外条件都可以被创造被满足。
    可现实跟林木森开了一场很大的玩笑。
    林木森是在一个清晨突然流着鼻血倒在水池边的。等同事发现,把他送到医院,做了检查后,林木森才知道自己真实的身体状况。
    他曾经一直仗着自己年轻,熬夜打游戏抽烟喝酒,几乎是无乐不作,他挥霍着青春的同时,享受着自己叛逆时那种迷醉的狂欢,但是同样,叛逆的人要承受叛逆的代价。
    林木森的代价是一场自己都始料未及的疾病:
    癌症。
    他从医生的诊室往外走,整个人都发懵。其实他从小到大都很少生病,就算是真的有不舒服的感觉,他都仗着自己年轻,迷迷糊糊地扛,也就扛过去了。
    这么说来,林木森一直觉得自己在糊弄在报复林致平,其实,追溯到底,他是在浪费着挥霍着又折磨着自己。
    林木森配合着医生的话做了一周左右的简单治疗,光是检查的费用,他已经无力承担,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冷落了黎夕心。黎夕心真的跟他吵架时,林木森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经常匆匆地挂电话,面对黎夕心,他下意识的想法就是,他不想把自己的压力都加到黎夕心身上。正是他喜欢黎夕心,所以他更不能接受黎夕心为了自己,活成另一个宋芝慧的样子。
    他不希望黎夕心那样懂事,不希望黎夕心太过坚强,不希望黎夕心为了他过早感受到成熟的代价。
    林木森自己曾经强烈渴望过,他想要尽快成熟起来,后来哪怕不富裕,他也要和黎夕心在一起,过幸福又快乐的小日子,黎夕心想去哪里他都会陪着她去,他一定用尽全力,不拖黎夕心的后腿,他也会好好工作,他们共同奋斗。
    可是直到癌症降临,他才又领悟,原来在一起生活最重要的基础并非是拥有一大笔钱,最重要的基础,是两个人都有健康的身体,这才是所有奋斗和拼搏的资本。
    林木森是在失去健康的这一刻,才从心底里后悔。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拿着检查结果出来,失魂落魄地出了医院门,正好就跟来医院见客户的林致平撞了个满怀。林致平就那么巧地拿过了他的检查结果表,看到真相的当时,林致平就强硬地挡住了林木森的去路。
    “你还要去哪儿!跟我回去治病!”
    “你滚!我就算是病死,我也不用你管我!”林木森还在逞强。
    林致平在医院门口把他往里推,没使多大力气,林木森就往后一跌,摔倒在地上,那一瞬间,父子俩眼神交汇,两个人都是双眼通红。
    林木森要起来跑,林致平拦腰抱着他不让他跑,两个人正拉扯得难舍难分,医院的保安都要上前干涉的时候,林木森哑着嗓子求了一句:“等等!你先让我去打电话,我给黎夕心打个电话。”
    林致平跟着林木森出去,林木森坐在阳光灿烂的医院花坛旁边,听那一阵嘟——嘟——的忙音,林木森又紧张又绝望,眼泪无声地在眼眶里荡漾:
    “喂!”那头是黎夕心没好气的一句喂,但林木森不知道,接到他电话的时候,黎夕心在宿舍开心得快要跳起来。
    “喂。黎夕心。”林木森开口的那一秒,嗓子已经哽住了,他是咬着牙在逼自己说话。
    “怎么了?”
    “黎夕心,我们分手吧。”林木森低着头,眼泪一颗接一颗地往下掉,他扣着手机的手捏得很紧很紧,紧到每一个指节都在发白。
    对面也沉默了。黎夕心那一瞬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那种直击心脏的钝痛,让她那几秒都没办法开口。
    “为什么”
    林木森抬手,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背,用这种疼痛无声地推迟掉情绪的崩溃。
    “因为我不喜欢你了。”
    这句话特别狠。狠到那当下就让黎夕心哭出了声,她在电话那头声嘶力竭地大喊了一句:
    “好啊,林木森,不喜欢我了是吧,分手就分手,你以为我就有多喜欢你吗!”
    黎夕心挂断电话后的那阵忙音久久地盘旋在林木森脑海,他抬手挡了挡铺天盖地的阳光,林木森就这么低着头,在林致平身边放声大哭。
    那是林木森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经历,那句不喜欢你了,是他咬紧牙关用尽全力撒的,一个最为撕心裂肺的谎。
    后来林致平带着他去北都,治疗了大半个月,林木森情况稳定了一些些,林致平才征得他同意,把这件事告诉了宋芝慧。宋芝慧又是风尘仆仆赶来北都,看到林木森因为化疗瘦脱了相的样子,当场泪流满面,又是打又是骂又是急得团团转,最后在医生护士和林致平的安慰下才勉强稳住情绪。宋芝慧冷静下来后,一直沉默的林木森坐起来抱住了他妈妈,忍了很久的哭腔终于没法再忍:
    “妈,我跟黎夕心分手了,我说我不喜欢她了!”
