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窝 > 高辣浓情 > 闻人欢(NP) > 84.对她俯首称臣
    在看见女孩的瞬间,祝南风头顶的兽耳雷达一般,倏地竖了起来。
    他脸颊发烫,眉眼间是藏不住的欢喜,唇角扬起,就连身后尾巴——
    等等,什么尾巴?
    祝南风终于意识到不对,霎时笑容凝固,傻傻愣在原地。
    身后蓬松柔软的狼尾不住摇晃着,不时扫过少年直挺的脊背。
    他僵硬地抱着剑,可怜兮兮地瞅着阿欢,怎么也没勇气回头去看。
    阿欢接收到求助信号,好奇宝宝似的蹲下来,微微歪着头,问他:“南风,你怎么样?”
    阿欢如今也算是有常识,好歹知道和自家小师兄讲一下现状。
    倒是修宴围着祝南风转来转去,不时嘀咕:“不对哇,刚才还没有的……”
    他盯着对方新长出来的耳朵和尾巴,满心满眼都是问号。
    祝南风听完,还是有些犯迷糊。他敲了敲发懵的脑袋,问:“是贺兰仙尊救了我么?”
    阿欢蹲在祝南风面前,手臂搭在膝盖上,没有讲话,只静静望着他。
    她看得很认真,一双眸墨色极浓,像夏日林子里的深潭。过了许久,她说:“你忘记了?”
    祝南风摇摇头,有些羞赧:“我只依稀记得击败树妖……”
    说话间他心神一动,只觉得自己身体状况极佳,隐隐有进阶之势。
    不仅先前的伤处被完全修补,丹田内还蕴藏着一团金色的、尚未来得及炼化的妖力。
    修泽也看了出来。他不着痕迹地望了阿欢一眼,敛眸细思。
    阿欢静默了一瞬。女孩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在眼睑投下一小片阴影。良久,说:“没关系。”
    这句话声音放得很轻,像梅花上被风拂落的积雪。
    祝南风不解。他此时耳尖泛红,抱着剑的手松开,然后小心翼翼,拉住少女垂下的衣袖。
    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一见到阿欢,身后的尾巴就忍不住乱晃。
    像冬夜旅者见到唯一的灯火,他无比渴望和阿欢亲近,想靠近她、触碰她,想对她……俯首称臣?
    这个词令清俊的少年呆住。祝南风整张脸烧得通红,视线却凝滞在对方身上,怎么也舍不得移开。
    阿欢发了会儿呆,再抬眸时,便看见自家小师兄紧紧盯着她看,甚至舍不得眨眼。
    他眸中满是欢喜和满足,身后蓬松的尾巴不住晃着,整个人幸福得直冒泡泡。
    这幅模样显然不太正常,他平日不太会显得如此傻气——祝南风给人的感觉该是更聪明的。
    阿欢眨眨眼,任由对方做小动作将她衣袖又扯过去两分,抬起脸去问修泽:“怎么办?”
    修泽显然知道缘由,只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道:“白狼王印有转化眷属的能力。”
    阿欢点点头:“哦。”
    过了一会儿,她发觉自己没听懂修泽在说什么:“咦?”
    在最初的时候,狼族只分为黑、灰与赤叁色。初代白狼降生时,如雪的毛色曾被视为不详。
    在她成年后,却有无数狼族成为她的裙下臣,甘愿献上所有妖力,只求分得一丝青睐。
    而初代也用与生俱来的力量,将他们转化为纯白之狼。
    转化象征的不仅是爱慕,也是臣服——而这个能力,如今与白狼王印一起,被修泽交到了阿欢手中。
    “刚被转化时,眷属对君主的依存性最强。不过他是人类,这应当只是暂时性的……”修泽还在解释。
    在场唯二的两名人类早已经没在听。
    在女孩儿面前,祝南风双眸亮晶晶的,害羞得几乎要冒烟。
    “阿欢,我、我能不能……”他此时注意力完全无法放到别处,满心的念头都是,阿欢正在看着自己。
    祝南风只觉得脸上温度烫得几乎要融化,他咽了口唾沫,鼓起全部的勇气,才好小声地、忐忑问:“我能不能,牵一下你的手?”
    阿欢点点头。
    属于男子的手如暖玉,将女孩小巧的手包裹在掌心。
    祝南风得偿所愿,唇角忍不住翘起来,心口发烫。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要求失礼,可是、可是——他是如此的期望,能够触碰她。
    简直纯情得像凤眠山上的雪花,洁白无暇。
    修宴看在眼中,有点儿疑惑。
    狼崽子蹲到阿欢旁边,挠挠头发,看着满是欣喜的祝南风,无辜地问:“你们都做过那种事情了,还要问能不能牵手嘛?”
    ——————
    欢妹的金手指上线~
    阿欢的确会是狼狼们滴团宠!包括还未露过面的那些XD乖女儿以后总算有娘家人啦~
    蹭了免费试用的新梯子终于登上来,最近网络一直特别差(甚至这段话都重打了叁四次555),究竟是梯子问题还是设备的问题_(°:з」)_
    为了以防万一把清水版搬到了晋江,方便的话希望可以也收藏下那边哒~爱你们ε?(?gt;  ?  lt;)?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