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祸起(哥哥弟弟我都要) > 17、没名没分地睡了他这么久

17、没名没分地睡了他这么久

    沉澈的礼物果真没有让宋瑶失望。
    她实在太爱这样的livehouse现场了。不仅仅是因为见到心仪乐队的兴奋,更是站在台下这些人群中间,她能够真切感受到与身边人相通的热爱真挚。
    所有人都欢呼着高高扬起胳膊比出金属礼示意,在幽蓝与暖黄的闪烁镁光灯下随着鼓点节奏蹦跳。此前他们从不相识,但此刻他们都是灵魂共振心意相通的知己。
    “姐姐开心吗?”
    “太棒了,太棒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这么开心。”宋瑶沉浸在方才的氛围里,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我真是好爱乐队现场,怎么能这么酷?”
    沉澈笑得开怀。他就知道姐姐一定会喜欢的。刚才唱到最high的《24小时摇滚聚会》,宋瑶直接拉着他挤入最闹腾的前排中POGO,他一边随着热烈的人群互相碰撞,一边将双手虚虚环在宋瑶身后,为免她磕碰摔倒。
    一曲终了,全场暂歇时宋瑶喘息着背倚在沉澈胸膛上。她喜欢这种有人坚定站在她身后默默守护着的感觉,她累了往后一退就能落入温暖熟悉的怀抱。
    宋瑶侧过身仰头看着沉澈,绽出明朗的笑意,轻声唤他。“澈澈。”
    “嗯?”沉澈弯起嘴角微微低头,倾身凑近听她要说什么。
    “澈澈,我好爱你。”还来不及回应,下一首歌就开始了。沉澈不知道是否是这支曲子节奏太强烈,但他知道自己此刻心如鹿撞,胸腔里跳动得比乐队的鼓点还要急促剧烈。
    沉鉴清在公寓一个人随便吃了晚饭,有些落寞地看着窗外热闹的街道发呆。
    平安夜啊…他其实,想和瑶瑶一起装饰圣诞树,一起坐在温暖屋子里吃喷香的烤鸡喝浸满香料的热红酒,想一起捏姜饼小人,瑶瑶或许会调皮地把面粉摸在他脸上。
    这些是他在国外每年听着满大街传颂的圣诞歌,看着洋溢欢喜与亲人爱人团聚的人们时最憧憬的事。
    自从那日在自己家里,他大着胆子…勾引了她,之后的亲近都顺遂的了不少。
    他可以去宋瑶学校找她,可以同她一起吃饭,陪着她看书,即便只是安安静静坐在一起也熨帖安心,他们之间几乎找回一点点几年前那样亲昵的感觉。
    可是前几天他想请她一块过圣诞,她却说已经有约。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沉鉴清知道瑶瑶这般是还没有真正接纳他。
    但是没有关系。
    他垂眸笑了笑。今年不行那便明年,明年不行还有后年,只要瑶瑶不厌恶他,总有一日他会等到她的原谅
    鉴清,你和你家宋瑶是不是也在那个圣诞广场?
    我看到一对情侣侧脸好像你们俩哈哈。
    沉鉴清收到初中同学发的wx消息,摇头笑了笑想,果真是好些年没有见了,从前是他最熟稔的朋友,没想到他竟会认错人。而后他愣愣地抬头看向窗外,忽然有令他惶恐的猜想划过心间。
    侧脸像他?
    “阿澈的眼睛嘴巴跟我们鉴清一点也不像,但是侧面看着倒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父母从前不经意的话像魔符咒语一般在他脑海在萦绕,挥之不去。他立刻起身穿上大衣出门。开车的时候心如擂鼓,手都有些抖,却根本不敢想清楚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
    S市一向摩登时髦,在这里过的圣诞节大约是全国最有氛围的。
    最热闹繁华的街上搭起了圣诞市集,暖色的星星串灯照耀着五彩斑斓琳琅满目的小物什,摊铺的帆布白顶上挂着森绿的冬青与松针花环,烤姜饼和杏仁糖的香甜氤氲着热气,隐隐有圣诞歌夹杂清亮的铃铛声传来。
    沉澈牵着宋瑶在集市漫步穿行,偶尔一道驻足看看圣诞小饰品,或者买些热气腾腾的蔓越莓派、肉桂卷之类的小甜点。
    “姐姐,知道那是什么叶子吗?”沉澈忽然扬手指着路灯上的挂饰,笑意明朗而狡黠。
    “不是冬青?”
    沉澈笑而不语,牵着姐姐走到那圣诞花环下,低头吻上了她。“那是槲寄生。”
    me  under  the  mistletoe…”宋瑶顿时反应过来。她也在不少西方影视作品甚至流行音乐里听过这样的习俗,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便不能拒绝亲吻,否则会有厄运。
    她笑着扬起脸再次吻上沉澈。“澈澈真傻呀,别说是槲寄生,就算没有,我难道会拒绝吗?”
    她温软的唇舌轻而易举探了进来,带着蔓越莓的香甜。沉澈即刻热情地回吻。他忍不住将手扣上宋瑶的后颈,引她贴近自己,吻得更为深入彻底,仿佛永远不会分离。
    吻了许久,已经有路人善意的哄笑声。沉澈红着脸退开,额头抵着宋瑶,轻轻地喘息。
    “姐姐,我或许有荣幸能够…能够成为你男朋友吗?”他眸子里像凝了黑曜石,深邃又真挚,又可以看见点点明亮灯火映照下的热忱与真挚。
    宋瑶瞪大双眼。
    夭寿了!原来她不明不白睡了弟弟这么久,原来她竟从未想起过要给他个名分。
    “咳,澈澈怎么这么紧张,怕我不答应吗?”
    是了,沉澈紧张得鸦羽轻颤,连呼吸都时急促时停窒。他知道姐姐生来随性不羁爱自由,也知道恋爱关系或许于她是种束缚,可他实在太想名正言顺站在她身边陪着她了,无论如何他总得尝试一下。
    宋瑶无奈地冲他笑了笑,准备开口。
    “瑶…瑶瑶?”
    她忽然听到有颤抖的声音轻唤她。转过头去,正看见沉鉴清面色惨白站在灯火阑珊处,寒风吹过几乎摇摇欲坠——
    首发:ρò㈠㈧ě.νǐρ(яΘūщèńńρ.мè(rouwennp.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