    林木森在宋芝慧怀里又一次哭成了一只可怜的落水狗。
    宋芝慧从那么绝望又难过的情绪里感知到了林木森汹涌难抑的割裂之痛和身不由己,她抱着林木森,一下又一下地拍着他的背。
    “妈,你如果回去碰到她或者是叔叔阿姨,你不要告诉她真相。我不想她看到我这个样子。”
    宋芝慧答应了。
    林木森在北都待了两年,治疗了两年,因为发现得早,治疗得及时,林木森本来就很年轻身体体质不算差,林致平也有足够的经济条件,一切都在慢慢好转。
    治愈出院那天,陈明开和一众兄弟来看林木森。林木森和他们在北都小聚,有一种劫后余生般的庆幸。
    那天陈明妍也来了。林木森没有想到陈明妍也在。
    陈明妍是追着陈明开来的,陈明开看到她来,也是有些不知所措,还打圆场说他妹妹就老爱给他惊喜。陈明妍一直和黎夕心关系好,她看到陈明开来见林木森,就气不打一处来,尤其是现在林木森哪里都好好的,似乎都在北都定居了,而当初林木森离开黎夕心时,黎夕心却是真的难过到没了半条命。
    后来是陈明开告诉她,林木森之前得了癌症,这次聚会,只是为了庆祝林木森治愈出院。
    陈明妍当场一愣。
    那天他们一起玩了个酒桌游戏,林木森抽到了一句真心话,真的太应景不过,陈明开问他撒过的最难受的却又不得不撒的谎是什么?
    林木森毫不犹豫,苦笑着红了眼眶:“那时候,我说,黎夕心,我不喜欢你了。”
    后来陈明妍就有了林木森的联系方式,林木森问过陈明妍黎夕心的近况,陈明妍其实并不认可他们在一起,尤其当时是黎夕心的事业上升期,她够辛苦了,就不要再提那些前尘往事。
    陈明妍对他说:“你尽量不要去打扰她吧。她现在过得非常非常好,她的事业很成功。她都是个富婆了,还会缺男人吗?”
    林木森知道那话有些伤人,但是没关系,如果黎夕心现在过得很好的话,他也会很安慰。
    他中途还是回了小镇一趟,宋芝慧要在北都定居,他回来卖了那个小镇的房子,那个房子就在黎夕心隔壁,他回去的时候,黎夕心不在,但他遇到了林芳。
    “阿姨,黎夕心现在还在海市吗?”
    林木森知道这样问比较冒犯,可他不知道那种感情要如何拐弯抹角,他只能鼓起勇气那么去问。
    林芳很明显为难了一下,但依然没有瞒着他:
    “是的,她还在海市。她已经考上研究生,并且有了自己的事业,还有了合适的男朋友。你们两个既然都已经分手了。都尽量不要再打扰彼此的生活了吧。”
    林木森点点头说好。
    但是第二天他就飞去了海市。后来他没有问黎夕心具体在哪儿,他也没有特别清晰的未来规划。既然黎夕心在海市,那他就去海市,又能和林致平不至于天天正面刚,又至少是真的能够好好过自己独立的生活。
    而且那么多人都叫他不要去打扰黎夕心,那他也就不再多过问什么,一切都交给命运吧。
    直到那天晚上,他接到了一个洗车服务电话,隔着老远的一条林荫道,看到喝大了的黎夕心站在路旁喝柠檬水,那个场景,又一次让林木森一生铭记。
    他没感受过命运无条件的偏爱,唯独在那一次,在黎夕心看过来的时候,林木森体会到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美好巧合。
    那是他一生运气的巅峰。他每想起来一次,都要感谢一次。
    五年。
    他们分开了五年。
    可是谁都没有忘记谁,谁都不能抛下谁,最后还是要在一起。
    这一次,林木森是下定了决心,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让他离开黎夕心了。
    黎夕心宿醉后醒来,感到双眼浮肿,进卫生间洗漱一番,眼睛还跟核桃一样,开始后悔昨晚拉着透明胶胡吃海喝,现在多影响工作状态啊。
    这时,林木森带着早饭回来,黎夕心在卫生间跟他打了个招呼。
    林木森抬头看到她眼睛,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是想笑又不敢笑。
    “林木森,我昨晚喝了酒以后,是不是又哭了呀。我一喝就容易发疯,你看我这哭的,眼睛都肿了。”
    黎夕心走过来,仰起头,下巴磕在林木森胸口,抱住了他的腰,抬头看他,撒娇。
    “黎夕心,你昨晚哭了好久啊”
    “哎,我为什么哭啊,我昨晚醉了以后还能有逻辑有论据地跟你说原因吗?”
    林木森欲言又止,在想应该怎么组织语言。
    这时,黎夕心的手机接到了一条消息,黎夕心下意识以为是工作群发来的,立刻去看,林木森怕错过时机,黎夕心说走就走了,他跟了上去。
    结果黎夕心发现是透明胶,还是个视频。
    林木森觉得有点熟悉,也凑上去看了一眼,立马僵住。
    透明胶给黎夕心传的视频,就是当初林木森在酒桌上玩真心话时说的那句:
    黎夕心亲耳听到,亲眼看到,他在餐桌上对着他的一众兄弟说,他说过的最大的谎,就是他不喜欢黎夕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