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嚎啕大哭的陶陶:“……”
    艹,所以这个幼崽不是那大妖怪用手段弄来的,而是两情相悦来的了?
    见胡夭夭哭的如此伤心,陶陶罕见的心虚了。
    他想起自己在那天从大雾山周边捡到的衣衫褴褛的男人,终究是没忍住伸出手,“你先说说你那伴侣叫什么名字来着,最近大雾山来了好些陌生人,啊不,陌生妖,说不定他也一并过来了不是?”
    “他叫谢峥!”
    “……”
    操蛋了,还真是他。
    之后胡夭夭完全不知道陶陶在说什么,只擦擦眼泪跟着他一块去了陶陶的‘地牢’。
    大雾山内一片祥和安宁,其实追究到底,还是陶陶占据了整座山,山内一切都归陶陶管,而所谓的‘地牢’则是陶陶本体根系最底层的一个中空地带,一些伤了人的坏妖进了大雾山,便会被陶陶丢进去,慢慢消化成渣滓,最后成为自己的养料。
    胡夭夭是知道这些的,可真当她从‘地牢’里找到半昏过去的谢峥还是心疼了。
    “谢峥,谢峥!”
    “嘶——”
    喊了两三声,胡夭夭就被小腹那突如其来的疼痛弄的脸都白了。
    “小崽子就知道心疼亲爹了。”陶陶不悦的将两人送出地牢,回了胡夭夭的小屋,递了两瓶桃露过去,“呐,你喝一瓶安抚下小崽子,另一瓶给小崽子亲爹喝了就成。”
    才放进去几天的功夫,就晕了?
    不顶用。
    陶陶将东西给了,转身离开,颇有些生气。
    能不生气么,胡夭夭这个狐狸精是它捡回来一手带大的,好家伙,这去了一趟小世界,崽有了,崽子它爹也给带回来了。
    别问,问就是气!
    ……
    老桃树精那种眼看着自家白菜被猪拱的心态,胡夭夭全然不知,满心满意都在谢峥身上,一瓶桃露灌下去,面色红润,人也睁了眼。
    只是这睁眼,目光锁定胡夭夭的一瞬间,谢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将人搂进了怀里,一脸后怕道:“夭夭,你别走!”
    “……我又没走,你先松开。”
    胡夭夭被勒的喘不上气,连忙拍拍他的手臂。
    勒人的臂膀微微松开,胡夭夭还没喘上一口气,便被谢峥伸手捏住小下巴,结结实实的吻了上来。急切的,像是在确定什么似的,浓浓的青竹香传入鼻息,与之而来的,是谢峥身上浓浓的雄性荷尔蒙。
    这种堪称粗暴的亲吻胡夭夭已经很久没感受过了,略有些不适应的推了推。
    谢峥微愣,眸光一冷,辗转吻的更深了。
    结束掉这个不算特别温柔的亲吻,胡夭夭眼尾通红,大口喘着气,软软道:“谢、谢峥,你要憋死我啊?”
    谢峥:“……”
    熟悉的语气,熟悉的语调,甚至是熟悉的撒娇。
    谢峥微愣,盯着人呢喃道:“这不是梦?”
    胡夭夭:“……?”
    亲这么久了,你丫还当自己在做梦,做什么梦,春梦么?
    来了气,胡夭夭伸手在他腰间狠狠捏了一把:“疼吗?”
    “……疼。”
    谢峥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她道。
    胡夭夭没发觉这些,只兴高采烈的将他们来了大雾山的事说了一遭,谢峥理智这才回神,喉结微滚:“所以,你回来这边不过几天的时间?”
    “嗯,对啊。”
    谢峥上前,将人拥进了怀中,低声哑道:“可在我这,我却已经失去你整整十年。”
    胡夭夭:“???”
    十年,怎么可能!
    胡夭夭尚有些震惊,环抱住她的谢峥却从她的额头,面颊,下巴,脖颈处一一向下吻过,动作惶恐不安,又带了些劫后余生。
    床第间的那些事,胡夭夭都熟的很。
    这种求欢的动作她自然明白。
    对谢峥找了她十年的事,胡夭夭感到鼻头微酸,正欲放纵一回,却在衣衫尽退,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关键时刻,她不禁伸手叫停,“慢着,现在不行,有些事我得问过陶陶再说。”
    “夭夭,你忍心么?”
    谢峥一脸的不敢置信,粗重的呼吸在胡夭夭的耳畔盘旋,欲|火难灭。
    胡夭夭被顶的脸上也臊的慌,只想起某件事,终究是闭闭眼,伸手拉过他的手掌,贴在了自己的小腹之上,凑过去小声道:“喏,你不是喜欢幼崽么,以后你可得好好养。”
    谢峥:“……”
    他、他有幼崽了?
    短暂的愣怔后,谢峥就着环抱住胡夭夭的姿势,直直坐到了天明。
    胡夭夭侧耳听着那如鼓鸣的心跳声,只躺在谢峥的怀里安心的睡了过去。
    一夜好眠,她难得做了一个好梦。
    梦里,又到了陶陶每年的桃花雨时间,花瓣如雨水般往下落,几个幼崽嬉笑打闹在一处,滚的跟个泥猴似的,而她与谢峥去在树下喝着陶陶许久前就埋下的桃花酿。
    酒香,花香结合在一处。
    可更让人安心的,是身边无处不在的淡淡青竹木质香。