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花前越下 > 番外
    那老板娘回到暂住的居所里真的给她相公跪下了,她真是蠢,这平白无故的多奇怪。
    那时他相公刚打包好两人的行李,倒了杯茶坐下,偷会儿闲,她就火急火了地冲了进来。
    他没着急地把她拉起来,只是问,口气淡淡的“今天的药喝了吗?”
    她道:“还没,刚喝了酒,一会再喝”。
    他皱了下眉头,才问:“你跪我做什么?”
    她抬起头,泪眼婆娑:“相公,你要一辈子对我好”。
    “我怎么你了?”
    “你……”那老板娘突然发现自己对着他的裆部,喉咙一梗。
    “哦,想吃了?”他压着拼命上翘的嘴角。
    老板娘想站起来说话,又被他压下去。
    “你干嘛?”
    “虽然大夫说吃药期间不能行房,但反正你今天喝了酒……”
    “我才不吃……”她挣开他压在肩上的手,站起来对上他的笑眼,又愣住了。
    说起来是真的很久没做了。
    他拉着她,她半推半就地坐上他的大腿。
    他一手捏住她微立的乳头,一手按着她的下巴带着稍许粗暴的舔舐,上下其手。
    她还在推着他,力度小得就像是在乱摸。
    “脱了”,忙碌的他空出一句话。
    “我们……去床上?”她试探地问,一边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没理会她,老板娘在想刚才应该关门了吧……太急着跑进来了,到底关没关呢?
    “你摸摸它……”
    “呃嗯……”神游的老板娘回过头才发觉自己的中指已经在那根铁杵的细缝间徘徊了。
    “嗯……真的不吃吗?”那话说得就好像是引诱小孩的糖。
    她下意识舔了舔嘴巴,但又摇头,勾得他血脉喷张。
    “吃,就进去给你爽”,恶巴巴的。
    “呜呜……”她咬着下唇。
    “别装可怜”
    她蹲下去,恨不得要咬,但还是忍住了。
    她先在外圈舔了几口,然后含住,她的下口在流水,滴在地上,麻,哪里都麻。
    “啊……”这该死的舌头,了结他吧。
    “唔…你别……”乳白的浊液落到她的锁骨,然后流过乳缝,太黏了。
    “坐上来”,他拉过她的手。
    “不……我好累”她咽下口水。
    “那你趴着吧”。
    她双手附在椅子上,椅子还算高,她甚至打算贴上去。
    “腰,翘起来”。
    她照着做,股臀高高翘起,蜜液粘着外露的嫩肉,黑林之下覆盖着白净沼泽。
    他没急着进入,铁棒的头头抵住豁开的嫩口,她的腰在不断地扭动,他精准地捏住豁口前的那一颗,“啊——啊……”,听到邀约,他才心满意足地挺进。
    他揉着她的胸,一下一下,她闭着眼嘴里哼哼地喘。
    肉壁巨大的吸力,就像要把他吸干,他逐渐加快速度,撞得水花四溅。
    他顶着那里头的敏感点,不知道是他在抖还是她,于是他用力拍了一掌她的臀,“啊……”,效果很好。
    她的裙子半褪挂在腰上,盖住了腰上那深深的凹陷,沟壑竟然是软的,因为盖满了山泥,混着河流的阴湿。
    “弄在里面吧……”多么娇弱的语气。
    “可大夫说……”
    “说不定这一次就……怀上了”。
    “好”
    ……
    他将她抱起来,走向房间,滚烫的粘液滴了一路,浸湿的布裙从腰沟边滑落,他没管。
    他将她放到床上,她伸展着翻了个身,他又把她掰回来。
    “……我不行了”
    “我知道”,她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说不行了。
    “……”好吧,“那你自己来”。她以为回房是休息,没想到是继续。
    恍惚之间,红与黄的光影闪过他隆起的臂膀,好像有人在放烟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